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隐江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六、虚实

隐江湖 醉步拖刀 5309 2005.07.20 00:27

    

  窗外阳光明媚,鸟鸣啾啾。

  客厅之中,丁宝趴在沙发之上,鼾声如雷。昨天一整天意外频频,晚上更是费了不少气力用催气疏经手法救人,实在累的狠了,完工之后便一头扎在沙发上睡得雷打不动。

  卧室的床上,少女睫毛微动,缓缓睁开眼睛。

  “呀————”

  一声尖叫,丁宝如遭蛇咬,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一阵手忙脚乱,眼睛尚未完全睁开,口中已接连叫道:“谁?谁?”

  撞倒脚下椅子,方才清醒过来,想起屋内还有一个麻烦人物存在。赶紧一阵风似抢进屋内,却发现墙角正缩着一只浑身发抖的可怜“小猫”。

  “你是谁?不要靠近我!救命呀——”受惊少女看着眼前步步走近的可疑男子,又是一阵高分贝的惊声尖叫。

  丁宝只好停下脚步,努力挤出自认为最具亲和力的笑容,和颜悦色地安慰道:“小妹妹,不要怕,我不是坏人,昨天是我把你从坏人手里救下来的。”

  当下脑筋飞速转动,口中滔滔不绝,唾沫四溅,编出一套曲折动人的说辞。只道昨日公交车之上,发觉女孩被几个“人贩子”施迷药拐走,幸亏自己侠肝义胆、火眼金睛,及早发现坏人意图,一路费尽周折,紧紧跟踪下来,更趁“人贩子”看守松懈之时,冒死将人救出。中间种种曲折之处,自然添油加醋,渲染得惊心动魄,敌人穷凶极恶至极,不免更将自己光辉伟大奋不顾身的英勇形象渲染得十足高大。

  为了加强说服力,更是掀起上衣,在少女尖叫声中,将身上受刑之时的青紫伤痕一一指出,大谈在救人之时被坏人发现,自己毅然决然与之展开殊死搏斗,最终正义战胜邪恶,英雄打败恶徒,成功救人而归,而这累累伤痕便是英雄的正义勋章。一边大段大段自吹自擂的肉麻言语不绝于口,一边心中暗自庆幸:“幸亏昨日睡得死沉,没想起敷药疗伤,不然去何处寻这绝佳佐证?”

  少女睁大双眼,看着这胖胖青年手舞足蹈,眼神渐渐柔和,看来竟似信了几分。待丁宝讲得口干舌燥心中无词之时,探头怯怯问道:“我是谁?”

  这句话直如晴天霹雳,震得丁宝差点一头栽在地上,本想从这少女身上找些线索,谁知对方竟成失忆人士,这玩笑实在大了!丁宝心有不甘,旁敲侧击,少女竟是一问三不知,失忆之状竟似属实。

  盘问半天,竟然毫无所获,丁宝只好接受事实,脑中不住推想到底何处出错,迷药?禁制?还是自己解救手法有误?一时心中茫然,两人大眼对小眼,默然无言。

  “叮铃铃…………”

  客厅桌上电话响个不停,垂头丧气走出卧室,抓起电话有气无力问道:“谁啊?”

  “丁宝?你怎么回事?昨天无故不上班,今天怎么还不过来?”一个女人在电话那头气势汹汹。

  丁宝立刻矮了半截,点头哈腰连连道歉,放下电话冲进浴室草草洗漱一番,走到门口却又犹豫一下,返身折了回来,对少女好生安抚一番,嘱其好好在家呆着,说罢便冲出门去,远远地还甩下一句“冰箱里有吃的”。

  屋内,少女听着大门关闭的声音,眼神一动,脸上突然浮现狡黠的笑容。

  接着翻身站起,隐在窗后看楼下丁宝渐渐行远,回身在屋内搜索片刻,手掌一翻,那个小瓷瓶出现在掌心。

  拔开瓶塞,倒出一粒药丸,放在鼻下闻了一会,“护心丹?”少女眉头一皱,口中喃喃自语:“他到底是谁?”

  眼睛一转,却又轻笑道:“有趣……”

  …………

  赶到位于学校东门附近的办公室时,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路上塞车耽误了不少时间。

  丁宝心中忐忑不安,走到上司的办公室门口,脚下踌躇再三,抱着破罐破摔的心理,还是硬着头皮敲门进去。

  却发现眼前是一个意外的场面:上司正陪着一老一少两位警察聊天!

