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琦公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路途

三国琦公子 麻雀大王 2202 2020.06.09 09:45

  薄薄的一层云彩在湛蓝的天空中缓缓飘动,如同被风吹起的轻纱一般,曼妙多姿。

  船只在江北靠岸,刘琦蒯越一行人与樊城的一千士卒汇合后,走陆路,沿着白河行进,一路向北。

  这条白河水域很长,能够直通此行的最终目的地宛城,途中会经过朝阳、新野、育阳这三个白河沿岸的城市。

  一千多人的队伍绵延行进在通往宛城的官道上,说是官道,其实就是稍微宽些平整些的泥土路,幸亏之前的积雪已经化完,这几日的好天气也让道路干燥了些,不然这一千多人就要体会一下走在烂泥路上的滋味了。

  纵使如此,长途行军也不是件舒服的事。

  时值正午的时候,骑在马上的刘琦感觉自己的屁股带着腿部已经有些麻木了,总想时不时轻微的侧一下身,来缓解一下这种麻木感。

  这可能也与他骑术不好有关系,旁边的黄忠刘磐就没有这种反应。

  “阿琦,你怎么了?是不是裤子里面有小虫子咬屁股了呀?”已经年近三十的刘磐,此刻正用一种戏谑的目光瞧着刘琦的屁股,似乎是想要用目光穿透刘琦的裤子,看看到底虫子藏在哪一样。

  刘琦虽然屁股麻了,但嘴上绝对不是吃亏的主:“你裤子里才是小虫子呢,我这虫子大的很,掏出来吓不死你。”

  “哈哈……”

  “哈哈哈哈……”

  “哈哈……”

  周围顿时响起一阵哄笑声。

  这周围都是一些军士和护卫,一帮子糙汉子对这样的话最是亲切不过了,对刘琦这位高高在上的贵公子也改观很多。

  刘琦原本是坐在马车上与新来的赵俨杜袭繁钦三人聊天谈心,想着与三人增近些感情的。

  但是聊了没一会儿,蒯越居然横插了一杠子,把这三个人请到前面说话去了。

  刘琦无奈啊,在马车里坐着无聊,干脆跟自己的护卫要了匹马,骑着马跑到前面找刘磐黄忠两人聊天去了。

  这才有了刚才的一幕。

  这里的哄笑声自然也引起了后面几辆马车的注意,这几辆马车都是蒯越和其家眷所乘,另外还装有一些书籍等物。

  不一会儿,有名蒯越的护卫赶了上来。

  这名护卫身穿黑衣,面带黑巾,只露两只眼睛在外面,看起来有些神秘,正是蒯家赫赫有名的黑白卫中的黑卫。

  据说,这些黑白卫中,黑卫为男人,白卫为女人,都是从小被蒯家收养,再被一流的剑客训练成忠心耿耿的死士护卫。

  当然,这些都是据说,以蒯家现在的势力,在荆州地面上,也没人敢对他们出手。

  这次,蒯越北上南阳,跟随而来的黑白卫就有五十人,黑色和白色井然有序,给人一种很强烈的视觉冲击,感觉上就很厉害的样子。

  刘琦暗暗心想自己以后也得弄个差不多的,拉出去多有气势。

  这名黑衣卫拱手行礼:“刘校尉,黄校尉,长公子,主人着小人来询问,现在已时值正午,是否停下来让士卒进食休息一会?”

  刘磐黄忠抬头看看太阳,各自吩咐亲卫去传令,就地休息进食。

  他们俩的部属士卒分别在队伍前后方,各有五百人,乃是此次带去军屯的骨干力量,待到招收青壮流民组建军屯之后,估计个个都是什长以上的职位了。

  队伍停了下来,蒯越也从马车上下来,朝着自己这边走了过来,后面跟着赵俨三人和几个文吏。

  “两位校尉,闲来无事,不如一起来说说即将开展的屯田一事,此事关系重大,容不得马虎。”蒯越招呼了下几人,朝着道路边的一块大青石走去。

  几人闻言,也一起跟了上去,其中刘磐口中还说道:“异度先生说的极是,我正为此事发愁呢。”

  众人在青石旁或蹲或坐,蒯越也从旁边的护卫手中拿过一副用绢布画成的南阳地图。

  “屯田之事虽然主公让我负责,但这屯田之策乃是长公子所作,长公子对于其中的布置也比我要了解的多,就让长公子先来说一说,然后诸位有什么想法和问题,再一起讨论一番。”

  此言一出,众人的目光顿时集中在了刘琦脸上,刘琦自然是无奈苦笑,就知道是这样。

  “粮食,乃是百姓之命,士卒之士气,国家之根本。如今乱世已至,各地百姓饱受战乱之苦,流离失所,食不果腹。荆州一地未受战火波及,关中、豫州、兖州,三地的百姓纷纷逃难至此,现在还只是初期,就已有近十万户百姓进入荆州境内,而三地的战事恐怕还会绵延下去一段时间,届时还会有源源不断的百姓涌入,初步估计应该在二十万户到三十万户之间。”

  “此次屯田与安民,相辅相成,需要同步进行,首先,在三地进入荆州的要道开设施粥、医师以及人员登记,将人群中有特殊技艺的要挑选出来,比如识字的、会医术的、木匠铁匠这些人,先集中安置起来,再按需要进行分配。另外的人,则每登记接收五十人之后,将其设置为一屯,再安排人员带至选好的屯田点安置,具体执行中要注意的细节和步骤,会给负责的每一个人发一份,这个先不用着急。”

  “此事的难点之一在于物资的调配与分发,现在各县的府库里存粮是很难支撑这百万百姓一季的用度的,所以就更需要物资的合理调配分发,杜绝有人贪墨、私自截留,另外各县大族中也颇有余粮,想办法从他们手中或买或换,在这中间肯定也有哄抬物价的,物价上涨一些可以,但要是囤货居奇,借此闹事,便杀鸡儆猴,为了大多数百姓能够活下来,也怪不了别人心狠了。”

  “军屯一事,是为了未雨绸缪,防备匪患和其他乱贼攻打荆州。军屯以营为单位,五千人为一营,一营下辖五旗,每旗一千人,一旗下辖五都,每都二百人,一都下辖四屯,每屯五十人,一屯下辖五什,每什为十人。屯田士卒与值守士卒,半月一轮换,把士卒分成三份,时刻保证一份士卒在屯田,两份士卒在岗值守。”

  “至于屯田的地点,就不必说了,想必各位之前都接到各自的任命了。”

  刘琦说完摊摊手,让其他人提出疑问和意见。

  这段话说的很明白,众人心中也大概有了个轮廓。

  “恐怕,各宗族不会轻易放过这次大赚一笔的机会吧?而且土地也多被宗族以各种名义侵占,想必也不会愿意交出。”赵俨皱眉沉思,缓缓开口。

  “这事,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无非就是一手大棒,一手红枣,然后拉一派打一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