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浮华转头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章13

浮华转头空 秋风挽珠帘 2575 2019.11.15 12:00

  杨鹤汀净了手,正好迈入屋内,见张堂文正瞅着那字发呆,不由莞尔一笑,“翳轻躯而奋进兮,跪侧足以自闲!”

  “哦?”张堂文扭脸看了看杨鹤汀,绞尽脑汁却不记得读过这句诗。

  “东汉曹子建的蝉赋!”杨鹤汀笑着将那副字收了,取一段红绳缠了放到一旁,“随便写写,张先生见笑了。”

  张堂文拱手夸赞道:“杨先生博览群书,果然是饱学之士,在下惭愧!”

  杨鹤汀笑而不语,请张堂文落座。

  张堂文四下打量着说道:“杨先生虽是兴新学,经史子集想必也是熟知的,不愧是学富五车之士,住在这四方天地里真是受委屈了!”

  罗飞声讪笑了一下,看了看杨鹤汀,“鹤汀兄祖上也是商贾之家,如今虽然不比当年,却也并非破落户,出城往东南方向打听,谁人不知杨家十四少啊!”

  杨鹤汀连连摆手,“莫再提,莫再讲,偌大南阳城就你晓得取笑我!”

  罗飞声笑道:“你本名维禄,杨家希冀之意尽含其中,你若非看透了浮华这层,何必一直以鹤汀字号示人,即已看透,又怕什么别人说啊!”

  张堂文也陪着笑了一阵,心中也是稍稍有了底儿,既是大户人家的子嗣,又看透了世间浮华,连本名都隐了,这品行学识当真都没得挑,想来在这南阳城里,怕是再难有出挑儿的了。

  杨鹤汀侧目看了看张堂文,瞧起来一副西商标志打扮,言谈举止倒也循规蹈矩,但最近南阳城也不甚太平,这样堂而皇之报着自己姓名登堂入室的,倒是让他略微有一丝不安。

  张堂文也看出杨鹤汀似乎仍有一丝戒备,笑而不语。

  罗飞声看了看两人的神情,插话道:“张先生先前说经友人指点,来访我家监督,不知是何人?”

  张堂文迟疑了一下,笑道:“说来惭愧,提及杨先生之人,却是在下认识他,他并不认识在下!”

  “哦?”杨鹤汀和罗飞声忽视了一眼,颇有些意外。

  张堂文想起那日情形,不禁莞尔一笑,“提到杨监督的,乃是眼下已经升任直隶总督的端方!”

  杨鹤汀和罗飞声顿时惊得眉头一挑,两人互视了一眼,罗飞声不自觉地站起身,看向门外,外面,四儿正蹲在一棵大槐树下,百无聊赖地拨弄着石子。

  张堂文眼见两人这般反应,便知道端方所言非虚了。

  杨鹤汀缓缓站起身,警惕地看向张堂文。

  张堂文冲着二人压了压手,“二位且听在下细说,无须这般!”

  罗飞声看张堂文并无敌意,门外的长随又完全不关注屋里的情形,心中稍安,冲着杨鹤汀使了个眼色,这才稍稍安坐。

  张堂文笑着解释道:“在下前些日子送货去汉口,那边接货的朋友恰好与总督大人沾亲带故,时逢总督大人调任直隶,设宴践行,在下便有幸同往,聆听教诲。席间有人问起新学,在下离得远,依稀听得些人物,南阳杨鹤汀,倒是记忆犹新!”

  杨鹤汀愣了一下,抿嘴不言。

  张堂文见二人仍是拘谨的很,索性也就说开了,“总督大人当然不是单单夸赞杨先生的新学,更是痛陈先生所作的为乱匪事,乃是妖言惑众之举,并直言,此去京畿,便会力挺各处强硬应对,宁可错杀,不留后患!”

