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隐江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五、抽丝

隐江湖 醉步拖刀 3433 2005.08.11 11:17

    

  关好院门。

  回头看着被践踏得一塌糊涂的院子,房屋门窗透出的灯光之下,入眼尽是零落的花草,遍地的残叶。

  丁宝和桂逸明愣愣站了半天,院子变成这样,心爱的花草全都遭殃,老大夫的脸色铁定难看。

  自己二人少不了又得从头打扫、整顿一番。

  难兄难弟一阵感慨,垂头丧气往屋里走。

  叹口气,丁宝说道:“陆老爷子本不是江湖中人,这次也是难为他,明天咱们去跟他辞行!”

  “也好。”桂逸明一阵怅然:“老爷子大概也被人盯住了,不然肯定会设法给咱们打招呼,想来现在也很难熬,我先去给他打个电话!”

  “好好调息一下。”丁宝点点头,目光闪烁:“回城之后,不知又有什么在等着!”

  天际电闪雷鸣,院内叶静尘定。

  风已止,雨将来。

  二人刚刚踏进屋内。

  雨点已然零落砸下。

  ……

  茶是好茶,人是故人。

  上了年岁,睡眠日少,心事反多。老友相见,本应抚今追昔,对饮轻酌,无奈江湖牵缠,恩怨难了。此番重逢,谈的却是刀光剑影,红尘烦恼。

  半夜三更,白发苍苍两位老者坐在堂屋正中,下支黄梨小凳,身靠紫檀方桌,口品武夷红袍,指点江湖风波。

  杨老头轻捋胡须,老眼微眯:“你是说,当日唐家十三子遇害之时,那名叫丁宝的小子也在场?”

  林老头端杯吹叶,点点头道:“不错,刚刚派去找他的属下已在返回途中,虽然人未请到,线索倒是有了一条。”

  将茶杯放回桌上,林老头面上微露懊恼:“想不到苦心培育多年的门人,竟被人三拳两脚打发回来,实在是丢尽脸面。”

  微微斜他一眼,杨老头含笑不语,看他表情,林老头再无法神色如常,脸上红光更胜,却是一时羞愧难当,恨恨拍桌叫道:“改日老夫亲自出马,要将那群小子好生调教一番,定让那白老儿惭愧无地!”

  杨老头摇头摆手:“年纪大了,筋弛骨松,何必再做那争强好胜之举?不妨放这些年轻人出去多多历练一番。如你所说,那丁宝等人能够击毙‘丹霞四煞’,虽然最后一人折在当场,二人重伤而匿,小小年纪就有如此身手,的确令人惊叹。不知你可查到他们三人的师门渊源?”

  被问到这个问题,林老头不免有些泄气:“丁、桂二人的师门竟没有查到,而那杨七的身份却不简单。”

  眉头一挑,杨老头追问:“如何?”

  林老头叹气:“那杨七本是个孤儿,襁褓之中为少林寺的一个和尚捡到,抱给山下一处杨姓农家收养,因家里兄弟姊妹甚多,排行第七,家人便一路杨七的喊了下来。据说颇得那和尚的喜爱,自蹒跚学步之日起,便经常被那和尚带到山上……你可知那和尚是谁?”

  “难不成是少林后山那些人中的一个?”杨老头眼光一闪。

  林老头点点头:“我们派在少林山下的人已经从杨家人那里问到,那和尚曾自报法号……贞度!”

  杨老头大感意外:“杨七竟是少林五老的亲传弟子?”

  “想必如此!”林老头叹道:“少林当今掌门是‘永’字辈,‘贞素德行永’,‘贞’字辈也就只有那五个躲在后山终年闭关的老和尚了,这杨七的辈分实在高得吓人。”

  杨老头苦笑道:“这下事情更加棘手,关门弟子出事,就算几个老和尚不出面,其他大小光头恐怕也不会善罢甘休。”

  “江湖平静多年,没想到此番又生事端。”杨老头言下感慨之意甚浓:“本以为能从你这里了解到唐家那些子弟和我家小二所遇事端的消息,没想到你们竟也没有捕捉到半点风声,倒还扯出这桩大案来,而且居然还伤及无辜,破坏了江湖血律。看来……五老齐聚,又要为期不远……”

  林老头忧心忡忡:“你们这一聚首,‘江湖’眼看又是一场风暴。”

  杨老头脸色严肃,缓缓点头:“血律一破,五老齐聚;基石不稳,五老会首。”

  林老头语气沉重:“白榜五老向不轻动,一旦重聚,黑榜势必也要作出反应,必然引发江湖震动。”

  杨老头捋着胡子沉吟:“白榜五老,黑榜三师,‘江湖’之上,同气连枝。”

  摇摇头,林老头算是看开了:“也罢!不管怎样,总要查个水落石出。”

