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隐江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二、初遇

隐江湖 醉步拖刀 3565 2005.08.17 20:54

    

  陈观雨陈老头的心情相当不错,虽然家里被人翻了个底朝上,但是床底下另有洞天,密室里仍然原封不动,对方即使发现了入口也进不来,再次证明了本门领先于时代的工程技术。

  看着他洋洋自得的样子,丁宝很想提醒他这年头还有钻机和zha药的存在。

  只是密室里过于简陋了些,陈老头独踞唯一的一把椅子,另两人没有办法,只好分坐在榻的两头大眼瞪小眼。

  刚才在上面,虽然女郎只是淡淡地说了一下自己的名字,还反问一句“不是你散布消息,说是要找我们吗?”但是陈老头已经确信,她的确就是闻讯赶来的那个家族中的一员。

  因为女郎板起脸来的神态,实在像极了自己所认识的那家人。那个家族的人板起脸时,都带着那么一种天老子第二我第一的傲气。

  故人之后找上门来,表明自己的这番辛苦奔波总算没有白费,难免有点收获胜利果实的感觉,所以陈老头对眼前两个年轻人之间仍然充斥的浓浓火yao味视而不见。

  从机场回来之后发觉家里变了样,给丁宝家里打电话也是无人接听,便急火火地连门都忘了锁就跑去他家看看情况,去了之后却发现那里大门紧闭生息全无,只好悻悻而返。谁知一到自家院子门口,就发觉院里面好生热闹。

  刚将脑袋从门里探进去,便有幸目睹了丁宝将人抛飞的精彩场面,随后丁宝有些愣愣出神,竟然没有发觉院子里已经悄无声息地多了一个人。等到丁宝冲到房门口的时候,陈老头也满怀着激动地心情蹑手蹑脚跟在后面,等待目睹接下来的精彩肉搏战,不料还是过早地暴露了自己。想起刚才自己看到的震撼场面,陈老头反而有点火上浇油、雪中送冰的冲动,

  不过,眼下还是正事要紧。

  在两个小辈面前,陈老头毫不客气地倚老卖老,伸出双手轻轻挥动,似乎要把大家胸口的怒火给顺下去:“好啦,好啦,都是自己人,刚才只是一场误会而已。现在大家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一根绳上的蚂蚱,以后要密切配合,就不要为刚才那点小事再生气啦……小宝,快快,还不快给人家方小姐赔礼道歉!”说着冲丁宝挤挤眼睛,言下之意,你这臭小子占了大便宜,还不赶紧抚慰一下人家受伤的脆弱心灵。

  方凝黛眉一竖,气呼呼瞪着老头:“谁跟那笨头笨脑、粗手粗脚的小蟊贼是战友?”说罢没好气地给老头一个白眼,心里暗暗有点后悔,当初干嘛从爷爷手里抢过这个任务?!看眼前这个老头一脸贼笑,一点都没有长者风范,跟自己旁边那个混球一样,让人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东西。

  那边丁宝也在恶狠狠瞪着这个可恨的糟老头子,要是他出去的时候把门锁好,自己又怎么会闷头闷脑撞进来,然后莫名其妙被人当成蟊贼痛打一顿,稀里糊涂打成一团?但是眼下这笨贼却没有想起,陈老头这不锁门的习惯,比自己锁门不带钥匙的习惯还要历史悠久。

  于是,在方凝说话的时候,丁宝也愤愤地冲着陈老头挥拳头:“我才不要跟这么个莽撞女人在一根绳上。”刚才挨得那几下到现在还有点心有余悸,纵使对方美若天仙,但是发起疯来手脚齐飞,爪掌并至,一想到那狠辣的拳脚功夫以及所蕴的如山劲道,就让人有点不寒而栗。饱眼福虽然重要,但又怎能比得上自己的小命金贵?

  二人同时扭头怒目而视:

  “谁是小蟊贼?!”

  “你说谁莽撞?!”

  齐齐冷哼一声,二人扭过头去,都是一副不屑一顾的傲然神色。

  陈老头头大如斗。

  只得干笑几声,先跟人套套交情再说:“方小……呵,阿凝啊……”

  方凝听得一阵心寒,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你家里近况可好?枕月老弟现在怎样?想来我与他已有四十多年没见面了……”

  对方问及家中长辈,方凝当然不能不理不睬,转过身来还是得乖乖回答:“家里一切都很好啊,我爷爷更是龙马精神……”

  陈老头喜道:“你是乘风那娃娃的女儿吧?当年我到你家的时候,他还是个整天往袖子上擦鼻涕的娃娃,想不到一转眼女儿都这么大了!”

  见这老头将老爹形容得这么不堪,方凝没好气地赏他个白眼,无奈地点点头。

  眼珠一转,突然笑靥如花,轻拍玉掌,眼神怪异地盯着陈老头,语气轻柔地说道:“对啦……来的时候,有人让我问您,‘这些年都死到哪里去了?’”

