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隐江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八、仲孙

隐江湖 醉步拖刀 3982 2005.08.26 20:33

    

  从地板上爬起来之后,丁宝就一直处于跳脚抓狂的状态。

  激动地说不出话来。

  一天之内发生了太多让人难以承受的事情,挨打,打架,拆家,恶客。

  不幸的事情接踵而至,粗线条的家伙也终于感到神经快要出问题了。

  眼前的不速之客让他感到头大如斗,更可气的是桂逸明还瞪着两只熠熠发光的熊猫眼,忙前跑后地献殷勤,端茶倒水嘘寒问暖,张口闭口“方姐方姐”,就差跪在脚下顶礼膜拜了。

  还真是无知即福啊,这家伙不知道面前的并不是娇滴滴的公主,而是一头吃人不吐骨头的霸王龙吗?

  方家大小姐的耳根也太软了吧?怎么陈老头说什么她就做什么?

  丁宝心里恨死了多事的陈老头,却浑然不知人家其实是他自己引来的。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丁宝在陈老头家的一逃了之,反而激起了方凝亲临丁家现场指导的豪情壮志。

  毕竟是友非敌,嘴巴张合数次,明着赶人的话实在没法说出口,更何况,已经知道方凝是那个家庭的千金大小姐,万一惹出她家里那群大小魔头,一起举刀杀来,他丁宝可实在没有把握能够全身而退。

  想想就不寒而栗。

  在矛盾心情的驱使下,丁宝烦躁不安地捏着拳头兜圈子。

  方凝看着他的表演,心情真的非常舒畅。

  从陈老头家里出来之后,方凝立刻回到宾馆收拾了一下,看着心爱的套裙已经被折腾得沾泥带土、折皱不平,更是将丁宝恨得咬牙切齿。

  讨女人欢心可能很难,惹她们记恨却很容易。

  有时候一句话、一个表情、一件衣服,可能都能在她们心中留下不满的种子,更何况自己和心爱的衣服都遭到了野蛮的对待,女人的自尊也受到了极大的伤害,错误更是难以原谅。

  所以方大小姐梳洗一番之后,立刻作出决断,敌不欲我偏为,从精神乃至肉体上对之进行双重折磨,绝对不失方家快意恩仇以牙还牙的家传作风。

  来到丁家之后,除了进门的时候被开门的熊猫眼小弟吓了一跳,事态皆向着预想的方向发展,目标人物在见到自己出现之后的表情精彩极了,只知道嗨嗨哈哈地张合嘴巴,随后更是捶胸顿足满屋乱转。

  虽然这个家实在像是猪窝,但是能给可恶的小贼带来这么大的困扰,精神上的愉悦感足以弥补物质上的缺陷与遗憾。

  方凝优雅地坐在快要散架的椅子上,身体保持了极佳的平衡,兴致勃勃地看着好戏,身边自有殷勤的熊猫眼小弟忙前跑后地按照自己的吩咐收拾唯一的一间卧室、端茶送水。

  桂逸明感到自己搬到宝哥家里来住,实在是一个英明无比的决定。

  虽然被人打得像熊猫,但是短短时间内接连看到两个高水准的美女,的确是一件令人赏心悦目的事情。

  更何况,后来的这位清丽无双的美女要搬来住在这里,能够与之同处一个屋檐下,想想就令人激动不已,虽然自己和宝哥看来要在客厅打地铺。

  难怪宝哥也要激动得手足无措了。

  理解地看一眼躁动不安的宝哥,桂逸明心中感叹:实在是臭味相投的兄弟啊,宝哥尤有过之!

  随即又满腔热情地投入到为美女收拾卧室的工作中去。

  眼看时候不早,方凝心满意足地站起身来,慵懒地伸个懒腰,打个呵欠,得意地瞥一眼丁宝,微笑着吩咐熊猫弟弟:“小桂弟弟,再帮姐姐好好收拾一下……”

  被美女的微笑晃花了眼的桂逸明忙不迭地点头。

  从衣箱中取出些换洗的衣物和洗漱用品,方大小姐转身进了浴室。

  在浴室响起的哗哗水声中,丁宝一把揪过来桂逸明,夹着他的脖子紧张地小声告诫:“听着……这个女人……惹不得!”

  桂逸明听得一头雾水。

  丁宝正待进一步解释,放在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

  这电话是丁宝从遍地杂物中捡起来的,没有在杨桂二人的火并中被踩成碎片,实在是一个天大的奇迹。

  放开被夹得直翻白眼的桂逸明,丁宝过去接起电话。

  “杨老爷子!”一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丁宝赶紧打招呼,既然杨安澜老头子跟家里的老太爷颇有渊源,他可不敢像对陈老头似得没大没小的乱叫。

  “……等一下,您是在曾经告诉过我的那个地方吗?”丁宝突然打断了对方的话。

  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丁宝说了一句:“我过一会儿打给您!”

  放下电话,丁宝嘿嘿一笑,对桂逸明挤挤眼:“这个电话可能有问题,用它的时候当心点……另外,在屋里说话也小声些。”

  见桂逸明有点不解,丁宝拍拍电话:“这东西真结实,电视电脑电冰箱全坏了,就它完好无损。”

  桂逸明恍然大悟,丁宝问他:“你的手机呢?”