  “不错!眼下情势尚不明朗。”杨老头颔首:“此事隐隐约约透着诡秘,还是我先着手查一下,有了眉目再召集其他四人。万一非得发出诛邪令,出动白榜护律营,惊动黑榜斩逆堂,恐怕这江湖之上,又免不了一场大风暴。”

  转而叹道:“一开始,还只是我两家的一桩多年旧怨,小丫头遭劫之时,丁宝尚可算是适逢其会。但从唐家十三子被杀开始,就已隐隐不太对劲,想那仇家虽然心狠手辣,却也实力有限,对我两家始终心怀忌惮,以往纠缠多年,除了事主之外,从不敢对他人滥下杀手。”

  “原本,几个小辈还以为这丁宝也是仇家布下的棋子,唐家十三之死,可能与他有关,但是如今若他所言非虚,那他又只是正好撞上。接着便如你所说,‘江湖’上成名多年的‘丹霞四煞’,向来只在长江以南行走,罕有北上纪录,竟突然现身此地刺杀丁宝,杀人灭口之意颇为浓厚。虽然事情不遂,反而命丧当场,但是自小丫头逃回之后,那仇家岂不知自己的身份已然暴露?若说‘杀人灭口’,实在又有点突兀牵强。”

  “而今晚,又有人设下圈套,唐家来的这几名子弟,眼下已折了两人……另外三人,恐怕也已是凶多吉少……”杨老头语气沉重,目光投向门外的黑夜,一向清澈的眼神,竟变得有些迷离:“唐家十三死得突然,‘丹霞四煞’来得突兀,这圈套设得诡异,此事大不简单!”

  一番抽丝剥茧,反而发现迷雾依然重重,杨老头不禁喃喃自语:“难道……一开始就是个局?”

  林老头出言安慰:“你来到之后一说此事,我便将‘红’组人马尽数派出,让他们随你家小二和唐家小五一起火速赶去,或许还能来得及。”

  其实自己心里对此也没有半分把握,仔细思量片刻,又道:“若是别人设下的局,那目的又是为何?若是那仇家所为,难道已然暗地里聚齐了人马,要对你们两家展开全面报复?”

  话一出口,却又马上摇头,否定自己的看法:“放眼江湖,要一口吞下唐家,已属痴人说梦,更何况要同时对付你们两家?”

  杨老头却微微摇头:“也不尽然!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江湖之上,没有永远不倒的世家,没有永远不败的高手,有的只是永恒的实力。弱肉强食,大浪淘沙,‘江湖’也不例外。多少名门世家、高手强者,都栽倒在阴谋诡计、刀光剑影之下。此番看对方一出手竟能派出‘丹霞四煞’,而且接连斩杀唐家子弟,所展现的实力已经不容小觑。”

  随即叹道:“事已至此,已肯定瞒不住我那亲家。以她那极端护犊的性子,此事定难善了,恐怕你得未雨绸缪,免得波及太多。”

  林老头听得浑身一哆嗦,苦笑道:“此事还未及向你说起,本以为你们儿女亲家,定然早已通过声气,现在看来,你似乎还不知道……我这边派出留意她行踪的人已经回报,她其实昨夜便已出山,但是各种跟踪手段尽数用上,竟也无法掌握到她的行踪,从今日早上起,便已不知她的去向!”

  叹道:“你这亲家……实在神通广大!”

  杨老头也是苦笑:“你又不是不知,唐门家主向来能者居之,她能坐上这个位子,又怎是简单人物?”

  右手五指轻叩大腿,杨老头说道:“既然她已出山,这些娃娃的事情,我倒也不用过于担心。只是这破坏血律之事,须得尽快查清,而且对方不惜派出‘四煞’这种扎眼的人物,必有将丁宝除之而后快的理由,看来这丁宝手上,定然掌握了一些重要线索。”

  “丁宝那边,我去走一趟。”扭头看着老友,杨老头淡淡说道:“帮我查一下武夷梅家中人的动向。”

  林老头人老成精,也不多问为何要扯上武夷梅家,满口答应下来。

  当下端起茶盏,一口喝尽杯中余茶,杨老头站起身来,拱手说声“勿送”,便转身飘然离去。

  门外,雨线渐密。

  ……

  直到破晓时分,夜雨方才渐渐停歇。

  丁宝后半夜一直打坐调息,直到临近破晓才和衣躺下。

  刚刚眯了一会,便听到紧闭的院门似乎咣咣连响三声。

  有人敲门?

  马上翻身坐起。

  刚刚走出卧室,便见桂逸明也揉着眼睛走了出来。

  *********

  近来一些书友反映本书的不少问题,老刀非常感谢,尽力弥补,不过有时也只能将情节按照原来思路尽力推动下去。请大家多支持一下。谢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