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为谁入潇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病

为谁入潇湘 肆柒四七 3037 2020.05.08 16:10

  我去隔壁婶子的布铺里扯了几尺花纹精美的红布,又叫玲儿找了家建安城里有名的金店打了两三件样式时兴的金钗,用红缎软包盒子装好摆在柜台上。

  “你可是有什么喜事?”邸恒一进门神色一动,随即恢复了以往的神情,微微笑了一下将手中的纸包放在桌上,“前几日吃到他家的糕点,觉得味道还算不错,今日带来给你尝尝看。”

  “你平日不是从不摆糕点吗,今日这些是在哪家姑娘的闺房里吃到的?”我低头翻着医书没抬头,话里不觉带了点酸味儿。

  邸恒被我问的一愣:“你今日是怎么了?”

  我耸耸肩:“没什么,随便问问罢了。”

  “平日里倒是很少见你穿这样鲜艳的颜色,”邸恒饶有兴趣地伸手摸了摸摆在柜台上的红缎子,“总是看你穿白色,难得见你想穿一次红缎子。要不要我帮你找个好裁缝,给你好好裁身衣服?“

  “这不是我的,”我给自己倒了杯茶,轻轻抿了一口,“这是送给你的。”

  邸恒经了一瞬,随即大概明白过来我在说什么,抿了抿嘴,轻轻叹了口气。

  “新婚贺礼。”我抬头看着他,轻轻动了动嘴角,故意把新婚两个字咬的死死的。

  “你知道了?”邸恒强笑了一下,在我对面坐下,“廖胜来告诉你的?”

  “别什么事都赖在廖胜身上,你们家与赵家哪个不是名声显赫,两大家族的联姻在建安城还不是人尽皆知的事情?”我随手翻着医书,却读不进去一个字。

  “不用放在心上,我会处理好的。”邸恒也给自己倒了杯茶水,神情严肃的抿了一口,“不过这事儿倒是说不好是好是坏,没想到能借这个机会看出来你这样紧张我娶别人。”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满脑子这种事事情?”我有些生气地抬起头来打了他一下。

  “还不是你先说话阴阳怪气的,”邸恒无奈的笑着,向旁边闪开,“虽说婚事是假,但你这贺礼我可就不客气的先收下了,算是预备你将来嫁与我的嫁妆就是了。虽说东西不多,可看在你独在异乡的份上我也不会嫌弃你的。”

  我想反驳却找不到合适的话,一口气堵在胸口上,只好朝邸恒翻了个白眼:“谁说我要嫁你。”

  邸恒没所谓地笑了一下,突然凑近了我压低了声音说道:“那可就别怪我上门抢人了。”

  我脸上一红,伸手打开他:“赵廷瑞突然要将女儿嫁与你是为什么,可是想借此机会在你身边安插个眼线?或是想要趁机拉拢你与他共事?”

  邸恒也正了神色,摇了摇头:“不知道,不过大概也就是这些个原因了。”

  “你可见过赵家的女儿,是个什么样的人?”我饶有兴趣地撑着脸看向他。

  “既然说了是女儿家,怎么可能在出阁前就让我见过,”邸恒颇有些无奈,“听闻是从小就养在南边老家了,性情很是温婉,近些年才接到了建安来,不光是我,怕是建安城里的小姐都没几个见过她的。”

  “那姑娘的意思呢,就自愿嫁与你吗?”我歪着头想了想,“本就是刚到他乡,又要嫁一个自己从未见过面,甚至之前都没有听说过的人家,想想也有点可怜。”

  “婚姻之事,女儿家的心思是最不重要的。”邸恒也叹了口气,“你是想要当菩萨吗,早就听闻了你为穷人医病的事情,如今又对那姑娘的事情这样上心,怎么不想想自己的事。”

  “只是感叹而已,原本只是她父亲的野心,她却要成为棋子。”我叹了口气,“你可想好如何应对了?”

  “已经和家父说过要回绝了,”邸恒认真地看着我,“只是听闻前几日赵廷瑞进宫面圣时,又提起此事,说家中女儿已到了成亲的年纪,思来想去不希望女儿远嫁,赵家又与邸家相交甚好,希望女儿能嫁到我家来,他也好放心。”

  “陛下可有答应?”我问道。

  “陛下只说会来问问我的意思,”邸恒无奈地笑了笑,“陛下自然也不愿意朝中大臣私结党羽,若是赵家与邸家联了婚姻,朝中势力又会大变。只不过是碍于他是老臣,手中又兵权大握,不得不给几分面子罢了。”

  “这样说倒很是好办,若是你找个委婉的说辞拒绝了他们大概也拿你没什么办法。”我想了想,说道,“赵大人也该能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为何又要唱这一出?”

