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隐江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七、奇功

隐江湖 醉步拖刀 3379 2005.08.12 19:49

    

  杨老头一掌拂出,无声无息。

  丁宝脸色大变。

  二人相隔接近十步,中间的小路之上,散落着不少残花败叶,积存了不少夜雨污水,本来风平浪静,波澜不惊。

  突然之间,冥冥之中仿佛有一只无形巨手,将这一切都搅动起来。残花败叶骤然狂卷,水洼之中顿起波澜,在这只无形巨手的推动下,都向丁宝这边拥来。

  狂飚瞬间卷到身前,劲风扑面,一时之间只感双眼难睁。

  无俦潜劲宛若实质,随之而至,如同山倾石落轰然而作。

  丁宝鼻子里闷哼一声,双脚一分,沉腰挫肩,扎个马步,双手倏提猛探,在胸前闪电般乍合又分。

  空气中突然一阵轻响,无形的气流在掌前四处迸散,脚下宛如卷起一阵旋风,将快要飘到身前的残花败叶卷出几步之外。

  丁宝身子微微一晃,杨老头惊奇地“咦”了一声。

  心中大怒,丁宝脱口骂道:“老贼,你也不是好东西!”

  那边桂逸明早已怒喝一声,蹦下台阶,向杨老头扑了过去。半途中已经利剑出鞘,抖手甩出一片剑花,软剑犹如灵蛇吐信,颤巍巍伸缩不定。他心知眼前这老头身手高深莫测,当下出手便是狠招,剑光闪动乱洒星罗,将老头右半身要害尽数笼在剑势之下。

  杨老头刚刚收回左手,眼睛看着丁宝,目光闪烁不定,当下也不回头,捋着胡须的右手斜斜探出,在身侧微微一闪,在一片剑光之中,却奇准无比地拍在剑身正中。

  桂逸明只觉得右手一震,软剑立刻如同蝮蛇回首,弯个圈子,剑尖竟朝胳膊回刺过来。顿时心中一惊,右腕向外猛抖。身子一时无法收势,于是左腿猛地弹出,踢向老者下盘。

  谁知杨老头右手又顺势向下一拂,正好勾中踢来的小腿外侧。桂逸明只觉得左腿上一股柔和的大力涌来,顿时身不由己,歪歪斜斜撞了出去,踩在花园的湿泥中,脚上顿时全是烂泥。

  踉跄几步,稳住身形,桂逸明心里感到有些毛骨悚然,自己利剑在手,竟被对方轻描淡写地两下化解,若不是对方手下留情,方才这条左腿可能已然废了。

  转念间却又起了争强好胜之心,一甩脚上烂泥,便要重新扑上,那边丁宝却已经跟老头热热闹闹打成一团,一时之间他竟然找不到插手的机会。

  这边杨老头刚将桂逸明一把扔出,那边丁宝已经在眨眼间欺到身侧。

  刚才老头突然甩出的那一掌劲道如山,换个人在这措手不及之下,极有可能已经被打飞出去,丁宝虽然及时化解,但是手臂也被震得微微发麻。心中怒气上涌,右脚踏出,身影乍隐又现之时,已出现在杨老头身边,仿佛会用缩地术一般,几步距离一闪即至。

  口中低喝一声,丁宝猛然推出一掌,手掌边缘隐约有气涡旋转,掌风中更是夹带隐隐风雷之声。

  这几日连逢惨变,人家不断打上门来,泥菩萨尚有三分火性,更何况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终于被逼得恼了,丁宝横下心来,不打算再像以前那般藏拙弄巧,眼见这老头神秘莫测,当下一出手反击便用上绝学。

  杨老头目光犀利,一见到他这手上异状,顿时神色大变,猛地身子一转,右手闪电般迎上,两人正正对了一掌。

  院中突然响起一声闷雷,二人周围劲风肆意迸散,丁宝退出三步,杨老头脚下一个趔趄,双脚已经站在泥水之中,黑布鞋上顿时一片狼藉。

  但是杨老头对此浑然未觉,脸上闪过一丝激动之色,口中喃喃自语:“刚柔并济,发如雷霆迸击,收如百川汇海,难道竟是两仪大真力?!”

  绝学出手,却被对方浑若无事地接下,丁宝心中也是暗懔,当下心中一横,左脚横跨一步,右脚尖在地上画个圆弧,身体闪出几道虚影,双掌一并,轻飘飘宛若无力地推出,与刚才那一掌的声势相去甚远。

  杨老头却顿时脸色凝重,右脚往后撤出一步,身体微微一侧,两手握拳,又猛地放开,掌心处已然炽红如火,身体周围空气中温度骤升,双掌推出之际,所经处竟然热浪滚滚。

  丁宝眼中精光一闪,脸色陡变,耳边已听仍然站在花园中的桂逸明惊叫道:“三昧真火!”

