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隐江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一、血律

隐江湖 醉步拖刀 2790 2005.08.09 15:49

    

  两边四个人,大眼瞪小眼,一时间却都没说话。

  院子里很静,静得一声虫唱也听不到。

  连天边的滚滚沉雷,也突然去远。

  让人很觉得非常压抑、沉闷的寂静,空气仿佛都是凝滞的,呼吸似乎都有些困难。

  只有一阵微风吹过来的时候,院子里才有了一丝生气。

  院墙上爬着豌豆秧和丝瓜藤,翠绿肥大的叶片覆盖了大部分墙面,在微风中簌簌抖颤,墙上仿佛掀起一阵波澜。院中栽种的花草菜蔬,也都在风中轻摇微晃。

  枝摇叶响之间,才在院内沉郁的空气中挤出一点鲜活的缝隙。

  严格说起来,陆老大夫的小院子也算不得小,跟一个篮球场差不多大小。所以说,男怕投错行,女怕嫁错郎,穿起白大褂,男女都不差。至少这辈子不用为自家的衣食住行烦忧,为医院的红包快刀摇头,从此之后只有自家挥刀斩人的份,哪有别人横眉冷对的理。

  条件好点的,还能置办下不少资产,譬如眼前这个“小”院子。虽然只是在B市的郊区县,地价不像城内那般高得让人仰视,但是操办下来,也不是普通家庭能够负担得起的。

  院子大,路便长,丁宝和桂逸明虽然站得靠近院子中间,但是距离院门口还有点距离。

  那两个人站在院中小路上,离院门不远。

  院门是铁的,没有装暗锁,用的是那种比较老式的门闩,也就是一个简单的铁棒,套在其中一扇门上焊着的几节铁筒中,铁棒上垂直地焊着一个带长柄的铁环。关门的时候,将铁棒推一下,穿过另一扇门上对应的几节铁筒,再将长柄铁环套在下方一个带锁眼的铁块上,然后落锁,就完成了封门闭户的过程。

  设计简单,但是实用。

  丁宝的眼光落在两人身后的院门上。虽然夜色深沉,却影响不了他。

  门闩还在忠实地履行自己的职责,铁将军还在把关。可惜只防得了脚踏实地的笨贼拙汉,防不了高来高走的身手敏捷人士,眼前这两位显然是那种一跳近丈的英雄好汉,飞跃院墙无声无息,落地之际点尘不惊。

  可惜,屋里两个人连睡觉也在支棱着耳朵,睁着一只眼睛。

  两位好汉刚蹦进院子,还没挪出两步,房门就一下打开。

  主人出来迎客。

  丁宝的目光在院门上一转,就落在眼前的不速之客身上。

  是两个年轻人,看年龄大概和自己差不了多少,但是挺有卖相,属于那种又冷又酷又健壮类型的帅哥。冷峭的面庞棱角分明,犹如斧凿刀削,颇具阳刚之气。

  不过,看体格就要比自己二人强壮不少,称得上猿背蜂腰。看看套在身上被崩得紧紧的衣服,就知道下面的肌肉有着惊人的爆发力,站在那里更丝毫没有蠢笨的感觉,看来不仅仅是那种胳膊上可以跑马、一拳能够打死一头猪的肌肉狂人,而是头脑四肢与时俱进的高素质人才。

  帅归帅,酷归酷,看他们穿的衣服实在让人皱眉头。大热天的,穿得那么一本正经,连扣子都扣得一丝不苟。

  两个大男人站在那里像两座冰山,目光犀利地瞪着自己。眼神这么好,看来也不是一般人。

  丁宝不动声色,内心里却是怒火澎湃。

  “好家伙!竟然追到这里来了!”

  想起昨夜倒在雨中的兄弟,铁拳渐握渐紧。

  眼下虽然尚未痊愈,却也已能放手一搏,不像前面两次,被人从后暗算,仓促之下吃尽苦头,还累得杨七为此而去。

  “老七,你是否正在上面看着?”

