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为谁入潇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四章 邸穆青

为谁入潇湘 肆柒四七 3108 2020.06.14 15:00

  这次我大概睡了很久,从前我明明也会常常为了思索药方或只是单纯的玩乐而整晚不睡,可这次只通宵一夜我却感到格外的累,即使我听见邸恒在我耳边叫我的名字也不想醒,似乎要把之前欠下的所有睡眠一次全都补回来。

  我感到有一股很苦的水流进了我的喉咙,大概是什么药吧。我心里有些想笑,这个邸恒当真是个金贵的少爷,喂药也不知道要将我的头抬起来一些,就这样躺着把药倒进我的嘴里是会呛到人的。

  果然,下一口药就干脆利落地沿着我的喉咙冲进了肺中,苦涩的药味立刻顺着鼻子直冲到天灵盖。我本能地咳嗽了起来,慢慢的,我的眼睛终于有力气睁开了。

  “醒了?”邸恒的面色有些憔悴,大概已经在此处守了许久,我抬起头看看周围,无论是床铺还是桌子都是熟悉的景致。

  “三味堂?”我问道,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沙哑。

  邸恒点了点头:“感觉如何,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我撑着身子想要坐起来,邸恒忙伸手来扶我,将我身后的枕头叠起来好方便我靠在床头,我颇有些无奈地说道:“下次记得,喂药不是那样喂的,果然是建安城里的少爷,从没伺候过别人。”

  邸恒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你是第一个。”

  我看着他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也不好再继续揶揄他,我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我为何会躺在这儿,师姐呢?不对,我应当在建安,玲儿去哪了,我为何会到了深州来?

  “林湛呢?”我脑子里模模糊糊地浮现出这个名字。

  “已经回官府去了,好几日没见你倒是将他急坏了,只是近来深州城内百废待兴,需要他忙的事情还很多,一时抽不出时间。”

  “如今战况如何?可是已经结束了?”我骤然想起些事情,忙问道。

  “若是战事未了我如今也无法这样安安稳稳地坐在这儿守着你。”邸恒轻轻拍了拍我,我这才发现他始终拉着我的手。

  “我们胜了?”我有些欣喜。

  “嗯,”邸恒坚定地点点头,“胜了。”

  我心中的欢喜慢慢被担忧冲淡,定国胜了,可邸恒也再没有父亲了。

  邸恒看着我的神情,自己倒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甚至还不自然地勾了勾嘴角:“胜了就好,旁的事情也不必再提起了。”

  听他这样说,我便也不再继续问了:“我睡了多久?”

  “已经七日了。”邸恒回答道,甚至都不需要算一算,“是阿福为你开的方子,你从前的伙计是当真得力,什么时候廖胜能有阿福这样争气我也就能顺心多了。”

  我颇有些骄傲地看着他,却没什么力气做出那些夸张的表情:“战事已经结束,你在深州这样停留许久没关系的吗?”

  “我难道还能将你一人留在这儿先行回建安吗?更何况你是因为……”

  邸恒说的有些自责,我赶忙接过话来:“因为你是军中将领,你的命便是深州百姓的命。”

  “真想不到你是如此大义凛然的女子。”邸恒笑着摇了摇头,眼眶却有些微红。

  “那是你从前看轻我了。”我轻轻白了他一眼。

  “我已经传捷报给陛下,只是如今战事刚刚结束,军营中还有许多清点工作未完,我再在此地停留一阵也是合理,等你完全康复我们再回去也不迟。”邸恒的神情很是温柔。

  我微微蹙眉,朝邸恒很是笃定地摇了摇头:“如今你远离建安,你父亲又……还不知道赵廷瑞在建安会有什么动作。你停留的越久,建安的局势对你越不利。”

  邸恒叹了口气:“赵廷瑞以为此战必败,想要借边境动乱之势和惶惶民心以求谋逆,如今深州形势一片大好,于他而言很是不利,他不会如此轻易地做出什么动作来。”

  “你父亲……”我想了想,还是继续问了下去,“可有与你说些什么?”

  .

  “你自己一人叛国通敌不够,还想让我同你一起走吗?”邸恒难以置信地看着父亲,这竟然是小时候抱着自己在马背上,说着要让自己立志报国的父亲。

  邸穆青的神情很是痛苦:“你若是留在建安,赵廷瑞不会让你活命的。父亲难道会害你吗?”

