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琦公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游园与赏梅

三国琦公子 麻雀大王 2503 2020.06.06 14:47

  温暖的阳光照耀着襄阳城,给躲藏着角落里的人带来一丝丝生的希望,让他们重新站起来去寻找昨晚睡梦中那迷人的粥香,至于无法再站起的人,众人也已经在这个冬天里司空见惯,就让他们沉醉于昨夜的美梦之中吧,来生也不要再投身到这等乱世,哪怕为猪为狗也好!

  富丽雅致的蒯府大厅,各类菜蔬酒食已然被撤去,几人坐于堂上,身前只有香茶冒着缕缕青烟。

  “不想长公子如此博学多才,竟然对天下局势把握入微,若按长公子之布局,我荆州一系便可再现汉光武帝之雄威,汉室亦可再次中兴!”蒯良笑着感叹。

  几人刚才真的有些被刘琦的话镇住,绕是他们见多风雨,但也被刘琦所说的话激荡的心绪难平。

  只因为刘琦的话与他们的切身利益相关,为他们展开了一条康庄大道的同时,也掀起了萦绕困扰他们心头的那层迷雾,让这一切变得明了、凝实!

  乱世之中无论你是帝王将相还是豪门大族,稍不小心就会身死族灭,世人尽皆小心翼翼的争取那一线生机,他们蒯氏若不努力进取,如同刘表一般安于享乐,迟早有一天会有一把刀架在他们的脖子上。

  “不敢当子柔先生赞誉,小子年幼也只是浅读了一些书籍,充当一下那纸上谈兵的赵括而已,荆州的未来还要托付在两位先生手中,我父雄心凌云,再加上两位先生的尽心辅佐,未可不能再现高祖之荣光!”

  “我等身为臣属,自当尽心竭力。”

  此时,刘琦与蒯氏兄弟的这次聚会基本上已经达成了双方的最初目的,各自盘算之余,又针对即将开展的屯田之事进行了一番讨论,对其中物资调度的要点和南阳主要的几个大宗族势力会有的反应以及应对方法一一剖析。

  这个过程中,物资调度统筹这一块大多都是刘琦在说,其他几人在听,偶尔插口说一下自己的观点,对南阳各宗族势力的分析则是蒯良蒯越兄弟在说,刘琦在听,一时间倒还真有点精诚合作的意思。

  时间一点点过去,事情也讨论的差不多了,刘琦想要告辞离开的时候,被蒯越硬是拉着胳膊挽留,说要带着他在府中逛一逛,府中的梅花刚好也开了,刚好赏梅!

  刘琦有些诧异蒯越的热情,转念一想,可能是蒯越想要单独跟刘琦说点什么,那逛就逛呗。

  不得不说,蒯家不愧是荆州的顶级豪族,就这一套住宅在现如今没有个二三百万钱,是绝对拿不下来的。

  而且这套住宅的整体格局大气沉稳,院落之间的摆放布局明显也是大家之作,层楼叠院,曲径回廊,青竹摇曳中,远处的亭台楼榭,时隐时现,再加上屋瓦之间没化尽的积雪,这一幕幕尽皆透着一股内敛雅致的韵味,与诗书传家的蒯家,倒也相得益彰。

  在经过一处拱门的时候,蒯越让刘琦自己先随处逛逛,他一会儿就过来。

  看蒯越的样子,应该是内急,方便去了。

  刘琦一时间被眼前的美景吸引,倒也没太在意,径自踏着青石板路,朝前走去。

  青石板路直通前面这处庭院的侧廊,路上的积雪也都已经被清理到道路两侧。

  前面这处庭院中,最显眼的便是这条倚廊而建的池塘,池塘狭长,应该还通着其他院落,水波荡漾间有大大小小的鱼儿在其中游动。

  刘琦缓步而行,前面便是廊道中间的一个角亭,角亭对面是一座假山,中间以一座拱桥相连接,假山占地颇大,有竹有树,中间还有一个拱洞,似乎又通着对面的院落。

  嗨,这蒯府颇大,院落之间多有相连,刘琦一个人也不好乱闯,迷路了倒还好,再冲撞了蒯府内院中的人,有失礼数。

  便准备在角亭这里坐下休息一会,也好等等蒯越。

  他此时依靠在护栏上,背对着假山,等了好一会儿,蒯越也没回来。

  清风徐徐,静悄悄的,周围一个人也没有。

  刘琦隐隐感觉哪里不对,这蒯越把自己带到这来,搞的什么鬼?

