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隐江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突杀

隐江湖 醉步拖刀 3177 2005.09.01 21:50

    摇摇摆摆,一路晃到主楼大门前面的台阶下,丁宝突然停了下来。

  左顾右看,上下打量,摇头晃脑,唉声叹气,似乎在看风水。

  就是不迈上台阶。

  看他这样在楼前搞怪,楼里面的人满头雾水,终于有人沉不住气出来试探。

  一个穿着制服的女人跑出来热情地打招呼:“先生,是来度假吗?”

  古板的制服遮掩不住喷火的身材,走起路来波翻浪卷,有意无意间春guang外泄,长得颇有几分姿色,骨子里更透着一股诱人犯罪的魅惑。

  “哇靠。”心里叫一声,丁宝翻翻白眼,但是有墨镜挡着,别人看不到。

  不由得撇撇嘴,丁宝心里暗骂:“这是度假山庄还是三里屯?”

  嘴里却不答话,歪着脑袋,丁宝肩上挎着旅行包,闲闲散散地站在女郎面前,一幅混混架势。

  右手伸进短裤兜里一阵乱掏,抓出一个皱巴巴的纸团。

  “喏!”努努嘴,丁宝手指一弹,纸团高高抛起。

  女郎一愣,情不自禁地伸手去接,待到一把抓住纸团回过头来时,却被眼前所见惊得张口结舌。

  “啪哒啪哒”拖板儿声音脆响,丁宝手舞足蹈沿着马路返身向山庄里面跑去。

  主楼在庄里的位置是在左前方,山庄占地颇广,甚至将半座小山圈在庄内,远处山势连绵,山庄地势也是前低后高,主楼前面的马路蜿蜒向上,一路爬升,一直延伸到上山的层层石阶之下。

  看丁宝埋头狂奔,正是去往小山的方向。

  去向不是重点,关键是丁宝跑路的姿势……

  有点夸张。

  穿着拖板儿跑路不方便,丁宝张牙舞爪像只螃蟹,脚步沉重像头笨牛,一脚踩下去似乎地皮都在颤抖。

  步子倒是迈得挺大,几步跨出已经快到那边的草坪那里啦。

  女郎却还没反应过来。

  意外太多,让人措手不及,丁宝的举动连主事者都没有料到,何况她这个出来请人入瓮的马前卒。

  一连串的意外。

  先是失去他的踪影,意外。

  然后凭空找上门来,意外。

  到了门口扔下破纸就跑,意外中的意外。

  一代高手跑得像个傻瓜,更是让人跌破眼镜。

  一应布置被尽数打乱。

  但是山庄里有的是老江湖,对方的举动虽然出人意表,还是有不少人很快醒过神来。

  主楼大门里蹿出几个人来,一个个身手矫健。

  甚至有人迫不及待地从楼上飞身扑下,形如苍鹰搏兔,半空中一个国字脸的威猛大汉怒吼一声:

  “留住他!”

  院子里怒喝连连,散布在外面的几个人已经飞扑过来,要将丁宝圈住。

  有两个离得近,几个起落已经扑到丁宝身前。

  一个正前,一个侧后。

  前面的是个中年矮胖汉子,满面油光,虽然看上去体形臃肿,纵跃之间却是轻盈无比。脸上神色凝重,粗大的右手猛然前探,抖手甩出一根细长的金链。

  内力贯注之下,金链顿时如同一条硬挺笔直的铁条,带起嗤嗤劲风,直刺丁宝胸前要害。

  下手狠辣,毫不留情,并没有留下活口的打算。

  侧后方扑过来的是一个精瘦的年轻人,一脸阴鸷狠辣之气,右腕一翻,手上多出一把寒光四射的匕首,右臂屈而突刺,抖出一片雪亮刀光,将丁宝背后尽数笼罩,

  脸上咬牙切齿,直像恨不得要在丁宝背上捅出几十个窟窿。

  国字脸的大汉轻功了得,从楼上纵身飞下,未待落地,半空中屈膝蜷身,连翻两个跟斗,双臂倏展,两腿猛蹬,宛如突然获得巨大推力,身体劲弩一般平平射出,整个人如同鹰隼滑翔,凌空迫近丁宝上方。