  “你没有害我,你在害整个定国!”邸恒看着父亲,有些说不出话来,“你知道此次深州一战若是战败,深州百姓会是什么下场,赵廷瑞若是于建安谋逆,整个定国都会置身于水火当中。”

  “定国不配,不配我邸家向他称臣,不配拥有这天下!”邸穆青激动了起来。

  “难道他赵廷瑞就配了吗?”邸恒用力地敲了敲桌子,“父亲,你放弃吧,若是此时收手还来得及。”

  “来不及了。我谋逆之事,想必此时赵廷瑞已经呈报给了陛下,我若回头,就是死。”邸穆青有些悲凉地笑了笑,“我与赵廷瑞共事这些年,他是何人我最了解。在安定山中,赵廷瑞答应我为你做了假死的证明,此次他助我留下你一条命送到深州来,就是要我不许回头。”

  “可你知道,赵廷瑞找来的人意欲对我下杀手,他从没履行过答应你的事情,他眼里的一切都是他自己的利益。”邸恒摇了摇头,“你究竟为何要这样做。”

  “因为先皇不配,他不配这天下。我替他在漠南漠北征战沙场十余年,我为了他把自己的性命置之度外,为了他打下这广阔天下,最终换来了什么?换来他一句‘穆青老矣’,就收我兵权,将我安置在如此闲职上企图耗尽我的生命,那时候我还只有四十岁!”

  “我原本没想谋权篡位的,”邸穆青似乎有一些悔恨,“我只想重返沙场,我有我自己建功立业的抱负,我不想自己的生命止步于此。但我不过是一介武夫,我只有沙场上的兵法,但我没有权谋,赵廷瑞说深州耿家有以为药,可用于下蛊,我便想着同他一起,只要能让陛下听命于我,我便了了一桩心愿。谁知此药来势汹汹,硬是让陛下因此一病不起。慌乱之中,赵廷瑞扶植起五皇子,不仅伪造了传位诏书,连太子都被赵廷瑞寻了罪名关进大牢,不出一年就一命呜呼了。”

  “你可想过,赵廷瑞本意就不是让先皇为你们所用,他本就想弑君谋逆,扶植原本体弱多病便于控制的陛下,你不过是他权谋路上的一颗棋子罢了。”邸恒恨恨地看着父亲。

  “我知道,只是我知道的太晚了。既然我已经参与了此事,我的命就已经交到了赵廷瑞的手上。”邸穆青苦笑着摇了摇头,“赵廷瑞答应我,只要我与他共事,无论如何他都不会伤你,只是你刚到深州时便被他手下人所伤,回到建安他又胆敢在你府中为你下赤星堇……我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朝堂远比战场艰难的多,我宁愿死在战场刀枪下,我也不愿死在他们的算计里。”

  “所以如今你还有机会,只要你此次战役与深州戍军共进退,向陛下表明了你的真心,你还可以……”

  “不能了,”邸穆青看着邸恒的脸,一如当年的自己,意气风发,“赵廷瑞既然扶植了五皇子,必然不会任由他胡作非为,如今建安的朝政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就连你在深州时发回给陛下的密函也无一不入了他的手中。他又手握兵符,建安城内的军队无一不以他马首是瞻,只要我还在定国一天,我们就一天不能脱离危险。”

  “恒儿,你跟我走吧,如今赵廷瑞在建安肆意妄为,陛下又软弱无能,定国迟早会败在焉宿的手上。如果说从前的定国还值得他的子民为他坚守,如今的定国已经不值得了。”邸穆青语重心长地看着邸恒,“你留在此处,与焉宿交锋,若是幸运不过是一路败退,若是不幸只会命丧沙场。”

  “正是因为如今朝政黑暗,儿子才要留在定国。”邸恒朝邸穆青摇了摇头,“就算定国不值得我为之拼命,定国百姓也值得我征战到底,在其位谋其事,只要我一日还被人称为邸将军,我就不能退。”

  “你之所以会说出这些话不过是因为你还年轻!”邸穆青颇有些激动地握紧了拳头。

  “父亲难道没有年轻过吗?”

  .

  我紧紧攥着邸恒的手,不知该说些什么。

  “你不必安慰我,”邸恒看我神情有些为难,轻轻笑了笑,伸手温柔地揉着我的头,“其实在看到你躺在这里时,我甚至想过,或许我父亲是对的,若是我与他为同道中人,你也不必为了我受如此的苦难。”

  我皱着眉朝他很坚定地摇了摇头:“可我爱慕的便是这样的你,正因为你选择了深州,我才愿意拼尽全力救你回来。”

  我看着眼前的邸恒,大约与他在战场上时很是不同。我从没有见过邸恒身穿铠甲,在马上征战杀敌的样子。但我能想得到,他一身金甲红袍,在漫漫风沙里敲响黄金台上三面战鼓,鼓声雷动,响彻云霄。

  我很幸运,此生有幸与这样一个人一同度过,即使我们面临的是危险,甚至是生与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