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为谁入潇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送别

为谁入潇湘 肆柒四七 3324 2020.05.13 16:07

  “程大夫,”玲儿风风火火地从前厅跑进来,“有人找。”

  我把手里已经被火熏黑了的扇子递给玲儿,用还不是那么脏的衣袖抹了抹额头的汗:“可知道是什么人?”

  “上次与邸大人一同来了的那位,叫林……”玲儿接过扇子,凑近药炉一边扇风一边想着。

  我“知道了。”我点点头,刚转过身去要走,又回过头来指着玲儿,“再煮一炷香的功夫便好了,等会儿我若是不得空你用罐子装好送到南城陈伯家里去。”

  “程大夫如今也是个忙人了,怎么要见你一面都这样费劲。”我转过身去,发现林湛正站在我身后,肩上搭了个粗布包袱。

  “要走了?”我惊了一下,掐指一算也不过半月时间,“什么时候的事?”

  “大概十天前吧,”林湛笑了笑,“我与邸大人也没想到。幸亏邸大人够冷静,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暗中帮我把一切都安排了妥当。”

  “今日便要回深州了吗?”我在衣服上随便抹了抹双手,在一旁的水缸里舀了一瓢水来喝,“东西可带全了,需要我帮忙准备些什么?”

  林湛看着我的样子很好笑地低头咳了两声:“程姑娘这幅样子还真是女中豪杰,怪不得连邸大人都能被你收服。”

  我有些不好意思:“如今太阳一天比一天大,我家后院又总是生着火,实在太热了,哪还顾得上什么雅不雅观。你等等,我换身衣服便送你出城。”

  林湛伸手拦了我一下:“不必了,今日来只是和你辞行罢了,也要劳烦你替我向邸大人告别了。”

  “这些日子邸大人忙着你的事情,我又总是在建安城满街跑,倒是很少有机会能见上一面。”我歪着头算了算,“大概也有五六日没见过了,为何你不亲自与他说?”

  “程姑娘这是怨我抢了你的红线了。”林湛笑着摇了摇头。

  我白了他一眼,嘴边却也是掩不住的笑意:“初见你时还是个愣头小子,以为是个什么样的正人君子呢,没想到一个读书人也能说出这样的话。”

  “如今光是生活已经足够劳心费力了,若是还不能自己苦中作乐,迟早要被人逼疯了。”林湛很是无奈地笑着叹了口气,“不过说回正经事,我与邸大人既然决意共事,便也要开始小心着避嫌了,即使是帮我安排去深州的事情他也从未亲自露面。”

  我点点头:“能小心着总是好的,你可有什么话要我带吗?”

  “如今倒是还没有,”林湛说道,“日后还少不了这样的机会。我在建安没什么交好,日后我若是要从深州发了信函给邸大人,可就要通通送到你三味堂来了,到时候还要都劳烦你帮忙。”

  “你们这些事情又何尝不是我自己的事儿,说帮忙就太过见外了。”我认真地看向林湛,“今日送你我也没什么好叫你带上的,等会儿我叫玲儿给你装上些搓好的药丸来,所对之症都已经写好,若是路上有什么不适你自己对症挑着吃就是了。”

  林湛笑着点点头:“从前在深州的医馆只有你三味堂一家独大,如今你离了深州,恐怕人们都要被你闪上一下呢。”

  我这才想起三味堂的事情:“你此次回去可有现成的住所?我三味堂的院子至今还空着,你若是不嫌弃大可在三味堂里住下,虽说地方不大但东西物件也还算齐全。”

  “嫌弃自然不会,只是我既然也是从深州入建安,怎么会连住处都没有,”林湛笑了起来,“虽说我家的屋子与三味堂自然没法比,但我娘也在那儿住了好些年头了,想必不会愿意搬出,我就写过程姑娘好意了。”

  我轻轻叹了口气:“你娘供养你这些年便是希望你能有朝一日离开深州,在建安闯下天地,不知你此次回去她会如何想。”

  林湛坚定地摇了摇头:“我娘只希望我志在报国,而非名禄,若是她知道了我此番回乡的缘故定不会不支持的。”

  林湛看了看门外,车夫已经等了许久:“程姑娘,今日常清还忙着赶路,便先行告辞了,这段时间在建安还要多谢你与邸大人的照顾。”

  我也向林湛欠了欠身子:“照顾谈不上,能在建安遇到故人实在是我的幸运。程湘不送了,林大人一路顺风。”

  我看着林湛跨出三味堂的门,上了马车,在建安繁华的街道上越走越远,轻轻叹了口气。

  我有种预感,我们会赢的。

  .

