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仓皇的列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梦二十五:最后一列车

仓皇的列车 左梦右寻 2658 2019.02.12 11:00

  “夕梦”号列车已经苍老了,不再年轻,他走起来也是不再哐当,哐当,而是这样往前走着。

  “呵嗤,呵嗤......”

  他老了,也累了,那张车票还有一年的期限,可是我已经足够累了,开始整夜沉睡,开始睡不醒,开始做着可怕的梦,我再也自己醒不来,梦很真实,那个他已经走进了墓地,一直往前走,像是没头的苍蝇四处乱窜,走来走去,最后都是往前去了,太阳的面盘已经很大了,但是离我还是有很远的距离,总是以为一只手就能勾着,但是我从来没触摸到它的温度,两小儿说日出苍苍凉凉,我常见夕阳如此这般挂着,分不清是今天前,还是今天后。

  今天又吐血了,很难受,胸腔被什么挤压着,然后被命运的滚轮碾过,吐出一口血,便觉得舒畅很久,便能悄悄入梦来,列车还在等我,我悄悄上了车,坐在0207的位置上,一路往南去,穿过很多的山脉,走过一排排杨树岭,风驰电掣过连绵不绝的土地,越过灞河,看见了母校的招牌,车停了,我坐上928次列车,觉得难受,公交车玻璃上的我那样的苍白,那样的无助。

  公交车疯狂地奔驰着,司机不知道是怎么了,不停地超车,再超车,车身发出呜呜的声响,像极了狼哭鬼嚎,我不觉得担忧,我记得那一次我从医学院回来的时候,那趟公交车就是这样的风驰电掣着,毫无顾忌,在它穿过隧道的时候,还在努力地超着车,那车尾的声响响遍了隧道,然后不知是什么时候嘎吱一声落下声响,该下站了,我不理它,他只顾着电掣而去,一直亡命奔向辛家庙枢纽站,我应该能理解他的仓皇,理解他的难过,就像是那天他被罐车撞死的时候,那一抹笑,以及那向南仓皇离开的影子,一样的忙碌,却是不一样的目的,终究是一样的结果,如此想来便是心情开解了。

  车子停在巨大的环道下面,那里早有一列车静静地等待着我,我扶着门上车,掏出一元硬币,投进去,身子恍然空了,我伸手进去摸,什么都没有了,还好车票还在,我坐在那天他坐着的地方,低着头,把自己习惯性地窝在衣领下面,我取出那张车票,我的鼻腔凉落,湿了最后的一处空白,我看见他站在我的对面,向我伸出自己的手,我

  很友好地拒绝了,并且是倔强地摇了摇头,他也不生气,随意在前面找了个位置坐下来,与我保持着若有若无的距离,我不敢看他,他也不会回头。当他再一次站在十字路口,对面风驰而来一辆罐车的时候,我与他并肩走着,车撞飞了他,闪着白色的光芒,穿过有我的十字路口,穿过我的身体,我的身体轻飘飘,被车带动的风吹的差点飞起来,他躺在地上看着我,露出一种惨淡的微笑,我报以羞涩的微笑。

  前面没了生活区,只有校区和一座古老的渡口,江上没有一个船夫,只有一江水,散发出蒸腾的氤氲,水和天空委婉应和,我沿着江面一直走,转身进了校区,走到那棵槐树下,那天我曾见着一个红衣的女子,今天亦然。

  她在读书,看见我,那串风铃很美好地挂在那里,在她的髻边。

  她穿着红色的妮子衫,长发刚好披肩,她的面颊好像是她,身高一般无二,走起路来也很相似,尤其是她见我的刹那,人往树后躲了,只露出个衣衫飘摇,她不见了脸颊,我等了很久,我走过去看她,她很自觉地往一旁跺,那里有一束野菊花盛开,骄傲而又肆无忌惮,我回头看她,她总是与我保持着若即若离的距离,似乎是害怕我接近。

