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隐江湖

隐江湖

醉步拖刀

  • 武侠

    类型
  • 2005.07.13上架
  • 21.35

    连载(字)

44.59万位书友共同开启《隐江湖》的武侠之旅

学徒起点送祝福 见习昔炆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一、密谋

隐江湖 醉步拖刀 3505 2005.07.25 19:23

    

  入夜,B市大街上流光溢彩,整个城市灯火辉煌,映得夜空也隐隐发亮。但是,总有灯光照射不到的阴暗角落,在城市的边边角角里,总会有些鬼鬼祟祟的人策划阴谋诡计。

  城中某处,一个密室中,的确正有些人讨论见不得光的事情。

  说是密室,当然是外面的人难以找到入口的房间,但并不意味着密室就是阴暗潮湿、到处蛛网暗结的黑屋,要靠着昏黄火烛才能勉强视物。古时候,还真有人会在密室中放上夜明珠照明,既少了油烟熏陶之苦,干净环保又耐用,又能摆阔显品位。

  但是,有人说,有了电,真方便。

  也有人说,要与时俱进。

  说的实在太好了,尤其后面那句话。

  至少陈观雨陈老头就是这两句话坚定的支持者,同时也是积极的身体力行者。陈老头的密室就是在丁宝同志的大力推动下,率先进行了电气化改造,虽然丁宝对自己做出的这一历史性贡献事先毫不知情,事后跺足捶胸后悔不及。

  完成改造工程之后,陈老头当时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感到自己对门中列位祖师终于能有个交待,尤其是建造这间密室的那位祖师爷,在九泉之下也应该能够宽宽心了。以前,每每发现丁宝来过之后,密室中光线就要暗下几分,墙上就要多几个坑洞,陈老头就会肉疼不已,想来那位有品位的祖师爷也会在九泉下气得跳脚。

  如今终于形势一片大好,所以,虽然陈老头一向认为,自己是一个坚守正统的“江湖”老古董,但是他也自豪地断定,这与他热烈拥护生产力发展、科技进步和实现四个现代化一点也不冲突。

  曾有一次,陈老头得意洋洋地对丁宝进行谆谆教诲:“在发扬‘江湖’优良传统的同时,也要积极投身于时代的大潮中,完成从内而外的全面改造,要做一个真正有品位、适应时代发展的‘江湖’优秀代表,比如你前辈我。”

  当时丁宝听得目瞪口呆、晕头转向、不知所谓,但还是向陈老头表达了强烈的鄙视,原因无他,陈老头也会有“品位”?开玩笑!!

  从营造密室的角度讲,丁宝对陈老头的判断是绝对正确的。至少跟眼前这间密室相比,陈老头的那个密室的可怜改造工程实在是拿不出手。

  眼前这间密室空间很大,营造得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奢华”。

  完全以奢华的欧式风格为主调,无论是装修,还是家具摆设,都蕴含了深厚的欧式文化底蕴,密室中摆设的所有家具,全都是原装进口的精品,甚至是小小的一块镜子、一片瓷砖,都出自响当当的品牌。

  天花板上那些暗金色石膏线的大小和数量,墙纸的色彩浓淡,以及灯饰、挂画、茶具等配件的摆放位置,都是原汁原味的仿古设计,整建密室,用欧洲传统的“做旧”手法进行了装饰,表现出一股古香古色的韵味。

  密室中摆放的家具,均是以质地上好的胡桃木、樱桃木以及榉木为原料制成,线条优美、用料华丽精致,图案精美绝伦。在把手等细节处,也都以铸铜、镀金、镀银、镶大理石等欧洲宫廷家具常用的制作手法,进行了装饰美化。

  密室中间,放了一个大型的五人座欧式布艺沙发,单是这个沙发,价值就达30多万人民币。而沙发前的大理石茶几上,摆放的那套范思哲骨瓷精品,价值也达上万,美伦美奂的花纹和精致考究的制作工艺,堪称骨瓷茶具的上佳之作。

  在这样一个富丽堂皇的密室之中,在头顶古式吊灯的柔和光线之下,五个人坐在松软舒适的沙发之上,讨论的却是见不得人的阴谋诡计。

  但见中间那个沙发上,坐着一位干干瘦瘦的秃顶老者,老者左右两边,坐的正是那个古老和同为“使者”的那个年轻人,三人对面,坐的却是一个中年汉子和一个清瘦青年。

  “已经探查清楚,自杨家小丫头失踪以后,唐中阳前两日一直在亲自调查一个叫‘丁宝’的小子,昨晚他突然要去的地方,就是那个‘丁宝’的住处。要不是咱们的人昨晚一直盯着他,还真想不到他会出现在那里,要不是昨晚古老亲自出马,一路随机应变,周密布置,英明决断,终于半路将之迎头截杀,换了属下等人,恐怕早已手足无措,错失良机。”一个尖嘴猴腮的中年男人欠着身子,一边汇报工作一边不失时机地大拍马屁。

  古老却仍是一幅不为所动的表情,让中年男人的努力落了空。鼻子里哼一声,古老问道:“可有那逼死九姑、救走杨家小丫头之人的线索?”

