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隐江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解救

隐江湖 醉步拖刀 3025 2005.07.17 02:09

    

  “小子,或许你猜测的没错,我有不好的预感,这次的麻烦可能真的不小!”陈老头反复琢磨,又再次强调。

  “你这神棍又何时算得准过?”口中冷嘲热讽,丁宝心里还是颇有些警觉,相交多年,他知道这个忘年交在关键时刻不会信口雌黄。

  既然麻烦可能不小,那就更应该仔细推敲。于是二人在密室中商谈许久,等到丁宝从陈老头那所破房子里走出来时,才发现天色已暗。

  于是在胡同小巷中绕了半天,才找到一个挂着“公用电话”招牌的路边小店,走过去抓起电话,随手输入已牢记在心的一串数字。

  “您好!这里是龙都宾馆前台,请问您需要什么服务?”一个甜美的女声从话筒里传了出来。

  丁宝眉头一皱,只短短问道:“地址在哪里?”

  之后便一言不发,静静听完,说声“谢谢!”便挂上电话,从兜里掏出一元钱扔在桌上,掉头就走。

  从小巷中穿出来,终于见到车水马龙的马路。站在马路边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闪身坐在后排。

  “先生,去哪儿?”司机一口的京片子,从车内观后镜中打量着丁宝。

  感觉到他的疑惑,丁宝低头看看自己的穿着,自己也哑然失笑,从山里出来之后,仅找机会简单洗了洗脸,现在这幅打扮走在街上,跟路边讨饭的兄弟比起来也不遑多让,加上手里的公文包更是平添不少喜剧色彩。唯一说得过去的,只是自己没有一脸苦相。于是念头一转,随口说出自己住处的地址。

  一路无话,到得家中,丁宝把公文包往堆满杂物的桌上顺手一扔,脱下脏兮兮的外套,一头扎进浴室。

  但听水声不断,这澡却是洗得迅猛异常,不到几分钟便告完工,出来手忙脚乱将几件干净衣服套在身上,把钱包塞在兜里,匆匆忙忙关门而去。

  谁知没过一分钟,又听得脚步声连响,随后便是钥匙撞锁之声,房门砰地又被撞开,丁宝冲进屋内,从冰箱中翻出一包面包,抓在手里再度冲了出去。

  原来一整天粒米未进,早已饿得狠了,没走几步肚子已然开始抗议,所以回来补充粮草再度上阵,带上房门之时,却浑然忘记钥匙已躺在原来放面包的地方。

  一边大口咬着面包,一边拦车、上车,幸好地名记得还算清楚,一路还算顺畅,终于来到目的地。

  龙都宾馆是一家普通的三星级宾馆,靠近四环路,近年来B市发展迅速,摊煎饼似地向外扩张,这龙都宾馆周围也渐成市区,兼之交通方便,是以大堂之中人来人往,倒是一片生意兴隆景象。

  丁宝站在宾馆大堂之上,有种不知从何处着手的感觉。

  稍作思量,心中有了计较,于是走到前台,向服务员谎称自己的妹妹跟随亲戚来京中旅游,自己闻讯前来探望,当下将印象中杨香宜的长相形容一番,此时脑海中女孩形象清晰醒目,倒是记得分毫不差。

  果然不出所料,杨香宜就在此处!丁宝从服务员口中如愿以偿地得到想要得消息,随后在宾馆之内转了一圈,对宾馆内房间的布置已然明了在心。

  于是不动声色,走到宾馆院内,被一阵晚风吹在脸上,才发现风中竟隐隐带了几丝凉意。

  这龙都宾馆虽装修已有些老化,但是着实占地不小,方方正正一个大院子,客房近百,楼有三层,呈一“┖”形,坐落在院子中间,楼前楼后皆是花园,客房窗下更是花草环绕,树影婆娑,在路灯昏黄灯光的映衬之下,于此闹市之中,竟也能显出几分清幽出尘之意。

  装作漫不经心,在花园中闲逛一阵,丁宝渐渐走进墙角光线难及之处,顾看左右无人,闪身隐入黑暗之中。

  站在阴影之中,深深吐纳,丁宝仿佛突然失去所有重量,身体如同一股青烟,贴着墙壁飘然直上,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眨眼便到楼顶。

