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为谁入潇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军营

为谁入潇湘 肆柒四七 3139 2020.04.05 16:04

  我醒时窗外已然大亮,匆匆洗漱完毕从房间出来,才发现师姐早已去了军营,只在灶间给我留了早饭与一张条子,叫我别急,吃过饭再去。

  我端了粥菜来到三味堂后院的石桌上,却看到邸恒已经等在那儿了。

  “用过早饭了?”我坐到他对面,把已经有点凉了的粥舀起一勺塞进嘴里,“你不必等我,过会儿我自己去就是了。”

  “昨日在花房里你与程潇说什么了?”邸恒一副审问的表情。

  “说了说在百崖山上看到的东西,左家村的事情。”我夹了一口小菜放进粥里,“她安慰了我一会儿,没了。”

  “耿家的事儿呢?”邸恒的表情还是很严肃。

  “没说。”我故意做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一边吃粥一边说话。

  “还可以,不算傻。”邸恒终于露了一丝笑。

  “那日你不愿将身份透露给我师姐,那么耿府的事情你定是也不愿她知道的,我若是这点揣度人心的功夫都没有堂主也是做不得了。”我说的很平淡,但心里却有点沾沾自喜,“不过你为何要单单对我师姐瞒着这些,她若是与这些事情有关,我定是也逃不了干系的。”

  邸恒顿了一下才说:“我有我的判断,不过以后你最好说的再少些。”

  我撇撇嘴,没说话。

  我与邸恒到达军营时已快是正午,看门的士兵放我们进入时依旧只对我微微行了礼。我有点疑惑的看向邸恒:“昨日你不是已经叫邸恒来过了军营,他们难道还不知道你是天镜司的人?”

  “太多人知道我的身份对我没有好处,只那一个用赤星堇的人知道就够了。”邸恒看向我,“你先随我来,随后再去找你师姐。”

  我与邸恒刚入了将军的营帐,便看到韩将军迎上来,朝邸恒行一大礼:“末将韩巍参见邸将军。”

  我惊了一跳,看向邸恒,邸恒倒是依旧淡淡的:“韩将军,昨日建安应该已经来了密旨,你可收到了?”

  “昨日密旨已到,从今日起,深州军务将由邸将军做主,韩巍定会尽心尽力辅佐邸将军。”韩巍说的毕恭毕敬,初次见到这样的场面,倒是我这个局外人有点尴尬。

  邸恒示意韩巍站起身来,冷着脸在屋子里嗅了嗅:“韩兄好雅兴,营帐里的熏香该是已经点了很久了,不知是哪位佳人红袖添香啊?”

  “邸将军说笑了,”韩巍微微垂着头,没有直视邸恒的眼睛,“这里不过是军营,哪有那些香艳的东西,不过是末将知道邸将军今日会来,担心军营里都是我们一帮粗人的汗臭味,邸将军会不习惯罢了。”

  邸恒点点头,有点嘲讽的一笑:“我只是担心韩兄的营帐里怕不只是汗臭味吧。”

  韩巍猛然抬起头看向邸恒,又立刻把头低下:“邸将军这样说韩某就不懂了。”

  “韩兄可抽烟?”邸恒在营帐中两侧的椅子上坐下,并指了指旁边的椅子示意韩巍坐下。

  韩巍有点为难地抬头看看我,我微微一笑:“韩将军坐吧。”

  韩巍谨慎地点点头,坐在邸恒旁边,两只手放在膝盖上紧紧的握着拳,我看着觉得有些好笑:“韩将军大可不必这样拘谨,邸大人不过是来调查些事情罢了,只要你配合大人断不会怎么样的。”

  韩巍迎合的点点头:“末将平日倒是有抽烟的习惯,不知大人问这个为何?”

  邸恒看向韩巍:“那就烦请韩兄把烟拿来给我看一看。”

  韩巍抬起头左顾右盼了一下,才看向邸恒:“末将平日抽的都是些普通的烟罢了,今日恰巧用尽了。邸将军若是想看看,我这就叫属下去买些回来。”

  韩巍说着就要叫帐外的士兵进来,邸恒伸手阻止住,回头看了看跟着一同来的廖胜,廖胜点了点头,随即对韩巍说:“韩将军若是不肯行个方便,那我们就只能自己找了。”说罢,廖胜一副抄家的气势,佯装要去翻韩巍的营帐。

  韩巍赶忙出手制止,从塌旁的抽匣里取出装烟草的小盒子。廖胜结果盒子,打开递给邸恒,里面确已经空了。

  邸恒端着盒子简单看了两眼便伸手递给我,我双手接过来凑到鼻端嗅了嗅,冷笑了一下,把盒子递还给邸恒,朝他点了点头。

  “韩兄现在肯说了吧,这烟是什么烟?”

  “只是普通的烟草罢了,我往里面添加了少许香料,大概盒子上还会残留些香料的味道。”韩巍故作淡定的说,但尾音总有些颤抖,“邸将军若是感兴趣,我明日便送些到三味堂去。”

  “韩将军倒是好大的本事,”我笑了一声说道,“轻描淡写一句香料,居然就是我三味堂的赤星堇?”