  话音未落,两人已闪电般对了三掌,院子之中顿时闷雷连作,桂逸明站在一边,觉得整个院子都似乎微微晃了数下,一时间狂飙掠地,劲风热浪扑面而至,败叶残花满天乱舞。

  丁宝只觉得双掌像是击在一块烧红的铁板之上,更有一股沛然巨力涌来,于是猛然缩手后跃,借势将劲力卸去大半,落脚处却仍然踉跄几步,险些撞在院门之上,再抬头时已然怒容满面,看着身形向后飘出、刚刚落地的杨老头,大声怒喝:“我知道你是谁了!”

  “三昧真火!”从对方手上绝学猜到身份,丁宝更加怒不可遏:“堂堂本代白榜五老的老大,德高望重的一代名宿太行杨安澜!”

  “想不到竟然如此为老不尊!沦落为九处的狗腿子不说,竟然还无耻地以大欺小,出手偷袭!!卑鄙!”

  杨老头顿时被骂得傻了眼:“狗腿子?为老不尊?”

  却又捋着山羊胡子偷笑:“不这般又怎能一见面就逼出你们的绝学来?狗腿子?有意思!小子倒是挺有见识!”

  张口正想解释一下,但是两个热血青年已经杀气腾腾地扑了上来,他二人倒是深得先下手为强的真髓。

  摇头轻叹一声,杨老头双掌一提,顿时热浪翻滚,身形倏化流光,斜向射出,却是要在二人形成合击之前,先行迎上桂逸明。

  桂逸明纵身猛扑,却发现对方身形一闪,已在原地消失,眨眼间竟扑到自己身前,热浪顿时凌厉扑面。

  大惊之下,半空中收腹提腰,吐气如雷,手腕猛地一沉,内力疯狂注入掌中利剑,本来直直刺出的剑身陡然弯曲,凭空闪出一道如虚似幻、隐现波光的银色剑幕,彻骨奇寒的剑气摄人心魄,剑幕之上,竟然有一弯明月倏然升起,忽隐忽现,迎上杨老头的铁掌。

  见此情景,杨老头双目之中神光暴涨,竟然面露惊喜,脱口叫道:“沧海月明?”

  手下却毫不松懈,双掌幻出一片掌影,切入剑幕之中,突然密密麻麻响起一阵金铁交击之声,隐隐约约竟有火星溅出。

  桂逸明闷哼一声,身体半空翻滚,倒飞而出,落地之后踩着泥泞踉跄倒退,“嘭”一声撞在院墙之上。手上倒提的软剑已然弯成蚯蚓一般。

  杨老头也是身形一滞,脚下竟然有些不稳,耳边突然听得一声怒吼,却是丁宝已经扑到他身后,双掌带起震耳风雷,向他背后猛然击下。

  顿时感到背后压力如山,杨老头心中一沉,当下来不及回头转身,身体猛然下挫,脚下发力一弹,整个身体缩成一团,竟如陀螺一般旋转着骤然弹起,半空中一双铁掌已变得通体炽红如火,手腕贴体乍伸猛抖,周身上下闪起一片掌影,整个人竟宛如笼罩在一团火焰之中,一时间光芒耀眼,热浪逼人。

  丁宝眼中精光暴闪,击出的左掌去势不变,右手突然诡异地扭曲了一下,掌缘突然变得模糊一片。

  瞬息之间,二人铁掌猛然对上。杨老头心中陡然一紧,只觉自己右掌所击之处一片空空荡荡,发出的掌劲如同泥牛入海,手掌竟然被对方吸住,顿时感到大大不妙,脑中电光石火般转过连串念头,左手猛然向后甩出。

  一支怪手竟突然凭空出现在杨老头身后,无声无息,没有带起一点风声,闪电般击下。

  却被杨老头甩出的一掌正好迎上。

  双掌一触,猛然间炸出一声惊雷。

  桂逸明只觉得耳边一声轰然巨响,再看院中激斗的两人,身形已然分开。

  丁宝只觉浑身剧震,歪歪斜斜倒撞飞出,落地处却是花园中一处泥洼,脚下踩到烂泥,猛地一滑,立时稳不住身子,一屁股坐在泥洼之中,身边溅起一滩泥水,一时间血气翻腾,竟然说不出话来。

  杨老头却是吃了暗亏,虽然及时做出反应,险险接下那诡异一掌,但是事发突然,运劲仓促,与对方全力发出的雷霆一击相比,竟然落在下风。左半身当即如遭雷击,左手更是一阵麻木,身子斜着向前飞出,落地之后,踉踉跄跄踏出两步,一脚踩进小路旁边的泥地之中。此时夜雨刚歇,泥土松软,这一脚踩下,烂泥顿时没踝。身形一晃,险些一头载倒,所幸右脚还踏在小路之上,身子摇晃两下才堪堪站稳,若是就此载倒,那脸面可就丢得大了。

  虽然形势极险,杨老头却是满面狂喜。

  看得丁宝和桂逸明好生纳闷,心道这老头挨了打竟还这么高兴,难不成被打得脑壳坏掉?一时间二人竟忘了起身再战。

  接下来却听到杨老头惊喜地叫道:

  “大乾坤手?”

  丁宝顿时脸上变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