  “许是想借此机会探探我的口风吧。”邸恒皱着眉摇了摇头。

  “别想太多,或许只是赵大人家的女儿一心思慕你呢?”我看邸恒神情严肃,故意想逗他一笑,“毕竟邸大人正值年少英姿飒爽,建安城里哪家姑娘不想嫁呢?”

  邸恒勾了勾嘴角,眼神里带着几分笑意定定地看向我,倒是我被看的心里发毛,向后稍了稍身子想要闪躲。

  “走了。”邸恒看我的样子不觉笑了一下,站起身来,“若是这位菩萨的医馆入不敷出了便叫玲儿去跟我说一声,我总不会扔着你不管的。”

  我朝他翻了个白眼,却也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邸恒离开后我便撑着头在桌前坐了良久,一会儿想着邸恒的婚事,一会儿又想起方才与他逗趣的那些话,突然见玲儿的手在我眼前挥了挥:

  “程大夫,我每日背医书都背的想哭了,你怎么看着医书还能笑出来?”

  我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怔怔地盯着一页书看了许久,忙有些不好意思的将书胡乱向后翻了几页。玲儿看我的样子也偷偷掩着嘴笑了一下:

  “程大夫,来客了。”

  我这才发现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子正立在门口,衣着虽然简单,布料也并非上乘,但衣着的样式却很是整洁大方,像是哪位大户人家的丫鬟。

  “过来吧。”我坐正了身子,朝她招招手。

  “奴婢今日来是想请程大夫跑一趟的。”小姑娘向我轻轻欠了欠身子,“我家小姐今日有些不舒服,可姑娘知道,小姐如今还未出阁,也不方便见人,只好由我过来烦请程大夫跑一趟了。”

  “建安城内高手云集,我三味堂不过是个刚开月余的小医馆罢了,你家小姐的病为何会想到寻了三味堂来?”我有点疑惑。

  小姑娘朝我大方地笑了笑:“我家小姐前几日听闻,建安城内新开了家医馆,里面的大夫专为穷人瞧病。我家小姐也是位善人,希望能见上程大夫一面,今日便叫我来请了大夫了。”

  我心里突然闪过一丝抓不住的想法:“你家小姐是哪位?”

  小姑娘抬起头来微微笑着看向我:“当朝大司马赵廷瑞大人之女,赵佩瑶。”

  .

  赵府的园子和邸恒家倒是有不少差别,本是初夏时节,空气微热,但进了赵府的大门便是一股清凉气扑面而来。园子里的花草树木很是茂盛,其中镶嵌着些许亭台,富态而不媚俗。

  跟着带我来的丫头走过了许多道长廊,过了两扇门才到了内院,约摸着又走了半柱香的功夫,前面领路的小姑娘才回过头来朝我笑了笑:

  “这就到了。”

  房门与窗户并没有闭,只在门前垂了帘子。房内的下人替我们打着珠帘,屋内的空气更是凉爽。四下看看,竟在每个墙角都放了冰块。

  我轻轻挑了挑眉,不愧是大户人家,就是会享受。

  里屋的下人走出来,穿着比方才去请我的那位更精致些,看上去年级也稍大了一些,大概是小姐身边贴身服侍的。见了我轻轻笑了笑:

  “程大夫怎么没带个人来,大热天的还要让你背着药箱跑一趟真是辛苦了。”

  “三味堂不过是个小药房罢了,平日里也只有我与一个小丫头一起打理,今日便留下她看家了。”我礼貌地笑了笑,“不知道你家小姐在哪?”

  “程大夫跟我来。”年纪大些的那个姑娘向我欠了欠身,引着我向里屋走去。里屋的窗户关了,床帐掩了好几层,只能看到里面的一个平躺的影子。

  “我家小姐还未出阁,平日里不见外人,大夫便在床帐外号脉吧,如有失礼还请程大夫见谅。”带我进来的姑娘一面说一面示意门外的几个小丫头搬了凳子进来,在床边摆好,“程大夫请坐吧。”

  我轻轻理了理衣裙,在凳子上坐下,从药箱里取了脉枕来在床边摆好,由方才的姑娘将小姐的手从床帐里捧出来,放好在脉枕上。

  “你家小姐可有什么症状?”我将手指搭在眼前的手腕上。

  “我家小姐刚来到建安时间不长,不知是什么缘故,近日来总是吃不下东西,胃里恶心难受,白日里又很是困乏多眠,还请程大夫看看是什么缘故。“

  我心下觉得有些奇怪,搭在腕上的指尖微微用力,感受到脉搏跳动时突然心中一震。

  我将指尖搭在她的手腕上一遍遍确认,脑中不断回想起从前所背的医术、遇到的病人,可指尖的跳动却只能指向一个答案。

  是喜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