  槐树下有一个水杯,有一个书包,我坐在槐树下,看着她,时光划过我的脸,慢慢往远处去了,我看了很久她,没看清楚,以为她是她,以为这是缘分,于是我一直等啊等,时间很久了,她看起来有些仓促,有些紧张,有些不自在,又是矜持地故作镇静,她一直在等,她局促的样子,我觉得她是她。

  我认定是她,便是执着等下去,我看她,她偶尔也是抬头来看,继而躲避去,轮廓里的她,风姿卓绝的她,一步一跷都很像,等她决定下来,不再逃避,很久了,她被我看的窘迫,匆匆走过来收拾了行囊,在我想事情的刹那走远,一直走着,我回过神来,急忙追上去,我唤住她,她回过头来,刹那天翻地覆而糠,她只是和她有几分相似,身高一样,发髻一样,着装一样,脸型也只是相似,但绝不是她,声音更不是她。

  “萍水相逢,我们能交个朋友吗?”

  她很羞涩地摆了摆手,很含蓄,意思很明确。

  “不用了,谢谢!”

  我伫立在未来的春季,鹅黄未吐,嫩芽未抽,河水尚未流动起来,我去找她,找了很久,她始终不再。

  人世间的缘分本来只有一次,此生只能相遇一次,二十年也未尝能换回一次回眸!

  那个很像她的她离开了,在一场自以为的缘分天空下,她的背影和她那么相似,走得很坚决,就像是她在我的面前一般。

  也是啊,这个城市这么大,相遇真的太难,很多时候,我坐在飞驰的公交车上以为她就会在对面的那趟车上,总是仔细盯着看,想着看她一眼也是足够了,后来很多时候,总是太多的擦肩,一瞬间而已,几乎没有捕获的时间,想归想,其实我们的爱情何尝不是如此?不过是人生的一瞬间而已。

  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是一条没有归途的路,以往的一切春天都无法复原,即使最狂热最坚贞的爱情,归根到底也不过是一种转瞬即逝的现实,唯有孤独永恒——《百年孤独》。

  我往回走,不敢回头,不敢再落泪,心痛的厉害,可是已经没有时间了,人生就是这苍茫时海里的一粟,很短暂,很渺小,我坐上车往回赶,这一次我走到了检票口,她终于出现了,带着厚厚的口罩,在我沾满鲜血的车票接触到她的一瞬间,消散,她诧异地抬起头,看着我,一种极度的失落出现在她的表情里,虽然只能看见一个小小的眉目。

  “我怕不是故意的!”

  我指了指自己的胸腔,又指了指自己的喉咙,我已经不能说话,我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开始缓慢下来,像是在一段时光中死亡,鼻腔又开始不安分,有红色的鲜血流下来,我的胸腔开始空彻,她急忙来帮忙。

  今天“夕梦”号再一次出发,0207的座位是我,08座位是她,她不说话,眉头总是周折,似乎很不开心,她带着厚厚的口罩,看不清表情,我开始发病,剧烈地咳嗽,痛苦地扭曲着身子,“夕梦”号列车奔驰在宽阔、落英缤纷的草原上,那里开满了鲜花和碧绿的春草,绿油油的很喜人,我眼前的时空开始扭曲,列车不断被折弯,然后旋转,最后恢复原样,很多次这样,等我稳定下来的时候,纸巾上全是鲜血,我觉得害怕,痛苦出声,她只是坐着,毫无表情,只是安安静静坐着,我扶着桌角慢慢扑倒,梦刹那碎掉,我自己站在巨大的墓地里,一直往前走,我记得那里,我先去了一朵有着墨色鲜花的坟茔,里面埋葬着什么?我并不清楚,可能时很多的东西,也许什么都没有,就是一团空气,当然也许是一颗心而已。

  后来我一直走着,走了很远,离开它,在最后一排的碑牌上找到我自己,那里曾经有一只狰狞巨兽,差点咬到我,现在没有了,我的旁边又有了好几个新坟堆,他们也许正在路上。

  我站在墓碑前,看着夕阳正在落下,今天我却是等不见了。

  夕梦退散,而我已经不能再醒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