  韩巍突然慌了神,跪倒在地上朝邸恒把头磕的直响:“末将不知,末将真的不知啊。”

  邸恒依然稳稳的坐着,冷静的看着身前小鸡啄米一样的韩巍:“若是不知你便不必给我行这样大的礼,你只需说这东西是哪来的?”

  韩巍从地上撑起身子,却依然缄口不言,廖胜朝他喊道:“你到底是要在这儿说,还是要随我们回了诏狱再说?”

  “耿府,是耿府给的。”听了诏狱韩巍倒是交代的痛快,“我刚来深州时耿府为深州戍军捐赠了一大笔军需,我带领属下到耿府登门道谢,才初次在耿府见了这烟。起初只觉得这烟味道特别,耿老爷便赠了我些,谁知后来我一日不抽便觉得浑身乏力,打不起精神来,找了军医看也没看出什么门道,再往后我只要离了这烟便会浑身颤抖,甚至有时行为都不能自己。如今……如今便是,当真离不开这烟了。”

  “所以这么多年深州军需的物资运输才牢牢掌握在耿府手里,就连军粮运输出了如今这样大的问题你都敢欺瞒不报?”邸恒拍了拍身边的小桌,“你可知道,这是杀头的罪。”

  “末将知道,但末将也是走投无路啊。”韩巍抬起头看向邸恒,早已满脸都是泪水,“末将如今全靠这烟才能成活,除了依靠耿府还能有什么选择。不过堂主刚才所说的赤星堇末将确不知情啊。”

  “你连烟都抽了,烟里有什么却都不知道,你好歹是个将军,怎么这点警惕性都没有。”我皱着眉看向韩巍。

  “初次抽的烟是耿府赠与我的,我从前抽烟不多,只觉得是什么我没见过的烟草罢了。后来末将也曾问过耿府,但耿府叫我抽了便是,从不叫我过多过问。”

  “耿府虽说是地头蛇,但你好歹是官家人,出了这样的事为何不上报呢?”我越问越激动,身子不觉有些前倾,邸恒伸手把我拦了回去。

  “末将……末将不敢啊。末将本以为只要我坚持不抽这烟过段时间便也就没事了,可是……”韩巍哽咽地说不出话来,我甩了甩袖子,别过头去故意不看他。

  “如今深州境况不稳,我也暂且不便透露身份,韩将军这几日便呆在帐中不要外出了,我若有事情自会传达给韩将军,韩将军向下部署即可。”邸恒坐在椅子上看向韩巍,“廖胜,这几日你便留在韩将军这里,照顾韩将军的饮食起居,待深州戍兵恢复如常带韩将军回建安。”

  邸恒说完便站起来,朝我轻点点头示意我与他一同离开,廖胜在身后朝邸恒行了礼。

  “可是生气了?”出了营帐邸恒便问我,我摇了摇头。

  “他大概也是有点可怜的。”

  “看不出你竟然这样悲天悯人,昨日你只看了那一小丛赤星堇便想一烧了之,今日来之前我生怕你听闻韩巍与耿府的勾当后一举拆了军营。”

  “我若真要拆邸将军打算如何?”我戏谑地看向邸恒。

  邸恒看了看我腰上的玉带:“这东西不光是你的武器。”我撇了撇嘴,邸恒又补了一句:“不要随意叫我邸将军。”

  我点点头,邸恒侧头看向我:“还能开得玩笑,比我想的好很多。”

  “你以为我会如何?”我问道。

  “不知道。”邸恒目视前方,“不过今日的你至少比昨晚多了不少精神气。”

  “我不精神又能如何,如今我消沉又有什么用,倒不如好好琢磨下一步该如何走才能尽快找到耿府里做鬼的人。”

  “有两分堂主的样子了。”邸恒微不可见地笑了一下,比平日里那副冷峻的样子好看许多。

  我在患病将士们的营帐里找到了师姐,三味堂的一群小伙计和几个军医正一同给将士们喂药,我凑上去给一个正在喝药的战士号了脉,从他的药碗里舀起一勺闻了闻,又随机走到另一张床前闻了闻正在喝的药,皱了皱眉:

  “这些战士的体质本就不同,病情也略有差别,为何喝的都是同样的药?”

  正在喂药的小伙计对我恭恭敬敬的说:“药都是潇大夫配好的,我们只是喂罢了。”

  我看向师姐,师姐正在和另一个伙计手忙脚乱的抓药煎药,叹了口气,这样多的病人,即使是我和师姐两个人大概也很难照顾的过来,更何况昨天始终只有师姐一人在忙。我心里有点愧疚,忙快走了两步向师姐去了。

  .

  程潇在药方的角落里悄悄听着程湘和小伙计们说话,心里暗暗想了想日子,今日已经是二月廿六,只要再拖一日,便够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