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浮华转头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章37

浮华转头空 秋风挽珠帘 2260 2019.12.03 18:00

  张堂文迷迷糊糊地睡了一宿,头疼欲裂,坐起身来寻茶,却见茶壶里一点热水都没有,不由忿忿地推开西厢房的门,像往常一般扯着嗓子吼道:“四儿!想渴死你老爷是吧!快取水来!”

  里屋的小张氏听得张堂文说了一晚上梦话,仍旧是迷瞪着眼呢,一听见张堂文吼得两嗓子,顿时浑身一颤。

  四儿,不是死了么?!

  对呀!四儿死了呀!

  张堂文一手揉着太阳穴,一手拎着茶壶,等了许久也不见四儿来接,正要破口再骂,睁开眼瞅着整个西院的下人都怯生生地瞅着自己,猛然想起来,四儿,再也应不了声了。

  张堂文在小张氏的搀扶下,缓缓坐到了正堂,已是早饭了,一桌人坐得齐,却一个个都正襟危坐,一点声响都不敢发出来。

  张堂文直愣愣地看着眼前那碗豆腐脑,喉咙却像被人给掐住了一般,紧得难受。

  张柳氏的眼圈也是乌青的,想必昨个一宿也是没睡好。

  张秦氏看着一桌子人都愣着不敢动筷子,又两下瞧了瞧张堂文和张柳氏阴沉的脸色,愈发不敢多话。

  张堂文看着那碗豆腐脑,心中念起四儿的往日音容,两行热泪不知不觉就淌了下来,唬得一桌人更加不敢言声了。

  饶是两个儿子正是长个子的时候,读晨课起的早,此时已是饿的肚子咕咕叫了,瞧了张堂文那脸色,也是一句不敢提。

  张堂文醒了会神,端起面前的一盏茶,起身退后了一步,张柳氏便知道这男人要干嘛,不吭响地跟着站起身,一脸的肃穆。

  小张氏那边一个哈欠还没收回去,张堂文已经转身将茶缓缓地淋在了背后的青石板上。

  张堂文仰首朝天行了礼,心中又默念了许久,才吩咐下人把那茶盏收到书房,抬起袖子擦拭了一下腮帮子上的泪痕,一边坐下一边招呼道:“坐吧,吃饭!”

  小张氏这边刚慌里慌张地站起身,那边众人便已经落座,倒显得她特殊了。

  张堂文此时却没心情理她,端起豆腐脑一饮而尽,长舒了一口气,定了定神,也不知会谁,站起身来便要走。

  小张氏以为是自己不晓事触怒了张堂文,正要起身去拦,却被一旁的张秦氏悄悄拉住了,“妹妹吃饭,老爷这是要去四儿那!”

  小张氏看了看张秦氏,又瞅了瞅张柳氏的脸色,这才怯生生地坐下,捡着清淡顺口的慢慢嚼了起来。

  张堂文快步来到前院,夏老三正在跟一群下人一起就着腌黄瓜喝汤,见张堂文出来了,连忙吸溜了一口汤,随意蹭了蹭手便跟了上来。

  夏老三别的不知道,只知道张堂文这个老板帮过自己,心善,得报恩。昨个出了牢房就跟着人家一路来到了这么个大院子里,大到半夜起来寻茅房都找不到道儿,凑到墙根才随便解决了一下。跟着这样的大老板,准没错!

  夏老三小踮脚地跟着张堂文出了张家大院,一路沿着街往四儿的住处走来。

  夏老三一直试探着想和张堂文说上两句话,可张堂文此时满腹心事,步子迈的又急又快,没等夏老三真张口,已经到了四儿的家门口。

  白纸麦秸秆都已经扎好了,几个张堂昌那边的下人在帮着料理些杂事,四儿的儿子方才两岁多,还没起过名字,平日里都唤作“琉璃蛋”,这会儿仍是弄不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一个人瘫坐在门栏口在那玩沙子和稀泥。

  里面的下人见张堂文过来了,纷纷过来问安,张堂文一眼瞥见了正堂屋里四儿的尸首就裹在一张破破烂烂的草席中,不由鼻子一酸,“去,到木器街寻个好料,给四儿置办个好家什!”

  一个下人应声出去了,张堂文四下瞅了瞅,除了张家两院的下人和四邻过来帮忙的,却不见了四儿那婆娘,不由有些嗔怒,“四儿家的人呢?这时候蹿哪去了?”

  里屋一个老妈子连忙回应道:“四儿家里没别人了,他婆娘说是去街上请个牌位,走了有一会儿了!”

  “请牌位?”张堂文一愣,心中揣度着,四儿是家生子,却入不了张家祠堂,自己家这两件破茅屋也没个供奉的地方啊!请什么牌位?

  张堂文四下打量着四儿家中的摆设,眼神落在门栏口的“琉璃蛋”身上,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婆娘不会跑了吧?!

  想到这儿,张堂文心里一揪,皱着眉头便往外走,刚迈出门便撞见了张柳氏带着个丫鬟揣着个篮子过来。

  “老爷怎么走的这么急?有事棘手吗?”张柳氏见张堂文神色匆匆,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张堂文皱着眉头贴到张柳氏耳边,小声把疑惑说了。

  张柳氏听了顿时脸色一沉,一脸怒气地啐了张堂文一口,“老爷!你当女儿家都这般下作么?”

  张堂文见张柳氏动了怒,胸中的狐疑顿时打消了一半,便要来哄,张柳氏哪里理他,自带了丫鬟给院里帮忙的下人和四邻发刚烤好的火烧。

  张堂文凑在张柳氏身边,这边人多,却不便大声嚷嚷,只能跟在身后,不知道的,还以为老爷夫妇俩一同体恤下人,连连问安,弄得张堂文脸红脖子粗,臊的不行。

  火烧发完,刚刚好剩了一个,张柳氏拿了那饼子蹲到“琉璃蛋”跟前,瞅着他玩得漆黑的双手在白嫩的脸上蹭,就着口水吸溜着鼻涕,顿时心里跟打翻了醋坛子似的,酸的鼻涕眼泪一块流了下来。

  张堂文见是个空儿,连忙蹲下身,小声说道:“四儿是个好奴才,咱们不能愧对了这孤儿寡母,平日里四儿去院里照应,分得田地都交给外人种了,这个浆洗铺子日后怕是靠她一人也支撑不起来,咱得给她们找个事由安置了啊!”

  张柳氏掏出手帕擦了擦脸,没好气地呛道:“你不说人家婆娘跑了么?还安置个啥?把这可怜娃收我房里!我来养!”

  “你看你!又生气了!”张堂文怪道:“我那不就是一说嘛!”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心里想是因为你存了这心儿!”张柳氏别过脸去,伸手动弄着“琉璃蛋”的脸颊肉,“乖宝,饿肚肚了么?婆婆这有火烧,要不要吃?”

  张堂文心知张柳氏也不过就是赌气而已,少时便好,轻笑着站起身,眼神又不自觉地落到了正堂屋里。

  四儿就在那草席里躺着。

  张堂文想起四儿陪他一起去南阳城的时候,大跑小跑地跟着,忙前忙后地给他张罗吃的,一脸憨笑的样子,现在想起来,心中酸楚极了。

  正感慨着,跑去置办木料的下人慌慌张张地闯进门来,止不住地嚷道:“四儿....四儿的婆娘.....投河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