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工资型神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家中的第一天

工资型神豪 乌鸦的写字台 2036 2020.10.05 17:00

  直到吃完饭,张远的爸妈还是懵懵的,冲击力实在太大。本来就算张远已经大学毕业踏入了工作岗位,按道理说,两个人已经可以休息一下,慢慢享受生活了,但是普通人家怎么可能就这样休息呢。

  张正阳两人每天还是辛苦工作,打工。就是为了让张远在不远的将来,结婚的时候压力能小一点。虽然能提供的不多,但是也要竭尽自己的全力。

  两个人从来不和张远说这个,每次张远打电话的时候说让两个人好好休息一下,孙静芳每次都是笑着说“好好好”。但是生活又怎么能像说的这般美好呢。

  现在不一样了,孙静芳听到这一百万的第一反应就是:结婚钱不用那么着急了。

  吃完饭,张远坐在东屋玩手机,爸妈不知道在厨房忙些什么,半天也没有进屋。张远也不着急,知道两个人需要时间去接受这个事情,一个人在房间里和小青在微信上聊得火热。

  聊了一会儿,发现房间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两个人。张远吓了一跳,赶紧放下手机,虽然谈恋爱不是什么坏事儿,但是还是不好意思和爸妈说。

  “爸,妈。你俩走路咋还没声音的。”张远坐在火炕上抬头问站在前面欲言又止的老妈,觉得有点奇怪。

  张远他妈有点害羞的样子,小心地坐在张远旁边,看了一眼张远说道:“儿的啊,你说,你这么多钱,你打算怎么用啊?”

  张远听到这个就大概知道怎么回事儿了,这是老妈怕自己乱花钱啊。看到老妈这个样子,张远觉得老妈虽然年纪大了,但是脸皮还是很薄的。不想让老妈多想,张远就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妈,我是这么想的。这一百万呢,你都拿着,先把家里房子装修一下。不过我更倾向于咱家去市区买个房子,奉天的房子不贵,而且有暖气的房子,对你们身体也好。”张远把兜里的钱包掏出来,抽出那个存有一百万的银行卡,放到了妈妈的手里面。

  张远妈妈手里拿着这银行卡,感觉好重好重,本来想着孩子成年了,手里的钱自己如果说帮着保管,会有些过分。但是看到张远这个样子,眼泪却一下子流出来。“不愧是我的儿子。”老爸在旁边说道。

  听到这个话,张远他妈就急了,边哭边说:“什么你的儿子,是我的儿子。”张远他爸有点懵,说道:“有区别吗?”

  “谁让你只是说你的儿子,这是我十月怀胎生的。”看着妻子胡搅蛮缠的样子,张正阳有点哭笑不得。但是看到她为了怼自己,也不哭了,整个人又精神了起来,也就主动认怂。

  “你的你的,就是你的。谁都抢不走。”张远看着老爸的样子觉得老爸宠老婆的方式也是很值得自己学习。

  “哼!”老妈傲娇的哼了一声,转过头搂着张远说道:“买什么房啊,我给你攒着,留着你娶老婆的时候买房子用。”说着还摸了摸张远的头,继续说道:“家里房子装修花钱也不多,家里钱够用,你就努力赚钱,家里事情不用你操心。”

  听到妈妈的话,张远有点羞愧,因为自己每个月都有高达五百万的进账,但是却没有和爸妈说,有那么一瞬间,张远想脱口而出了。

  但最终还是硬生生忍住了,这种事情很难说清,最好还是自己知道就好了,烂在自己的心里,不告诉任何人。这样,才是最安全的。

  张远在这么一瞬间想了很多,下了决定之后也不再纠结,整理好心情和爸妈说道:“没事儿,你想怎么用都行。今天我有点困了,想睡觉了。”

  “快去,给儿子铺被子。”老妈听到这话,转头冲着在后面的老公喊道。

  “不用啦,我自己去就行了,你们也好好休息,别想那么多。”张远赶紧拒绝。赶紧跑到自己的卧室,铺好了之前被老妈洗的干干净净的被褥。

  听着屋外老妈将冬瓜赶出去的声音,心里为冬瓜默哀一声,带着疲惫的身体,沉沉睡去,

  东北农村的早晨,狗叫、鸡鸣,声声不绝。所以一般不是起得特别早,一般不需要闹钟。张远久违的在这样的声音中起床,一时间还有点不真实的感觉。

  直起身,晃了晃脑袋,就像以前在家里一样,大喊了一句:“妈!”

  “啊!在呢!儿子你怎么起的这么早啊,再睡一会儿,才八点。”正在厨房忙活的老妈大声的回应着。

  张远时隔一年的熟悉感,终于回到了身上。

  “不困了,我起床了。我爸呢?”张远穿上厚厚的棉裤,裹得厚厚实实的起床来到了厨房。

  现在的东北已经很冷了,日常是零下十度左右,昨天回来的时候只穿了薄薄的毛线裤,着实冻坏了张远。

  “你爸去买酒了,今天你和他喝一点,但是别喝太多,听到没。”老妈的眼神还是那么犀利。“遵命!”张远敬了个歪歪扭扭的礼,到外面去找冬瓜去了。

  “冬瓜!”站在门口,大喊了一声。不知道在哪里开心的冬瓜,听到声音以后,不一会儿风驰电掣的跑到了张远身边。

  随手把冬瓜身上沾到的苞米叶子扫到地上。弯下腰拍了拍冬瓜的身子,“就你这么脏,怪不得老妈不让你进屋子,你问问你自己,你配吗?”

  冬瓜可不管这么多,也没想自己的身上有多脏,大尾巴左右扫着就向张远身上扑。开心的抱着冬瓜,站在门口望着清晨的山村。

  麻雀这几年越来越多,前面早就掉光叶子的沙果树上,密密麻麻的都是麻雀,把冬瓜放到地上,来到大树下面,冲着大树叫了几声,就听见‘呼’的一声,麻雀一下子都飞了起来。

  玩了一会儿,听见大门‘吱呀呀’的响起,拎着一个酒桶的父亲出现在眼前。

  看到张远,张正阳笑着说了声:“儿子起来了啊。这破大门一到冬天就难开,走,回去吃饭。”张远接过老爹手上的酒,带着冬瓜,一起进了屋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