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这款游戏画风不太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 烂黄瓜

这款游戏画风不太对 月半狗子 3070 2020.03.12 15:33

  “啧啧!

  瞧瞧,这年头,年纪越小越会骗人,穷鬼养的小孩……啧,也难怪!

  小妹妹听话,别吵,乖~”

  “虎哥!!我躲进来时她不在家,你别伤害她!!!”

  外面,虎哥,也就是那名撞开屋门带头的中年男人,语气调侃。

  小女孩的抽泣声也兀然停下了。

  但显然,他行动上已经控制住了小女孩,甚至可能还做出了某些危险的举动,

  否则,阿杰的语气不会这般焦急,原本就沙哑难听的嗓音,此刻,宛如工地上哗啦啦搅动的碎石机,刺耳极了。

  阿杰没有企图欺骗虎哥他与小女孩没有关系,因为无论是屋子里的环境陈设,还是他如何藏入小女孩家中的床下,从逻辑上就骗不了人。

  “阿杰!”

  忽然,虎哥语气里的调侃没了,回到了原先破门而入时的凶悍,他沉声喝道:

  “那么大笔钱,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藏身在床地下地洞里的李斯年看不到,但直播间的观众们却是看得分外清楚,得益于游戏直播的设置,李斯年方圆十米内的画面,他们都能见着。

  眼下,

  虎哥的手里正拿着一柄带血槽的黑色军刀,刀背一点点拍打着小女孩那张吓得煞白的小脸。

  ……

  “嘶,npc真残忍。”

  “我现在明白为什么这个游戏十六岁以下禁入了,果然血腥、暴力……”

  ……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阿杰低着头,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格格,格格……
让人无法忽视,却又听得分外难受。

  突然,

  他猛地纵身,

  扑向虎哥,

  像是伺机多时的孤狼,

  看得直播间的观众都心底一紧,更别说当事人虎哥,

  眼皮子一跳,

  瞳孔骤缩,

  下意识,虎哥抬到半空中的黑色军刀就要投射而去——

  “噗!”

  一声闷响,尚未被投射出去的刀刃,被阿杰狠狠攥在了手心里。

  眨眼,殷红色的血,如同一串串的圆珠子,从他右手手掌间隙中滚落,源源不断。

  “还不上钱……那就还命!”

  极令人讶异地,

  本以为会绝地反击的阿杰,他抬起另一只手,牢牢抓住了虎哥握刀的手腕,再次发力,却是朝他自己的方向送刀!

  “噗!”

  又是一声更大的闷响,这柄黑色军刀已经没入阿杰胸口的心脏处,嗞出的血花,溅得虎哥掌心亦是温润一片,分外黏腻。

  “虎哥……”

  “相识一场……放过她。”

  阿杰的嗓音依旧难听得紧,像是生锈地铁门被人大力开启,但这份难听至极的嗓音里透露出的拳拳父爱,却是流进了人心里。

  他的声音里有哀求、有企盼,双手捧着插入他心脏的刀柄,眼睛死死地盯住虎哥,等待一个结果。

  ……

  “我艹!好狠一男的!”

  “唉……这年头的游戏,一点诚意都没有,又是欠债还钱这老一套……”

  ……

  李斯年瞧不见屋子里的状况,可在作为洛忘川时,他已经听过了太多由各种利刃与人体互动演绎出的不同交响合奏。

  毫不费力地,他脑中如现场转播般勾勒出了外面小客厅里的实际情形。

  黑暗中,

  李斯年剑眉微蹙,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屋内,小客厅里。

  虎哥点了支烟,与迟迟不肯闭眼的阿杰目光对视,嘴边吞吐着烟雾,目光里闪烁不定,似乎也在思考着什么。

  “走!”

  沉吟半响,终于,他摔下了只吸到一半的烟头,带着闯进来的一帮人离开了。

  见到这帮人离去,

  地上,

  阿杰费力地转过头,

  瞧着自己的女儿,

  竭尽全力在脸上挤出一抹笑容,眼神里犹有不舍、担忧、安慰……

  可终是,

  缓缓地,

  合上了眼帘。

  “爸爸!”

  小女孩恸声大哭,稚嫩的嗓音里透露着不属于她这个年纪的绝望。

  或许,她还不理解死亡,但她已经清楚地知道,躺在地上的爸爸再也不会起身抱住她,逗她笑,哄她睡,买着她喜欢的草莓味的巧克力了。

  他,再也不会睁开眼了。

  眼泪好似倾盆大雨,一遍遍地,刷过小女孩苍白的脸庞。

  从床下的地洞里钻出来,李斯年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

  这的确是很令人感动的一幕场景,

  但,

  他觉得古怪。

  是的,就是古怪。

  他当然不会像寻常玩家一般漠视npc的死亡,在他看来,两者的生命都是同等的,无甚区别,甚至于和玩家们的死亡仅仅只是游戏不同,npc的死亡,便是真的死了。

  可他是《太上》里的终极大BOSS洛忘川,昔日也是白道人人称颂的后起之秀,死在他手里的恶人npc,同样不占少数。

  尊重生命,但也尊重死亡。

  不过,这都不是他现今觉得古怪的缘故。

  欠债还钱,没钱还便以命相偿。

  看似符合某种逻辑,但他却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人死了,欠的钱还在,怎么能算是还债了呢?

