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隐江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七、大佬

隐江湖 醉步拖刀 2965 2005.07.28 09:26

    两三下将碗内剩饭扒进嘴里,将碗一撩,筷子一搁,抹抹嘴巴,桂逸明义干云霄地叫道:“宝哥,你且在七哥这里好生养伤,家里交给我,我这就去帮你修锁!”

  未待丁宝省过神来,早就一溜烟跑得不见人影。

  杨七笑骂道:“臭小子,又惦记着去看美女。”

  丁宝明白过来,一脸的痛心疾首,拍桌怒骂:“这见色忘义的色狼!”却浑然忘记自己当年也曾与这色狼一起,蹲在校园里的小路边上,看着来来往往的美女猛吞口水。

  杨七笑着摇头,一时懒得理他,待他也吃完午饭,便将桌上收拾干净,自去厨房洗刷餐具。

  丁宝听着厨房哗哗水声,叹道:“老七,看你越来越像模范丈夫了,却不知哪家姑娘有幸……”

  厨房里水声虽响,杨七却是听得字字入耳,当即在里面笑骂道:“若不是交友不慎,误了大好青春,说不定今天都抱上胖娃娃了。”

  丁宝听得直翻白眼。

  杨七与丁宝年龄相差仿佛,甚至比丁宝还要小上几个月,但却是入学在先,若是论资排辈,丁宝也只能老老实实叫他一声学长。杨七比丁宝还要早上两年毕业。虽然相差两级,但二人当年在学校里面便已是死党。即使是在杨七先离开校园之后,二人也一直往来频繁。

  人长得清瘦白净,杨七比丁宝还要高上半头,身上书卷气浓厚,如今在一家报社工作,马马虎虎也算是个白领,更兼天生是位操持家务的好手,因此日子过得颇为滋润体面。只是终身大事一直未曾解决,跟丁宝一样至今仍是形单影只、四处晃荡。有时桂逸明眼见得这么一个讨女人欢喜的好男人至今单身,好奇心起,便拿这事来问,杨七每每便如今日这般,拿眼斜着丁宝,摇头晃脑地叹道:“交友不慎,交友不慎!”丁宝听了,往往便会额上青筋直跳,偏偏发作不得,只能嘴里咕咕哝哝,也不知说些什么。两人总是这般神神秘秘,弄得桂逸明每次都是心痒难熬,抓耳挠腮,偏又问不出什么,最后只能气急败坏大叫一声,拉二人出去灌酒。

  杨七虽然看上去文质彬彬,却是酒量甚宏,斤半烈酒下肚,也只是脸上微红,眼睛却是愈发清亮,而此刻丁宝和桂逸明早已钻到桌下,抱着桌腿人事不知。是以,后来三人每次聚会喝酒,杨七都要先将他二人身上钱包搜刮一空,免得到最后又是自己一人付帐买单,还要将两头死猪一样的男人拖回家去,所以酒钱倒还罢了,这般辛苦劳作却是不能白白付出。

  当下杨七收拾妥当,对丁宝说道:“你在这里好生养伤,我下午去报社应个卯。”

  自前夜丁宝受伤来到这里,他便一直呆在家中照料,如今看丁宝伤势已然好了很多,便放下心来,这才想起还未向报社领导请假,于是决定还是亲自回报社转一圈,跟领导和同事打个招呼。

  丁宝躺在床上有气无力应一声,杨七便关门而去。

  B市为人诟病的一个地方便是房价过高,在此地打工之人的住房成本实在太高。杨七这房子也是租赁而来,是在一栋旧居民楼的顶层六楼,一到夏天便如蒸笼一般,热气难耐。更有窗外白杨参天,绿荫堪堪触到窗下,蝉鸣却声声入耳。

  树上蝉声聒噪,丁宝脑中混乱,一时对这几日纷至沓来的事情想不出头绪,于是盘腿坐起,运气疗伤,推动内息缓缓运转,不久便入忘我之境。

  …………

  唐五混在人群之中,挤下了公交车,随着人流向马路对面的海龙大厦走去。

  这一带是B市最集中的电脑器材、数码产品交易场,方圆数里之内,高楼大厦林立,商铺卖场云集,更集中了大批经营电脑的商家店铺,每日里人流如织。是以此处的交通便也显得颇为混乱,满街都是人车乱窜。

  在这里,既有正经的生意人,也有游走在法治权威边缘的游兵散勇、虾兵蟹将。巍峨高楼之下,宽阔马路旁边,红男绿女身侧,却有多少目光闪烁男女凑过身来,鬼鬼祟祟问一声:“要**吗?”