  夜色里的建安与深州实在不同,我坐在三味堂的屋顶上远远地看着一片灯火通明。

  深州如今境况如何?我从前定期探望的那些病人们可还好?三味堂后院的花圃里可有长了杂草?我原以为离开深州时自己已经孑然一身,却没想到我与那个自己生活了许多年的地方永远斩不断牵挂。

  我抬头看了看天,建安的灯火太过明亮,连天上的星星都要逊色几分。我不禁轻轻叹了口气,此刻在我眼里建安的月亮都没有深州的圆。

  “程大夫好雅兴啊。”我被自己耳边的声音吓了一跳,险些从屋顶滑下去,倒是邸恒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我,“看来本人的轻功实在不错,连你都未能发觉。”

  我朝他大大地“哼”了一声,邸恒探头看向我:

  “几天不见怎么已经上房揭瓦了,这屋顶不够高,不如我带你去个地方,能俯瞰整个建安城。”

  我摇了摇头:“都是些市井的灯红柳绿罢了,没什么好看的。只不过是今日玲儿被她爹叫回了你们府里,说是要吩咐点什么事情,我独自带着无聊便爬上来随便玩玩罢了。”

  邸恒看着我促狭一笑,点了点头,很是随意的将手撑在我的身后:“今日常清来过了?”

  我“嗯”了一声:“他叫我替他像你辞行,感谢你这段时间在建安对他的照顾。”

  邸恒轻轻叹了口气:“他能有这样的魄力我实在是惊讶,也很是佩服。”

  我认同地点点头没有说话。邸恒侧头看向我,颇有些慵懒地说:“你坐地这样端正不累吗?”

  我愣了一下,邸恒目视前方,很是自然地拍了拍自己的肩膀:“靠过来。”

  邸恒一副自信的样子,我不禁笑了出来,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想要美人投怀送抱你可得换个地方,我还要好好的做我的大家闺秀呢。”

  邸恒猝不及防地伸手拉过我的胳膊,我一个不稳跌在他肩膀上。我抬起头佯怒瞪了他一眼,想要直起身来,却被他的手揽住:

  “真当今日玲儿是被家里的事情叫了回去?世上不解风情之人,你是之最。”

  我抬起头来看着他的脸,惊了一下,随即心里又被漾起的层层甜而湮没,却还是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小声说道:“登徒子。”

  “多谢夸奖。”邸恒一脸满足相,骄傲地看着我。

  我也偷偷笑了起来,却突然听到肚子叫了一声。

  “饿了?”邸恒很是好笑地看向我。

  我有些不好意思,从他的怀里挣扎出来:“你把我的人支走了,我自然没有饭吃了。”

  “从前你不是挺会做饭的吗?”邸恒也直起身来,无奈地看着我摇了摇头。

  我没说话,邸恒看着我叹了口气:”想家了?“

  我有些惊讶地看向他,邸恒笑了笑:

  “别这么看着我,只是今日听玲儿说起你与林湛谈论了不少深州三味堂的事情而已。”

  我轻轻点点头:“虽说我以为自己与深州已经没有了瓜葛,但毕竟从前在那里生活了许多年,建安再好也不是深州,不是家。”

  “想要回去吗?”邸恒认真地看向我。

  我仔细想了想,摇了摇头:“只是今日听林湛提起才有了些情绪罢了,平日里在建安还是生活的很舒服的,更何况如今在深州我已经没有亲人了,不比建安。”

  说到这儿我停下来看向邸恒,他大概也是第一次听到从我嘴里说出的这种话,愣了一下,才很是温暖的笑了起来:

  “既然饿了就别在这儿坐着了,下来吧。”

  “可要带我吃什么?”我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很是期待地看向邸恒。

  “下来你就知道了。”邸恒在我头上敲了一下,翻身跳下屋顶。

  我也跟着翻下来,随着邸恒进了我的屋子,刚推开门便是一阵香气。

  “这是什么?”我指着桌子上的食篮看向邸恒,“你是什么时候拿进来的?”

  “你好歹是个生意人,如此没有防人之心,怎么到如今还没被别人卖掉?”邸恒皱着眉看向我,“连我何时进来的都没有发觉。”

  我满不在乎地朝邸恒耸了耸肩,兴冲冲地打开食盒,是两碗还温热着的牛肉汤。

  “你做的?”我很是惊喜地看向邸恒。

  “建安可没有这么多牛肉由着我糟践。”邸恒摇了摇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是吩咐了我家灶间的师傅做的,只当是我的一个心意吧。”

  我将两碗牛肉汤从盒子拎出来,在几案上摆好,想了想又跑进灶间找出了今日早上吃剩的两个饼子,端到桌上来。邸恒坐到我对面看着我喝了一口汤。

  “你的心意味道不错,”我很是满意地眯起了眼睛,“只是居然会忘了牛肉汤要和饼子一同吃的,下次记得一并带来!”

  “给你现成的还有这么多要求。”邸恒敲了敲我的头,“平日里你可有好好吃饭?要不要我叫个厨子来你这边?”

  我一面喝汤一面摇了摇头:“真当三味堂是你家别院了?不过是个小医馆,平日里我和玲儿一同捣鼓着做一点吃的也不差,只这一日没吃上晚饭还是你害的,你管我一顿饭还不应该了?”

  邸恒不屑地低头喝了口汤:“好心当成驴肝肺。”

  我看着邸恒的样子,低头一面喝汤一面笑。这一室熏黄的灯光,是建安城里与我而言最温暖的一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