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隐江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七、使者

隐江湖 醉步拖刀 3002 2005.07.20 17:57

    

  小王一边开车,一边从车内观后镜里偷偷看着老板的脸色,心里琢磨着老板今天出门怎么不带他那几个膀大腰圆的保镖,看脸色也像是心情很不好,自己今天还是老老实实地少说话,别被当成出气筒。

  张景望现在的心情的确很坏。

  年仅四十出头的他,表面上已经是事业有成、风光无限的地产大亨,生意横跨多个行业,身家亿万,人人歆羡;暗地里更掌握了不少见不得光的实力,涉足很多黑道生意,一声令下,便会有人为他刀头溅血。这B市本是天子脚下,龙蛇混杂,能在这里站住脚并混出今天这番局面来,他张景望在黑白两道的势力已然蔚为可观。

  因此,按理说,以他今日的身份地位,已少有事能难倒他,也不用他亲自忙碌一夜,更无需在大中午顶着火辣辣的日头在外面奔走。

  虽然车上空调开的很大,张景望心里还是一阵阵冒火,更夹杂着一股他不愿承认的紧张恐惧之感。

  车在高速公路上狂奔了半个多小时,在一处出口下来,钻进山里又绕了半天,才看到山脚下绿树丛中,探出一块牌子:“九龙山庄”。

  跟着指示牌一路开进去,行不多时,便看到一片偌大的庄园,倚着山势而建,高高低低的别致房屋被大片草丛花树围绕,错落有致地分布在庄园之中,原来是个度假山庄。

  此刻山庄停车场上倒已停了不少车子,大概天气炎热,有条件的都钻进山里寻避暑之处,更有不少人打着召开会议的幌子行公费消暑之实,进来之时,司机小王就已瞥见山庄主楼门前摆了几个会议牌子。

  车稳稳停下,小王暗地里松口气,心想老板既然来此,放松一下,消消火气也好,至少自己也有机会跟着享受一下。

  谁知老板下车之时,却扔下一句:“在这里等我。”

  说罢不让跟随,一个人走向花树掩映中的一个别致小院。

  那小院却是一个古朴典雅的四合院,张景望一进院门,便被服务生引到一个门前,此刻房门紧闭,门帘窗帘都被紧紧拉上,看不清屋内情形。

  挥手示意服务生远远退下,张景望站在门前,整整衣饰,伸手正欲敲门,却听的门内一人轻轻笑道:“进来吧,门没锁。”

  推门进屋,顺手关上,这才抬头看清屋内情形,正对门处,是两扇大窗,窗外树影摇曳,雕花窗棂之下,两把藤椅之上,一左一右正坐了两人,左边那人年纪较长,头发斑白,看来已年届花甲,右边那人却是十分年轻,仅仅二十出头的样子,长得却是剑眉星目,仪表非凡。

  此刻那两人也不说话,都在盯着他看。

  赶忙收敛心神,向前走上两步,纵横京城黑白两道、叱咤风云的张景望张大亨此时却低眉顺目,恭谨地站在两人面前,躬身道:“京城主事张洪,见过两位总堂使者。”张大亨竟然改了名字!?

  老人却不再看他,哼了一声便闭目养神,年轻人却显得颇为和气,右手虚抬,说道:“张主事不必多礼,坐下再说。”

  张景望却不敢就此坐下,仍是恭敬地站在原地,陪笑道:“总堂使者面前,属下哪敢失礼。”

  年轻人却也不再让他,问道:“让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

  张景望赶忙汇报:“昨夜接到使者急令,属下已连夜布置妥当。宾馆之中殉难的同门,对外只说急病突发而逝,宾馆上上下下都已吩咐下去,任何人不得谈起此事,公安那边也已打点妥当,将事情压了下来,没有走露丝毫消息;只是那五位失踪的兄弟……”一时心中犹豫,拿眼角偷偷打量使者脸色,见老人脸露不豫之色,心头一跳,赶紧说道:“属下亲率得力人手,赶往使者所说的山村搜索,却只找到一辆越野车,却不见那几位兄弟踪影,更没有发现另一人的痕迹,车上也没有什么线索,村内未见打斗痕迹。”

  “附近山中可曾搜过?”年轻人一直静静聆听,此时突然插话问道。

  “搜过附近几个山头,没有什么发现。”张景望额头开始冒出一层细碎汗珠,虽然屋内凉爽,但他却觉得空气凝重异常。

  年轻人皱眉思索片刻,侧身征询老者意见:“古老,你看——?”

