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隐江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六、宏图

隐江湖 醉步拖刀 2916 2005.08.11 21:16

    

  看看窗外,天际虽然微明,夜色仍在徘徊不去。屋内仍然黑暗,院中却已渐亮。

  丁宝与桂逸明对视一眼,都是满脸疑惑。

  一般人怎会在这种时候上门?况且二人昨夜已与陆老大夫通过电话,他更不会在此时过来;若是跟九处那两人一样的不速之客,却又哪用得上敲门这般费事?更不用说那些杀手,杀手有大清早跑来敲门的吗?

  二人走到房门口,脚下略微迟疑,院门又是连响三下。

  丁宝摆摆手,对桂逸明说道:“你先留在这里,我去看看。”

  刚下过的这场夜雨不小,院子里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水洼,小路上也是处处泥水。

  当下大步踏出,落脚处身子已在数米之外,轻飘飘几个起落,已经站在院门口。透过铁门缝隙,隐约可以看到门外那人头上似乎一片落雪。

  轻轻拉开铁门,丁宝身子就势退出几步。

  眼前立着一个干干瘦瘦的白发老者,穿一身浅色轻衫,脚上踏着一双黑色布鞋。

  丁宝眼光在老者身上一扫,落在布鞋之上,瞳孔顿时一缩。

  鞋面裤脚,干干净净,没有半点泥痕水迹。

  门外土路之上,却是坑坑洼洼,泥水淋漓。

  此刻,这老者也正捋着山羊胡子,上上下下打量自己,老眼之中精芒闪动,突然对自己微微一笑。

  丁宝心中警惕,正待开口询问,老者却已经抢先问道:“看这位小哥儿眼睛清亮,神光内敛,想必一身修为将臻返虚之境,却不知姓丁还是姓桂?”

  丁宝暗吃一惊,看这老者面容慈和,言词殷切,从他身上感觉不到丝毫杀气和敌意,这么随随便便站在那里,浑身气势收敛,竟似与周围融为一体,周身上下不露丝毫破绽。

  心中虽然暗懔,脸上却神色不变,丁宝也对他微微一笑,说道:“小子正是姓丁,不知老爷子如何称呼,来找我们又有何事?”

  老者一边笑呵呵举步,不待主人请让,就要自己走进院子中来,一边答道:“老头我姓杨……”

  说着已经踱出几步,竟大摇大摆从丁宝面前走过,清清爽爽站到院中,负手而立,悠悠说道:“为你们前日遇袭之事而来!”

  丁宝眉头一皱,却看到站在门口的桂逸明神色不对,分明正瞠目结舌地看着老头脚下。

  于是顺着他的眼光看去,不禁也是吃了一惊。

  这杨老头此刻正站在一处水洼之上,看那水面澄澈宁静,宛如平镜,竟没有泛起丝毫涟漪,而那双黑布鞋竟也干干爽爽,没有沾到丝毫泥水,分明是贴着水面虚空而立!

  与桂逸明遥遥对视一眼,丁宝反手将院门一带,暗中提气运劲,桂逸明也已一幅剑拔弩张的架势。

  “咣”的一声,打开的那扇铁门已与另一扇门撞在一起。

  气氛愈加凝重。

  丁宝上前踏出两步,双脚站在一处水洼之中,自己却浑然未觉,眼睛盯着老者问道:“不知老爷子与我们遇袭之事又有何关系?”

  说话一字一吐,双目之中神光闪动。

  那边,桂逸明一只脚也已踏下台阶。

  杨老头看他们这般紧张,不禁轻笑着摇摇头,说道:“老头来此,只是想了解一些情况,找些线索。”

  “九处?”丁宝心中不禁疑惑,而那边桂逸明却已急吼吼嚷道:“难道你也是九处的?打了小的,来了老的,那情况不是已经都告诉你们了吗?”

  杨老头却不也不点破他对自己身份的错误猜测,右手又开始捋着山羊胡子,笑眯眯地说道:“或许有些事情你们也没提到,不是么?”

  “还有……”

  老头脸上笑意更浓,左手突然甩出,对着丁宝遥遥一拂:

  “老夫对两位小哥儿的身份,也颇感兴趣!”

