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同人 画江湖之五代暗潮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生死扭转

画江湖之五代暗潮 灌汤包加油条 2180 2018.11.09 12:24

  东城街上

  “让开,让开。”张墨白骑着快马,挥手示意过路行人让路,正要去一个他朋友家。

  都说人的在睡梦中潜意识也能帮助思考睡前一直思索的问题,张墨白早上刚一醒脑海突然想到,既然是画,为什么不找画师来看看?张墨白于是动身出发。

  …………

  醉梦楼内,一个着装高贵的人正等着羲和,不一会,杨焱带着羲和上来,羲和观察着周围,通过房间的陈设,它能看出这里是醉梦楼最好的房间,一般只有官僚才可以享受这样的待遇,而且是朝廷命官,对方的身份让他更加好奇,到底是什么人?

  “王爷,羲和到了。”杨淼对这个等候已久的人恭敬的说着。

  ‘王爷?’羲和一惊,看着眼前这个杨淼口中的王爷,他正直视着羲和,眼中戾气让羲和明白此人绝非善类。

  “王爷?”羲和虽然很惊讶但是并没有被吓到,反而很疑惑!

  那人身旁的随从看到羲和这样,大怒的说道:“大胆,见到三王爷还不上前参拜。”

  ‘三王爷!朱友贞!’羲和心想,“草民羲和,拜见王爷,不知王爷找我何事?”

  朱友贞看着羲和,大笑道:“如果是常人,早就被这阵势吓得腿软尿裤子了,你倒是很平静呀!恩……,有意思,有意思,哈哈……”

  “王爷见笑,草民并非平静,只是王爷气场威武,草民惊恐,故汗不敢出。”无论如何,羲和清楚这是场鸿门宴,杨淼站在一旁手时刻没离开腰间佩剑的剑柄,一旁屏风背后隐藏着杀气,应该安排了伏兵,眼下只能见机行事。朱友贞贵为三皇子,其手段残忍,做事果断的性格羲和早有耳闻,现在他还没有下令动手很有可能是因为之前排出去监视羲和的杨焱兄弟杨淼还在羲和手里,不过,自己前来赴宴,所谓调虎离山,可能家里面已经进了贼人想找出杨淼的下落,不过羲和暗叹自己早有准备……

  “那你猜猜,本王为何找你?”

  “回王爷,草民愚钝,请王爷明示。”

  “我听杨焱说你是中天位初期?”朱友贞虽然不相信,但是杨焱回来的报告让他着实惊讶,一个19岁的人功力尽已达中天位。

  “回王爷,是。”

  “很好,本王现在给你机会,为本王效力,本王定不会亏待你,如何?”朱友贞语气命令似得说。

  羲和清楚他的意思是答应他就能活命,如果不同意,恐怕他手中酒杯摔在地上的时候,就是周围的人冲出来要将他碎尸万段的时候。不过羲和不能答应,为梁国效力,相当于是在助纣为虐。

  “回王爷,在下只是一介草民,习武只为自保,不求荣华富贵,恐怕在下恕难从命。”

  “大胆,王爷找你是看得起你,旁人主动想为王爷做事,王爷根本不在乎,现在王爷屈尊主动来找你,你怎敢拒绝。”杨焱说着,已有拔剑的准备。

  “住嘴,退下。”朱友贞说着,手中杯子往桌上重重一放,杨焱强压怒火退了回去。

  “羲和,你的意思是不愿效忠本王咯,哼!你应该知道,本王得不到的东西,最后只能毁掉。”朱友贞威胁着说道。

  羲和抬头说到:“回王爷,草民认为王爷杀不了在下。”

  “你说什么?”

  “数日前,在下的住宅来了位不速之客,在下粗鲁,现在那位客人还在草民家中做客呢。”羲和说着。

  朱友贞一听看了看杨焱,他知道羲和说道是杨淼,此刻杨焱的面色一沉也担心起几日前失踪的弟弟。此时,一个下人慌忙的进来走到朱友贞身旁低声说着什么,朱友贞听后,又看了看杨焱,摇了摇头。

  羲和见状心中暗喜,还好自己早有防备,在出发前就已经将杨淼转移,才让朱友贞派去搜查的人一无所获。

  朱友贞看了看羲和:“你在威胁本王?”

  “草民不敢,草民只听说圣上派去保护王爷的人如果出了岔子,圣上会很不高兴。”

  杨焱和朱友贞对视了一眼,此时朱友贞握紧了拳头,的确,杨焱杨淼是朱温身边的红人,被派去保护朱友贞,现在朝廷人才紧缺,别说中天位,就算是小天位也只有几个,如果杨淼出了事情,恐怕自己难辞其咎。

  朱友贞慢慢放开了拳头,大笑道:“好,好!羲和,你小子有种,本王很欣赏你,来来,起来吧,既然不愿为本王效力,那就陪本王喝酒赏舞。”

  “谢王爷。”羲和内心松了口气。

  …………

  城东,柳家。

  柳家并非豪门,也没有地位显赫的人,但是柳家的宅院却不比朝堂上那些重臣逊色,只因为柳家现任家主柳梦生是大梁皇帝朱温的宫廷画师,虽没有什么地位,但是却是朱温身边的红人,很受朱温的喜欢。当初家中遗失名画,张墨白帮助柳梦生找出小偷,此后两人相谈甚欢,志趣相投,结为挚友。而张墨白要找的画师正是柳梦生。

  此时,柳梦生正在绘画,突然下人前来禀告说张墨白正在宅们外等候,柳梦生得知立刻停下画笔,前去迎接。

  “张兄,好久不见。”柳梦生看见张墨白就立刻上前,两人互相行礼,“柳兄,好久不见,近来可好?”张墨白问。

  “没什么好不好的,和往常一样,诶,张兄,最近都没见你来府上作客。”

  “柳兄见谅,最近忙于案子实在太忙,而且这次来也是因为公务。”

  “原来如此,来,张兄请。”说着柳梦生做了个请的手势。

  “请”张墨白回道。

  …………

  醉梦楼处,酒宴已经结束,羲和已经离开,朱友贞在楼上注视着羲和的背影。

  “王爷,你就这样放过这小子?”杨焱问。

  “那能如何?你能在这里动他?这里是闹市区,人多眼杂,如果在这里动手,会被人说闲话,传到父皇耳朵里可不好。”朱友贞说道。

  杨焱听后说:“可我兄弟……”

  朱友贞打断杨焱:“杨淼没事儿,刚才你也听到了,他答应放了杨淼,就不会食言。”

  杨焱听后也不再说什么。

  刚才酒桌上,不论朱友贞问羲和什么,羲和都蒙混过关去了,以至于朱友贞现在连羲和的来历都不清楚,但他知道羲和的身世绝不简单。

  “今天发生的事情,不能向其他人透露半个字,就连父皇也不能说”朱友贞吩咐下人,‘就算不能为我所用也绝不能让他人得到。’朱友贞心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