  死人是还不了钱的,只有活人才能。

  按照他的理解,该是把小女孩卖了挽回经济损失,或者将阿杰贩卖到煤窑做黑工,才算是真正的讨债之道。

  但偏偏,虎哥放过了小女孩,反而认可了阿杰的以命相抵。

  李斯年的基本思考能力告诉他,阿杰一定隐瞒了什么。

  ……

  “小哥哥,你会离开丫丫吗?”

  一阵白光闪过,阿杰的尸体原地消失,只留下那柄黑色军刀。

  看到尸体的消失,小女孩似乎意识不到不对劲,她沉默了会儿,突然出声问道。

  “不会。”

  李斯年摇了摇头。

  尸体的消失,游戏的不真实感再次向他袭来。

  在袖珍密室里,他没有答应阿杰,但丫丫是个npc,而且是个没有丝毫攻击力的npc,同为npc的虎哥放过了丫丫,可玩家呢?

  李斯年没有答案,然而心底又似乎已经有了某种笃定。

  “妈妈也说不会,但她还是走了。”

  丫丫情绪低落,坐在屋子里露出了黄色海绵垫的破沙发上,仿佛陷入了回忆,开始自顾自地说起来。

  “她说,她还年轻,她忍受不了这样的生活,没有钱,带着个拖油瓶,还有半年才能见一面的废物丈夫,就像个年轻寡妇。

  爸爸让我不要怪妈妈,他说,妈妈是个好女人,是他不好。

  小哥哥,爸爸不是废物。

  他是船员,他每年都会去很多很多的不同地方,然后回来时给我带好多地方的礼物,他还会给我讲故事。

  小哥哥,你知道我们这座岛叫什么吗?

  我告诉你噢,我们这座岛叫天后岛。

  很久很久以前,海上有一条恶龙,他会打劫所有来来往往的船只,如果不给它的话,它就会发动风暴,让那些船只都掉到海里。

  他还威胁岛上的人,每年要进贡十个漂亮美丽的女孩,否则,它就让海水淹没整片岛屿。

  有一天,一个叫后的女孩儿被选中要去供奉恶龙,她和其它九名女孩都不一样,她是岛上最美丽的女孩,也是岛上最聪慧的女孩儿。

  ……

  她独自乘着小船,找到恶龙居住的岛屿,她知道恶龙在水里法力无穷,但在岸上却无法召唤海水,她用带着的桐油和火种,烧死了正在睡觉的恶龙。

  火在岛上烧了十天十夜,恶龙也终于被烧死。

  从此,这片岛就叫做天后岛。

  ……”

  丫丫仿佛有说不完的话,她说起了过去与父亲阿杰相处时的点点滴滴,还有当初阿杰讲给她的睡前故事。

  李斯年没有打断她,更没有嫌丫丫啰嗦。

  他知道,这是丫丫骤然面对父亲死亡的情绪反应,他需要给丫丫更多的信赖感,让丫丫相信,他不会离开她。

  “欸,你们说李斯年那家伙躲哪去了,游戏都开始快一小时了,影都没见着,难道已经被人干掉了?”

  窗户外的巷子里,有玩家在交谈。

  “怎么可能?我问你,要是你拿了李斯年人头,能忍得住不炫耀?反正我做不到。”

  “也是喔。”

  “另外,我刚刚听说了,四十分钟前,有人在天后超市里见过他,狮王听到了消息,正带着人在附近排查呢!”

  “狮王?他不是那个生活类全息游戏的高玩主播吗?他也是这次被太上邀请来的直播玩家吧,都公众人物了还这么硬核?”

  “嘿,你还真别不信,我听说狮王是陆萌萌的铁粉,陆萌萌实锤了李渣男,你是粉丝,你不气?”

  “兄弟你别说,我还挺羡慕李渣男的,妥妥地女神收割机啊……”

  一阵猥琐地笑声响过,这几名玩家的声音,渐渐远去。

  ……

  直播间里。

  “狮王好样的!”

  “兄弟们,好消息!我刚去了狮王那边的直播间,距离烂黄瓜的直线距离不超过一百米!”

  “2333333,我记得狮王有一次在游戏视频里还演示了防贼一百零八式,硬是将那名小偷职业的玩家折磨得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啊!”

  “哈哈哈,我也知道那次,狮王就是那次视频出圈的,听说后来现实里那个小偷的玩家还去法院告了狮王,好像是神经衰弱什么吧?”

  “想看+1……”

  “想看+2……”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