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这款游戏画风不太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5章 大傻子方楠!

这款游戏画风不太对 月半狗子 2150 2020.04.02 23:09

  和李斯年不同,方楠只是一个素人玩家,在离开李斯年的直播范围后,直播间的观众们就再看不到他的行动。

  也因此,

  关于方楠是否会回来,

  又是否会在回来后只帮李斯年付清房费而不再露面,

  就成了眼下直播间弹幕里最热切的争议。

  游戏里的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李斯年不慌不忙地靠在床头,看……电视。

  “……由于这场特大海啸,天后岛岛体面积缩小了近三分之二,岛上秩序一片混乱,当地官府也派出了轮船向我岛寻求物资帮助。

  受此次海啸影响,我岛周边沙滩全面积被淹,环岛公路暂停通行,建议我岛游客与居民近期不要去海边玩水,避免意外发生。”

  电视里,正在播放早间新闻。

  几组天后岛上海啸来临时与昔日繁华景象对比的照片,循环放送着。

  突地,李斯年眼底一亮,在几组照片反复对比播放后,电视里忽然多了一组无人机低空飞行拍下的如今天后岛现状实景。

  而他,在无人机掠过一个公园时,看到了喷泉中心的三个人。

  之前朝他放箭的眼镜青年,还有——吴申龙!

  第三人是一名女生,应该就是眼镜青年提到过的妹妹。

  按照眼镜青年所说,他的妹妹应该是吴申龙的死忠粉才对,但从无人机掠过的画面上,三个人的站位疏远,丝毫没有粉丝见到爱豆后的激动、拉近距离,相反,从他们的站位与肢体语言来看,李斯年觉得,这更像是——闹翻了!

  没错,无人机从低空掠过,自然看不清他们脸上的神情,也听不到他们的声音,但人除了面部神情来表达情绪外,还有一种在话剧和舞台剧上非常常见的学问:肢体语言。

  如果你看演出,就会发现,除了前排观众,坐在靠后位置的观众是看不到表演者脸上的表情的,可你会否疑惑,尽管看不到表演者的表情,却并不妨碍你接收剧情还有表演者所要传达的情感?

  哪怕他甚至连台词都没有,你也仍能察觉到他此刻传递出来的究竟是喜悦还是悲伤、愤怒。

  这,就是肢体语言。

  从电视机里一瞬即使的画面里,三人手上都没有武器,可眼镜青年身旁的妹妹却是低着头,没有看她的爱豆,垂落的双手,死死捏着衣角。

  这并不正常,传达出来的情绪,可能是失望,可能是愤怒,但,它不会是喜悦。

  而眼镜青年则是一个侧站位,他没有看在身旁情绪明显不对的妹妹,视线直直盯着吴申龙,小臂微抬,双拳捏紧,传达出来了愤怒。

  至于吴申龙……

  身为明星,他的形态礼仪自然是被人悉心教导过的,平日里的公开场合,一般人看了也会觉得赏心悦目,即俗称的“明星气质”。

  但此刻,他小幅度垂头,没与盯着自己的眼镜青年对视,肩膀微微拱起,右脚往后下意识挪了一小步,这是典型的防御姿态。

  李斯年饶有兴致的猜测着天后岛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居然能令一名死忠粉和爱豆反目?

  就和自己一样,吴申龙同样处于直播状态,按理说,即便人品真的不行,能在新生代艺人里占一席之地,脑子也不是个蠢的,怎么都不会暴露在公众面前,自然也就不会暴露在眼镜青年的妹妹面前。

  可眼下,他们的反目又是确凿。

  这,就很有意思了。

  方楠就是在这个时候回来的,他背着他离开时的那个帆布包,“咚咚咚”,敲响了房间门。

  “年少,二十块金砖和十颗红宝石都兑换成副本币了,就是……”

  走进房间,方楠一边交待着自己刚刚出行的收获,一边打开了他肩上的帆布包,讪笑道:

  “就是岛上没看到玉器店,我问了珠宝行的老板,他说玉器在海王岛没市场,建议我去天后岛或者其它地方变卖。

  金砖每个1w副本币,红宝石是3w副本币,刚刚一共换了50w点。”

  说着,方楠将整个帆布包递给了李斯年。

  至于弹幕里讨论了半天的他还会不会回来,又或者不露面结了账离开啥的………

  抱歉,方楠的脑子压根就没想到这些。

  从他回来的时间上来看,他几乎是马不停蹄地把东西换钱后,就赶了回来。

  立时,弹幕里一片“大傻子方楠!”铺天盖地,屠版了。

  “你说,一个粉丝会在什么情况下对爱豆失望?”

  接过方楠递过来的帆布包,看着面前的方.啥也没想.楠,李斯年唇角勾了勾,旋即隐藏下来,随手将帆布包放到一旁桌子上,出声问道。

  “怎么了,年少?”

  闻言,方楠有些懵。

  粉丝在什么情况下对爱豆失望?

  这个问题不难回答。

  事业粉因为爱豆事业下滑,或者爱豆自身对事业不上心、不努力;女友粉因为爱豆谈恋爱了;妈妈粉因为“儿子”人设变化,鲜肉变腊肉……这都会自然脱粉。

  除此外,还有爱豆的实锤黑料爆出,人品不行……等等。

  关键是——

  年少您怎么会问这种问题?

  这种问题,明明您自个儿就足够有代表性了啊!简直是集大成者!

  一般人想洗粉都洗不了您这么彻底的……

  “吴申龙那,好像在游戏里暴露了什么。”

  耸耸肩,李斯年漫不经心道。

  说着,把他刚刚在无聊的等待过程中看电视的意外发现描述了一遍。

  “年少……我有点慌………

  你能不能少cue你们圈子里的人啊?同性相斥,行业竞争,我都能理解,真的!

  可……

  您再在我面前说下去……

  我觉得……

  您面前的我,在现实世界里就真的……命不长了…………”

  看到李斯年毫无顾忌评论吴申龙的模样,方.后知后觉.慌得鸭批.楠,终于感到了一丢丢后悔,苦着脸道。

  他突然反应过来,

  刚才,他其实也可以不按照李斯年的话做,自己悄悄离开的。

  都怪遇到后这一路上他听李斯年发号命令习惯了,脑子里压根就没第二个指令!

  习惯成自然………真是个坑爹的习惯啊!!

  ……

  ……

  “我去!所以刚刚烂黄瓜看电视就在想这些??”

  “兄弟们,我刚从隔壁回来了,我说吴娘子的那帮粉丝怎么一直没有撕过来呢~~啧!她们都已经开始内战了!”

  “吃鲸,那么,问题来了——隔壁到底发生了什么?[滑稽.jpg]”

  “只能告诉泥萌,答案非常吃稽……/斜眼笑”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