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为谁入潇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嫁祸

为谁入潇湘 肆柒四七 3011 2020.04.14 11:57

  “邸大人亲自探访,民女甚是感动。”我朝邸恒敛衽行礼,邸恒也向我点点头。

  “这药在外伤处一日涂抹三次,康复的会快些,日后也不会留疤。虽说你们是大夫,平日里各类药品并不少见,但这药是御用的,算是我天镜司对二位的一点心意。”邸恒坐在客栈房间的桌子前,身着官服,面色冷峻地看向我。

  “承蒙邸大人关照,民女在诏狱中只不过受些皮外伤,不是什么要紧事,劳烦邸大人跑一趟了。”我垂头恭敬的说。

  “我今日来是为了接二位入宫,陛下的病还需要二位继续医治。”邸恒看向我和师姐,“进宫的马车已经候在客栈外了,二位若是方便现在便随我来吧。”

  “民女自行入宫便可,邸大人这是折煞民女了。”我小心翼翼地全了礼数,向隔壁的房间瞟了一眼,邸恒向我微微颔首。

  “父亲已经派人去深州调查此案了,你不必担心。”上了马车邸恒的神情才变得平和了些,“程潇怎么样了?”

  “师姐在诏狱里大概也是受了些苦,这几日我便留她在客栈休息了。所幸陛下所中的毒并不重,我一人还应付的来。”我说道,“今日的事儿你让廖胜来一趟就是了,怎么还自己跑过来?”

  “自打上次在诏狱审问后还没见过你,我总要来看看我交代那帮人的他们做没做到。”邸恒朝我扬扬头,“胳膊上的伤先把药涂上吧。”

  我向上挽了挽袖子,把药倒了几滴在手心揉在胳膊上的淤青上:“你交代归交代,既然进了诏狱有些流程总是不得不走,你也莫要怪罪那些人。好歹我也是从小跟着武行的师傅练过的,这点小伤都算不得什么。在狱里的日子我过得还算是滋润,除了那几次提审时真真假假的做了做样子,其余时候都太平的很,我也不相信你们诏狱里的伙食有我见到的那么好。”

  “你倒是不挑不拣。”邸恒接过我手里的药倒在自己手上搓热,“好歹也是从小跟着武行师傅练过的,不知道跌打的药怎么涂吗?”

  “你一只手搓一个给我看看。”我把自己倒了药的手示威地伸到他面前。

  邸恒低着头没说话,两只手对着搓了一会儿,把我的手拉到他面前,轻轻把药柔到我的胳膊上。

  我感觉心下一颤,下意识地想把胳膊抽回来,却被邸恒拉住。邸恒的手刚好捏住了伤处,我疼的吸了一口凉气。

  邸恒突然松了手:“疼了?”

  “没事儿。”我看了看自己的胳膊,把袖子放下来,“这件事多谢你了,要不是你,现在我大概已经见到我阿爹了。”

  邸恒看了我一会儿,叹了口气。

  “怎么了?”我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

  邸恒摇了摇头:“这几日先不要住客栈了,我府上虽然不大,但也有几间空房,你们可以住过来一段时日。”

  “不必了,”我说道,“在诏狱中时虽说我的案件的确是尚存漏洞,但你能出面力保我,想必朝堂上的人虽然忌惮着你父亲的势力,但也会对你颇有些微辞,如今我若是再住进你府上不知别人又会认为你与深州三味堂之间有什么样的勾当,这点避嫌我总是会的。更何况我平日并无树敌,如今这人或许也并非存心陷害我,只是想把手里的烂摊子随便找个人甩开罢了,算是我命不好,撞上事儿了吧。”

  “我只不过为你说了几句话而已,算不得什么。你不必为我考虑,先想想怎么保住自己的命吧。”邸恒说的有点嘲讽。

  我有点无奈地叹了口气,撑着头故意不看他:“我也只是作为一个大夫说两句,夜里的石板地凉,湿气也大,若是跪了太长时间回去最好用布裹了暖手炉敷敷腿,不然等年级大了难免会留病。”

  “谁告诉你的?“邸恒皱了皱眉。

  “听狱官说的。”我郑重地看向他,“这次的事情多谢你。”

  邸恒点点头,侧过身去掀开马车的窗帘:“快到了,等会儿我同你一起进去。”

  “你平日里若是无需在御前侍疾今日只需如常就好了,你我还是不要走动太近,怕是会给你引来什么闲话,毕竟你如今尚未婚配,我别挡了你的桃花。”我故意说得俏皮了点。

  邸恒无奈地瞥了我一眼,翻身下了马车,替我挡了马车的前帘:“下来吧,一起。”

  .