  老者却不言语,仍是闭目养神模样,拿手轻轻一摆。年轻人立时会意,对张景望说到:“张主事也辛苦了,待我们回去之后,定会将你的功劳如实向上禀报。今日你且回去吧。”

  张景望大喜:“本是属下分内之事,自当效尽全力,使者有事可以随时吩咐。属下就此告退。”

  当下躬身致礼,小心翼翼退出门外,轻轻将门掩好,走出小院之后才敢放步疾走,一路接近小跑似地来到车前,不待小王下车为他开门,便自己动手拉开车门钻入车内,一迭声叫道:“快走快走!”车内空调凉意拂面,这才发现,背后衣衫已在屋内被汗水湿透。

  四合院中,屋内,窗下,老者缓缓睁开双眼,鹰目之中闪过一丝不屑:“毕竟只是执掌世俗事务的外围主事,上不得台面。”

  年轻人颔首表示赞同,剑眉深皱:“看来王震坤他们已经遭遇不测,却不知是否是那日他们抓去的那人所为?”

  当下语气中不无遗憾:“可惜眼下没有那个人的线索。”

  “无妨。”古老胸有成竹:“只要盯着杨、唐两家的动向就行,如今看来,那人应是与这两家有些关联。”

  年轻人轻轻叹道:“可惜九姑死得太惨。”

  古老顿时一脸凝重,捋着花白胡须,缓缓说道:“她遇到了高手。”

  年轻人有些好奇地看着古老,问道:“古老,昨夜您去现场看过,有何发现?”

  古老却不马上回答,在兜内摸索一会儿,握拳出来,在年轻人眼前缓缓展开,却见掌心静静躺着一颗透明的小玻璃珠。

  看到年轻人面露不解之色,便说道:“你且仔细看看。”

  年轻人拿起玻璃珠打量片刻,突然脸色大变:“好厉害的功夫!”

  “不错,而且似乎是用了两种极端不同的内劲。先用一种至阳至刚的内力,在一刹那间将整块玻璃震成无数玻璃珠,随即却又用一种至阴至柔的内劲,将整块玻璃保持原状地吸在手中,进屋之后方才放在地上。所以,老夫前去察看时,那些玻璃珠还有大半聚在地毯上,保持着一块玻璃的形状。”古老想起当时自己看到这些场面的震惊,摇头叹道:“就老夫所知,目前‘江湖’之上,似乎还没有哪门功夫能将这两种极端不同的劲力融为一体的。”

  “从现场情况看,九姑当时所站的位置,距离窗户起码还有五、六步远,而来人破窗而入,竟能在九姑作出反应之前一举将她制住,身法之快实属罕见,九姑身手本也不弱,在此人面前竟然全无还手之力,最后只得服毒以殉。”念及对方身手之高,古老脸色愈发凝重。

  年轻人也是一幅忧心忡忡模样:“出了意料之外的变数,是否应该马上请总堂加派人手?”

  “先不忙,此次行动筹谋已久,当初已考虑过各种可能发生的情况,目前人手应该还不成问题。况且,形势还不明朗,暂时不要乱了步子。”

  沉吟一下,古老运筹帷幄:“召集人手,查这个人。把发生的这些事还是先报上去,请总堂决断。”转而问道:“莫老怎样了?”

  年轻人答道:“尚在自己房内调息。”

  “嗯”古老语气中有些担忧:“对那些隐伏的老东西,还是要继续小心留意,不要轻举妄动,以免打草惊蛇。有那爱管闲事的陈老儿的消息么?”

  “昨夜之后便失去踪影,已经派人去查了。”

  古老拍拍腿,站起身来,说道:“那好,你继续掌控局势,我先回房歇息,晚上去活动一下筋骨。”

  年轻人笑道:“古老也手痒了?”

  古老嘿嘿一笑,甩手出门而去。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