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琦公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蒯府

三国琦公子 麻雀大王 2497 2020.06.05 10:44

  在说服了庞德公之后,蒯祺也正好乘着渡船来了,三人又是一番互相见礼客套,待到蒯祺说明来意,刘琦便也乘着渡船,随着蒯祺离开,只是离开之时庞德公与自己笑着对视的那一眼似乎有一些意味深长的意思在里面。

  快到蒯府的时候,已经临近正午,刘琦和蒯祺两人从马车里下来,就看到蒯越蒯良两兄弟已经在门前等候,这一幕顿时让刘琦想起了之前庞德公那意味深长的一眼。

  片刻晃神,刘琦赶忙快走几步,躬身行礼:“小子怎敢劳两位先生在此相迎,折煞小子了。”

  蒯良见到刘琦行礼忙伸手去扶:“哎,长公子,不用多礼。”

  蒯越在一旁笑着说道:“长公子作出屯田安民二册,惠及万民,当受天下人礼遇。”

  刘琦还想说着惭愧汗颜之类的话,蒯越已经过来拉住他的手,迈步往蒯府里面走去。

  “长公子如此客套,岂不显得生分了么?走,酒宴已经备好,咱们边吃边说!”

  刘琦闻言,也不再客套,转头看了一眼蒯良和蒯祺,两人也均都笑着跟了上来。

  酒宴之上,双方心照不宣的刻意交好,也让气氛融洽活跃了很多,话题也从八仙桌、耕犁说到了当下的时局和屯田。

  现如今的天下,黄河以北,袁绍先后在界桥和龙凑这两个地方大败公孙瓒,占据了冀州全境,而公孙瓒也已经杀了刘虞,独霸了幽州,至于青州,两人则分别派遣了袁谭和田楷在此征战不休,双方暂时也算是势均力敌。

  黄河以南,曹操在先后打败了黑山军、青州黄巾、南匈奴和袁术之后,在兖州士族的帮助下,毫不费力的接管了刘岱死后空缺下来的势力范围,自领兖州牧,并且开始攻掠徐州。

  陶谦这位徐州之主,在被曹操先后两次伐徐之后,也即将开启让位给刘备的戏码。

  淮南地区,袁术在与曹操争夺兖州失败后,退往寿春,打跑了官方身份的扬州牧陈瑀,自领扬州牧,占据了长江以北的淮南地区。

  长江以南,刘繇已然渡江南下,占据丹阳郡,并且以官方的扬州刺史身份名义上节制吴郡、会稽郡、豫章郡。

  司隶洛阳,自从董卓迁都长安,火烧洛阳,洛阳已然成为一片废墟,百姓也都纷纷逃离,如今已经是百里无人烟的场景。

  关中,自董卓被诛之后,原本的一手好牌却被王允打的稀***得李傕郭汜不得不兴兵攻打长安,小皇帝也再一次被挟持,成为李郭二人手中的政治筹码。

  西凉,已经被韩遂、马腾两大军阀占据,小摩擦不断。

  汉中,张鲁的五斗米教用迷信的方式忽悠百姓,却反而搞的风生水起,百姓也因此得以安居,不得不说,有些讽刺啊。

  益州蜀地,刘焉入蜀的第五个年头,除了南蛮不服王化,各自以部族为居以外,也就东州兵和益州本地士族的偶尔摩擦值得一提。

  荆州,自刘表入主以来,荆州八郡相继归附,原本被袁术占据的南阳郡,也在孙坚死后被慢慢蚕食,直到去年被彻底收复,由于荆州并未受到比较大的战火波及,所以各种基础设施、人口钱粮、文化经济也保存的比较完整。

  蒯越放下手中的筷子(汉朝还不叫筷子,为了方便阅读,以后像筷子、锅、碗、酒杯之类的都以现代的叫法),缓缓开口:“既然长公子觉得如今春秋争霸之局已成,那今后这天下有几人可成事?”

