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隐江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九、珍宝

隐江湖 醉步拖刀 2498 2005.07.28 13:11

    

  桂逸明站在丁宝家里,看着眼前的一切,感到头皮发麻,心如鹿撞。

  方才刚到之时,还以为只是遭了小毛贼的清洗,无奈之下,已按照丁宝的吩咐,联络了锁匠。眼下这锁匠尚在赶来的路上,桂逸明便又在这屋内细细扫荡一番,一时之间,竟有重大发现,找到不少丁宝私人收藏的好东西。

  平日里宝哥东掖西藏,将这些东西匿得忒般严实,一点也不顾兄弟手足之情,在自己软磨硬泡下死不松口,丝毫不讲究好东西应与自家兄弟共享的江湖道义。此番机缘凑巧,武林珍宝终于得见天日,此刻尽数摊在了眼皮底下,怎不让桂逸明喜出望外?

  所谓天予不取,是为罪也。他桂逸明是何人也?生来顶天立地,行事堂堂正正,胸中磊落光明,岂能做那逆天行事的勾当!

  看着眼前无数珍宝,桂逸明深感肩上责任重大,当下脸色凝重,颤颤伸出手去,指尖一触实物,立时闪电般抓到手里,珍若拱璧地捧到眼前,双目炯炯放光,张嘴口若悬河,心中不住赞叹:“不知宝哥费尽多少艰难,才敛来这么多精致****、罕有黄刊!”

  一想到宝哥当年费尽多少辛酸,从口粮中硬生生置办下这份家业,桂逸明当真是感慨万千,对宝哥的敬仰之情顿时犹如滔滔江水,直有高山仰止之感。

  宝哥的这番苦心孤诣和一片心血,自然不能就这样白白付诸流水、曝尸荒野。作兄弟的义不容辞,正当接过大旗,好好地继往开来、前赴后继,替宝哥好生保管这些物事,延续革命薪火。

  想到做到方为好同志,桂逸明也向来是个言出必行的实干家,当下不再犹豫,身形如电,在室内飞速游走一遍,查缺检漏,将散落各处的珍宝一一收入怀中,再顺手捞起地上一个硕大背包,却是宝哥外出旅游之时的行囊,此次小桂子对它青睐有加,转眼间便塞的满满当当。

  终于胜利完成重任,桂逸明收身而起,擦擦额头细汗,看着脚边鼓鼓囊囊的硕大包裹,一时心满意足,志得意满。

  此刻方听到门口一人问道:“请问这里是要修锁吗?”

  桂逸明转身看去,却见一人在门口探头探脑,眼睛盯着自己,满脸惊疑不定。

  竟把他小桂子当成了贼人?!

  ……

  坐在车里,杨香宜脸上满是遗憾:“没想到他家里这几天门锁忘了修,如今终于遭了贼。”

  想起丁宝那张笑脸,心里隐隐不安,烦恼一时挥之不去。

  坐在她身边的唐方却没有这么想,一幅若有所思模样,嘴里说道:“没那么简单。”

  更探头问坐在前排的唐蓉:“大姐,你可从现场看出些什么?”

  唐蓉满满当当挤在座位之上,吃力地挪挪身子,偏过半个头来,脸上一片严肃,郑重断定:“不是简单的入室偷窃!”

  杨香宜听得睁大眼睛,唐方和唐萧却都微微点头,表示赞同。

  唐萧道:“钱财衣物散落满地,家用电器一样不少,绝不是一般蟊贼所为。”

  唐方蛾眉轻蹙:“倒是那些一般人家都有、但对一般蟊贼没什么用处的证件、照片、记录本之类的东西,全然不见踪影,或许已被有心人拿走。”

  “而且,那些枕头、床垫、箱子的底层全被利刃割开,抽屉、衣柜的底部也尽数都被敲破,也被就连浴室之内的墙上瓷砖,都被敲了几块下来,屋里能藏东西的地方差不多全被翻了一遍。看现场情形,动手之人经验老到、手法熟练兼之心细如丝,偏偏又志不在钱财,倒像是来丁宝家中搜寻证物的警察。此事实在透着蹊跷。”

  杨香宜在一边听得却是瞠目结舌。方才进屋之时,她只是被眼前所见惊得目瞪口呆。放眼望去,屋里真是一片狼藉,看入眼中,全然一团眼花缭乱。想来龙卷过后,也就这般凄惨。

  当时眼前一片繁花似锦,心中一团混乱如麻,杨家大小姐只顾了开眼界,却浑然忘了长经验,只懵懵懂懂踮脚提鞋,在屋内垃圾丛中,走马观花地转了一遭,又如何看得出这么多门道来?

  此时听得老妈说起,方才隐隐约约想到,似乎真是那么一回事。

  一时间,眼前又浮现出那电视机背上,胆怯怯探出的簇簇线头;冰箱背后,羞答答伸出的根根电缆;更有电脑跃然下地,坦荡荡展露的空空机箱。

  顿时惊得毛骨悚然,汗毛直竖,杨香宜喃喃叹道:“好厉害!”

  在这边自顾自感慨万千,耳边却听得三位长辈仍在反复推敲。

  唐萧问道:“除了我们,难道还有其他人马在寻找那丁宝和梅九姑?会不会是警察发现了什么?”

  唐方想了一下,说道:“就是警察入室搜查,只怕也无法干得这般彻底。况且,目前警方还不可能知道丁宝与中阳之死有关,实在没有理由对丁宝作出如此行动。所以,应当不是警方中人所为……”

  唐蓉已经转正身去,眼睛望向车前,脸上神色凝重,杨香宜从观后镜中觑到,自己这大姨眼光竟然有些迷茫。她愣愣半晌才道:“眼下又横空杀出一方不明人马,却不知是祸是福?”

  唐萧一时又想起惨死的兄弟,眼中泪光莹莹,声音已然微微发颤:“幺弟走得这么急,我又好生想他……”

  唐方将妹妹的手握在掌中,轻拍几下以示安抚,眼神露出几分哀伤,口中却透着十分的坚定决绝:“不管是祸是福,也不管何方神圣,虽然幺弟身已不在,却仍在我们心里。无论到哪儿,纵然眼前剑海刀山,仍然是我们五兄妹一起去闯!”

  眼角却隐隐珠光闪动。

  杨香宜鼻子一酸,赶忙扭头望向窗外,一时间泪流满面。

  ……

  终于送走锁匠,桂逸明早已打定主意,背起如山行囊,锁上门扬长而去。

  这一去,便是要将行囊之中宝物,先行放入自家床下,替宝哥好生看护。

  至于要不要将此事如实禀上,想到宝哥如今身体虚弱,心情不佳,桂逸明作为好兄弟,自然应当义不容辞地为他分忧解难,怎能再让这般杂务扰他心神。

  想到这里顿时昂首迈步,大步流星,先行回转学校再说。

  浑然不觉自己走出这片小区之时,身后已然悄悄蹑上几个可疑人物。

  ……

  兄弟们,如果觉得写的还行,就投票支持一下,没票也没关系,热切盼望大家提提意见,大家的支持是老刀写作的动力,非常感谢!

  在老刀的构思中,各方的实力都是一点点展现的,请大家慢慢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