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为谁入潇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味道

为谁入潇湘 肆柒四七 2538 2020.04.03 11:54

  走出耿府大门时,正遇一队货运工人闲散地候在耿府门前,大概是在等闻清哥布活儿。邸恒驻足多看了两眼,沿着队伍从头到尾走了一圈,最后在一个身子不算强健的工人身边定住脚步,皱了皱眉头。

  “怎么了?”我看他神情怪异,凑上前去问道。

  “耿府也是大户人家,怎么会雇佣这样瘦弱的工人?”邸恒看向我。

  “耿府平日里订单很多,工人们大多都很是劳累,极少有工人能在耿府做两年以上,除非做了领队或其他的职务,否则只做搬运一类的小工还是很耗费身体的。”我凑到邸恒身边小声说,“这位大概也在这里做不久了。”

  “你时常出入耿府,没发现耿府有什么不同之处吗?”邸恒有些质疑地看向我,“耿府里少有女子,几位少爷都正值壮年,耿老爷虽然年事已高,但依你的话说身体也还硬朗得很,为何府里有一股淡淡的草药味?”

  我把眼睛皱成一团:“你们是不是就连看见太阳落山都要分析一翻?耿老爷极其注重养生,平日里来受邀前来问诊的大夫绝不止我一个,每人开上几贴药,谁能不喝出一身药味?”

  “你是大夫,应该会比我对这些味道更敏感些吧。”邸恒不甚认可地摇了摇头,将目光转向那一队的运货工人,“你发现了没有,耿府的每个工人腰间都挂了烟袋,细闻他们的烟味,与我在建安常见的那些有点不同。”

  我靠向队伍的方向仔细吸了吸气,竟是从前没留意过的。我素来厌恶别人抽烟,每每看到挂着烟袋的工人总是屏气快速走过,今日细闻这烟味竟然还有点好闻。

  我走上前去:“小师傅,你这烟袋可否借我看看?”

  那工人像是被我吓了一跳一般,不自觉地向后一躲闪:“只是普通的烟草罢了,姑娘看它做什么?”

  我还未说话,邸恒直接伸手从工人的烟杆上取了烟袋下来,工人脾气急,立刻扬拳要打一架,旁边的几个工人见状也都聚拢过来,廖胜见状立刻闪到邸恒的前面出手挡住。

  “别急,只是看看罢了,等下便还给你。”我一面轻声对那个被抢了烟袋的工人说话,一面拍了拍廖胜叫他收了手,随即看向邸恒,示意他动作快些。

  邸恒把烟袋开口凑到鼻端仔细嗅了嗅,朝我伸出了一只手,我抽下头上的簪子递给他,邸恒用簪子挑起一片燃了一半的烟丝,未燃的一侧颜色偏淡,用手轻揉,掉下来的粉末里有星星点点的粉白色。

  邸恒把手上的粉末伸过来给我看,我凑过头去认真嗅了嗅,一股奇特的甜腻香味泛上来。

  “这烟是你们从哪弄来的?”我突然严肃了神情,认真地问那几个工人。

  “都是管家给发的。”其中一个孩子模样的工人说,“我们每个月除了管吃管住,都会有额外的烟火钱,管家会包好了烟给我们,昨儿个他说下个月我就也能跟着一起领烟火了。”

  我垂下眼睑,有点无奈地点点头:“你们是哪里人?”

  “都是百崖山的人。”耿闻宇正从大门出来,看见我们在这里也走过来,“前几年闹饥荒时,百崖山那边好多人没了饭吃,我爹就把人都招过来做工了。你怎么还在这儿盘问起来我们的工人来了?”

  “他们也是有福气,如今多少人家希望能进你们耿府做个短工都要挤破头,他们却能因为一场灾荒因祸得福。”我笑看向耿闻宇。

  “那可不是,我们可从没亏待过这些人。你看他们这烟,与我爹跟深州军府来的人议事时抽的可都是一样的烟草,听说这烟抽起来感觉和普通的烟大有不同。若不是我爹不许,我早就要试试了。”耿闻宇顺手接过一个工人手里的烟草来在手中颠了颠,很是自豪地看向我。

  “你快安稳安稳吧,前几年你偷了工人烟草被你爹打断腿的事情你当真是忘了,若是再有下次我也不会帮你接骨了。”我笑着拍了他拿着烟草的手腕一下,说道,“你只管忙你的去吧,我们也该走了。”

  耿闻宇笑着向邸恒点点头算是告辞,邸恒也轻轻颔首回了一礼。

  “可觉得有什么异常?”待从耿府走远了,邸恒才问我。

  我皱着眉叹了口气,没说话。想了很久才张口说道:“我并没有十足的把握,我只觉得气味与赤星堇竟有五分相似。”