  桂逸明有些惋惜地答道:“前几天弄丢了。”

  丁宝明白,就是在杨七遇害的那个晚上丢的。

  心情突然变得很差,拍拍桂逸明肩膀,丁宝语重心长:“我出去一下,你,小心点……”

  转身出门。

  夜色已晚,小区里已经没有人走动,出了大门,路上更是不见人影。

  出了小区往左走不远,有几间小平房,门口都摆着水果摊,此刻仍然灯火通明,摊主仍然没有歇业的打算。

  旁边有个公用电话亭,丁宝走过去,投币,拨号。

  杨老头的声音在那边响起。

  丁宝解释一下方才的情况:“家里电话不太方便。老爷子,刚才您说唐家动手了,情况怎么样?”

  杨老头语气感慨:“我那亲家一来就是大手笔。梅家追查到她的行踪,今晚便迫不及待地杀上门去,却中了她布下的圈套,被杀伤了不少人,但是眼看就要一网打尽的时候,突然又冒出来一批神秘人物。血战之下,唐家也有些伤亡,而对方也只有少数人逃脱……”

  “我也是刚刚收到消息。梅家是由“十年”中的“惘然”带队,不管是“十二月”、“十二时辰”、“二十四节气”,还是后来的那些神秘人物,全都是死士,受伤被擒的全都当场服毒自尽,竟然没有留下一个活口。”杨老头忧心忡忡:“能够这样驾御属下,看来对方颇有手腕,野心也定然不小!”

  丁宝听得也是眉头深锁:“死的那些人都是什么身份?”

  “梅家的人是梅葆生近二十年来利用收养的孤儿训练出来的一批死士,都是江湖上默默无名的年轻人。”杨老头在电话那头淡淡地冷笑:“他以为做得隐秘,这边一查还是暴露无余……我那亲家更是早就注意到此事,所以这几年才被吸引了注意力,竟然没有盯住梅九姑这边,结果出了纰漏。这次老婆子的五个子女接连出事,她可是大发脾气啊。”

  发觉无关的话说得太多,杨老头干咳一声,转回正题:“那些后来去的神秘人物却全是江湖上的生面孔,男女老少都有,不像梅家那些人,这只能让九处想办法去查一下。”

  丁宝点头回应:“这批神秘人物或许就是梅九姑幕后的那伙人。”

  “不错。”杨老头表示赞同,却又叹道:“但是现在被捏住了软肋,形势很被动!”

  眉头一挑,丁宝追问:“怎么?”

  “唐门十一少,老太太的亲生儿子,”杨老头顿一顿,想到丁宝不知道唐家门的具体情况,进一步解释:“就是唐中阳的亲哥哥唐虎,失踪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跟他同去查探消息的姐姐唐蓉母子死得惨烈……所以……”

  丁宝接道:“所以老太太投鼠忌器,没有大开杀戒,还要留下一些活口?”

  杨老头叹气:“是啊,唐家子弟虽多,但是她的亲生儿子就只剩了这一个。”

  “以她的性子,发生这样的事情,一旦查清仇家是谁,那是非要杀个血流遍地不可的。这次对梅家的人动手,也曾想抓些人逼问口供,偏偏又没能如愿,眼下是更不能主动下手了。”

  遇到这种事情,丁宝也只能挠头叹气,除了查到消息去救人之外,也就只能无奈地等候对方开出价码来。

  想起其他的事情,杨老头继续说道:“梅九姑之死的事情有眉目了。龙都宾馆那边有人使了手脚,大洒金钱威逼利诱,将事情压了下去,而且,查到当晚有几个神秘人物去现场察看,其中一个据提供消息的服务员说,是一个姓古的老头儿。至于这出面压制消息的人物,则是本城的一个富豪,而且他的一个下属子公司经理,就是小丫头遇劫时那辆越野车的车主。”

  丁宝听得头大:“就是说,这个富豪也是个关键人物。”

  杨老头冷笑:“不错,就连警方内部,都有人被他买通,此人能量倒是不小。不过,这边已经派人去请他来喝茶了。”

  丁宝想起陈老头的嘱咐,说道:“老爷子,能不能帮我查一下九阴手莫风的情况?”

  杨老头一愣:“九阴手莫风?”

  “不错!”丁宝当即将陈老头遇到莫风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然后说道:“能够让莫风传话的人应该不多,所以想查一下他的情况。”

  杨老头颇有些意外:“天星门的陈观雨陈老头也在这里?”随后便是一阵沉默。

  丁宝等了半天,才听到杨老头悠悠答道:“莫风的行踪我略有耳闻,我先求证一下,待确认后再跟你联系。”听声音好像突然又苍老了几岁。

  说着还重重叹口气。

  丁宝带着不少疑问挂上电话,心想:这杨老头肯定已经弄明白什么事情,就是死不开口,令人憋气。

  抬脚走两步,突然想起在死鬼老王的手机上看到的那个人名:

  仲孙海!

  一时间,丁宝也似乎明白了什么。

  ……

  “东仲孙?!”

  杨老头放下电话,一阵失神。

  莫风多年前已经被东海仲孙家聘为供奉,此事没有大事张扬,反而是在极秘密地情况下进行的,江湖上知晓的人不多,但杨老头,就是这不多的人中的一个。

  事情似乎突然间变得很明显了。

  “仲孙家那个老怪物,也终于不堪寂寞了吗?”

  摇头苦笑,脸上的皱纹似乎都更深了一些,杨老头捻着胡子,望着窗外夜色如墨,口中喃喃自语:

  “这‘江湖’,还真是热闹啊……”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