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国术无双 齐物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序章(3)

齐物剑 左误 2818 2019.07.12 03:33

  不多久,奈如弃小跑回来,凑到奈星河耳旁不知说了些什么。奈星河脸色一变,虎目圆睁,几乎要喷出火来,简单地吩咐了赵冰影几句,便风风火火地赶往内院,如斯如弃兄弟俩紧随其后。

  沈渊心生疑惑,悄悄跟了上去。赵冰影忙着应付贺客们,一时间倒没察觉小叔子没了人影。

  其实沈渊并不擅长潜行,以他的道行跟踪几位司法政前辈,无异于布鼓雷门。但奈家一众皆是心事重重,竟被沈渊跟了一路也没发现。

  几人穿过回廊,来到内院,只见一对年轻男女并肩站在月色下,表情格外凝重。少年沈渊认得,正是奈家门徒谢逸凡,少女不必多猜,自是奈家掌珠奈如芝无疑。

  “你们、你们这两个孽畜真是要气死我——”

  谢逸凡见师傅动怒,不禁退后一步。奈如芝握住谢逸凡的手,摇了摇头,示意他不可退却,随后望着奈星河,坚定道:“爸,我不嫁人。”

  沈渊心道:“奇哉怪也,奈如芝嘴上说不嫁,和谢逸凡举止却又是这般亲密……”

  “不嫁?你师兄有哪点不好?”

  奈如斯摇头道:“爸,先听听小妹怎么说。”扭头柔声安慰道:“芝妹,你别怕。”

  比起谢逸凡,奈如芝更为冷静。她没有丝毫畏惧,淡淡说道:“凡哥样样都好,但我不想嫁人。”

  奈如弃道:“小妹,大伯又不是要你现在嫁给小凡,他是想借今晚让你们订婚而已。再说了,你不嫁给他,还有大把多人可以考虑的嘛……”

  谢逸凡纠正道:“二哥,你误会了。芝妹想表达的是她不嫁人,不是嫁给谁,也不是什么时候嫁。”

  奈如芝点了点头,满是感激地瞧了谢逸凡一眼。

  他俩有着柔情无限,真的不是爱侣吗?沈渊愈发好奇。

  奈如弃的反应有些出乎沈渊预料,他气急败坏,指着谢逸凡鼻子怒道:“姓谢的,奈家事几时轮到你插嘴了?”

  向来阴沉沉的冷面杀神也会暴跳如雷,难不成他对堂妹有着别样情愫?这可真有趣。

  结合前面奈如弃说的“还有大把人可以考虑”,沈渊脑补出一副不可言喻的豪门画面。

  奈星河听了女儿的话,气得七窍生烟。奈如斯连忙对父亲道:“小妹耍性子罢了,女孩子总归是要嫁人的。过两年等她有了心上人,巴不得您把她嫁出去呢。”奈星河哼了一声,不再言语。奈如斯又道:“小凡,你又在搞什么幺蛾子?”

  谢逸凡犹豫了一下才答道:“我不要加入司法政。”他没有奈如芝那般淡然和坚决,显然是做了很久的思想斗争。

  “你再说一遍?”奈星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说——我不要加入司法政。”谢逸凡深吸一口气,提高了音调。这是他入门五年来第一次顶撞师傅。

  “我打死你这孽徒!”奈星河取过侄子手中早已准备好的戒尺,朝谢逸凡打去。霎时间人影一闪,紧接着传来“啪”“咔”两声,戒尺被人接下,折为两段。

  奈星河又惊又怒:“你、你干什么?”

  挡在谢逸凡身前,折断戒尺的是他的长子奈如斯。

  奈如斯劝道:“爸,打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如果你只是为了消气的话还不如打我呢,反正我是从小被你打到大的。”他还有半句玩笑话没有说出来,那就是打坏了谢逸凡,奈如芝会不开心。

  他虽然十分宠爱妹妹,却因为年龄的差距,两人关系却并不亲昵。反而同龄的谢逸凡和奈如芝更像兄妹。

  奈如芝跟着叫道:“对呀,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吗?”果然,她一心都放在谢逸凡身上,丝毫没注意到哥哥硬接戒尺,手掌已被打得皮开肉绽,鲜血直流。

  奈星河怒意稍减,丢掉剩下半截的戒尺,冷声问道:“谢逸凡,你说——我待你如何?”

  谢逸凡恭敬道:“师傅视逸凡如己出,照顾无微不至。没有师傅就没有今天的逸凡。”

  确实,如果不是奈星河,谢逸凡现在还是个街头乞儿,过着食不果腹,受人欺凌的日子。

  “原来你知道我在你身上投注了这么多心血,那你为什么还要做出这种令我失望的决定?”奈星河道,“我不寄望你能有我这般成就,但你至少也得像你大哥一样,坐镇一方,扫尽不平!”

