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为谁入潇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认错

为谁入潇湘 肆柒四七 3075 2020.05.15 16:55

  “老奴今日是特地来接大人回府的。”邸府的管家端端正正地立在邸恒面前,垂着头说道。

  “石叔,也枉我对你多年信任,我是不是说过,任何时候都不许到此处来寻我。”邸恒面色严肃,冰冷地看着面前这个发色半白的人。

  石叔顿时全身一震,忙颤颤巍巍地跪在邸恒面前:“老奴,老奴……”

  我轻轻朝邸恒使了个眼色,上前去扶了石叔的胳膊:“小事罢了,何必为此大动肝火,石叔年纪大了,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

  邸恒偏过头去重重地叹了口气,石叔见此情形也不敢起身。气氛正僵着,门外忽然传来很是柔软的声音:

  “此事罪不在石叔,是我央求了石叔带我来的。”

  我抬头向门口看去,赵佩瑶衣着素雅,首饰也简单,却都是建安城里最时兴的样式,发髻从脑后松松地挽住,看上去很是温柔可人。

  赵佩瑶半身躲在门后,像是有些畏惧的样子往屋里看着,犹豫了一会儿方才带着身旁的丫鬟从外面走进来。她腰间佩的玉坠子一步一响,更是显得整个人弱柳扶风了些。

  “今日没有事先打过招呼,就唐突地来了妹妹这儿,妹妹不会怪我吧。”赵佩瑶眼神里透露着几分讨好地看向我,走上前来拉过我的手。

  我轻轻将手从赵佩瑶的手里抽出来,朝她淡淡地笑了笑,微微屈身行了半礼:“邸夫人莅临寒舍,蓬荜生辉,只是与邸夫人姐妹相称真是折煞程湘了。”

  赵佩瑶的眼神里出现了一丝波澜,大概没想到我会说出这样的话,我依然微微笑着:

  “不知道邸夫人今日来有何贵干?”

  “既然你已经叫了我一句邸夫人,自然知道我是来做什么的。”赵佩瑶的眼神向邸恒的方向瞥了瞥,“其实妹妹若是不嫌弃,大可搬到邸府里去住,我们姐妹二人也好有个伴儿。或是叫了下人再去安排个体面些的宅子也好,若是让别人知道大人平日里就宿在这样一个别院里,怕是与大人的身份不甚相符。”

  赵佩瑶说到别院的时候特地顿了顿,颇有些自信地看着我的眼睛。我也装作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毫不客气地回视着她,任你随意说,我偏不生气。

  看我不接话,赵佩瑶大概是有些尴尬,我偏过头去征求地看向邸恒,邸恒略一思索,向我微微点了点头。

  “邸夫人今日来可是想知道,昨日夜里我与邸大人做了些什么?”我歪着头看向赵佩瑶。

  “你们床笫之间的事情自然是不必与我说的,”赵佩瑶斜过眼睛瞄了邸恒一眼,一副对我很是不屑的样子,过了一会儿才转过神来假笑着看向我,“我今日来只是来接邸大人回去,如果妹妹没有别的事儿我就不久留了。”

  我故意装作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邸夫人原来是误会了大人来三味堂之事啊,我三味堂是个医馆,任何人来了三味堂自然也只能是为了医家之事。昨夜大人突然前来,说是在府中不知被什么人暗中下了药,这药在我看来虽说不至于要了人的性命,但也总归也还是伤身。邸夫人怎么说也是邸府的女主人,不知夫人可知晓此事是何人所为?”

  赵佩瑶惊了一下,转过头去看向邸恒,邸恒却故意不看她:

  “程湘说的是,你既然是邸府的女主人了,不会连这种事情都不知晓吧?”

  “佩瑶愚钝,打理不好家中下人,害大人受伤了,还望大人责罚。”赵佩瑶盈盈跪在邸恒面前,垂着头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可是佩瑶还望大人明示,究竟是什么人对大人做了什么?”

  邸恒看着地上的赵佩瑶冷笑了一声,从怀里将纸包取出来扔在她面前:

  “原以为你是个聪明人,一点就透,没想到还非要我一点面子都不给你留吗?”

  赵佩瑶轻轻捡起地上的纸包,将白色的粉末倒在手上:“大人是从何处得了此物?”

  “你不必继续演了,这是我亲眼见你趁我熟睡洒进我房间的香炉里的。”邸恒冷淡地说道,“虽说我并不是什么医者,但你还真当我闻不出这是什么吗?”

