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为谁入潇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军火

为谁入潇湘 肆柒四七 3210 2020.05.22 23:53

  “林湛倒是真有两下子,真没想到这才没多久的功夫,居然也能混的像模像样的。”我将锅里的菜盛出来交给邸恒,看着他端到院子里刚支起的小桌子上,“玲儿今日回了你府上去看看她爹,你便将就吃我做的饭吧。”

  “光顾着教玲儿看书识字,你倒是不知道跟她学上一两招。”邸恒回了灶间取了筷子出来,摆好了一副在我的晚上,才坐下来。

  “人家玲儿自小跟着她爹在你家厨房里进进出出,哪是我一朝一夕能学会的手艺。”我不屑地夹了一筷子菜吃,“若是嫌弃你便会自己府上去,当谁愿意伺候你似的。”

  “在深州时早就习惯吃你这儿的一口饭了,”邸恒微微笑着给自己夹了菜,“方才林湛的信你可看了?”

  我点点头:“方才粗粗翻了翻,不过我也真没想到他居然有如此魄力。深州的监狱始终是一片混乱,不管什么错案冤案,全都先被塞进去一关了之,就算能在不知多少年后案件得判,大多人一核算量刑与已经关押了的年限,都能当庭释放了。林湛这一去,先将这些年积压的案件都一一亲自问询核验,放出来不少受冤多年的百姓,也在深州立了威信了。”

  “常清从不是怕事之人,即使知道这样做来便是在打深州知府的脸了,还是能奋不顾身的做下去,”邸恒脸上也满是欣赏的神情,“他这做法也的确很有成效,若非如此,他也没有机会接近赵廷瑞在深州的军火库。”

  “林湛倒是聪明,”我撑着头细细想着他在深州的情形,“知道在监狱里先拉拢人脉。”

  “他原是想在狱里找到从前与耿府之事有所关联的人,没想到竟有那么一个小子便是因为偶然间冲撞了赵廷瑞的军火库而被那些人找了由子扔进了牢狱里,常清便借着清肃牢狱的缘故想方设法将他弄了出来。”

  “赵廷瑞手下的人做事怎么会如此不当心,叫人撞见了不说,连善后工作都做不利索,”我一面吃饭一面很不屑地说道,“倒是给我们留了可乘之机。”

  “你到底是哪一边的?”邸恒伸出筷子来敲了敲我的头。

  我缩着脖子笑了笑:“所以林湛就跟着那人去看到了赵廷瑞的军火库吗?”

  邸恒点了点头:“不过常清比你有自知之明的多,只是站在不远处看过了便离开了,不会如同你一般,不管力量有多么悬殊都要冲上去打斗一番。”

  我看着邸恒无奈的眼神,扯了个很是讨好的笑脸,向邸恒身边凑了凑:“这不是因为林湛身边没有邸大人吗?”

  “若是你再做这种不自量力的事情,便没有人再去救你了,邸大人说到做到。”邸恒专心吃着饭,不抬头看我一眼。

  我不屑地撇了撇嘴,心里却想着他每次说过如此的话后倒是还都一如既往的将我从危险里带了出去,自己嘟囔着:“也不想想我都是为了谁去的,若不是我你能拿到方才那账本吗?”

  我抬眼瞟着邸恒,依旧不见他说话,便瘪着嘴叹了口气:“林湛是如何确认这军火库定是赵廷瑞的,仅凭那人的一面之言吗?”

  “自然不是,常清从前在建安时曾受邀去过赵廷瑞府上一次,这次在深州军火库中所见的掌事者便是赵廷瑞从前的家奴。”邸恒说道。

  “这倒是也奇怪,赵廷瑞怎会派了自己近身的人去,就不怕旁人生疑吗?”我将筷子戳在嘴里含着,想了想问道。

  “耿府被抄之事大概原就在赵廷瑞的预料之外,突然之间在深州没有了耿府的支持,耿闻清又在建安生了根,深州便成了赵廷瑞鞭长莫及之地。大概是一时慌乱,身边也没有其他可信可用之人了吧。”邸恒一面说一面为我布了菜。

  “这样说来,当前正是对付赵廷瑞最好的时机!”我眼前一亮,将筷子戳在了碗里,很是兴奋地看向邸恒,“趁着他们深州的防备失当,便先将军火库之事呈报给了陛下,就算赵廷瑞有法子能使自己躲过这一劫,失了军火库他短时间内也必不能再有机会兴风作浪,我们也好再趁虚而入,进一步寻他的把柄。”

  邸恒见我激动的样子,笑着点了点头,示意我吃菜:“这也正是我所想的。既然军火库的地址已经被我们知晓,军火库中又人员众多,只要将军火库收缴细细审问,定能抓住赵廷瑞的把柄。”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向陛下禀明此事?”我趴着桌子凑近邸恒,“明日?”

