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琦公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夜色

三国琦公子 麻雀大王 2072 2020.06.27 21:56

  夜色渐渐深了,刚才的白衣女子已经进去好一会儿了,不过房间里并没有传出来什么不一样的声音,这让守卫在院落中的护卫们有些失望。

  几个与熊平比较说的来的护卫,一脸贱兮兮的凑到熊平跟前,低声道:“头,刚才进去的那女子是谁呀?咋半天了,里面还没啥动静呢?公子不会真醉得不省人事了吧?哎哟,可惜咯,可惜咯!”

  “滚滚滚,公子的私事你们也敢瞎打听?今后,都给我把嘴管住咯,谁敢多说话,差事保不住不说,俺老熊也得打掉他的牙。”熊平像个门神一样站在门前,对着几个没大没小的护卫,低声呵斥。

  几个护卫讨了个没趣,还挨了一顿骂,低着头回到了自己的岗位值守去了。

  熊平看着护卫们走开,耳朵朝着房间这边微微侧了侧,心想着都按着公子交代的放人进去了,咋一点动静都没有呢?这么一个大美人,公子咋就按捺的住呢?

  房间外的动静,刘琦是不知道的,就算知道了也懒得去理会,他此刻看到尹月逐渐明悟的表情,笑的更加开心了。

  “想通了?那就告诉我,你的选择,是安于现状做一枚棋子玩物?还是选择过新的生活?”刘琦端起水杯喝了一口,目光紧紧的注视着对面女子的一双美目。

  尹月现在想通了一切,思维也活跃起来,也不再像刚进门时那么拘谨,重新变回了那个暗中为何家操持家业的女强人模样。

  “奴家,只是个小女子,一切也都已经被公子算的死死的,哪里还能有什么选择?”

  刘琦刚才只是微笑,听到这话才畅快的笑出声:“看来我的眼光还是没错的,我喜欢聪明人,说说你猜到的布局。”

  刘琦笑着与尹月对视了一眼,拉着凳子往跟前挪了挪,伸出手想要去摘面纱。

  刘琦敏锐的注意到了尹月此刻眼神的一丝慌乱,原本伸向尹月面纱的手也停住。

  尹月对于接下来的一切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也已经认命,之所以慌乱,也只是女子本能的矜持而已。

  在刘琦的目光注视下,尹月揭下了面纱,露出一张清雅柔媚的脸,柳眉丹唇、琼鼻皓齿,楚楚可怜中还带着些许羞涩。

  绕是刘琦见多了后世的美女,之前也已经见过尹月,在此时此刻,如此近的距离之下,也不由得呆了一呆。

  “公子布局之前想必对何家之事已经颇为了解,跟何咸说出想要扶持一个商界魁首的话,也只是想要引起他的贪念,让他心甘情愿的入局而已。”尹月避开刘琦那有些炙热的目光,拿起水杯,故作镇定的站起身,在房间中缓步走着,话语也从微启的朱唇间一点点吐露。

  刘琦饶有兴趣的看着尹月,点点头:“接着说。”

  “公子,之所以选择何家,而不选张家钱家,是因为张家钱家没有能够让公子信任且有能力的合适人选。”

  “何咸有些怪癖,也与奴家感情不和,而且这些年何家的生意关系也都是奴家在暗中操持,再加上奴家略有些姿色,是这些凑在一起,让公子起了心思。”

  刘琦呵呵笑着点头,拿起水杯走到尹月身边,跟她的杯子碰了一下,在尹月有些疑惑的眼神中,将杯子里的水一口喝干。

  “继续。”

  尹月看着站在自己身边,比自己高上一头的刘琦,目光复杂。

  眼前的这位面容稚嫩的俊朗少年,真的只有十七岁么?

  翻手之间,连敲带打,便压服了整个南阳豪族,再顺手而为的简单一句话又勾起何家的贪念,开始不顾一切的往里跳,到最后恐怕连整个家业都要搭上。

  然而这一切,还都只是为了接下来整合南阳豪商巨贾,而做的铺垫,南阳豪族那么多自语聪明的人,此刻还都被蒙在鼓里,毫无所觉。

  这样的事,真是让人觉得又好笑,又有些笑不出来!

  按照刘琦这样的城府手段再配合他的身份,整合南阳豪族这样的手笔,在他眼中恐怕也不过只是小道而已,他的目标肯定会更大,大到普通人连想都不敢去想。

  十七岁就能做到这一步,如果再给他十年时间,真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少年能够成长到什么地步?

  尹月深深呼出了一口气,语气有些低落:“公子,想要借奴家之手控制何家?从而整合南阳的豪商巨贾,为公子所用!”

  刘琦放下杯子,鼓起了掌,在尹月还未反应过来之时,就顺势从她身后用双臂搂住了她,下巴则靠着她的肩膀上,在耳畔深深的吸了口气,轻声说道:“比起你的美貌,你的智慧更让我着迷。”

  刘琦说着话,手上的动作也没停,直接摸到了腰间系带的位置,轻轻一拉。

  刘琦这番突然的举动让尹月身子有些僵直,也让她有些羞涩,同时也有些心中凄凉。

  她只是这乱世之中的一个普通女子,与何咸这几年的夫妻感情也早在无数个独守空房中磨灭的所剩无几,这一次何咸为了心中的贪念将她送给刘琦,哪里又把她当成妻子看待,不过就是一枚棋子,一随时都能丢弃的玩物而已。

  不知哪里来的冲动,尹月按住了刘琦继续动作的手,开口说道:“以前奴家是何家的棋子,以后是荆州长公子的棋子,终究是逃不过棋子的命运。”

  刘琦听出了尹月心中的凄凉与抗争,不过他并不在意这一点,想要收服这个女人为自己所用,就必须先收服她的心,不然迟早会出乱子。

  刘琦扶着尹月的肩膀,将她转了过来与自己面对面,目光交汇。

  “活在这天地之间,谁又不是棋子呢?跳出一盘棋,也许就会落入更大的一盘棋。南阳豪族魁首只是个开始,往后它会发展成一个巨大的商业体系,成为我手下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如果你有能力坐稳这个位置,以后就连我也要重视你的态度,这是我能给你最大的自由。”

  “现在需要你自己做出选择了。”

  尹月苦笑,现在知道了刘琦的全盘计划,哪里还有说不的可能。

  昏暗的灯光下,一件件衣衫被褪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