  “小丁快过来。”外人面前,上司总是那么和蔼可亲,挥手招呼他过去。只有丁宝他们这些饱经摧残的下属,才清楚地知道在那和善的笑容背后,是多么恐怖的青面獠牙。

  “唐队长、张警官,你们和他慢慢谈,我还要去开个会。”上司找借口退场,对两位警察打个招呼,对丁宝嘱咐道:“好好配合,老实交待。”

  后面半句话语气有点重,丁宝心里一哆嗦,心知稍后又要少不了一番耳提面命。

  上司关门而去,丁宝在中年张警官的示意下坐在两人对面,大腿并拢,双手不自觉地放在腿上,忽然觉得自己这个姿势好生眼熟,似乎在某些电视剧中经常看到,对面墙上似乎少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八个大字。

  对两位警官点头问好,丁宝觉得那年轻一些的唐队长眼圈发黑,眼中布满血丝,似乎睡眠严重不足,此时更是脸色阴沉,恶狠狠盯着自己不放,浑似自己欠了他许多钱。

  那张警官却是一脸和气,笑着对他说:“不要紧张,我们来找你,主要是想了解一下你这两天的行踪,还有,你是否见过照片上这个人?”

  说着递过来一张照片,上面正是明眸皓齿笑靥如花的杨香宜小姑娘。

  脸上神色不变,心里却是飞速盘算,如今情形,若将少女交出来实在难以自圆其说,还是找机会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少女交回到家人手上比较妥当。只是警察既然找上门来,必然已经掌握一些线索,如此就得小心应付。

  心中主意已定,假装思索一番,作恍然大悟之状:“好像昨天早上在公交车上见过!”

  当下将昨日车上情形细说一遍,说到自己也被押上越野车之后,却开始满天扯谎,只道那几人在路上问得自己与女孩毫无瓜葛,便将自己扔在郊区路边扬长而去,自己手机、钱包都被抢去,只得狼狈走回家中。

  交待过程中,两位警官都作认真聆听之状,唐警官更是脸色铁青,不时插上几句,询问歹徒样貌特征,随着丁宝手舞足蹈地解说,神色愈发难看。

  张警官又反复询问几遍细节,前后对照无误,便用询问的眼光看着唐警官,唐警官缓缓点头,盯着丁宝的眼睛道:“若是被我查出你有半句不实之言,就要给我小心了!”

  丁宝被盯得心里发毛,连连保证自己并无虚言。

  送走两位警官,回头看到上司站在门口瞪着自己,丁宝心中哀叹:“还是来了!”

  于是垂头丧气,乖乖走进办公室准备挨训。

  …………

  并肩走在路上,唐中阳眼中冷芒闪烁,突然说道:“那小子在说谎!”

  “为什么这么说?”张警官有些惊讶。

  “他的眼睛!一般人回忆起那些事情,总会有些眼神闪烁,情绪波动不稳。但是刚才我看他眼神清澈,仿佛胸有成竹,就像早已想好应对之策。”

  张警官细想之下,似乎确实如此,忙说:“那咱们再回去好好盘查盘查他!”

  唐中阳伸手拦住,摇头道:“不忙,现在回去也没用。你带人继续去查那辆车和那几个人,我去调查这个小子!”说着,虎目之中杀机涌动。

  突然,身上手机铃声狂作,唐中阳掏出一看,当即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张警官看在眼里,心中不由想道:“看来又有棘手的案子了。”

  “最害怕的事还是来了!”深吸一口气,唐中阳稳定心神,将手机凑在耳边,努力在脸上挤出一点笑容,语气中故作轻松:“二姐……”

  “老幺,小丫头在那边还好吧?怎么一直打不通她手机?”二姐语速不紧不慢,那语气竟像是在唠家常。

  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冒了出来,唐警官的手竟有些微微颤抖,舌头有些打结:“她……她……”心下实在犹豫,要不要现在就如实交待。

  张警官在听到那句“二姐”之后,早已知趣地远远躲开,刑警队长畏姐如虎,大家对此都略有耳闻,尤其眼前又出了天大的漏子,年轻人面子薄转不开,聪明的还是早点躲开为妙,免得待会因为看到不该看的,听到不该听的,而遭池鱼之殃。

  嘴里嗫嚅半天,还没说出个所以然来,电话那边却是已经按捺不住:“‘她’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她怎么了?是不是被绑架了?!老幺,你出息了!”

  唐中阳张口结舌:“她怎么猜得到?”一时竟不知如何答话。

  “老幺,当上刑警队长没几年,翅膀倒是变硬不少啊?” 二姐自说自话,句句暗藏机锋:“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也不向我说一声,若不是小丫头刚刚给我打过电话,我和你姐夫都还被蒙在鼓里。你眼里还有我这个二姐么?”

  随之一阵冷笑,听得唐中阳心头狂跳,心头灵光一闪,脱口问道:“二姐,你有香宜的消息了?她怎么样了?”

  “哼,如果她有事,你以为我还会在这里心平气和地跟你说话吗?”这般“心平气和”地冷嘲热讽,倒也符合二姐对自己的一贯态度。

  听出外甥女无事,心中不禁一块大石落地,唐中阳狂喜之际,对二姐的冷箭全盘接下,连连追问详情。

  二姐却道:“事情有些蹊跷,我和你姐夫今天下午就飞过去,见面再说,你先给我查一个人的底细。”

  “谁?”

