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隐江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线索(下)

隐江湖 醉步拖刀 4639 2005.07.16 13:49

    

  “《奇功绝艺谱》向来分黑、白两榜,而‘搜魂手’虽位列黑榜之上,排名却不靠前,只列在黑榜第83位,但是……”陈老头沉吟道:“若论起阴毒狠辣,将之列入前二十位却是毫不为过。武林之中,错骨分筋之术本不希罕,但是这‘错骨分筋搜魂手’,却是仅此一家。”

  “一般的错骨分筋手,空手进招,身法分搂、打、腾、踢、弹、扫种种,手上有擒、拿、封、闭、拗、沉、吞、吐诸般,手、眼、身、法、步、腕、肘、膝、肩无处不到,暗点敌方周身大穴,令对方筋缩骨错,痛不堪言,无法动弹。但此功独特之处,却是不在手法,而是配有独特的内息心法。触敌发力之时,独门潜劲亦随之破体注入,‘江湖’中一般护身心法皆难抵挡。这潜劲会周身游走,数息间便可散布于诸脉之间,搅得本身内息难以凝聚,随之骤然勃发,摧心焚脉,痛楚难熬之处更在体肤所受百倍之上。”

  “在此功手法之下,受者本已动弹不得,更加上阴狠内劲自内而作,错骨焚心之苦,实非言语所能形容。无数铮铮铁汉竟也能被折磨得只求速死。更毒辣之处,乃是即使能够得到独门手法的及时解救,受者也会筋脉尽毁,落下终身残疾。是以,若论用于刑讯逼供,此功实是首选。”

  “所以,昔年魔门刑堂三绝之中,此功得以位居首绝,实不为过。后来更因列入《奇功绝艺谱》,代代相传,数百年间香火不绝。直至上代魔门宗主即位。”说到此处,陈老头突然怔怔出神,手把在山羊胡上半晌不落,久久方才幽幽叹道:“那方宗主,算得上盖世豪杰。”

  “七十多年前,天下纷乱不止,‘江湖’之中,也是山头林立,内斗不休,英雄豪杰也好,牛鬼蛇神也罢,都跑出来一展身手,就连不少退隐山林多年的老东西,也出来凑热闹,唯有魔门中人久不在江湖行走,许多人几乎已将其忘却。”

  “谁知魔门卧薪尝胆几近百年,门中精英辈出,高手如云。是任宗主方卧雪,更是天纵之资,虽然刚过而立之年,一身技艺却是惊世骇俗。七十二年前,在‘江湖’三年一度的‘续榜’大会上,方卧雪突然出现,一连演示自创的五项绝艺,轰动全场,更被全数纳入《奇功绝艺谱》中,为‘续榜’以来的首次,一时之间名扬四海。”

  “谁知大会之后第三天,他便统领魔门三派四院威凌‘江湖’,胸怀雄才大略,睥睨群雄,所过之处,顺者昌逆者亡。短短年半时间,竟已将‘黑榜’所列存世奇功的九成纳入麾下,风头一时无两。数百年来一直努力维持的均势渐渐打破,‘江湖’之中人人自危,风波之下暗流涌动。”

  “若不是异族突然来袭,‘江湖’之中恐怕已发生第三次‘黑’、‘白’对决。当时老夫年方弱冠,随师门长辈行走四方,耳闻目睹,更兼亲身经历,‘江湖’中那段黑暗血腥的历史始终难以忘却。”陈老头心有余悸,谈起“方卧雪”之时不禁百味杂陈:“那方宗主虽热衷于一统‘江湖’,却更是一名热血男儿,局势突变之下,慨然传檄‘江湖’——‘私怨容后叙,国难当为先’,当下倾全宗之力,投入疆场。”

  “‘江湖’中人感其赤诚,愤于同仇,齐集华山,提前召开‘续榜’大会,决定放弃成见,戮力同心,驱除倭奴,于非常时期行非常之规,打破‘江湖’铁律,全面介入世俗之争。此后,‘江湖’子弟前赴后继,明暗之间,与敌寇展开拚死较量。那方卧雪更是进则争先,退则断后,千里纵横,杀敌无数,威震中外,隐然渐成‘江湖’之首。”