  鼻子一酸,丁宝左脚脚尖轻提,却听得耳边一阵细细声响。

  眼角一瞥,只见桂逸明脸色铁青,双目喷火,钢牙暗锉,右手已搭在腰间。

  看来已与自己想到一处。

  院中气氛凝重,二人都像火yao桶,稍有丁点火星,便要当即爆发。

  “你是丁宝?”终于,还是站在右边的那个浓眉大眼的方脸青年沉不住气,语气咄咄逼人颇像质问,神情也不友好,活像抓到夜贼的苦主。

  “是又怎样?”答话的人口气也不善,活脱脱像是吃了枪药,尤其是说话时咬牙切齿,摆明了不买账。

  站在左边的,是个眉清目秀的长脸青年,此时让人不易察觉地皱皱眉头,显然已经觉得气氛很不对劲,正待出言,却听得同伴已经急火火地叫道:“跟我们走一趟!”

  心中顿觉不妙,未待他发话解释,场中已经热热闹闹交起手来。

  云层之后,电光隐现,眼前一簇剑影,带起一片星雨流光。

  将他已到嘴边的话硬生生逼了回去。

  …………

  杨千钧收回手机,脸色非常难看。

  唐五的表情也跟他差不多,苦涩意味甚浓。

  坐在杨老头身边的唐方,更是瞬间脸色苍白。

  老眼并不昏花,杨老头心里暗叹一声,虽知结果,却仍开口问道:“断了联系?”

  点点头,杨千钧觉得心里一阵抽搐,话音有些干涩:“联系不上大姐和阿虎,就连开车送他们的司机,也没接电话。”

  右手拇、食、中三指轻轻搓着胡须,杨老头一阵唏嘘感慨:“此番真是落进了别人的算计……”

  左手轻拍偎在身边的杨香宜的脑袋,扭头对唐方说道:“你先带小丫头和小泰回住处。”

  拨出唐萧的号码,唐方将手机放在耳边,电话那边响了半天。

  无人接听。

  唐方柳眉深锁,连着拨出林远帆和所住客房的电话。

  一样的结果。

  一连数遍俱是如此。

  打去服务台,却说未见二人外出,甚至不久前还订过晚餐。

  众人脸色愈加凝重,唐方拿着手机的手已经有些微微颤抖。

  杨千钧一巴掌拍在方向盘上。

  向来沉稳的唐五,也开始额上青筋直冒,低沉地喝道:“先回宾馆去看看!”

  车子在路上猛地转向。

  ……

  清波之畔,绿树丛间,掩映着红墙碧瓦,高脊飞檐。

  一栋栋古朴建筑,在夜色之下,黑乎乎如山停岳峙,似猛兽踞伏,神秘之中,彰显无尽威严。

  在这些重楼巨幢之间,却有几间不起眼的普通平房,围成一个小小的四合院,老老实实地爬伏在高墙之下。

  时候虽已不早,几间平房此刻却仍都亮着灯。

  一位红光满面的白发老者,坐在酸枝椅上,眉头微皱,轻捋长髯,静静听完眼前中年男子的汇报,沉吟半天,才缓缓叹道:“想不到时隔三十一年,又有人干冒天下之大不韪,破坏‘隐江湖’铁律,公然用谱上绝学伤害无辜!”

  “三大铁律之中,第一条是血律,第二条是基石。当年定谱之日,便传下条不成文的规矩:凡有违背血律者,‘江湖’中人当群起而攻之;凡有破坏基石者,一律废去武功,所负绝艺从谱上除名。”老者像是在喃喃自语:“唯一的例外,只是七十多年前开始的那场战事。”

  “近四百年来,‘隐江湖’中每次有人打破血律,都会伴随一阵腥风血雨……”

  心中忧虑,语气变得有些沉重:

  “难道……”

  “……此番又要掀起一场大风波?”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