  “不必如此着急。”邸恒倒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你可有看到信中所写,近日军火库里的人在深州大批购进棉布。”

  我细细想了想,似乎确是有些印象,便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这是为了……伪装?”

  “对,似乎是要将军火从深州运出。”邸恒点了点头,“深州的军火库便是以马场作为伪装,此次运输他们便可以自给自足。只是这些军火一旦出入城门,若是被守城之人发现便是大麻烦了。因此他们如今购进这些干草,一来马场购进干草本就是正常的,二来也可以在运输时对军火加以掩盖,若是再用银钱上下疏通好了关系,不被详查,便可轻松过关。”

  “你想要静观其变吗?”我歪着头想了想。

  邸恒点点头:“长途运输本就是消耗精力的事情,等到了新的地方,重新安置清点又要花上他们很大的功夫,不如到那时候再趁虚而入,此事便会容易许多,也好清楚他们下一步的动向。”

  “深州距离焉宿最近,若是要发动战争在深州储备了军火也最是方便,为何要不辞辛劳将军火运出来?”我皱了皱眉,“这又是要运到哪里去?”

  “至少建安是不可能的。”邸恒说的很是坚定,“建安城不仅防守森严,而且近年来都少有战事,将军火运来也不过是荒废,还要提防着被人随时查出,还不如一把火烧了的好。”

  “可如果他便是想在建安发动战事呢?”我定睛看向邸恒,心中突然有了一种有些可怕的想法。

  “你说他要……”邸恒约是明白了我的意思。

  “研制赤星堇也好,联手耿府也好,外通焉宿也好,赵廷瑞的目的总不会是金钱吧?”我轻轻摇了摇头,“你可还记得我与你说过的七瓣莲?前六瓣都有它们特定的祝福意向,人们求过了健康,求过了长寿,求过了俸禄,求过了前程,求过了姻缘,求过了子女,唯独没有求过权力,而赵廷瑞又是个身在建安手握兵权的大司马。”

  “赵廷瑞意在逼宫。”我的声音很轻却也很是有力。

  “我知道了。”邸恒定定地点了点头,“今晚我便去与家父共同商议了此事,明日一早便向陛下禀明,在建安城中也应早做准备。”

  “军中将士只听命于军符,如今军符既在赵廷瑞手中,此事便很是难办。”我叹了口气,说道,“赵廷瑞在在建安城内一日,此事便是烫手山芋。若是能将赵廷瑞调离建安或许此事还能好办一些。”

  “我会与陛下说明的。”邸恒很是赞赏的看向我,“平日里倒是看不出,你很是有将才。”

  我有些骄傲地昂了昂头:“看你下次还要不要叫我不要添乱了。”

  “我倒是从未觉得你是添乱。”邸恒略有些无奈地看向我,“你本就很是机灵,平日里许多我想不透的事情你却总能一两句话让我茅塞顿开,只是建安城里每个追求权力的人都是将自己与家人的姓名押成赌注,我已经选择了与赵廷瑞为敌,我不希望你……”

  “难道你不愿我成了你的家人吗?”我坚定地看着邸恒,“我只是个女子,你们的许多事情我都有心无力,可我不愿意如同菟丝子一般依附你而生存,即使我做不了与你共生的参天大树,我也可以做了你身边的花草,只要你需要我,我永远都在。”

  这些原本只是我心里的话而已,一口气将所有都对着邸恒说了出来我自己竟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邸恒的脸上原本写着感动,见我脸红也不觉摇摇头笑了起来:

  “说的好,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谁是你的妻了。”我歪过头去拍开邸恒来拉我的手,天边的夕阳与我的脸竟是同样的颜色。

  .

  “大胆!区区一个深州主事之言你也会如此轻易的相信,还想要加罪于赵大人?”邸穆青将桌子上的东西一并扫到地下,门外的下人一个激灵猛地跪倒地上。

  “此人必不会说谎。”邸恒也屈膝跪下,朝邸穆青垂头拱手,恭敬却很是笃定地说道,“虽然出此言者位分不高,但此时毕竟事关重大,关乎陛下之王位,关乎家国天下。家父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你可知道,你与赵佩瑶已然联姻,此时你想污蔑赵大人,便是往自己身上泼脏水!”邸穆青指着邸恒颤颤巍巍地说道。

  “正是因为如今邸家与赵家联络甚密,才要尽早检举赵大人之事,与赵府划清关系,如此方能自救。更何况儿子所言并非妄言,实乃证据确凿。”邸恒很是坚定。

  “证据确凿?”邸穆青似乎已经被邸恒气到失神,“听闻、听说,哪一件事是你亲眼所见?你如何在这里和我笃定地说证据确凿?只要我邸穆青在一日,就断不会允许你如此污蔑赵大人,坏了邸家与赵家这些年来的交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