  赵佩瑶俯身在地,声音里似乎已经带了哽咽:“佩瑶向大人请罪,此物确是佩瑶为大人备下的,但我没想到此物之中竟会有毒,还求大人责罚。”

  “这东西是你从哪来的?”邸恒严厉地看向趴在地上的赵佩瑶。

  “是前些日子从一江湖郎中那里买来的。”赵佩瑶的声音颤颤巍巍的,能清楚地看到她的身体在轻轻颤抖,“那人,那人说,只要每日取少量此物,与郁金、捺多在人房中同燃,不出半月有余那人就再也离不开此物了。佩瑶只是,只是想,大人日后能多花些时间在府中陪着佩瑶,并没有想要伤害大人啊。”

  邸恒看向我,我在脑海里思索了一会儿,似乎确是在那本书上看到过此方子,只是这样用起来不仅见效慢,药效也不够猛烈,相比于从前在深州时所见的那些用法,这算是最为温和的一种。

  我向邸恒微微点了点头,赵佩瑶慢慢从地上抬起头来看向我,脸上竟都是泪花:

  “程大夫,不知大人的身体可有大碍?”

  我看着赵佩瑶的样子,竟然也动了恻隐之心,不自觉地摇了摇头,语气也柔和了下来:“如今还没有,到昨日为止你总共用过几次了?”

  “昨日是第一次而已。”赵佩瑶有些抽搭,却也尽力压制住,“都是我一时糊涂,竟会想到用这样该死的方法……”

  “你既然说是江湖郎中,可说的清是什么长相,什么口音,此药他又叫作什么名字,你是在何处遇到的他?”邸恒冷着脸打断了赵佩瑶没说完的话,倒是一点同情的意思都没有。

  “长相……记不得了,口音是我从未听过的,与建安人说话略有不同。昨日我原想着上街挑些首饰,便看见他在南城街上游走吆喝,他说此药功效甚强,因此不必有名,自会广传于民间。”赵佩瑶回答的倒是流利。

  邸恒朝站在赵佩瑶身边的侍女扬了扬头,示意她说话,侍女被吓了一跳,忙低下头回话:“奴婢也不知,昨日傍晚时分夫人确是独自上街了,可夫人叫我们都不要跟着。”

  “大人不必为难他们了。”赵佩瑶垂着头说道,“一切都是佩瑶自己犯下的错,还求大人只责罚我一人即可。”

  邸恒面不改色,瞧也不瞧她一眼:“如此这般的事情,我今后不愿再看到。今日起你便回家思过吧,没什么要紧的事儿也不要再出来了。”

  赵佩瑶向邸恒恭恭敬敬地俯身行礼,才在身边侍女的搀扶下勉强站起来。她用帕子沾了沾脸上的泪,伸手理正了衣裙,才向邸恒微微屈身行了礼数,退出了三味堂的屋子。

  我看着赵佩瑶离开的方向发了许久的呆,才听见邸恒在叫我。

  “你还当真信了她的话?”

  我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其实我心里知道她说的话都要存疑,赵廷瑞肯派到你身边来的,一定是格外冷静的高手,只是她方才的样子实在太过真切,不论是对你的畏惧还是脸上的泪,就连刚被揭发时的惊讶,都让我很难相信这也是可以装的出来的。”

  邸恒很是头痛地伸手揉了揉太阳穴:“正是这样才能全身而退。看来此次他们是已经做了万全的准备,连后路都备的这样完美。”

  “可你方才听她说了,她不过是用赤星堇与郁金和捺多共用,这样搭配致瘾性本就不强,若是再如她所说,赤星堇的用量不大,大概也不会有什么伤身的效果。”我坐到邸恒旁边,撑着头想了许久,“如此说来,倒像是她说的都是真话。”

  邸恒摇摇头:“你们从前做赤星堇时,不论是工艺还是财力都有着相当的要求,如今若只是一个江湖郎中能将赤星堇做到你们从前的七分,怕不是哪里来的神仙。”

  “那她为何要用如此优质的赤星堇来做这些无用功,岂不是暴殄天物?”我很是疑惑。

  “或许是赵廷瑞那群人还没完全搞清楚这些用法,也或者他们还有什么进一步的举动,只是用此举做个试探。”邸恒叹了口气,“近些日子来还是不要放松警惕,随时提防着他们会有进一步的动作。既然此行失败,赵佩瑶日后大概也必将会与赵廷瑞联络,这几日我会叫人暗中看住了她身边的那几个奴仆,看看有什么动作。”

  邸恒见我不出声音,侧过头看向我:“觉得赵佩瑶可怜了?”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我瘪着嘴摇了摇头,“只是我太容易相信别人了,跟你们比起来我还是太过幼稚。”

  邸恒看着我的样子笑了出来:“知道就好,所以日后再有什么事情要乖乖听我的话,知道吗?”

  我抬眼看向邸恒一脸骄傲的样子,朝他大大的翻了个白眼:“那有关邸夫人手里那些赤星堇的来路,邸大人又何高见啊?”

  邸恒收了笑看向我:“我知道你心里有答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