  “却不知那‘错骨分筋搜魂手’与此有何干系?”虽然听得津津有味,丁宝仍然不忘主题。

  本来正在悠然神往,却被人突然打断,陈老头心中不爽,狠狠瞪他几眼,话锋一转,进入正文。

  “这门功夫本是魔门绝艺,方卧雪膝下三徒,年龄最长的弟子便位居刑堂副座,那‘搜魂手’自是习得炉火纯青。此人在战中屡立奇功,方卧雪更是对其疼爱有加。后来在长城脚下,魔门两派一院误中埋伏,虽然敌方设伏的甲贺忍者全军覆没,一旅精兵折损大半,但是魔门也痛失大批高手,此人更于斯役没于战场,众人皆以为他已为国捐躯。方卧雪心痛之余,于魔门总坛祖师堂侧,搭设灵堂,祭奠英魂,此后,魔门子弟展开血腥报复,几度重挫强敌,杀得黑龙会焦头烂额。”

  “一年之后,形势却突然剧变,无论是在世俗战场之上,还是在江湖对决之中,敌方处处抢占先手,正面战场上攻城略地,锐不可当,国民损失惨重,江湖对决之中,更是多次设下连环陷阱,使‘江湖’接连损失不少高手。”

  “六十七年前,鲁南白家、淮阳铁剑门、五台梵音寺三家宗主同时得到消息,一边紧急传讯‘江湖’,一边各率门中精锐,马不停蹄赶到山海关,准备狙击南下的黑龙会会长。不料,未待三家人马赶到会合地点,便在山中遭到大批高手分头围杀,白家与铁剑门全军覆没,梵音寺仅有一名年轻的三代弟子,在宗主与诸多长老的舍身维护下,身负重伤逃出重围。”

  “该名弟子在山中苦苦挣扎两日,遇到随后赶来其他同道时已然奄奄一息,被问及师门长辈时放声大哭,原来他逃出战场之后,隐伏许久,心里终是放不下师长同门,于夜里又挣扎着返回遇袭之处,却发现同门中人尸横遍野,几位师长更是死状极惨,似乎重伤之后又曾遭到酷刑逼供,苦熬不过以头抢石而死。”

  “挣扎着说出经过之后,该名弟子终是伤重不治,而经过此役,白家柔云掌、淮阳铁剑仅有些许残招流传下来,许多精妙招数就此失传,梵音般若心法更是从此湮没。”

  “‘江湖’中人皆知那般若心法乃是一等一的内功法门,养护心脉的功效较之其他玄功妙法亦是不遑多让,但是在检验死者之后,后来同道才骇然发现,正如那名弟子所说,死者筋缩骨错,经脉尽毁,敌方所用,竟是‘江湖’绝学!更有见闻广博者,猜测乃是魔门‘错骨分筋搜魂手’所为!”

  “消息传出,‘江湖’一片哗然,本来正在赶来途中的方卧雪闻讯色变,人不落地,马不停蹄,一夜之间急行五百里,累死三匹健马,赶到现场察看真相。一探之下,向来喜怒不形于色、坚毅如同铁石的魔门宗主竟然也面白如纸,手足发颤,在场同道面面相觑之际,方卧雪惨然承认,死者生前所受,正是魔门刑堂绝艺!当下,在近千耆宿高手面前,方卧雪指天誓日,沥血发誓,上穷碧落下黄泉,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查出真相,还‘江湖’同道一个公道。”

  “此后,魔门抽丝拨茧,费尽心机,大费周章,损失不少好手之后,才查出敌方使用‘错骨分筋搜魂手’之人竟是大家本以为三年前已死于战场的宗主爱徒!原来此人当年战场上受伤被俘,禁不住威逼利诱,竟舍却民族大义,投靠了倭奴,从此为虎作伥,以一身绝艺残害同胞,更将‘错骨分筋搜魂手’用于刑讯逼供,本来‘江湖’中人对此都鲜有熬得住的,更遑论一般国人,于是得到不少己方的军情部署、同道行踪,所以倭奴连战皆捷,我方却损失惨重。”陈老头血气上涌,说到此处当真是咬牙切齿。

  丁宝更是听得七窍生烟,张牙舞爪,怒不可遏地连声叫骂:“汉奸!”

  “那方卧雪本是眼高于顶、不可一世的绝世人物,查出真相之后羞愧无地,一夜白头,魔门子弟也是一个个抬不起头来。”

  “六十六年前的冬天,方卧雪首度发出‘血魂令’,召回所有行走在外的魔宗门下,并请来一十八位江湖耆宿作证,带领全部门下跪在祖师堂前发下血誓,要不惜一切代价惩处叛逆,以谢天下。”

  “随后,魔门倾巢而出,就连供奉堂中七大长老,也悉数出山,实在是魔门立宗以来破天荒的第一次。是年冬至之夜,长白山下大雪漫天,积雪没膝,魔门举全宗之力,人人抱必死之志,突袭山下的黑龙会总部,与驻守在那里的东瀛高手和上万精兵展开血战,方卧雪更是一马当先,连斩一十七名东瀛一流高手,在黑龙会高手重重环伺之下,亲手斩下逆徒首级,更一掌击毙黑龙会副会长。”

