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为谁入潇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寻人

为谁入潇湘 肆柒四七 3143 2020.04.09 11:25

  “丢了?这么大个人怎么就会丢了?”阿福被邸恒吓了一跳,无助地回头看向程潇。

  “就在将军出征那晚,湘儿在花房里照料赤星堇,我只听到湘儿喊有贼人,待我赶到花房湘儿早已没了踪影。三味堂的人已经在深州城内寻了五日了,却始终没有线索。”程潇脸色苍白,焦急地看向邸恒,“邸将军刚从战场归来,相比也是几日未曾休息,不如先好好休息一番,随后再与我们一同寻湘儿。”

  “贼人?”邸恒看向程潇,“那日我与廖胜与你们在百崖山初遇,是否也是为了一个贼人?”

  “正是,”程潇回答道,“我们在百崖山内已搜查了许久,但百崖山内地势交横错杂,岩洞不计其数,要一一搜查实在困难,如今大概已经搜过一半有余了。以程湘的武力,贼人不被她失手打死已经算是幸运了,如今她却突然失踪,我担心她夜晚追进百崖山,是否会失足……”

  “阿福,你去报官,”邸恒冷着脸打断了程潇的话,“廖胜随我现在入百崖山与你们一同搜索。”

  “邸将军也刚从战场归来,若是现在立刻如山怕是身体也会吃不消的,百崖山上三味堂的人已有很多,待官府的人来后搜查会更快些,邸将军不如先回官驿休息,天亮之后再来也不迟。”程潇自知是无法劝动邸恒的,便把目光投向了旁边的廖胜,廖胜也有些担忧地看向邸恒。

  “大人,您手臂的伤也还未做处理,不如先……”

  邸恒只把廖胜的话当做耳旁风,转身大步流星地向三味堂外走去,飞身跨上马向百崖山的方向飞驰而去,廖胜也跑着赶过去追上邸恒。

  入了百崖山,马匹便很难行动,天色依旧漆黑,邸恒从怀中取了火棉与火石擦亮,也只能照亮眼前的方寸之地。邸恒与廖福顺着记忆走过几道山洞,最终在一个狭小的岩洞内停下脚步,邸恒用火光仔细地晃了晃四周的石壁,被邸恒用作标记的划痕模模糊糊地呈现在眼前,邸恒直起腰来对廖胜说:

  “就是这里,你我最初遇见程湘的地方。”

  “大人为何不去山脚先寻一番,廖胜倒是觉得潇大夫说的有理,堂主武功了得,若非失足跌下悬崖,又怎会无故消失在深山里,或许已经被村民救了也不好说。”

  “山脚自然会有三味堂的人去寻,”邸恒蹲下身来,努力看清地上的所有痕迹,“你我要寻的是程潇不会派人去到的地方。”

  邸恒往岩洞右侧看了看,是个更深的山洞,开口极小,仅容一人通过,进入后也只是个狭小的空间,不似打斗能够施展的空间。邸恒在山洞中踱了几步,突然感到脚下踩了个圆润不似石子的东西,便弯腰捡起来在火光下仔细瞧瞧。

  是颗玉珠。

  眼前突然浮现起程湘腰间那串玉珠,哪般尺寸、何种成色自己平日居然从没注意过,邸恒定睛看着眼前的这颗玉珠,有细微的裂痕,像是磕碰在了何处从而脱落的。

  “继续寻,”邸恒把珠子在手心紧紧地攥了攥,“能利用这般的地形优势,此人想必对百崖山及其熟悉,就算不是村民也是常年居住在此,程湘大抵还未出百崖山。”

  “大人,如今是夜晚,线索也看不真切,”廖胜跟在邸恒身后偷偷打了个哈欠,“更何况大人的手臂不知还能支撑多久,不如先回了三味堂明日天亮再来好好的寻。如今韩巍赤星堇一事也已经查清,廖胜说句不中听的话,如今找不找得到堂主……”

  “你是大人还是我是大人?”虽然看不清邸恒的眼神,但廖胜只感到黑暗中有一束炯炯的目光打在自己身上,忙住了口。

  邸恒走出岩洞,抬头看看天,已然泛了鱼肚白:“农家人起的早,你到村庄里去四下打听打听,我在这里继续寻。我走过的地方自会给你标记,你沿着去寻我便是。”

  廖胜点点头,寻着最近的村庄去了,邸恒却站在原地定定地未动,手里的珠子握得紧了些。

  三味堂在深州这几年,虽说已经做到很大,但程潇与程湘平日带人温和,又不为钱财,因此在深州城内没什么仇家,若是有人抓了程湘去,大概只是为了赤星堇。不过赤星堇气味奇特,若是在这百崖山中研制,村民又怎从未发觉?邸恒从清晨走到傍晚,衣服上沾湿的露水蒸发后又在傍晚沾了一身潮气,邸恒只觉得胳膊隐隐作痛,双腿也渐渐难以支撑整个人的重量。

  邸恒就地坐下,从腰间取出那颗珠子,即使没有裂痕那玉也并非什么上等的成色,但做工极其精细,表面打磨得极其光滑。

  邸恒定定地看着玉珠,突然感觉自己竟然如此的无能为力。

  “先生可是赶路累了?”邸恒的头上突然传来声音,邸恒蹙着眉抬起头来,是个背了背篓的孩子,用叶子捧了一捧水递给邸恒,“先生可是初来百崖山迷了路?”

