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为谁入潇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五章 明斗

为谁入潇湘 肆柒四七 3496 2020.06.15 15:00

  马车驶进建安城的时候阴翳的天色终于飘下了几粒雪花,这还是我第一次在建安见到下雪,不似深州的雪都是大片大片的飘落,在地上积起厚厚的一层,建安的雪花只是小小的一粒,落在身上霎时就化成了水,起初还能铺在地上如同一条毛茸茸的毯子,过不一会儿便也慢慢地透明了起来。

  邸恒掀起马车的帘子看了看窗外:“今日的雪一下,明日又要冷了。怕是夜里路上的雪水结了冰,明日的路都不好走。”

  从窗子灌进来的风颇有些凉,冲进我的喉咙里激得我咳嗽了两声,邸恒连忙吧帘子放下,自己背靠着窗子,挡住外面的冷风。

  “冷不冷?”邸恒伸手过来摸了摸我的手,倒还很是温暖。

  “这一路被你裹成粽子,哪还有冷的道理。”我晃了晃身上的披风,窝在马车里显得很是臃肿。

  “应当等你身体好一些再回来的。”邸恒颇有些歉意的叹了口气。

  “我平日里最是注重身体,体质本就很好,在深州又休养了几日,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我笑道,“还是早些回来好,建安城中事情繁多,耽误一日便不知会发生什么。”

  “父亲这些年与赵廷瑞共事,府中不可能没有与赵廷瑞相关的证据,若是我们细心搜查定能找得到。”邸恒的神情很是坚毅。

  “赵廷瑞以为此次深州一战势在必得,行动很是着急,留下了许多马脚,能为他定罪的证据想必陛下也有所掌握。只是如今即使有了证据又能如何,赵廷瑞的军队仍在建安,若是将他逼上了绝路,陛下恐怕性命不保。”我轻轻摇了摇头。

  “此行深州自然不能白去,我已经调遣了深州戍军部分兵马与我一同回建安。”邸恒说道,“既然深州一战大捷,论功行赏之事自然不能不提,索性以此为由将部分精锐部队调进建安来,也算是多一重保障。”

  “将深州的部队调回建安,你不担心焉宿借机再次出兵吗?”我皱了皱眉,虽说我没读过几本兵法,可思来想去也不觉得这是什么上策。

  “如今焉宿刚刚经历一战,兵力折损,断不敢轻举妄动,尤其是如今我父亲过世后,赵廷瑞失了与焉宿的联络,二者不可能再合力谋事,最多只是焉宿的小打小闹罢了。”邸恒很是自信,“如今赵廷瑞只能将筹码全部押在建安,而我们最主要的事情,便是保护好陛下。”

  “若是赵廷瑞当真在建安城中发动政变,怕是建安城里的百姓都要遭殃。”我轻轻叹了口气,“就算成功将赵廷瑞制服,建安城的元气也不知到何时才能恢复。”

  “所以当下最好能让赵廷瑞离开建安。”邸恒肯定地看着我,“只要他人不在建安城内,此事便好办了许多。不过如今他自然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断然是不会轻易离开建安城的。”

  马车停在了道路一侧,帘子被车外的小厮伸手挑开:“大人,到了。”

  邸恒伸手扶着我下了马车,连马车下的脚凳都比平日里矮了许多,我不禁笑了出来:“不必这样小心的。”

  “总没有坏处。”邸恒接过小厮手里的伞为我栽头顶撑着,做了许久的马车,踩在地上时如同踩在棉花上一样。我站定了脚步,“邸府”两个字明晃晃地映入眼帘。

  “这是……怎么……”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邸恒见我没有挪动脚步,笑着摇了摇头:

  “从前你住在三味堂中还没什么,如今赵廷瑞一举未成,必会事事针对于我,你便是他最好的筹码,若是还留你自己一人住在三味堂岂不是将你置于危险当中?更何况如今你身体还未痊愈,邸府下人多,也好过只有玲儿一人照顾着你。”

  我依旧有些犹豫地看着他,邸恒促狭一笑,打横将我抱起来朝着府中走去。

  “你要干什么?”我被这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碍于周围还有不少人在也不好朝他大呼小叫,只是重重地锤了他肩膀一下,压低着声音说,“放我下来。”

  “你最好还是老实一点,若是我手一滑摔下来的可是你自己,如今你身体虚弱,能不能稳稳站住可不好说。”邸恒低头好笑地瞪了我一眼。

  “可我的东西还在三味堂中,还有玲儿,她也还在三味堂里等我。”我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周围来来往往的下人,大多都低着头朝邸恒草草行了礼便快步离开,没有人多看一眼。

  “这些事情你都不必操心,三味堂中的东西我自然会叫玲儿收拾了给你拿过来,玲儿也派人去叫了。我在你眼中做事就这样不周全吗?”邸恒走的飞快,身旁跟着打伞的小厮只得快步跑着才能堪堪跟上,“你若是留在三味堂过冬,我还要吩咐人去为你添置暖炉,你就当为我省下一笔银子,也好节约家用。”

  “你走慢些。”我伸手轻轻拍了邸恒一下,“倒真没看出来,你还是持家一把好手。”

  “今后这些事情就该交由女主人操持了。”邸恒饶有兴趣地看着我说道,我脸颊绯红,低声嘟囔:

  “别乱说话。”

