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浮华转头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章4

浮华转头空 秋风挽珠帘 2364 2019.11.06 12:00

  张堂文从张家正门穿过堂屋,来到正堂,二房张秦氏三房小张氏正围着正房太太张柳月娥打旋儿,想来又是些后宅的琐碎事。

  这会儿张堂文是又累又乏,心中还有一竿子事儿,全然没心情跟这三个婆娘粘牙,冲着张柳氏问道:“堂昌又混哪儿去了?”

  张柳氏打十三岁进门跟了张堂文,深知他脸上那不动声色的阴晴,见张堂文连到堂下的意图都没有,便知这主儿心头是又窝了火的,忙起身笑道:“听门子说,小叔早上去了会馆,交代了晌午不等饭,想必……”

  话没说完,张堂文扭身便出了门,那小张氏不过二十出头,正是思郎的年纪,本来见老爷入了门,正是满眼含春想要缠着晚上宿她处,没成想大太太一番话没说完,老爷就出门了,顿时将扫兴的挂落都迁在了张柳氏身上,满是怨恨地暗暗瞅了张柳氏一眼。

  原本是三人凑一起约着晚上好好铺展一下给张堂文洗尘,遇了这一遭,顿时都没了兴致,张秦氏道了乏,领着贴身丫鬟回了房,小张氏却连话都懒得说了,自顾自地走了。

  只留着张柳氏坐在偌大的堂屋里,心中暗自担忧起来,这兄弟俩莫不是又要吵闹了么?

  这张家两兄弟相差不过四岁,却是真的面和心不和。

  自幼,张堂文喜静,好读书,善风雅,张堂昌喜闹,舞刀弄枪扳树抓鸦是好手。俩兄弟原本也没啥过节,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可那年,张堂昌还年轻,和戏子耍风流不避人,被张家太老爷吊在祠堂里拿鞭子抽,一边打一边拿来跟张堂文比较。人呐,就怕被比较,一来二去整个张家人都捧堂文贬堂昌,渐渐的俩兄弟也生分了,暗自心底落了怨念。

  再后来张堂文继承了家业,张堂昌落了个吃喝不愁游手好闲,到处惹事生非,逼不得已张堂文将弟弟托给了行伍中同乡,入淮军历练,没成想李老中堂(李鸿章)仙逝,淮军旧部纷纷遭人落井下石,张堂昌受不了亏,混在遣散人员里又跑回了赊旗。

  也许是在军中成长了,顽劣的性子也收敛了许多,张堂昌初回赊旗的几年倒也安分守己,加上张家生意越做越大,张堂文索性将花行交给弟弟打理了,这么多年倒也相安无事。

  往日里看账花行短缺之处自然逃不过张堂文的眼,但毕竟是亲兄弟,肥水没留到外人田里,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但今天张富财说的这起子事,却让张堂文心中有些不安。会馆里都是走南闯北的老油子,张堂昌虽是有些小聪明,骨子里却是个浪荡心性,屯棉这种事定然是得调动大笔资金的,账上库银没见大动静,这小子难道敢用会馆票号的钱?利息是小,万一折了本,说起来还是张家二老爷,到时救也不救?

  张堂文从后院穿堂到前院,四儿正拿着那把左轮手枪,挂搭着枪套显摆呢,前后院一群半大娃娃围着,一脸的羡慕,其中还有张堂文膝下的次子,年方十二的张春寿。

  四儿正在一眼得意的显摆,冷不丁瞅见张堂文面无表情地站着,慌忙喝散了孩童,取下枪套默默走到张堂文跟前。

  “这东西乃是水火之物,去后头交大太太好生收起来!”张堂文低声呵斥,让四儿不由自主的缩了脖子,不怒而威说的就是张堂文这种人。

  张堂文来到前面门房,让门子备了马车,径直来到了瓷器街上。

  车轱辘吱吱吖吖的叫唤着,老街上大青石参差不齐错落铺就的路面显得愈发的颠簸,印象中总是走走停停的瓷器街,如今行车走马倒是畅通了许多,但是对于经商多年的张堂文来说,这反倒并非什么好事。

  到了山陕会馆门前,早有会馆的门子赶上前来接住马头,一边迎了张堂文下车,一边引着车夫到凉亭喝茶。

  张堂文站在门牌下,抬眼瞅了一下骄阳,整了整衣冠,绕过照壁,直奔大拜殿。

  顺着甫道走进大院,远远就看见张堂昌正与几个会馆老人正在西廊下喝茶闲聊,张堂文却并未打招呼,径直入了殿,殿中值守自然是熟识他的,连忙递上三根长香。

  张堂文站在大拜殿中,定了定神,恭恭敬敬地将香平推胸前,朝着殿上的各路牌位默念了一番,又施了一礼,这才小心翼翼地将香插入香炉内。

  这堂上供奉摆放着山陕会馆自筹建以来各路乐输纳捐的西商(山陕商人的旧时统称)牌位,凡是在赊旗镇经停的西商,都会来山陕会馆大拜殿上一柱高香,感激先人留下的庇护。

  张堂文这支老张家的牌位,就在这堆小山似的牌位中,第二阶的地方放着。

  张堂文转过身,西廊那群人已经远远地走了过来,看来早有人去通知了。张堂昌远远抱了拳,依旧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捏着嗓子学着戏腔,“哥哥回来了!真是想死弟弟我了!”

  张堂文哼了一声,冷笑了一下,“你这调子三分像京戏,三分像越调,只不过小时候没练过嗓,一张嘴就变了秦腔!”

  张堂昌已是被取笑习惯了,莞尔一笑。

  张堂文朝着弟弟身边的那群老客拱手施礼,心里却是暗暗叫苦,这五个喝茶的,除了自己弟弟竟有三家票号的东主和大掌柜,这小子看样子玩得挺大啊!

  “蔚盛长”大掌柜胡东海是个胖子,这还没入夏,走几步路便已是满脸流油,头顶着瓜皮帽,身穿着红绣缎褂子,看起来就像个被破了口的红瓤西瓜。

  胡东海一脸憨笑,朝着张堂文拱了拱手,“思源兄(张堂文表字)这遭去的可不短啊!年后一别这都快入了夏,想必那汉口的莺莺燕燕远胜咱这穷乡僻壤吧?如今汉口成了洋人的口岸,思源兄此番没开开洋荤?”

  一杆子人都哄笑了起来,张堂文早已习惯了这些插科打诨,也学着弟弟那般随口来了句元曲:“休论插科打诨,也不寻宫数调,只看子孝与妻贤。”

  众人又是连声哄笑,胡东海捂着摇摇欲坠的肚腩,指着张堂文笑道:“到底是张家哥哥,这调子起的是比弟弟强!”

  张堂文也是陪着笑了一会儿,才清了清嗓说道:“此去汉口见识一番,堂文心中多有感慨,想请会馆各路挚友一叙!”

  胡东海楞了一下,转脸笑道:“接风洗尘这是应该的,不消说!兄弟几个也会安排的!”

  张堂文轻笑着摇了摇头,“实是有话商议,还请胡大掌柜受个劳,知会馆上一声,请各位行首到福建饭庄,晚上堂文斗胆做个东,咱们畅谈一番!”

  胡东海虽是有点摸不着头脑,但也知道张堂文一向行事谨慎,既是招呼同乡行首畅谈,却又不选在会馆而去饭庄,摆明了非请勿到嘛!

  不过话说回来,他张堂文做东请客却让我胡东海出面请人,也着实是看得起我胡某人了,想到这儿,胡东海乐呵呵点了点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