  “这是哪来的水?”邸恒颇有些警惕地看向那个孩子。

  “我们百崖山虽然临近西域,但也是个宝地,”孩子说的颇为得意,“离这儿不远处便有水源,水源里的水注入深州城内的帛河,深州百姓的用水都从帛河而来。”

  “水源在何处?”邸恒接过孩子手中的水闻了闻,并无异味,方才送到嘴边。水流进喉咙里他才想起,自己已经快一日未曾进过水米了。

  “我带先生去吧。”孩子侧着头看了看邸恒,转身向水源走去,邸恒也跟上。孩子想了想问到:“先生可是前几日与焉宿作战的士兵?”

  “你如何看出?”邸恒看孩子一副人小鬼大的样子,不觉要笑出来。

  “先生的衣冠有些不整,右臂似乎有伤,衣服下摆这样多的血迹,像是刚从战场归来的样子。”孩子说的很认真,“太阳快落山了,我本该回家的,若不是看先生为了深州拼死征战数日,我才不会带先生去的。”

  邸恒看着孩子稚气的样子,挑了挑嘴角。

  “就是这儿了。”

  邸恒看向眼前的一汪颇为清澈的池水,从不远处的山崖上有一股不算细小的水流直直的注入池水中,激起一阵水花。邸恒眯着眼看向顺流而下的水幕问:“这水幕后面是什么?”

  “先生可知道山灵?”

  邸恒有点疑惑地看向孩子。

  “每座山都有自己的山灵,为的是护此山上的所有生灵平安,百崖山的山灵便居于此处。”

  “可曾有人进入过?”邸恒问到。

  “我爹说他听闻曾有孩子闯入过山灵居所,随后便再也没出来。有家里人去寻,只看到他们早就倒在地上没了气息,去寻的家人也大多晕倒在地,只有一人侥幸逃出,据说是在里面感到头晕目眩,看到了山灵现身,勒令所有人不得擅闯居所。”孩子说的神神秘秘,“我去年的时候曾叫我的阿旺进去偷偷看过,可阿旺也再也没能出来。”

  “阿旺?”

  “是我养的狗。”孩子脸上的神情颇为遗憾,“先生在此饮水便是,山灵的居所万万闯不得。”

  邸恒点点头,孩子抬头看向天空,已经能看到清晰的月亮。

  “先生若是迷了路,往东不到二里便是我家,可以来我家住一夜,我们村里的人定会欢迎你们这些为国杀敌的将士前来的。”

  邸恒看着孩子转身离去,沿着水潭的边沿走到了水幕旁。邸恒随手折了根树枝探了探,水幕后确是空的,但缝隙狭小,不过半人大小。邸恒侧了身子穿过水幕,在缝隙里走了几步,夹道开始变得稍微宽敞些,邸恒擦亮了火棉,在洞中微微嗅了嗅,并没有什么异味。

  邸恒摸索着石壁,小心地向前走了大约半炷香的时间,手中的火棉开始变得微弱了些。邸恒感到脚下似乎是被绊了一下,定睛一看,是几具仍挂着残破衣衫的白骨。

  此时邸恒便可嗅到细微的奇异香味,邸恒的心定了定,这次定是没有找错,不过这人也定不是等闲之辈,借用山洞断绝人来人往,又利用水流阻断气味,相比是做了充分的准备。

  很快邸恒便摸到了面前的石墙,山洞已经到了尽头。只不过在光下细细看来,这面石壁的颜色却比周围一路走来的石壁深了一些。邸恒在石壁四周摸索,竟有些不易察觉的缝隙。用力击打石壁,肉体与岩石的碰撞很难发出容易分辨的声音,邸恒随手在地上拾了一块石头在石壁上敲打,清脆的声音在空荡的山洞里格外清晰。

  .

  我躺在石台上,赤星堇的味道充盈在鼻端,难怪韩将军为了赤星堇竟不惜以身犯险,这味道确实让人沉迷而无法自拔,而失去赤星堇的痛苦也实在不是常人能够忍受的。

  眼前的一片黑暗中似乎要开出花来,我好想看到阿爹,看到师姐,看到我们儿时一同练功的那个小院子,一切都像是蒙在晴朗的薄雾中,明亮又美好。

  一阵清晰的震动与响声突然划破我眼前所有的景象,我像是从梦中醒来,身后倚靠的石墙不断在我背后轻微地震动。

  我突然从石台上爬起来趴在石墙上,敲打声清晰可闻。

  .

  邸恒突然听到石壁后面闷声闷气却激动的声音。

  “邸恒!我在这儿!”

举报

作者感言

肆柒四七

肆柒四七

受时代限制,邸恒也不知道为啥山洞里会死人,作者替邸恒解释一下   山洞中曾经生活的动物和微生物放出大量二氧化碳,因为不与外界有太多连通,山洞内二氧化碳聚集下沉。并且因为在瀑布后湿度大,二氧化碳溶解后形成的酸性溶液使得岩石(碳酸钙等)分解放出更多二氧化碳,导致身高比较矮的生物在山洞中会出现缺氧晕厥,孩子比较贪玩在山洞里蹲下找个东西什么的就很容易晕倒,找孩子的家长长时间蹲在地上也容易晕倒,加上本身的恐惧心理产生了这样的传言,可以参考十五世纪意大利的“屠狗洞”

2020-04-09 11:2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