  中年男人顿时心中一紧,战战兢兢答道:“未曾探到消息。”

  倒是那个年轻“使者”神色一动,关切地问道:“那‘丁宝’是何来历?”

  清瘦青年不慌不忙,拿出一张纸,扶扶金丝眼镜念道:“丁宝,男,现年26岁,安徽黄山人,据说祖籍山东,但具体不详。其父丁石,其母高玉兰,均在家中务农。”

  “身高174公分,体重79公斤,身材微胖;1997年进入清河大学,攻读历史专业,2001年毕业后继续攻读硕士,去年毕业后,留校在行政部门工作,据说颇受上司关照,经常接受专门指导。”

  “此人平时表现平平,没有特别突出之处,身边人对他的综合评价是:为人惫懒,好色胆小,最喜结交锁匠。现租住在海定区昆玉河边车道口小区。”清瘦青年顿了顿,说道:“那里确是距离唐中阳丧命之处不远。”

  旁边中年男人忙补充道:“昨夜警方已在河中打捞得唐中阳尸体上来,丁宝今日未曾现身。”顿一顿,想起一个重要情况,赶紧又说道:“属下等在其小区内打听到,近日丁宝家中突然来了一位表妹,根据其邻居的形容,竟是和杨家小丫头有些相似。”

  古老顿时睁大眼睛,与年轻“使者”对视一眼,口中惊呼:“九姑?!”

  一直闭目养神的秃顶老者此时睁开眼睛,问道:“可有那丁宝照片?”

  “有!”青年连忙取出一个信封,从里面掏出两张照片,可怜丁宝,一日里隐私权与肖像权同遭践踏。

  古老一把抓过照片,细细打量,只见一张照片之上,丁宝站在一处流瀑之前,一幅宝相庄严抚今追远之状,忧郁的眼光似是往向远方。年轻“使者”凑过头来,却是另一种感觉,怎么看都觉得那胖胖小子是在偷瞥经过的一位身材惹火姑娘。

  古老打量再三,终于肯定地说道:“单从眼神和身材上来看,倒和昨晚跟我交手的那人有八成相似。”

  中年人忙说道:“昨夜除了唐中阳,未在河中发现其他尸体。”

  年轻“使者”沉吟一下,吩咐那名中年人:“让石老三进来!”

  沉声应诺,中年人走到一处挂着挂毯的墙边,伸手在某处触动机关,墙壁从挂毯中间无声无息地裂开一个门,中年人抬步走了进去,墙壁在身后又悄无声息地合上。

  秃顶老者看过照片,叹道:“出现了意料之外的不稳定因素,须得及早将它去除,不然,可能会对后面的大事有影响。”

  三人连连点头,古老说道:“莫老说的极是!”

  此时墙壁开而又合,方才那中年人领着一名大汉走了进来,竟赫然是那日在车站绑架杨香宜的为首汉子!

  年轻“使者”挥手道:“石老三,你且看看照片上这人,可曾见过?”

  石老三对着在座诸人弯腰行礼,走过来恭恭敬敬接过年轻人手中照片,一看之下大惊失色道:“没错!正是那日属下等人一起在车上绑走的那人,当时看他神色不对,以为是杨家安排在小丫头身边的人手。那日到了山村,属下与九姑会合后,和九姑一起将杨家丫头先行押到宾馆,留下王老哥和其他几位兄弟拷问这小子,谁知其后竟失去王老哥他们的音讯,当晚九姑感觉不对,欲带属下等离开宾馆,谁知就在属下回房收拾的转眼功夫,就有神秘人物突然闯入九姑房间,逼死九姑,将小丫头救走!”

  在场诸人顿时面面相觑。莫老挥手让石老三退下,密室中一片死寂。

  闭目沉思片刻,莫老睁开老眼,细目之中神光如电,与古老对视一眼,两人同时点点头。

  莫老沉声说道:“看来此人是杨家的一着暗棋,须得尽早拔掉!”

  古老眼中也是杀机汹涌:“此人功力不弱,身手诡异,倒是不可小觑,若是置之不顾,恐怕会对下步行动不利!”

  年轻人对清瘦青年和中年人吩咐道:“马上全力查寻丁宝行踪!”

  中年男人和清瘦青年赶紧起身应命,莫老挥挥手,让他们也退出密室。

  眼看密门合拢,年轻人扭头轻轻问道:“此番可让四煞出手?”

  莫老和古老思量一下,点头表示同意。

  古老沉吟道:“唐家和杨家的人都已如期出现,只是九姑突死,明里的安排无人主持,恐怕要对计划再修正一下。”

  莫老道:“无妨,别忘了她那残废弟弟!”

  三人俱是阴阴一笑,密室之中一时无言,无尽杀机暗中涌动。

  ……………………

  城市的另一角,同样是在一间豪华厅房之中,此刻也正有另一群人在彻夜商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