  陈老头顿时脸色大变。

  变得面红耳赤,显得尴尬窘迫,双手好像突然没有地方放置。

  丁宝好奇地看看他,以前从未见陈老头这般受窘过,一直以为他脸皮厚如墙、红色从不涨的。

  跟方凝对视一眼,两人好像突然没了敌意,会心地窃笑。

  有时候,把痛苦转嫁一下是颇令人愉快的,也有助于缓和另一方的紧张气氛。

  方凝想起眼前这个老头就是传说中的情场逃兵,心里顿时涌起要为姑婆讨回公道的豪情壮志;丁宝察觉到这里面大有故事可挖,更乐见陈老头这般尴尬窘迫的模样,也不禁兴起了狗仔队般寻幽探秘的热情。二人交换个眼色,竟然有了点惺惺相惜的感觉。

  当下方凝正面进攻,丁宝旁敲侧击,居然配合得相当默契。

  方凝笑意盈盈话藏机锋:“您赶紧向我介绍一下情况,我也好把您的回答传回去……难道……您老人家忘了还有其他故人?”

  丁宝眼珠乱转一脸讶然:“老陈头,你的记性好像不差呀?”

  陈老头郁闷。

  自己这趟出远门去找人家,本来也是硬着头皮勉强上阵,虽然没找到的时候心中有些失望,但是也不免暗暗松了口气,终于不用直接面对那家人和那个人。

  没想到人家随便派个小丫头出来,就一样把自己制的没脾气。可恨丁宝这混小子也跳出来落井下石。

  姜是老的辣,脸皮厚就是有好处,陈老头开朗地捋须打哈哈:“没忘没忘,老朋友怎么能忘?看你们说的,难道我老人家就记性那么差?念及老友心中激动万分哪……呵呵……旧情改天慢慢再叙,眼下正事要紧,来来,赶紧商量一下……哈……小宝,你先向阿凝介绍一下情况,也把我不在的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事情说一下!”

  方凝瞪他一眼,心里恨恨念道:“糟老头,慢慢收拾你。”

  丁宝饶有兴致地盯着他:“老狐狸,我不急,哈哈,一点点刨出你的丑事儿。”

  ……

  “什么?梅九姑已经死了?”林老头霍地站起身来,自己这边虽然已经查到梅葆生到了北京,但是没有查到梅九姑的行踪,更没有收到关于她已经死亡的任何消息。像这种发生在宾馆里的突然死亡事件,怎么竟能隐瞒得这么严实?里面一定有问题,难道,警方里面也有对方安插的人手?林老头悚然而惊,嘴里喃喃念叨:“龙都宾馆,龙都宾馆……”

  “丰泰和香宜小丫头呢?”杨老头听留在宾馆里的九处人手说,两个小家伙都已经被送到林老头这里来了,自己进门之后却没有看到二人的踪影,此刻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

  林老头定定神,答道:“你到这里的时候,他们刚刚出去。香宜这丫头吵着要去丁宝家里看看,丰泰也一定要跟去。老哥不要担心,我已经派人跟在他们身边。”

  点点头,杨老头呵呵一笑,捋着胡须老眼微眯:“丁宝家?这丫头……”

  ……

  九处的那个清瘦中年人在楼下刚把汽车停好,坐在后面的杨香宜已经打开门跳了下去,杨丰泰也跟着下了车,中年人正想开门随着下来,杨香宜却朝他挥手叫道:“罗叔叔,您忙了一晚上,就不要跟我们上去了,您在这里歇会儿吧,我们俩上去只是随便看看就行了。”

  罗叔叔抬头看看丁宝房间的窗户,杨七出事后,他带人来过这里察看,所以知道丁宝住处的位置。想来大白天的,上面应该没有什么危险,自己守在楼下反而能更便于观察附近的动静。于是点头答应,看着杨香宜拉着杨丰泰的手往楼上跑。

  爬了几层楼,刚站到丁宝家门口,杨香宜就惊奇地“咦”了一声:房门虚掩,开了一条缝,屋里面也隐隐传来动静,好像有人在。自己一出口,就听到里面声音倏止。

  跟杨丰泰对视一眼,杨丰泰闷声闷气说声“我来”,便把杨香宜挡在自己魁梧的身体后面,一把推开门,大步走了进去。

  杨香宜从堂哥身后探头看去,却见到屋里正有一个穿牛仔裤的帅哥,站在满地的杂物中愣愣地看着自己二人,手里还抓着本封面花哨的杂志。

  杨丰泰瞪着眼前的帅哥,直觉告诉他,这是个危险的家伙。

  因为这家伙的眼神不对,好像正死死盯着自己身后的堂妹,而且,这家伙怎么嘴巴越张越大?

  鼻子里哼一声,杨丰泰头也不回地问小妹:“是他吗?”

  杨香宜摇摇头,嘴里说声“不是”,心里觉得眼前这人的表情怎么有点眼熟?好像……在丁宝脸上也见到过。

  耳边却听到堂哥闷声闷气叫道:“不是!?”

  “……那就是贼喽?”

  大拳头一挥,杨丰泰已经像头蛮牛似地冲了上去,迫不及待地见义勇为学**,嘴里吼道:

  “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