  脚尖一点顶沿,立刻俯下身子,悄无声息地向北疾行。心中不住盘算,脚下却如行云流水,毫无迟滞。

  走到一处,突然停下身形,脚踝一转,脚尖勾住楼顶外沿,身子贴墙倒挂而下,正贴在一个房间的窗户外侧。

  当下凝目望去,透过窗帘缝隙,可以看到屋内正有人影闪动;运转玄功,顿时人语清晰入耳。

  “……入夜以来又连着打过数次电话,却都是手机关机,到现在也不见一丝消息,可能情况有变。”一个中年女人在屋内焦急地走动,忧心忡忡地发表自己的判断。

  “可能王老大的手机没电了。”一个大汉双手抱胸,安慰着躁动不安的伙伴,语气中颇有些不以为然。丁宝觉得好生面善,转念间认出正是在公交车上挟持杨香宜的那人。

  “不可能,时间过去这么久,就算手机没电,一有结果也应该立刻找地方打电话通知我。”女人语气肯定,终于做出决断:“没有人熬得住他手上那门见不得光的功夫,即使有,也不可能拖这么久。一定是有了变故,咱们必须马上走。”

  “那门功夫?‘见不得光’?”丁宝眉毛一挑:“看来这女人了解得挺多!”

  女人的话推翻了丁宝原来的一个设想:如果老王的同伙都不知道他身怀“江湖”绝艺,那么这次事件就可能只是普通的江湖恩怨,既然此“江湖”非彼江湖,根据“江湖”惯例,丁宝就大可对掳人一事撒手不管,或是只需给世俗力量通风报信,自己撒手事外;否则,“江湖恩怨江湖了”,他丁宝就要追查到底!

  那女人似乎颇有地位,既然做出决定,大汉也不再多说什么,转身走出房间,大概是去收拾行李。

  窗帘闪动之间,丁宝看到那个叫杨香宜的女孩正和衣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也不知是生是死。当下心中却不着急,打定主意悄悄缀在后面,找到合适机会再下手救人。不料此时房中却突然生变!

  原来那女人在屋内思前想后,心头杀机顿起,终于拿定主意,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来:“死的也一样!”当下眼中冷电森森,快步走到床前,伸手便欲夺魂。

  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眼见女孩生死悬于一线,丁宝只好行动。

  伸手轻轻贴在玻璃之上,掌心一吐一收,无俦潜劲猛然勃发,整块玻璃立时被震成白花花一片,却又不散落开来,被牢牢吸在掌上。接着手臂往前一送,“整块玻璃”就被这样从窗框上“拿”了下来。

  那女人正欲下手之际,突听得一声闷响,转头看时,却见一人举着一块玻璃飘进屋来。大惊之下,未待做出反应,突感身上一麻,竟然再也无法动弹,正欲呼同伴前来,却发现自己已然作声不得。

  看到杨香宜双目紧闭,似乎正在沉睡之中,丁宝将手上“玻璃”轻轻放下,伸手把在脉上,却发现她脉象紊乱,似是受到独门手法的禁制。

  于是起身盯着那女人,那女人立时明白他的心意,狠狠瞪他几眼,随即脸色惨变,倒在地上。

  丁宝大惊,探视之下,发现她竟是在齿中藏了剧毒之物,见到敌人技艺高出自己甚多,自量难以逃脱,遂作玉碎之举,宁死也不泄密。其心思之细密,决断之狠绝,令丁宝也感到毛骨悚然。

  正待在屋内搜索一番,再找些线索,忽听得门外步声连响,似有数人来到门外,接着便响起几下叩门声。

  当下再不犹豫,俯身抱起床上女孩,从窗口飘然飞出,足尖轻点窗台,身形直上楼顶,接着几下闪动,便消失在夜色之中,将撞门的声音和几声惊呼远远撇在身后。

  ┄┄┄┄┄┄┄┄┄┄┄┄┄┄┄

  觉得还是应该补充说明一下:

  手机上那个人名是谁?陈老头为什么会觉得可能有大麻烦?这些会随着剧情的展开而有交待。

  本来也想在本章就说出来,省得朋友们看得云山雾罩,不过总觉得还是不妥。于是就成了现在的样子。

  所以,请大家先将就看看,欢迎多提宝贵意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