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隐江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七、埋伏(1)

隐江湖 醉步拖刀 2452 2005.09.06 19:12

    紧紧追着丁宝的,总共有十三个人。

  十三,一个不吉利的数字。

  一路追杀至此,个个都有着傲人的身手,也都对自己有着相当的自信。

  但是看到丁宝在庄内冲荡决杀无人能挡,一个个也都心中暗自懔然。

  虽然也有人认为是那小子运气太好,没有撞到自己的缘故,但是追杀的时候,众人还是不由自主地尽量聚在一起,竭力跟上大队,避免被对方各个击破。

  人多力量大,蚁多咬死象。

  不相信以自己这些人的实力,还会留不下这个毛头小子。

  这个想法差不多在每个人的头脑里都闪现过。

  所以,十三个人的队伍,并没有扯开太远。

  纵然符合“团结就是力量”的真谛,但是也留下了被人一网打尽的祸根。

  固然也是丁宝抱头鼠窜的表演过于真实,没人料到荒山野岭里还隐藏杀机。

  丁宝止步之处,是两山间的一小块平地。

  树林并不密,灌木倒是挺深。

  林木大多只有碗口粗,带有明显的人造林痕迹,所以树上并不是藏身的最佳之所,反而没有低矮茂密的灌木丛的隐蔽效果好。

  藏身在里面,外面路过的人难以察觉。

  以有心算无意,追杀的人反而落入陷阱。

  ……

  丁宝伸出右手,往身侧一探,稳稳抓住飞过来的短刀木柄。

  第三把西瓜刀。

  前两把刀牺牲得壮烈,物有所值。十三块钱一把,收买了不少人命。

  和谐社会,人命一样不值钱。

  丁宝长长吐出口气,霍然转身。

  后面已经刀来剑往,打得热闹。

  手上血迹浓稠,一握之下,已把新刀的木柄染红。

  燥热的天气下,身上血迹渐干,硬梆梆的,皮肤外面像是多了一层外壳。

  脸上更是脏兮兮地不堪入目,丁宝此刻的形象实在有碍观瞻。

  只有浑身盈荡的杀气,与浓浓的血腥气一样,挥之不去。

  双目之中寒芒闪动,冷冷看着向自己扑过来的六个人,丁宝紧握刀柄。

  ……

  十三个人,都不是江湖菜鸟,阅历丰富经验匪浅。

  刚才虽然热血上涌狂追不舍,但是在看见短刀从灌木丛中飞出的那一刻,都是猛然一惊,稳住身形。身后传来的一声娇叱,更让众人反应过来。

  中了埋伏!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当先的老头枯瘦的左手一摆,沉声喝道:“分头御敌,先擒首恶!”

  有人调度,行动就显得有序的多。

  人影晃动,转眼间队伍分作三组,前六后四,中间闪出三人,迎向从飞出短刀的灌木中纵身而出的黑眼圈男生。

  队伍最前面的六个人,实力最是雄厚,毫不犹豫地向正在转身的丁宝杀去。

  落在最后面的一人已经笼罩在敌人攻势之下,他前面的三个同伴一声不吭,左右一分,向凌空出招的俏美女郎兜杀。

  ……

  原来的那把软剑报废之后,桂逸明一直没有用新买到的软剑。

  那把盘腰剑跟了他不少年头,新剑拿在手上总觉得有些不趁手。

  不过幸好有替代的武器,那是他从小就玩熟了的一种东西。

  虽然上大学之后就没怎么再接触过,但是软剑受损之后,他第一个想起来的替代品,就是那个物件。

  纵身飞越重重灌木,桂逸明抖手甩出一个闪着银光的圆形扁平物体,那物件尾部连着一条细细银带,银带的另一段,捏在桂逸明手中。

  空中闪过一道银光,圆形物体斜斜划个弧线,闪电般击向当头那个白面微须的中年人。

  冷哼一声,中年人左脚在地面轻轻一踏,身体飘然而起,行云流水般贴着草叶掠过,右手轻抬,手中铜箫乍然前探,正好点在圆形物体之上。

  “叮”一声清鸣,圆形物体骤然折向,似乎向回缩了一下,后面的银带寒光一闪,却又突然暴涨一段。

  圆形物体猛地弹射而回,呜呜破风,击向中年人的右太阳穴。

  眼神一凝,中年人终于看清敌人兵器的模样,心中微微一愕。

  那个东西,他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很熟悉,是普通人家常见的工具——

  钢卷尺!

  而且是最普通的那一种,扁平的圆柱状镀锌铁壳,直径不足三指,厚度大约一公分。

  钢尺卷在壳中,用时捏住尺端翘起的部位扯出,总长约有五米,宽近25毫米,其薄如纸,弹性极佳。

  念头在脑海一闪而过,卷尺的铁壳却已经迫近要害,带起的劲风吹在头侧肌肤之上,竟然隐隐作痛,中年人心中一惊,猛然提气前扑,右手铜箫向上横扫,左掌作势前推。

  带着呜呜怪声,箫影一闪,如同打在蛇之七寸,正好击中铁壳后面露出的尺身。

  一声轻响,铁壳化作一抹流光,从中年人脑后直直飞过。

  钢卷尺的弹性虽佳,钢质却有点脆,被含着潜劲的铜箫点中,立刻应声而断,铁壳顿时失去控制,直飞而出。余下的尺身吃那一击的带动,也歪向一边。

  左掌一翻,中年人去势不减,便要向桂逸明胸前击下。

  ……

  唇边挂着一抹笑意,桂逸明右手一抖,两米多的残余尺身突然凌空扭曲,银光闪动,宛如一条细蛇半空游走。

  折断之处犬牙参差,残刃闪着幽幽寒光,骤然兜到中年人身后,向他颈后狠狠扎下。

  左手一吐,又一道银光从他手上激射而出,却是另一个卷尺出手,去势如同激光电闪,后发先至。“叮”地一声,正好击在脱尺而飞的铁壳之上,两个铁壳齐齐折向。

  脱尺铁壳斜着飞出,去势更急,在空中一闪而过,带起隐隐沉雷,凌厉击向中年人左后方的马脸汉子。

  左腕猛震,桂逸明左手的卷尺外壳凌空圈转,尺身竟抖出三个圆环,要将中年人的左手圈住。

  从扑出灌木,至此不过数息,桂逸明脚未落地,已与对方打作一处。

  最左边的对手大约三十多岁,三角眼中闪着寒光,也已经揉身扑近。

  ………………

  下班后在办公室赶了一章,觉得自己也不过瘾,老刀给自己鼓鼓劲,晚上争取十一点左右再更新一章。请大家多支持一下啊!投票!收藏!老刀感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