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隐江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五、破围(2)

隐江湖 醉步拖刀 2536 2005.09.04 20:45

    

  四百年前的华山大会,对武林绝艺的筛选之严,可谓空前绝后。

  即使在隐江湖正式成立后的漫长岁月里,历届续榜大会上的高手耆宿纵然百般挑剔,也不敢说自己的眼光已然超越先辈。

  首批列入《奇功绝艺谱》的绝学数量并不多,但是个个都是经过千锤百炼的惊世奇功,经得起严格考验。

  就连少林易筋经上的功夫,也是在二十年后才得以入榜。

  丁家的两仪大真力固然榜上有名,却还有另一项绝学得以荣幸入选,魔门是任宗主秋大先生对此项绝学的评语是:

  “迅雷激电,势扫八方。”

  此评语得到其他名宿的一致认同。

  以两仪大真力御刀,更是无坚不摧。

  但是,丁定远却婉言辞谢,这门绝学最终被从《奇功绝艺谱》中撤下。

  数次正邪对决之间,丁定远每每单刀赴会,以寡敌众是家常便饭,奸邪恶徒闻风丧胆,倒在这门功夫之下的各路人马可谓尸积如山,杀气难免太重。

  由于没有列入谱中,随着时光流逝,这门功夫渐渐不为“隐江湖”中的一般人所知。

  后来更由于丁家的突然销声匿迹,它更似乎成了一个传说,渐渐湮没。

  但是,丁家的人一直在谨慎传承。

  这门绝学,便是与两仪大真力一起被视为丁家传家宝的——

  八方刀!

  单刀赴会,横扫八方。

  代代锤炼,去芜存菁。

  传给丁宝之时,刀法总诀已经被精炼得只有返璞归真的四个字:

  快,狠,准,稳!

  从六十多年前起,世上也已经没有 “八方刀”这个名字。

  有的只是——荡寇刀!

  一刀在手,扫魔荡寇。

  这是丁家以寡击众的搏命刀法。

  深陷重围之中,正是要以命相搏,杀出一条血路。

  从主楼到四合院,从落进屋内到重新跃出,经历的时间说不上太长。

  但是房子已经被团团围住,远处还有人在不断赶来。

  地网渐成。

  残破不堪的屋顶上,也已经又跃上来几个人,若不是自己及时纵身出来,再延迟一点的话,恐怕天罗也已张开。

  浑身上下尽被敌人鲜血浇透,整个人就像刚从血池中捞出来一般,更因沾上不少灰尘,脸上显得红黄相间,看上去如同绘了一张狞恶脸谱。

  丁宝身直如枪,纵身飞在半空,浓浓血腥之气随风四溢,虎目之中神光似电,右掌之间利刃光寒,整个人宛如杀神降世,重重杀气迎风暴涨。

  凌空挥刀,怒喝出口,丁宝手腕倏沉猛翻,掌间突然炸出道道激光掣电。

  左侧屋脊之上,一名大汉正挥刀欲斩,突觉眼前寒光一闪,手腕一凉,挥出去的右手已经紧握着钢刀跳在半空,在自己面前喷洒着鲜血落下。

  脸上被喷上大片鲜血,眼前一片赤红,大汉心胆俱裂,未待惨呼出声,刀光席卷而上,大好头颅已经脱颈飞出。

  血柱冲天,漫洒红雨!

  一刀斩下离自己最近的大汉头颅,丁宝不待身子落下,半空之中拧腰吸气,屈膝收腿。

  沉声吐气,双足闪电般一起弹出,重重蹬在已经摇摇欲倒的大汉胸前。

  猛然间一阵骨骼断裂的脆响,丁宝如同离弦怒箭,身子平平射出。

  失去脑袋的尸体骤然飞出,重重砸向房下的人群。

  身化流光逸电,屋顶上闪过一道赤红光芒,丁宝头前脚后,掌中利刃在身前化作迅雷激电,道道寒光激射四面八方。

  挡在正前方的一名黑瘦汉子只来得及劈出一掌,雄浑的掌劲却在刀前一触即散。眨眼间刀光及体,整个人陡然四分五裂,残肢断臂四处抛散。

  左侧一根铮亮钢棒从中折断,棒的主人没能挡下当头一刀,一道细长血痕从眉心而下,沿鼻梁、下颌,直至前胸,猛然间血光崩散,身前炸出一团血雾,整个人向后便倒,砸在屋顶之上,滚进旁边的大洞之中。

  身右一个高高瘦瘦的中年男子双臂尽折,怔然呆立,突然喉间呃然出声,上身无声无息向后仰下,整个人齐腰而折。

  残肢抛飞,血光冲天,四下里人群大乱,怒喝如潮。

  丁宝身影如电,脚不沾瓦,眨眼间冲出血雾,闪现在另一栋平房的屋顶。

  脚尖轻点瓦面,不待刚刚纵身上来的敌人站稳,丁宝身体再度暴射而出,屋顶之上顿时刀光急闪,血光乍现,人影抛飞之际,惨呼之声不绝于耳。

  西瓜刀刀身虽短,丁宝拿来近身搏击,却是威力尽显。

  身体只是闪电般在屋顶扫过一遍,瓦面之上已再无可双脚站立的敌人。

  遍体血红,双目尽赤,丁宝森森冷笑,五指一松,右手一抖,一直握在掌中的长带如同盘蛇出击,电射而出,带端利刃穿透一名正往上飞扑的黑衣人脖颈。

  手腕一翻,长带蜷缩而回,丁宝一把将刀柄抓在手中,身形却毫不停滞,红光一闪,已经纵身扑向四合院的另一栋厢房的屋脊。

  这边却早已经抢上来几个人,一时间刀棍并举,掌风拳劲宛如实质,一起向丁宝击来。

  一个个咬牙切齿,全力出手。

  身子仍在半空之中,丁宝蜷身缩腿,整个人缩成一团,凌空翻滚,右手贴身后撤,手腕倏提猛震。

  空气中突然响起一阵密密的丝丝破空之声,无数道若有若无的细线闪着寒光,宛如一张大网,将丁宝全身笼罩起来。

  无论掌风拳劲,还是刀刃棍体,俱都触网即溃。

  屋顶上一时人仰马翻。

  丁宝重重砸落在瓦面上。

  脚下借势发力,屋瓦一阵乱跳,落脚之处的屋顶突然轰然下沉,一片尘土飞扬之中,丁宝眨眼间消失在屋顶的大洞里。

  围追堵截的人马措手不及,不少人还在纵身往屋顶上抢。

  残砖乱瓦纷落如雨,丁宝刚刚落地,两脚猛蹬地面,身体如同弹簧一样收而猛放,左臂护头,右手挥刀,整个人撞破屋内向外的雕花窗棂,伴随一阵木屑乱飞玻璃四溅,眨眼间重新冲到山庄的院子之中。

  不等双脚落地,身在半空之中,只拿左脚尖在窗下玉兰树的树身上轻轻一点,两臂舒展,猛然一抖,身体陡然折向,斜斜纵出。

  方才这阵左冲右突,上蹿下跳,终于在这边扯出一个空档。

  敌人合围不及,丁宝身法如电,竟被他从刀光剑影之间突了出去。

  身法虚实不定,方向变幻莫测,眨眼间丁宝已掠出十几丈之外,往山上发力狂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