  还未行到门口,房间的门就被从里面打开了,玲儿急急忙忙地从屋里跑出来接过了小厮手中的伞,挥挥手示意他离开。

  “三味堂的东西可都带来了?”进了房间邸恒将我轻轻放在塌上,坐到我身旁,伸手欲揽过我的腰。我看了一眼玲儿,有些不好意思地将他的手拍开。

  “带来了。”玲儿见我们俩这幅样子掩着嘴偷偷笑了笑,“程大夫从前的衣物首饰我都已经在房中整理好了,制药的工具倒是还留在三味堂里,还要等程大夫在府中找个地方安置。”

  “府中可有空房能为我做间药房?”我侧过头去看向邸恒。

  邸恒朝玲儿微微扬了扬头:“去告诉你爹,找几个人快些吧东厢房收拾出来,将三味堂里的东西安置进去。”

  玲儿欢快地点了点头,我还没来得及叫住她,就已经转过身轻快地跑着出去了。我伸手轻轻拍了邸恒一下:

  “不过是随口说说的罢了,我还真的日后就住在你府上不回去了吗?”

  “还要回去吗?”邸恒故意很是惊讶地看着我,“可是府上有什么让夫人不满意了?夫人尽管说,我吩咐他们尽快改。”

  我佯怒瞪着邸恒,他才嬉笑着摇了摇头:“此事平定之前我是断然不敢将你独自一人留在三味堂中的,等此事了解我自然回向陛下求了你我二人的婚事,何必再要折腾一趟呢?”

  “可你白天要去上朝,要操练军队,我自己留在此处做什么呢?做做针线?或是念念书?你府中有多少藏书足够我这样日复一日地看下去?”

  邸恒想了一瞬:“旁人家的夫人都在府中做些什么呢?”

  “从前小时候耿夫人还在世时,她除了偶尔会约了别人家的夫人一同聊些家长里短的事情,便就在府中坐着,等着耿叔回来。”我撑着头目光呆滞地看着邸恒,故意做出一副傻子的样子。

  邸恒看着我的这副样子笑了起来,伸手轻轻弹了我的脑袋一下,我也直起身子来笑了笑:“倘若我如今已经到了耄耋之年,能过着这样的生活也算是不错,可我才不过二十岁,若是就这样早地瘫在府中等着华年逝去岂不可惜?”

  “你精通医术,在府中钻研医书或是琢磨药方不是都可以吗,如此一来也不算是虚度光阴了。”邸恒想了想说道。

  “你可喜欢带兵打仗?”我看着邸恒。

  邸恒点了点头,我接着说道:“那若是叫你日后都不必出征,只在训练场上操练军队,你可还愿意日复一日地练下去?”

  我看着邸恒的神情,继续说下去:“我并非喜欢钻研药理,而是喜欢用我所琢磨出的方子为人医治,就如同你其实也并非喜欢操练军队,而是喜欢带领你亲自训练的人马征战沙场。虽然我不是男子,但我也有自己想做的事情,我很欢喜能做你的妻子,但除此之外我也想做程湘。”

  邸恒认可地点了点头:“只要你觉得好便去做吧,三味堂的院子我会给你留着,东西也不必都搬到府上来,不过也要等此事过去之后你再回去重新经营。”

  我笑着点了点头,邸恒很是慵懒地看着我:“我府上出了个大夫,从今往后是否瞧病都不用花钱了?”

  “想得美。”我朝邸恒皱了皱鼻子,“可知道我为何给穷人看病能不收银子,就是因为我要要在你这种有钱人身上开刀。”

  我恶狠狠地看向邸恒,邸恒伸手轻轻捏了捏我的脸:“连房屋的租子都是我给你付的,还好意思开口问我要银子?”

  “当我没本事自己付租子吗?”我昂着头瞪向邸恒,长长地朝他哼了一声。邸恒笑着正要说话,屋子的门被人轻敲了三下。

  “少爷,廖胜求见,已经候在书房了。”

  “让他过来吧。”邸恒依旧揽着我毫不在意地扬声说道,我轻轻挪了挪身子,离开了他几寸。

  “好端端的议事不去书房,叫来房里做什么。”我白了邸恒一眼。

  “天太冷,不想去。”邸恒很是惫懒地靠在身后的垫子上,一副纨绔子弟做派,“他所说的事情定是你想要知道的,你与我一同听着也省的我再专门与你说一遍。”

  我见邸恒满不在乎的样子也便不再拘谨,倒是廖胜进门时看见我在着实愣了一下,颇有些不好意思地立在门口不再进来。

  “在这儿说便是了。”邸恒收了方才的做派,端正地坐在桌前,指了指对面的座位示意廖胜坐下。

  “大人,前几日属下已经去过邸府,虽说操办查封之事的均为赵府的人,但属下买通了其中一位守官,到府中查看过一番。”

  “可有收获?”邸恒问的很是漫不经心,看来并没有抱什么希望。

  廖胜的神情颇有些羞愧:“没有。不过府中倒是有很多处烧毁的痕迹,看来他们处理的也很是潦草,属下会再寻了机会去仔细查看的。”

  “不必了。”邸恒淡淡说道,“深州来的人可已经安顿好了?”

  “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在城外的驿站住下了。”廖胜说道。

  邸恒点了点头:“知道了,我即刻便去宫中与陛下商议论功行赏之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