  与他一起扑出主楼的同伴已被甩在身后。

  刹那之间,丁宝已经陷入三人夹击之下,远远近近,更有无数人火速赶来。

  深陷重围之中,实在当不得半点犹豫,经不起半分耽搁,哪怕几秒钟的延迟,也会立刻陷入难以脱身的死地。

  墨镜之下,双目之中冷芒暴涨,丁宝冷哼一声,去势丝毫不变,右手已将旅行包的带子抓在手中,胳膊一挥,鼓鼓的旅行包带着呼呼风声,猛然砸在直刺而来的金链的前段。

  左肩倏沉,身体微偏,左脚陡然发力蹬地,身形一矮,骤然加速前冲,右腿同时借势向左后方猛甩,一团黑影随着这一甩之势,从脚尖电射而出。

  鼓鼓的旅行包夹着万钧力道,轰然砸在金链前端,如山潜劲震得胖汉右臂一抖,当下咬牙抖腕前送,金链立刻如同灵蛇一般,将旅行包死死缠住。

  右手用力猛拉,左手挥拳猛击,胖汉要将丁宝缠住,好让同伴夹击得手。

  但是没有达到目的。

  金链缠住旅行包的一刹那,丁宝的身体前倾,已经随包扑近,堪堪避过青年人手上的匕首,甩出的右腿更是毫不停滞,借一甩之势,向左后方骤然狂摆,整个身体猛然间凌空旋转。

  右手一扯旅行包的带子,撒手,握拳,轰然捣出!

  隔着旅行包,与胖汉的铁拳正正对上!

  如同风火轮一般,身体尤在半空之中翻转不休,带着呼呼风声,左脚重重踢在青年头上。

  与此同时,“嘭”一声闷响,整个旅行包炸成无数碎片,包中塞的团团报纸也化作满天纸屑,四下飘散。

  纸屑之中,寒光乍闪,两把西瓜刀飞上半空。

  一阵头骨碎裂的细响,青年的身体像麻包一般,飞撞向正从后面扑来的同伴。

  那国字脸大汉身在半空,眼见就要飞近丁宝上方,却见一团黑影夹着凌厉风声,闪电般飞到眼前。

  瞳孔一缩,大汉不敢大意,力贯双手,五指如勾,猛然对上那团黑影。

  一声怪响,黑影四分五裂,里面蕴含的沉重潜劲却震得大汉身形一滞,去势倏止,直直落下地来。

  定睛看时,却是一支拖鞋碎成数块,散落在地!

  血气上涌,大汉恼羞成怒,正欲揉身扑上之时,大团人影却已迎面撞到怀中。

  却是青年人的尸体飞来,与大汉重重撞在一处。

  一阵清脆声音密密响起,大汉胸骨尽碎,口鼻之中鲜血狂喷,脚下更是“蹬蹬蹬”连退数步,终于倒在地上,手脚抽搐不已。

  跟丁宝一拳对上,胖汉身子狂震,脸色倏地变成一片惨白,嘴角突然挂上一缕血丝。脚下更是站立不稳,连连倒退。

  丁宝身子犹在半空之中旋转前冲,胖子的那一拳之力已被他借旋身之势化去大半,去势丝毫不停,夹带隐隐风雷,猛地撞进胖子怀中。

  蜷身埋头,左肘横扫,胖子的一身肥肉挡不住他铁肘猛击,噼噼叭叭几下骨骼断裂之声,胖子如同一团烂泥,软软倒向地面。

  身子前冲之时,丁宝已经抓住凌空飘舞的旅行包背带,脚尖刚刚触及地面,右手握带,手腕一甩,带子如同长了眼睛一般,将刚刚落到背后的两把西瓜刀凌空卷住,一把收回到手中。

  言快笔慢,一切只在电光石火之间。

  动作如同行云流水,丁宝连消带打,三人夹击之势顷刻破解,其他敌人尚在十米之外。

  只是在胖子身前微微一滞,丁宝突然加速,赤着双脚飞掠而出。

  左脚的那只拖鞋,已在踢碎青年人头颅时震飞,此刻光着两只大脚丫子,身形如光似电,竟然带起一连串虚影,全无方才莽牛狂奔的笨拙模样。

  “幻影流光?!!”身后追来的人群中已经有人在惊恐地大叫。

  顿时引起一阵隐隐骚动,众人脸色铁青,却都脚下不停,四面八方疯狂围拢过来。

  山庄之中响起阵阵唿哨,更有人拿起对讲机怒喝连连,散布在各处的高手纷纷向这个方向集中。

  脚不沾地,丁宝左手缠着绷带,虚放在身侧,身形丝毫不停,左拐右转,方向变幻莫测,一路上腿扫刀劈,眨眼间又连斩二人,已经扑到一处四合院附近。

  脚尖一点路边草坪,丁宝陡然飞起,飘然落在屋顶之上。

  这四合院的房顶都是老式青瓦,丁宝身子贴瓦前掠,脚下如同卷起一阵狂风,大片屋瓦凌厉飞出,砸得刚刚赶到房下的几个敌人抱头闪避。

  转眼间,就要冲到屋脊尽头,脚下忽然一阵巨颤,警兆突现!

  前后左右,数条人影破瓦而出。

  碎瓦残椽满天乱飞,浓重杀气直冲霄汉!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