  我恭敬地把陛下的手从脉枕上移开,向皇后行了一礼:

  “陛下所中的赤星堇用量极微,纯度也不算高,只是陛下的身体素来虚弱,需要好好调养一番。民女稍后便将药方送到御药房去煎制。”

  皇后有点欣慰地点了点头:“前几日的事情委屈你了,因为涉及陛下的安危,天镜司总归会处理的谨慎些,还希望你见谅。”

  “民女不敢,能入宫为陛下诊治已经是民女的福气了。”我弓着身子对皇后说。

  “起来吧。”皇后朝我抬了抬手,看向站在我身后的邸恒,“这次的事情也是多亏了你,若是冤枉了程湘姑娘,陛下的病或许就真的只能束手无策了,更是让天下对陛下忠心耿耿的人寒心。待陛下康复,二位本宫都会重赏。”

  邸恒向皇后抱拳行一礼:“臣职责所在,不敢居功。当务之急还是查出陛下的毒究竟是为何而中。”

  我回头看了邸恒一眼,邸恒给了我一个肯定的眼神,我方开口:“民女在深州时见过许多利用赤星堇下毒的案例,陛下如今所中的毒并非一朝而为,至少已经在陛下体内积累了半月的时间。赤星堇除了饮食之外,也可以通过气味进入人的体内,民女想知道,陛下素日是否有用烟草的习惯?”

  “从未有过。”皇后娘娘说的笃定,“陛下自打儿时就离不得药饮,烟草伤身,先皇是万万不可能允许陛下沾染的。”

  我的脑海中浮现出我在百崖山中的情景:“那陛下素日里可有燃熏香?”

  皇后示意陛下的近侍太监回答,他想了想说:“陛下在寝殿时素来不喜用香,平日里也只有在西厢殿批阅奏折时会燃些熏香,除此之外大概在各嫔妃宫中时各宫妃嫔们也会燃些。”

  “如今陛下常用的熏香民女可否看一看?”我看向皇后。

  皇后抬了抬手,身边的宫人微微弯腰行一礼便匆匆离去,过了一会方捧了一个做工精细的檀木雕花盒子回来,打开在我面前,里面是纯粹细腻的白色粉末。

  我拔了自己的簪子,挑起一点粉末放在手指上抹开,凑近鼻端仔细地闻了闻,并不是男性常用熏香那种偏淡的味道,反而很是香甜。我并不通香料,无法从厚重的味道里分辨出究竟有什么异常。

  我把盒子递给邸恒,邸恒闻过也皱了眉向我摇了摇头。我朝向皇后说:“民女愚钝,能否让民女带些熏香回去燃着,再细细判断里面的成分。”

  皇后点了点头,面前的宫人接了盒子去帮我打包。我接着问:

  “不知陛下常用的熏香来自何处?”

  “从前陛下用的熏香大多是宫中自制的,可是陛下素来不喜。近半月来陛下确是换了熏香,都是些宫人们从宫外采购来的,全国各地的熏香都有,陛下最喜欢的就是这一盒的味道,于是就一直用这个了。至于这盒来自哪里,老奴也得去问过负责采买的宫人才能知道。”

  我看向身后的邸恒,邸恒点点头,朝皇后说:“家父已经派人去深州彻查此事,天镜司一定会协助调查。”

  “此事事关国家社稷,必要严惩。”皇后温和的表情变得坚定了许多。

  “民女还要去太医院为陛下开药方,先行告退。”我向皇后行了一礼,带着医药箱离开。刚出了寝殿没几步,邸恒便从后面追了出来。

  “今日天镜司已经收到了父亲派去深州的人发回的密函,大概过不了几个时辰此案的结果就要告之天下了,我想还是先告诉你一声的好。“

  “抓到凶手了?”我随手理了理衣裙,“速度如此之快,这次又是哪个替死鬼?”

  邸恒面色冷峻地瞪了我一眼:“此处是皇宫,还是谨言慎行的好。”

  我自知说错了话,吐了吐舌头:“这不是只有你在吗。”

  邸恒叹了口气:“这个结果你定然是不信的,但你记住,这背后的权利也并非你能够公然挑衅的。”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你的猜想没有错,赤星堇来自香料。而如今已知深州有赤星堇的只有你们三味堂与耿家,自然会从耿家查起。父亲派去的人今日传回密报,说是耿家二公子为了自己手下香料坊的香料能留住客人,在其中加入了微量的赤星堇。今年年初时宫人在全国寻觅陛下喜爱的熏香,其中便有这种。如今人已经在往建安带了,由于事关重大,将会交由我父亲亲自审理。”

  “耿家二公子?耿闻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