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琦公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夜议

三国琦公子 麻雀大王 2206 2020.06.06 19:11

  金乌已经西垂,似是如同人们要休息一般,拉起绸缎般的云彩盖在身上,半梦半醒间,火红的晚霞映照天地。

  马车行进在前往鱼梁洲的道路上,刘琦依靠在靠垫上正在闭目养神,同时心中也对蒯府中发生的事和说过的话,做了一个复盘,看看有没有什么疏漏。

  从蒯氏兄弟前后表现来看,显然是探究自己的意味居多,真正表明意图的则是后来蒯越拉着他游园的这一段。

  蒯越半途离开是在前院,女子出现则是在后院,按照常理来说,蒯越突然有事,怎么会再绕道跑去后院让一女子来告知自己?

  美人计么?呵呵!

  刘琦回想了一下园中的女子,伸手入怀掏出了那透着淡淡香气的娟帕。

  从这女子的表现来看,可能还并不知道蒯越的具体用意,但似乎也有所察觉。

  有点意思!

  看来蒯家抛出的这个饵,还真是非吃不可啊。

  想要在荆州有所作为,绝对绕不开这几大士族,想要分裂他们,眼下便是最好的机会。

  借助蒯氏,发展自己的力量,把刀真正掌握在自己手中。

  乱世之中,刀就是自己的命,谁要是敢来夺刀,不管他是蔡家来还是蒯家来,都要劈碎了它。

  夜幕下的襄阳城,漆黑一片,宛如黑洞,星星点点的亮光也在不断的被吞噬、熄灭,城东鱼梁洲上也有一丝丝亮光,如同萤火一般。

  院门外,庞山民与庞统在门前不远处已经守了好长时间,期间庞统还想往门口凑活,却被庞山民一把拽了过来,朝着屁股上踢了一脚。

  熊平、王威等人则在院外等候。

  房间里,昏暗的灯光下,刘琦跪在庞德公面前,气氛有些诡异。

  时间一秒一秒流逝,庞德公似乎做出了某种决定,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

  “你,所图甚大,今后是福是祸,殊难预料,我虽然答应助你,但我这条老鱼,若是能不死还是不死的好,况且,师者,传道受业,你所学已成,我也没什么能教你的。”

  刘琦跪在地上,闻言苦笑。

  原来,回到了鱼梁洲住处以后,简单与山伯等人碰头,了解交代了眼下几件要办的事物之后,便如同往常一样,拎着酒食就来到了庞德公的住处。

  庞德公似乎也在等他,待刘琦进屋之后,便关上房门,让庞山民和庞统在门外等候。

  在刘琦说完蒯府之行的结果后,还被庞德公笑着调笑了几句,但当刘琦提出想要拜庞德公为师之时,气氛却突然浓重起来。

  刘琦了解庞德公的顾虑,正因为他了解,所以才不得不这么做,他虽然得到了庞德公的口头支持,但这种利益关系并不牢靠,如同水上浮萍一般。

  唯有正式拜师才能让双方的利益捆绑到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刘琦是个成年人,他不相信什么君子之交淡如水的话,利益关系才是唯一可控的,他现在才刚刚起步,事事都要小心谨慎,容不得他讲什么高尚的情怀!

  “祸兮福所伏,福兮祸所依,人生一世哪有无灾无难的,况且,老师学究天人,一生阅历便是无尽宝藏,这也是学生最需要的,而且学生不求老师在荆州官场为学生提供帮助,只求个师徒名分,官场搏杀,沙场征战,学生自己去闯,若他日学生落难身陨,也必不拖累老师。”刘琦此时跪在庞德公面前,头重重的磕在地上,再仰起头时,双眼已经蓄满泪水,稚气未脱的脸上也沾着些尘土。

  “望,老师成全!”刘琦已然悲声哽咽。

  “唉,罢了,罢了,为师,便舍身陪你一搏!”

  庞德公之所以答应刘琦,一是刘琦能为此做到这种地步,确实让他感动,再加上看重刘琦这半年的处事气度和心性,二则也是被刘琦话中的激将法逼迫的没办法,好像自己这条老鱼贪生怕死,只占便宜不出力一样。

  “多谢,老师成全!”刘琦笑着起身,擦了擦眼角,顿时换上了一张笑脸。

  这换脸之快,堪比后世川剧变脸大师。

  庞德公看着刘琦洒脱的心性,欣然微笑,庞德公其实最欣赏刘琦的不是他的权谋机变,也不是他的礼贤下士,这些对于有心机的野心家来说都能或做到或伪装,只有这份洒脱的心性最合自己的心意,也是这份在自己面前毫不掩饰的洒脱,让自己愿意辅佐于他!

  帝王之术,也是独霸之术,伴君如伴虎,若没有一颗赤子仁善之心,辅佐之人皆难有善终,张良遁走,萧何自污,便是明证!

  “过几日,你便要前往南阳,我之心性不便为官,说吧,接下来,我该为你做些什么?”

  刘琦讪笑:“老师不亏是天下智者,学生的这点心思果然瞒不过老师。”

  “学生欲在汉水对面的庄园中,建一所文学院,想请老师担任院主…额。”

  刘琦的话,在庞德公调笑的目光中顿住。

  “看来,这一切都在你的意料之中啊,老夫,一步错,步步错,到底还是落入了你的算计,后生可畏啊!”

  庞德公无奈苦笑。

  “老师说的这是哪里话,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学生时刻谨记,不敢有半点僭越。”

  “无妨,这是你的本事,日后,无论你走到了哪一步,或成或败,谨守本心便可。”

  刘琦抬起头与眼前这位睿智的长者对视了片刻:“弟子刘琦,拜见老师!”

  “山民,统儿你们俩进来吧!”

  庞统与庞山民开门进来的时候正好看见刘琦拍打身上的灰尘,额头上还有清晰的泥土印。

  “这…”

  “老夫已经收下他为弟子了。”庞德公话音未落,庞统和庞山民就看见刘琦冲他们挤了挤眼睛。

  庞山民老成稳重,根本没搭理这茬,庞统却觉得有些好笑,你好歹也是诸侯之子,哪有这么不注重身份的。

  不过被刘琦这么一闹,气氛确实变得亲密很多。

  刘琦这么做,也是在表达自己压根没把自己当外人,你们怎么看我先不管,反正我拿你们是当自己人的。

  不管是现在还是后世,想要建立一个团队,就必须先搞好关系,让团队里的人有归属感,然后把大家的利益捆绑到一起,才能齐心协力不断壮大。

  然而,想要把这些人团结到自己身边,目前的自己只能把姿态放的足够低,融入他们的圈子让他们先认可自己,最终才有可能追随自己。

  后世已经三十多岁的刘琦明白这个道理。

  谨慎低调了半年,如今才算是有了些成绩,也该想想下一步该在哪里落子了。

  一朝大风起,搅遍天下云。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求点推荐,以充军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