  “两位先生乃是天下少有之智者,对今后的时局变化也必然有所把握,小子哪敢在两位先生面前班门弄斧啊。”

  “哎,此间都没有外人,也是随意交谈,说说无妨。”蒯良接口道。

  刘琦闻言笑了笑,这架势看来是要称一称自己的斤两了,就给你们漏一点。

  刘琦用手指沾了点酒水,在桌面上画了个‘井’字,目光分别在身旁的三人脸上停留了一下,待到三人都看向桌面上这个‘井’字时,才笑着说道:“中原大地如果用军事地理的角度来看,那就是一种棋盘型格局,便是通过这个有些倾斜的‘井’字分为了九大区域,四角分别是关中、幽冀、益州、江东,四边分别是汉中、并州、青州、荆州,中间的则是兖州、豫州、徐州。四角与四边均都依托山脉、河流,形成天然的防御地带,在军事格局中占据天然优势,而中间的这三州之地,乃是平原地带,无险可守,又是四战之地,在军事格局中便处于劣势。而兵法有云:天时地利人和,三者乃是决胜之关键,天时便是大势、道义、人心之所在,地利便是占据山川河流之分布节点,人和便是要考究为主者、为将者的心性、手段以及格局,前两者虽然重要但却全都建立在人和的基础上,毕竟再大的优势也要看人是否能够把握住,所以人和才是决胜之关键。”

  刘琦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有些口渴,拿起酒杯就一饮而进:“黄河以北,袁绍据冀州,公孙瓒据幽州,不出意外的话,未来几年必然会决出一霸主,届时必然一统黄河以北,携大势南下。黄河以南,曹操据兖州,陶谦据徐州,曹操兵势极强,麾下士卒也都久经战阵,陶谦却暗弱,也已经垂垂老矣,不出意外的话,必然是曹操获胜。淮南袁术,好大喜功,骄奢淫逸,自持四世三公之后,素不把天下人放在眼中,如今汉室势微,他又从孙坚遗孀处得了那传国玉玺,野心必然膨胀,待到其行叛逆之举时,必然人心离散,败亡在即。益州虽然占据天险,但也如同锁龙之地,别人进去难,他们想出来也难。西凉的韩遂马腾二人相持不下,久居边塞,难以入主中原。李傕郭汜不过是董卓遗留的犬牙尔,若只是一人得势再能听言纳谏,或可成事,但两人均都是草莽之人,目光短浅,同处一处,迟早相互猜忌,互相攻伐。”

  蒯氏兄弟,原本只是想简单的考校一下刘琦的见识才能,进而给自己接下来的选择,提供一定的理论依据,谁能想到刘琦对军事、对时局、对天下诸侯,已经把握到这种地步,这到底是他自己想的?还是他身后的庞德公教授给他的?就算是庞德公教授的,这未免也...

  刘琦看着三人精彩的表情,暗爽到内伤啊。

  三人的心理活动此刻已经无法掩饰,彻底的展现出各自的脸上。

  刘琦既然开口,便要彻底的镇住他们,在他们摇摆不定的天平上加一加砝码。

  “我父坐拥荆州沃野千里,人口数百万,带甲之士十余万,文臣武将如雨,更有两位先生这样的智谋之士辅佐,若能内修耕织,外蓄军畜,届时,西奉天子占据天时,顺江而下,再得地理,上下一心,必能一举拿下江东淮南,到那时,就算北方霸主南下,也可以淮泗为线,联合其他诸侯共抗之,挽汉室于即倒,两位先生也可成就张良、萧何之不世之功。”

  蒯良蒯越蒯祺兄弟三人,此时就算养气功夫好,也已经被刘琦描绘的宏伟蓝图所震撼,而且细想一下,如果按照这个步骤走下去,完全也是可行的!

  那内修耕织,外蓄军畜,不正是屯田安民之事和那刘磐黄忠所行的那军屯之事么?

  蒯越与兄长蒯良,同时扭过头,相视无语。

  原来如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