  “以前在你们三味堂可有过赤星堇制烟的先例?”邸恒问我。

  “从没有过。”我说的极为笃定,“别说是三味堂,即使是深州都不会有过。赤星堇是我爹亲手栽培,提取的手法也是我爹自创的,除了我爹外还没有人能得到三味堂这般的赤星堇。”

  “那如果退而求其次呢,栽培的赤星堇品种不纯,提取的赤星堇纯度不高又会怎样?”邸恒眉头微蹙,想了想问道。

  我歪着头仔细想了一会儿,却没记起任何有关劣质赤星堇的内容:“如今世上赤星堇只有两个作用,除了入药治疗肺病,便只能用作毒药。可如今的难解之毒还不够多吗,赤星堇培育极其困难,何必要自找麻烦。更何况在我们深州,谁都知道三味堂的赤星堇,若真是中了纯度不高的赤星堇既然不会立刻死亡,那来找我自然可解,实在是没有意义。”

  邸恒目光坚定:“应该并不是这样简单。你可知道如果赤星堇加入烟草中会有什么效果?”

  “我没有试过。”我摇摇头,“我只能说,或许会使毒性不可见地逐渐侵入人体,最终中毒而亡,也算是杀人不见血了。只是我阿爹临去前曾嘱咐过我两件事,其中之一便是切要毁掉所有赤星堇,我虽没听话,但也没再在赤星堇的事儿上另做文章,只是按照阿爹铺好的路走下去罢了。”

  “果然不是什么忠孝女子。”邸恒动了动嘴角当是对我的嘲笑,“那另一件是什么?”

  “是叫我不要寻嫁祸他的仇家。”

  “嫁祸?”邸恒一声冷笑,目光突然冰冷了起来,“你将杀害先皇的罪名说是嫁祸,你的意思便是,是先皇错解了你家?”

  我不屑的一笑:“当年从百草堂到官府的路上不知站了多少百姓求情,就连建安城内都有人沿途追着囚车为我爹送行。以我爹多年的人品,没人相信他会做这样的事情,当年的事情处置之草率、定罪之模糊想必你也有所耳闻,孰是孰非你心里自然不会没有数。”

  邸恒从袖管里飞快地抽出一把不大却很是锋利的匕首,暖色的夕阳下匕首锋刃烁烁闪寒光。邸恒将匕首抵在我的脖子上:“收回方才的所有话,以后也不准再说。”

  匕首的冰凉触感在脖子上愈发清晰,我梗了梗脖子,努力想做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来,双腿却还是不住打颤,我在心里啐了自己一口,真是惜命,胆小鬼。

  我僵硬的点点头,邸恒风一样收回匕首,我甚至无法看清他究竟将匕首收在了何处。我脚下一软,邸恒伸手扶住了我的胳膊,我一站稳便立刻松了手。

  “还以为程大夫是什么女中豪杰。”我听出他话里的嘲讽,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没说话。

  “方才可有伤到?”邸恒大概是以为我生气了,语气软了些下来,“方才这样做也是为了你好,虽说如今你在深州,可毕竟三味堂上下也总要百号人靠着你吃饭,你总是要谨言慎行些才好,如此也不负你爹对你的教诲。”

  我不愿继续说此事,故意转了话题看向邸恒:“烟草的事情,你可要继续追查?”

  “你应该会比我更迫切些。”邸恒瞥了我一眼,却也还是顺着我的话说了下去,“今日不早了,回去先歇了吧,待明日你随我到百崖山中看看。”

  “大人不会如今进了百崖山还会走不出来吧?”我斜眼笑看他,想扳回一局颜面。

  “要你去不是带路的,我若对医理能再多通晓几分,我自然也用不到你。”邸恒脸上不见愠色,倒是突然露了一分促狭,“不过带着你有没有用倒也不好说,你个从医的人,鼻子还没有我灵,日常出入耿府竟一点问题都不曾看出来。”

  我瞪了他一眼:“久居兰室不闻其香,我平日就与赤星堇为伴,又久入耿府,自然也对这般的味道习以为常了。”

  “如此大大咧咧的,真不知你是怎样做的大夫。”邸恒叹了口气。

  我突然想起我爹来,强笑着说:“我爹原来也说,我这性子定不会成为个好的大夫呢。”

  邸恒偏过头看了我一眼,将方才借用我的簪子递还给我:“程大夫这些女儿家的首饰倒是都简单的很,你三味堂这些年来也算是门庭若市,赚的银子都被你拿去当做弹珠玩了吗?”

  我昂头朝他大大地翻了个白眼,在一片夕阳下朝三味堂走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