  “一个叫丁宝的年轻人,好像是在清河大学工作。先不要惊动他,小丫头说为他所救,目前正在他家里。”

  当下唐中阳满口应承,更不顾自己正站在校园路边,点头哈腰连说好话,引得路过学生人人侧目。

  挂掉电话,唐中阳已经是一脸的轻松,摸着下巴,回头望着身后不远处的大楼,嘴角挂着一丝笑意,眼中光芒闪动:“丁宝?……有意思……”

  正在办公室里苦着脸聆听上司教诲的丁宝突然一个冷战,连打几个喷嚏,摸摸鼻子,心中苦笑:“不知又是谁在惦记我?”

  …………

  垂头丧气走在前往学校食堂的路上,丁宝觉得自己这两天真的是诸事不顺:先是莫名其妙被绑,卷进神秘事件,在吃了一顿皮肉之苦,被迫出手杀人、救人,人救到了却发现是个失忆的,上班又招来警察盘问,警察走了上司又来臭骂一顿,连自己的手机都被糟蹋得无法再用,更可悲的是,忽然想起来家里的门锁还要再请人修一次。

  真是欲哭无泪!

  学校刚刚放暑假,校园里还有不少人,尤其是吃饭的时候,三三两两往食堂走的学生老师还真不少。

  “丁——老师”

  一个家伙拉着古怪的长腔,连蹦带跳跑到他面前。

  丁宝心里又是一阵呻吟,屋漏偏逢连夜雨,麻烦又找上门来了。

  瞪了一眼面前这个身穿白色T恤蓝色仔裤、脚蹬跑鞋、气喘吁吁的小帅哥,没好气地骂道:“再这样叫我,当心K你一顿。”

  帅哥却是毫不在乎,大咧咧地跟他勾肩搭背:“怎么?又遭到表扬了?”

  “小桂子,能不能把你的手拿开?……好歹其他学生见了我也都恭恭敬敬叫声‘老师’,虽然我不讲课教书。……拜托,给点面子好不好?……这么多学生老师都在看着,你好歹让我保持点老师的体面罢?”看着整个人都要挂在自己身上的讨厌家伙,丁宝直翻白眼。

  小桂子笑嘻嘻不为所动,拥着他往前走:“我的餐卡没钱了,这顿吃你的。”

  丁宝拿他没辙,自认倒霉地叹口气,都放假了,这家伙怎么还不回家去?

  没走两步,就听见几个女生在不远处连声喊:“桂逸明,桂逸明,你答应我们要请客的!”

  抬头看去,却见那边几个女生正朝这边不断挥手,小桂子却高声应道:“不好意思啊,丁老师找我谈事情,今天没办法了,改天吧!”

  说罢拥着丁宝挤进餐厅,留下那几个女生恨恨跺脚:“又被他跑了。”

  丁宝心中暗恨:“臭小子,又拿我当挡箭牌!”

  这桂逸明本是他同专业的师弟,前年入学的时候,还是丁宝这个做师兄的到车站接的人。之后这个小师弟便跟他特亲近,虽然两人相差四五岁,但是丁宝也是性情随和、没什么等级观念的人,没多久两人就结成了死党,整天混在一起。去年丁宝研究生毕业,留在学校作了行政人员,桂逸明也眼见暑假过后就要上大三了,见到他却依旧是老样子,一点都不给“丁老师”留面子,有时弄得丁宝哭笑不得。

  食堂的饭菜永远都是那么难以下咽,两人在角落里找地方坐下来,一边吃一边聊。

  “暑假打算不回家了,在这边着点事情做。”桂逸明嘴里塞着饭,说话都含混不清。

  “打算做些什么?”丁宝也是忙着埋头把饭往嘴里扒。

  “还没想好,所以来找你呀,看你有没有事情让我做。”桂逸明一脸贼笑:“不过薪水可不能少,你知道,我开销大。”

  听到这句话,丁宝差点被喉咙里的饭噎死,赶紧直着脖子灌下几口水,喘息一阵,瞪眼怪叫:“给你薪水?我自己手机坏了都还没钱换呢!”

  声音一时大了点,引得旁边人人侧目。桂逸明对着周围摆出歉意的笑脸,一把拉着丁宝压低了身子,一脸的债主像:“上次那事你还没表示一下呢。”

  丁宝顿时火大,压低嗓门发飚:“上次?一提上次我就火大。如果不是你小子捅出篓子,我最后又怎会一分钱没赚到,还贴进去几千块钱汤药费?”

  桂逸明也在不住地叫屈:“正要走的时候那老太太从突然斜刺里走出来,谁能料得到?她手上还牵着条狗!我可是连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

  丁宝嘴里塞满东西,说话含混不清:“那是因为你功夫不到家!” 连面对面坐着的桂逸明都听不清他说些什么。

  饭吃的差不多了,丁宝擦擦嘴巴,沉吟片刻,正色说道:“最近小心一些,不要轻举妄动。”

  想了一下,又加上一句:“先看清形势,摸清虚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