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隐江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九、逃家(修改)

隐江湖 醉步拖刀 2381 2005.07.21 17:45

    丁宝租住的房子,是一个居民小区里的一居室,位于三环以外四环之内,紧靠着碧波荡漾的昆玉河,位置相当不错。不仅交通方便,去繁华的闹市区极为便利,也因为绿树成行,碧波汤汤,常见三两白首,临波垂竿。是以,此处虽仍在城区之内,却别有一番洒然恬适味道,是一个难得的居家清静之地。

  当初找到工作之后,因为单位已不再为新进职工解决宿舍,丁宝费力寻觅了一段时日,方才看上此处清静便利兼得之优势,决定租了下来。虽然每月都要忍痛拿出工资大半交付房租,但是一年住下来,倒也觉得逍遥快活,平日里觉得唯一不便之处,便是附近锁匠难寻。

  直至站到自家门前,将全身上上下下又摸一遍,丁宝才想起昨晚归家之后,一直没有找到钥匙,当下不禁有些懊恼,但是旋即又发现门锁仍是歪歪斜斜塞在洞中,不由自主又是满心庆幸。

  放手推门的那一刹,丁宝决定,只待自己腰缠万贯,便立马将房间里里外外尽数换上声控门锁系统,从此不再受那钥匙的束缚,不用再看锁匠的脸色。

  推门进屋,却见屋内窗明几净,整洁有序,一应物事摆放错落有致,各归其位,厨房之中,更传出阵阵饭香与锅铲交击之声。

  眼前所见虽是令人震惊,但是丁宝大侠不愧久经考验,江湖经验丰富异常,早已磨练得处变不惊,心中更是保持一片清明,只道此番再度走错人家,当下屏息凝气,轻轻举步,便要在主人发觉之前,成功撤离。

  不曾想厨房之中声响乍歇,却是主人听到门响,出来探视情形,只见一个少女手举锅铲,从厨房中探出半个身来。

  赶忙再三鞠躬,连声道歉,一边将早已背得滚瓜烂熟的理由大段说出,一边身子连连后退,在那少女瞠目结舌反应不及之时,已然成功退出门外。

  站在门外左顾右盼,心中觉得好生蹊跷,更将门牌核对再三,终于确认此处正是自家狗窝,只是为何突然换了主人变了容貌,一时挠头不已。

  再次确定此乃自家居处无疑,方才那少女更是好生面熟,终于想起乃是昨日刚刚住进来的一个麻烦人物,想必此番便是对方给自己带来的又一麻烦。

  当下气势如虹,大步踏进屋去。

  未经主人允许,便对房间作如此巨大变动,实属漠视主权之举,更险些将主人拒之门外,罪过更是难饶,当下气势汹汹,便要对小丫头兴师问罪。

  谁知进得屋内,却见少女早已倒在沙发之上笑得打跌,手中兀自抓着锅铲不放,银铃般的笑声在屋内回响,丁宝大侠此时却无从发飚,呆立屋中窘迫异常,满腔愤懑早被笑声击溃,一时但觉手足措置无方。

  看少女笑得花枝乱颤,丁宝面红耳赤挠头不已,思量自己举止,渐渐也跟着放声大笑。

  谁知门外却又伸进一个脑袋,大惑不解问道:“什么事这么高兴?……小丁,来了客人啊?”却是旁边邻居大妈下班回来,见到房门洞开,听得笑声不断,前来探视一二。

  赶忙止住笑声,强忍笑意,告诉邻居,自己表妹来小住几日,方才谈及家中趣事,一时心中欢畅,忘记关门,扰了邻家清静,实在过意不去。

  大妈却是笑说无妨,直夸丁宝“表妹”小小年纪,长得却是漂亮伶俐,更能操持家务,令丁宝家中发生地覆天翻的喜人变化,放眼当今女孩,实属难能可贵。

  一番话说得丁宝脸上前波红潮未退,一轮新浪又来,身后少女更是捂着嘴巴偷笑不已。

  末了,大妈转身离去之际,又扔下一句话来:“小丁,上次锁匠电话还记得吗?要是找不着了,就来找大妈要。”

  顿时说得丁宝郁闷非常,掩上门来,却见少女早已笑得没有力气,倒在沙发之上夸张地大口喘息。

  板下脸来,丁宝竭力装出严肃模样,训道:“小妹妹,此后再要动我房内物事,必须得经我同意才行。”

  少女却是白眼一翻,不大服气:“你又比我大不了几岁,干嘛那么老气横秋?”

  “看你也就是高中尚未毕业的样子,不要硬充大人啦。”丁宝一副大你一辈吃定你的丑恶嘴脸:“快些端上饭菜,让‘叔叔’我尝尝你的手艺。”

  少女气得咬牙切齿,心里恨恨骂道:“你家小姐我芳龄二十,只是丽质天生,却被你占这嘴上便宜。”

  却因自家正在扮演失忆角色,奈何无法反驳,当下不再发话,起身进得厨房,但听锅碗瓢盆齐响,一会儿就端出几样貌似精致的小菜出来,看得丁宝食指大动,双目放光,抓起筷子大块夹起,送入血盆大口。

  一嚼之下,当即脸色惨变,先红后白,由白而青,颜色变化之快,却是对川中“变脸”绝活儿无师自通,习练得炉火纯青。

  当下扼住喉咙,飞也似冲进浴室,趴在马桶之上尽情宣泄。

  待到走回客厅,却见少女怯生生呆立原处,一脸的无辜与委屈:“难道我做的菜,就这般难以入口?”其实早已笑得肠子打结,忍得却是好生辛苦。

  丁宝两眼翻白,险些气得昏死过去。

  可是有苦难言,抓起桌上水杯,牛饮一般灌下半杯水,托辞道:“挺好挺好,只是方才想起尚有急事待办,需得马上再出去一趟,你且慢慢用,我晚些再回来。”

  心中打定主意出去餐馆觅食,唯恐逃得慢了,被那少女楚楚可怜模样迷倒,到时死在劣厨手上,实在贻笑江湖。

  当下脚底抹油,窜出门去,但听楼梯连响,已然逃得远了。少女抓之不及,在屋内恨恨跺脚。

  ……

  逃出小区大门,丁宝方才松了一口气,一时脑中混沌,悻悻然往河边便走。

  此时天色已然全暗,远处路上,早已华灯高照,往来车河溢彩流光,昆玉河侧,却是隔出好远才有一盏路灯,幽深河水映着点点昏黄灯光,波伏浪卷,一层层涌向前方,擦岸水花击石,碎声轻轻入耳。

  清凉河风拂面,丁宝走在岸边,心境渐渐恢复一片清明。

  沿河不知不觉走出一段,两侧枝摇影晃,遥看路灯无光,环顾左右,路上已然无人,正待返身回去,突地风中传来一阵人语入耳,当下心中一动,身形便向林中黑暗处隐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