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琦公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大棒与甜枣

三国琦公子 麻雀大王 2275 2020.06.20 12:31

  蒯越府中,

  蒯越一脸笑意的看着刘琦:“长公子,这次你可算是把蔡德圭得罪的惨了,少不得以后要在主公面前说你的不是咯。”

  刘琦端起茶水喝了一口,淡淡道:“一早便知道的,屯田之事迫在眉睫,每多拖一日,官府压力就大上一分,跟这些只图私利不顾大义的人也不是道理说的通的,耗不起啊!”

  “至于父亲那边,父亲也不是不明是非之人,自然能看清这其中的是非曲直,况且小子昨日可是替异度先生前往摆平这些人,这些事自然也是要记在异度先生头上的。”刘琦对着蒯越笑得开朗,至于之前蒯越说的在刘表面前告状的事,刘琦自然也听出了其中的含义和提醒。

  蔡瑁自然不会傻到去刘表面前告状,做这种事的自然是吹得起枕边风的蔡夫人,枕边风的厉害刘琦是知道的,也不得不提防此事。

  蒯越见刘琦明悟此事,也就不再多提,说起了对赵俨等人的安排。

  “这几日赵俨等人的表现确实证明了他们的才能,长公子认为该如何安排?”蒯越这话是询问的语气,按理来说他才是南阳太守屯田安民之事的负责人,刘琦虽是荆州牧长子,但没有任何职权,这些人事任免完全可以不用询问刘琦的意见,但另一方面,赵俨等人确实是刘琦招揽来的,若是直接越过刘琦,那就变成了挖人墙角了,恐怕也会与刘琦生出嫌隙。

  刘琦低眉笑道:“异度先生对他们因材施用便可,无需顾忌于我。”

  两人对视一眼,相视而笑。

  “长公子,我们二人便不要如此客套了,对于赵俨等人长公子接触的比老夫要早,也比老夫更了解他们,想必心中也有所安排,尽管说出,老夫尽无不允!”

  蒯越与刘琦现在虽然是对两人的利益同盟心知肚明,但窗户纸谁都没有去捅破,它就一直存在,两人现在也算习惯这样的相处方式。

  刘琦哈哈大笑:“果然还是异度先生知我。”

  “黄校尉在叶县主持招收流民和军屯之事,事务繁多,杜袭杜子绪文武皆通,有将帅之才,不如让他去叶县相助于黄校尉,磨炼一番。”

  “繁钦,繁休伯擅长文笔,可以留下来做些统筹、物资调度等事务。”

  “赵俨,赵伯然心思沉稳,腹有经诗韬略,亦是将帅之才,若是磨炼一番,日后必然能成就一番功业,不如让他前往舞阴,行黄校尉之事,舞阴这个地方有几条山路通往汝南,也是流民迁入的重要之地,若是能在此成军,也可为荆州添一员将才。”

  蒯越听到此处,有些皱眉:“杜袭和繁钦二人问题不大,只是让赵俨独领一军是不是过于冒险了些,咱们毕竟与他接触时日尚短,若是出了意外,这个事情可就严重了。”

  刘琦明白蒯越的顾虑,这么做也确实冒险了些,若是真出了意外,他与蒯越都要受到牵连。

  刘琦想了想:“异度先生考虑的周全,那便让他做个舞阴令,如何?若出了意外,小子愿为其担保。”

  蒯越苦笑,舞阴令与独领一军也没多大区别嘛,只是一个明面,一个暗地而已,看样子刘琦是打定主意要培养这个赵俨了,拒绝了一次也不能再拒绝第二次。

  蒯越笑着答应了下来,问道:“那娄圭,娄子伯,长公子是怎样安排的?”

  刘琦哈哈笑着:“我昨日夜宴之上得了不少好东西,财物田产都已登记造册归入府库,但其中有三匹西域宝马被我留了下来,每一匹都价值百万钱,小子不用上阵杀敌,留着可惜,分别送给了黄校尉和文将军一人一匹,剩下一匹我准备让娄子伯带去南乡,送与兄长,顺便留在兄长手下历练一番。”

  蒯越点头,对于刘琦的这几日的举措,他都一一仔细想过,确实没有什么纰漏。

  蒯越又从一侧的书架上拿起一份竹简递给刘琦,刘琦打开,看过其中的内容之后,意味深长的看了蒯越一眼:“先生当真是好气魄,小子佩服。”

  夜晚不知不觉间降临,喧闹了一日的宛城重新归于寂静。

  云墨楼依旧如同昨日一般灯火通明,豪族巨贾聚集一堂,只是气氛稍微安静了一些,没了昨日的吵闹与躁动。

  不过,也有些不同。

  此时,这些大族掌舵人们坐于堂中,望着彼此间有些血丝的双眼,心中了然间,也相视苦笑。

  昨晚的惊悚一幕加上今日白天的心有戚戚,让这些人到现在都难以入眠,只希望能够平稳度过这次劫难,便幸甚至哉了。

  在众人忐忑的等待中,刘琦一袭白衣锦袍,腰挎宝剑,如沐春风般的笑容出现在了众人面前,这一幕也被好事的百姓看在眼里,更是坐实了荆州牧长子刘琦是一个少年剑侠的传闻!

  一轮弯月慢慢升起。

  雲墨楼今晚的夜宴进行的很顺利,气氛也很是融洽和谐。

  众豪族巨贾积极参与官府一系列的屯田抚民事宜,纷纷表示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为南阳各大小世族起到了带头表率作用,促进了官民一家亲的良好氛围,同时官府也向地方豪族提供了一系列曲辕犁的制造图纸和农具、耕牛的采购协议,大大加强了南阳地区的经济发展和基础建设,提供了众多就业岗位,促进了屯田安民一事的进程,也为南阳地区的稳定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刘琦为此松一口气的同时,南阳各豪族也暗自松了口气,虽然各自都付出了些代价,但也还能承受,至少现在官府还没有表露清查田亩和人口的意思,只是收回闲置土地,平抑物价而已。

  这样的结果对于各豪族来说,已经算是比较优待了,而那些主动献地献物的大族所得到的利益更是让其他豪族羡慕眼红。

  以何家、张家、钱家,三家为主,另有五六家反应够快的豪族在这次夜宴主动靠向官府,提出向官府无偿献出一部分土地和粮食布匹,用以赈济灾民,而刘琦也代表官府,提出了由各家来制作曲辕犁以及各类农具,而官府会予以采购的合作协议,这其中的配额达到了五万具曲辕犁,价值一亿钱!

  这批曲辕犁的配额,原本是刘表分给蒯家的份额,而蒯越又在上午转送给了刘琦,为的就是给这些豪族一个甜枣,当然蒯家的这份人情,刘琦是欠下了!

  而且,众人在宴席中发现了刘琦在对何咸耳语了几句之后,何咸就变得有些压抑不住的兴奋,频频与众人举杯,这也让众人纷纷猜测何家这次又从刘琦那得到了什么样的好处。

  夜,渐渐深了,雲墨楼随着众人的散去,也归入沉寂,隐没于黑暗之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