  而且这个场景刘琦好像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

  对了,在电视剧里面经常出现。

  周围埋伏了刀斧手?一声咳嗽,就齐齐冲出来把自己大卸八块?

  不可能吧?这不符合逻辑啊,就算要杀自己,也不可能在蒯府里面动手,找个无人的地方不更能洗脱嫌疑么?

  尽管心里已经排除了这种可能,但刘琦再看向周围的时候,也不再觉得是美景了,反而觉得树影摇晃间有些鬼气森森的。

  还是赶紧离开吧!

  抬腿起身,才迈出第一步,一声清脆的咳嗽声传入刘琦的耳朵。

  刘琦迈腿的动作顿时僵住了,绕是他自诩胆大,此刻也不由得心里咯噔了一下。

  鬓角间的皮肤之中,丝丝水珠凝聚,顺着耳畔滑落。

  “长公子?”

  嗯?这声音?有点不对啊!

  刘琦寻着声音转过头,一束黑亮的长发梳了个少女的发式垂在背后,精致白皙的容貌不施粉黛,素白色小袄配着一袭裙装,整个人似乎带着一丝清冷的仙气。

  这是一个仿若画中走出的女子。

  “长公子?”女子看刘琦没有反应,又喊了一声,声音柔美淡然。

  “啊?哦,姑娘有何事?”

  “叔父临时有事,唤奴家来告知公子一声。”

  喊自己长公子,显然是知道自己身份的,叔父?看样子,这女子应该蒯越的侄女,难道是蒯良的女儿?

  刘琦心绪平复,思路也变得逐渐清晰起来,看了看自己来时的方向,又看了看女子身后的假山拱洞,嘴角微微上翘。

  搞了半天,蒯越原来弄的是这一出。

  “长公子,很热么?”

  女子一句话打断了刘琦的思绪,在看到刘琦诧异的目光后,用纤细的手指指了指自己的鬓角。

  刘琦原本还有点莫名其妙,用手那么一摸,才发现鬓角上有些汗珠,不由得对自己刚才的奇葩想法感到好笑,脸上自然也带着无奈的微笑。

  也就在这时,一块素色娟帕递到了刘琦面前。

  刘琦笑着接过,掩袖简单擦了几下,娟帕拂过鼻息间能够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气,而娟帕已经被自己擦汗了,显然不好再还给这女子,干脆往怀里一揣,笑道:“多谢姑娘,在下刘琦,敢问姑娘如何称呼?”

  女子微笑,微微欠身行礼:“奴家,蒯倩儿,见过长公子。”

  刘琦也赶忙还礼。

  按照正常流程来说,蒯越已经有事,不能再来了,自己接下来显然便得告辞离去。

  刘琦思绪转动,微笑开口:“府中景色确实很美,不过听异度先生说,府中的梅花此时正好盛开,不知在何处啊?”

  “长公子,随奴家来吧!”

  半个时辰后,刘琦坐上马车离开,女子也回到了自己居住的庭院。

  此时,蒯府客厅中,蒯良蒯越赫然在座。

  “阿越,就算你看好刘琦,但你现在怎么把倩儿也牵扯进来了?”

  “兄长,刘琦这段时间的表现你是看在眼中的,就算他没有表现出来的那般有才能,但凭这份谈吐和气度,他也绝对不简单,而且庞德公都愿意助他,可见他必有过人之处。而倩儿也到了婚嫁的年纪,与刘琦也算是郎才女貌,门当户对,最重要的是我们蒯家需要倩儿这么做。”

  蒯良闻言默然无语,深深地叹了口气。

  蒯越却不在乎这些,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刘琦若是聪明的话,自然能看出自己这番安排的用意,而且自己抛出的这饵,他是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

  (第一次求推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