  杨鹤汀缓缓地站起身来,咬了咬嘴唇,“张先生此来,示警?还是劝导?又或是,通牒?“

  张堂文抿嘴一笑,端起桌上的茶盏,“先生多虑了,如今我大清国满目疮痍,洋人横行霸道,黎民百姓流离失所,在下区区一介行商,年近天命之年,早没有宏图大志之念和匡扶天下之志了。”

  张堂文将手上的茶一饮而尽,似乎也是暗暗下定了决定一般,缓缓站起身来,朝着杨鹤汀深躬了一下,“行商经年,黎民之苦与庙堂奢靡,在下知而无法,如今华夏之疾,已在骨髓,火石难济,非翻天覆地之举不足以救国,在下虽是商贾之身,却也知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国将不国,岂有商道亨通的道理。杨先生这般的志士,在下心往已久,在下虽年岁已高,却有犬子当立,若先生不弃,点拨一二,启蒙明志,在下感激不尽!”

  杨鹤汀一脸愕然,转脸看向罗飞声。

  罗飞声一脸严肃,看向张堂文,“张先生既已明说,飞声也就坦然了!救国之道一路艰辛,非热血不能铸就,前有先人血溅五步,后有吾辈亦步亦趋,张先生家境殷实,令公子必然出身富足,先生……”

  张堂文伸手打断了罗飞声的话,“罗先生,张家祖上因军功,也是抬了旗的,但在下不能因一己之私,无视天下之乱,庙堂之高穷奢极欲,一方大吏沽名钓誉,郡县值守徇私舞弊,泱泱中华遍寻之下,几近无望!以张家祖业,可保三代荣华,三代之后呢?若不当此时尽力而为,徒留遗憾至泉下,悔矣!”

  杨鹤汀体内的血液,似乎一拥而上直冲头顶,张堂文的一席话竟让他忍不住有些想要击掌叫好,想不到这中原腹地,竟还有出身商贾的有识之士,见地不逊党人。

  杨鹤汀上前一步,朝着张堂文庄重地还礼说道:“先生之语慷慨激昂,鹤汀深感钦佩!请恕在下方才无理,实是形势所迫!”

  张堂文长舒了一口气,这番话憋在心里已经有段日子了,左右横竖都没法畅谈,实在是憋闷的久了。

  今日放开一言,竟似乎有点一展宏图的畅快感。

  当下,既已是坦诚相待了,双方便不再防备什么,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四儿在房外从黄昏等到日落,连数好的蚂蚁都已经归巢了,屋里仍是亮着点点灯火,竟无停歇的意思。

  一直等到天完全黑了,校内早有人点起了各路灯笼,阵阵饭菜飘香都已散去,张堂文这才依依不舍地从屋里出来,瞅着屋里那两人还有要留饭的意思。

  留饭就留饭呗,便是没馆子里丰盛,好歹凑合一口,中午头四儿给张堂文买了一堆吃的,想着老爷肯定吃不完,还够自己解解馋,不想在靳岗闹了一场,竟是空着肚子一路跑到了南阳城,如今早已是饥肠辘辘了。

  张堂文面对两人的挽留,再三推脱,说什么也要回南阳的会馆歇息。

  杨、罗二人见留不住,只能依依惜别了。

  一直送到校门口,三人又在那匾额下聊了半天,四儿站在马车边,遥等着张堂文谈完回来,便催着车头快走。

  四儿扶张堂文上车,忍不住嘟囔道:“这教书先生到底是个什么人物,这教书院子也忒大了点儿吧!还能让老爷聊那么久!”

  张堂文半躺在轿厢里,迟了片刻,悠悠地回答道:“算是,救国的志士吧!当得起‘伟大’二字!日后,怕是要青史留名的!”

  四儿品味了一番,前头的不大懂,青史留名倒是知道,老爷居然和青史留名的人物聊那么久,身为老爷的长随,四儿顿时觉得自己身份地位也高了许多,不由挺了挺胸膛。

  张堂文探头望向帘子外昏暗的灯光,心中却不似脸上这般平静。

  时局动荡,前程晦暗,区区微光又是否可以重启光明呢?

  灯笼内外,早有趋光的蚊虫纷纷凑了上去,张堂文看着那一只只飞蛾在烛火中忽闪,烛光竟也是忽明忽暗。

  “飞蛾扑火,向死而生!为了光明,吾辈诚所愿也!”张堂文默念着方才杨鹤汀的话语,心中既是钦佩,又是痛惜,隐隐地还有一丝担忧,把儿子送到这儿,到底是不是一个父亲该做的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