  哦,对不起,现在大家一般都问:“要光盘吗?”

  也有不少正经商人,不屑与此类鬼祟男女为伍,肃容低眉,遗世傲立在广告牌后、路边树下,脚下摆块纸板,龙飞凤舞地书上几个大字:“高价回收:墨盒硒鼓”,干的确是颇有技术含量的活计!决不屈尊降贵去死缠烂打,只等大鱼自来咬钩。

  更有若干文化人,从事的才是真正济世救人、造福一方的善事,每每见到神色郁郁、面带难色之人,便会热心上前排忧解难:“要办证吗?”

  唐五洒然一人,面容平和,细目微张,施施然穿过大街,摆脱不少热心人士的纠缠,来到高楼之下的一处广告牌边,眼光在牌下歪歪斜斜站着的几人身上扫过一遍,脚下如行云流水,丝毫不停,直接走到其中一人面前。

  那人是个长相平凡的中年汉子,属于那种散入人群便再难发现的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人物。此时见有生意上门,立时精神大振,端正身子,清清喉嗓,满脸赔笑,凑上前来问道:“先生,要办证?”

  唐五却是眼光在他肩头一转,落在那朵用土黄颜色细线勾出的小花上面,微微一笑,转而看着他的眼睛,轻轻摇头。

  中年人眼珠一转,改问道:“要光盘吗?”

  唐五微笑摇头,还未及张口说话。

  中年人眼中却已经换上一片讶色,倒退半步,转而满脸敬服,大步凑前,贴身悄声问道:“**要吗?”

  唐五顿时啼笑皆非,摇头轻笑:“我要见岑九。”

  中年人顿时脸色大变,笑容僵在脸上,对周围几人使个眼色,那几人缓缓走了过来,一个个目露凶光,将唐五团团围在中间。

  中年人寒着脸,沉声问道:“你是干什么的?找我们老板有何贵干?”

  唐五却是不动声色,仍然微笑道:“你去跟他说,蜀中唐五,来会旧友。”

  中年人目光闪烁,对唐五上上下下打量片刻,摆头示意同伙看住唐五,自己远远走开,站在角落里掏出手机请示,还没说几句话,就见他抓着手机往回飞奔。到得跟前,已然换了一副颜色,满脸堆笑,恭恭敬敬将手机双手捧到唐五面前。

  似乎早已料到如此情形,唐五伸手接过电话,那边立时有人叫道:“五哥……”

  唐五却轻轻笑道:“好一个江湖大佬!”

  …………

  丁宝缓缓睁开眼睛,伸手抓起旁边桌上电话:“喂?”

  “宝哥,你家遭贼了!”桂逸明在电话那头惊慌大叫。

  “什么?”丁宝大惊失色,所谓破家值万贯,这岂不是在他心上割肉伤口洒盐吗?当下连连追问:“家里不是有人吗?少了什么东西?我的存折可还在?”

  桂逸明却是连珠炮般应他:“我来到时你家已经门户洞开,屋内一片狼藉,却未曾见到你说的那小mm在。至于少了什么东西,我又怎能看得出来?只觉得眼前这般混乱,倒似乎比你在家时还要稍微整齐一点,只是也都跟猪窝一般,令人无处下脚。”

  丁宝却哪里顾得上他话中带刺,想起放在家里的钱财,只觉得心里一阵揪痛,喝道:“去问问邻家大妈,可曾有些线索?”

  但听得桂逸明大声应诺,随后脚步声咚咚连响,兼之叮叮咣咣之声大作,这一路不知又碰倒多少物事,就这般甩手冲出门去,却全然没有听到丁宝在这边抓着话筒跳脚大叫:“臭小子,怎不知把我电话挂上?!这一来又要费去我多少话费?!”

  ………………

  兄弟们,如果觉得写的还行就砸两票支持一下,没票也没关系,热切盼望大家提提意见,大家的支持是写作的动力,谢谢啦!

  特别感谢书友“空梦留痕”和“ timtimtim”的热情支持,他们的午夜留言给了我熬夜的动力,虽然今天眼睛红红,眼圈黑黑^_^!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