  ……

  远处天际的云层渐渐染成一片暗红。

  黑漆漆的山下,闪过一串流光,一行车队亮着车灯由远而近,在马路上疾驰而过,碾过路上一滩滩积水,顿时水花四溅。

  车队之中,有一辆较为宽敞的大型面包车,来的时候本来坐了不少人,此刻回城,却只坐了三个人。

  司机正聚精会神地开着车。是个面容冷峻、肤色微黑的大汉,身穿长袖黑衣,衣领袖口,都滚着一道红线。

  鲜红似血。

  杨千钧与唐五脸色铁青,头发凌乱,坐在中间一排座位上。

  车厢里,空气中盈荡着浓浓的血腥味。

  车厢后排本来还有两排座位,但是此刻都被拆下叠起,堆放在一侧。

  在原来放置座位的地方,并排放了两个长条形的白色布包。

  布包上,染着大块的血迹。

  车身晃动之时,更不断有浓浓血水,自布包下滴出,车厢地板上渐渐积血成洼。

  突然一阵手机铃响,颓丧中的两个人抬起头来,对视一眼,杨千钧掏出手机,一看号码,顿时脸色惨变,唐五的脸色也在瞬间变成一张白纸。

  将手机凑到耳边,手竟然有些微微发颤,杨千钧清清嗓子,这才按下接听键,张口喊道:“妈—”

  还未待说下去,那边已经打断他的话,一连串话语说了下来,杨千钧脸色惨然,唯有连连点头称是的份儿。

  唐五面色惨白,默不作声地看着妹夫将手机又递给自己,手伸出去又犹豫一下,终于还是接过来,凑到耳边,嗓音干涩地说道:“老太太—”

  ……

  城中那处豪华的密室中,奔走忙碌了一宿的几个人顾不上歇息,正凑在一起忙着商议。

  屋内只有三个人:莫老,古老,英俊的年轻人。

  听另两人介绍完各自行动的进展,莫老点头表示满意,伸手摸摸头顶上残存的几缕头发,说道:“此番行动基本顺利,虽然古老弟那边临时对计划作了一点调整,不过正如古老弟所说,也有一定的道理,先将这战利品好生看顾好,说不定真能派上用场。”

  “不过……”看另两人一脸轻松,面带笑容,莫老又给他们泼下一盆冷水:“这次四煞行动失败,实在出乎意料,从探查到的情况看,丁宝那边死的那个朋友身份也不简单,看来我们还是小觑了此人。而且,此番也已经惊动九处的人马。”

  古老点点头,叹道:“那日与他交手,就已发觉此人颇具威胁,只是没料到他身边竟还有两个好手。”

  年轻人轻轻摸着左臂:“这样留下去终究是个祸患,我看还是我带些人手亲自去走一趟。”

  谁知莫老却摆手说道:“先不忙。眼下杨家那老儿已经出现,长上已经吩咐下来,让我们暂时隐踪潜迹,先让梅家的人出面,去跟唐杨两家拼个你死我活。总堂的第二批人手已经整装待发,很快就会来此会合。”

  说完又面露忧色:“只是目前竟还未查到那唐家老太婆的踪影,虽然探知到她已经出山,但是眼下竟然完全掌握不到她的行踪。此事大为不妥,须得加紧探查。”

  古老却是毫不担心,笑道:“莫老还是忘了我们刚刚拿到的这张牌,有这个在,不怕逼不出来她。”

  轻轻一拍脑门,莫老笑道:“不错,不错!正是如此!”

  古老转过头来,又对年轻人说道:“待会吩咐石老三,让他以九姑挚友的身份,尽快挑动梅家那残废出手!”

  年轻人含笑点头:“到时咱们只需推波助澜,坐山观虎斗!”

  两个老头抚掌大笑,莫老赞叹道:“长上运筹帷幄,借搬掉唐家和杨家两块绊脚石的机会,将各方人马一一引出,进而完成一统‘江湖’的宏图大业,我等有幸与事,实在荣莫大焉!”

  说罢三人一起开怀大笑。

  两个老头却浑然没有注意到,年轻人的眼中闪过一丝异色,笑容更是意味深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