  念及前辈英风豪气,丁宝满面仰慕之色:“那便是赫赫有名的‘千里奔袭,雪夜挥刀’之役吧?我以前听说过大致情形。”

  “岂止是雪夜,那真正算得上是‘血夜’!”陈老头语气沉重:“那夜,鹅毛大雪一直纷纷扬扬下个不停,天色虽然昏暗,但是雪地映着刀光剑影,枪炮发射时火光不断,直将天空映成一片血色。方圆百里之内,处处都有人在拚死搏杀,处处都能听到倭奴的濒死惨呼和热血洒在雪地上的声音。‘江湖’子弟虽然也早已放开铁律的限制,在战场上拿起火枪和手榴弹,但是此役之中,许多魔门中人仍然仅持刀剑上阵,想来皆是欲以魔门绝艺洗刷奇耻。”

  说到这里,不禁摇头叹息:“所以,此战之中,无论敌我,都是死伤奇重。方卧雪于乱军之中,本欲一举击杀黑龙会会长,却被他在亲卫的拼死卫护下,钻入密道逃走。”

  丁宝突然好奇无比:“你怎地知道如此详尽?”

  “此役,魔门并不是孤军奋战。许多江湖同道听到消息,也都赶来相助,老夫师门虽然人少,但是同仇敌忾,却也来了十几人,当时老夫血气方刚,自是不愿留守,死缠烂打跟着师门长辈上了战场,倒也亲手斩落不少敌人头颅。”

  “撤退之时,方卧雪亲率贴身近卫断后,火光之下,雪地之上,一身白袍早已被敌我鲜血尽染成红色,身形却是依然挺拔高峻,一头银发迎风飞舞,面上更满是酣畅淋漓之意,老夫当时虽只是远远看见,却至今犹历历在目。”

  “经此一战,方圆百里之内,伏尸不绝,经日大雪,竟也难掩地上血色,黑龙会高手尽丧,从此再也无力袭扰中原,而上万名倭国精兵,活下来的不足三千,大批粮草器械更是付之一炬。”

  “但是此役之后,‘江湖’也是元气大伤,老夫师门最后只有三位长辈撤出,师祖和几位师伯、师叔都血洒战场,老夫当时身负重伤,被一位师叔背了回来。作为此战主力,魔门自然损失最重。”

  “八百多人参战,生还者不足五十,门下高手精英死伤殆尽,就连供奉堂七大长老,也只有两位生还回山,自宗主以下,更是人人带伤,方卧雪断后之时,也被流弹打断右臂。此战之后,老夫也被带回师门养伤,半月之后,方卧雪宣布魔门从此不再踏入‘江湖’,并将‘错骨分筋搜魂手’列为禁忌,魔门再不传授。‘江湖’同道深感其德,从此只说此功失传,都自觉地将详情掩盖了下来,所以…”陈老头突然声音提高八度:“像你们这些毛头小子,自然不知道其中原委。”

  丁宝听得惊心动魄,心情激荡,对老头的话中暗箭浑然不觉,兀自击节赞赏:“好个方卧雪,好个魔门!”

  陈老头却早已回过神来,向他询问事情经过,丁宝当下细细说完,陈老头也是一头雾水,猜测不出这已被列为‘江湖’禁忌的绝艺又何以再度出现。

  当下埋怨道:“怎不留下活口细细盘问?”

  丁宝挠头道:“被打得狠了,再加上性命攸关,发现对方是‘江湖’同道之后更是怒气如潮,对方不守规矩,我也就下手重了些。”

  “毛头小子就是沉不住气!”陈老头不客气地倚老卖老,“现在倒好,一点线索也没有。”

  “会不会当时的那个逆徒将此功夫传了下来?”丁宝提出一个可能性。

  陈老头猛然惊醒:“不错!极有可能。如此就可能与倭奴有关,他在倭奴阵营数年,难保没有把此功献出邀赏。”当下再也坐不住,站起来在室中来回走动,沉吟半晌,扭头对丁宝说道:“此事必须得先查清楚,一旦属实,必将又要掀起一场‘江湖’风暴!”

  丁宝应道:“这个我当然晓得!”

  “还有没有别的线索?”陈老头追问。

  想起那个电话号码,丁宝掏出手机,翻到那个号码,一边递了过去,一边说出自己的猜测。

  陈老头看着手机,听到丁宝的话,立时脸色大变:“小子,这次可能真有大麻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