  奈如斯点头道:“对呀,小凡,你不是一直都想当个万人敬仰的英雄吗?”

  谢逸凡苦笑道:“不错,至少今天中午之前还是。但现在我只想做个普通人。”

  奈如斯心中一懔:“难道是中午冰儿对他说的话……”

  “普通人?你想做一个普通人?”奈如弃哈哈大笑起来,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

  谢逸凡看向奈星河:“求师傅成全。”

  “奈家子弟向来都是气冲霄汉,铁骨铮铮的英雄好汉,从未有过普通人!”奈星河强调道。

  “普通人也可以气冲霄汉,铁骨铮铮。”奈如芝针锋相对,丝毫不惧。

  奈星河又要发作,奈如斯忽道:“小凡,奈家是不允许有普通人的,你自进师门那天起,就背负着报效国家,服务人民的使命……”他远比父亲聪明得多,把话题从“英雄”“家族荣誉”偷换成了“人民公仆”“情怀”和“使命”。

  谢逸凡果然无言以对,顿时说不出话来。一旁的奈如芝握紧他的手,拉着他踏前一步,冲奈星河叫道:“可是人生就得自己做主啊!”

  沈渊从暗处偷看出去,只见奈如芝脸色涨红,眸带泪光,美丽得不可方物。

  这位奈家的掌珠早已经褪去往日的稚嫩,敢于追求自己的幸福了。

  谢逸凡受到师妹的鼓舞,抬起头来,目光如炬:“逸凡的追求和师门寄望相悖,望师傅成全!”

  奈星河缓缓说道:“好一个‘人生就得自己做主’啊,你们都长大了,确实该有自己的追求……”谢逸凡大喜,正要叩谢师恩,又听得奈星河道:“你们要走,只能闯出去。并且此后与奈家再无关系!”

  谢逸凡皱眉道:“师傅是把我当成叛徒了?”

  奈如弃冷笑道:“谢逸凡你想我们用司法政处置叛徒的方法处置你呢,还是用奈家处置叛徒的方法处置你?”

  谢逸凡淡淡说道:“只要你们痛快就行。”

  奈如芝对师兄道:“我们奈家对付叛徒,都是挑断手筋脚筋,让他无法继续作恶为害世人的!”

  “我知道。”谢逸凡点头。

  “你不怕?”奈如芝问。

  “不怕。只不过是回到五年前那种乞讨的日子罢了。就当这五年做了一场梦,梦里当了一回人。既然是梦,不曾获得,不曾失去,怎么会怕?”谢逸凡握紧了奈如芝的手,“反倒是你,芝妹。我不曾失去,你却是要失去很多东西的。”

  “我也不怕。”奈如芝咯咯笑道,“因为我要得到的必然比失去的更多——奈家之外等待我的,是一个世界!”

  这一幕像极了爱侣私奔,但两人并非为了爱情,而是有着各自的目的。沈渊恍然大悟,将他们二人连在一起的是友情、亲情。

  在他们灵魂深处都有一股敢于抗争的力量!

  奈如弃哼道:“从来就没有叛徒能从奈家走出去!”

  谢逸凡淡淡说道:“那我将会是第一个。”

  奈如斯劝道:“你们想清楚了,与我们为敌,你的胜算有几成?”

  “最多三成……”谢逸凡眯眼。

  “十分之三的几率也敢以性命相搏?”奈如芝笑道,“我可是有八分胜算的。”

  “赢了之后,说有十成把握也不为过。”谢逸凡松开师妹的手,往后退去,与奈家兄弟拉开距离。

  “往前可是万丈深渊。”奈如斯道,“你想清楚了?”

  深渊?那又何妨?

  谢逸凡不再说话,蓦地睁眼,眸中剑意激扬。奈如弃大呼不妙,扑身上前,奈如芝瞬间绕到堂兄背后,举掌便打,而奈如斯也在同一时刻出手。

  霎时院内人影闪动,拳风腿影混作一团,激战中忽闻“嗤”一声,奈如弃被迫退出战圈。

  交手不过瞬间,奈如弃已是满头大汗,奈如芝脸色涨红,娇喘连连,奈如斯则面无表情,手里捏着谢逸凡的半截衣袖。

  而谢逸凡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根枝桠。

  沈渊屏息凝神,他感觉世界陷入了死寂。

  场上鸦雀无声。

  黑云压顶。

  远处闷雷阵阵。

  山雨欲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