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为谁入潇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章 计划

为谁入潇湘 肆柒四七 3164 2020.06.20 15:00

  锦霜的玉佩昨日夜里已经以我的名义送到了赵廷瑞的府上。一来如今邸恒在狱中,以我的名义送去更名正言顺些,二来我不过是个普通的女人,若是能让赵廷瑞减轻怀疑,少带些人马,最好孤身一人前往自然是最好的。

  不过我们都知道,赵廷瑞大概不会这样傻。

  送玉佩给他的名义自然是绑架勒索,与玉佩一同钉在赵府大门上的信中要了纹银五千两,还特意要求他将银子在城中固定地点埋好,只身一人前往城外领人。勒索信是我与锦霜一同斟酌了许久才写出来的,大意便是我如今身困邸府,想要回到偷偷跑回深州去,无奈盘缠不足,恰好我得知了赵廷瑞私生女的下落,以此为条件与赵廷瑞做交换,他埋好的钱我会找人挖出来,只要数目没错,城外一接手我便立即动身回深州去,从此建安城中赵廷瑞与邸家的事情再不掺和。

  虽然邸恒得知我们二人所谓的“狮子大开口”不过五千两白银笑了我很久。

  我看着窗外,依旧是一片漆黑。明日便是除夕了,明日此时定不会是如此的光景,城中该是万家守岁灯火通明。想着来到建安的第一个除夕就要这样度过,我不觉轻轻叹了口气。

  “程大夫还没睡吗?”

  我一个激灵从床上爬起来,隔着屏风若隐若现地看到一个人影。

  “锦霜?”我试探着问道,“你怎么来了?”

  “程大夫不是也睡不着吗?”锦霜绕过屏风走近内室来,“我也一样。”

  我往里躺了躺给锦霜让出了地方,锦霜解下身上的青缎披风抖了抖,随手搭在内室的椅背上,披风里面只有薄薄的贴身衣物。

  锦霜钻进我的被子里躺下,身上带着的寒意瞬间让我打了个寒颤。她笑着看向我:

  “冷不冷?”

  “外面可是下雪了?”我方才见着她的披风上掉下来不少冰粒。

  锦霜点了点头:“今日大雪明日便是除夕,倒是很有氛围。”

  “一年又要过去了。”我半撑着身子,看着床边的炉子里火星跳动着。

  “是啊。”锦霜也很是感慨的样子,“往年在红绡院中时,大家都是没有家的姑娘,每年到了除夕姑姑总会给我们一人做一身新衣裳,大家再一同做一桌子好菜,关上门姐妹们自己饮酒到天明。”

  “可想好以后的日子怎么过了?”

  锦霜淡淡地说:“走一步看一步就是了,我又不是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姑娘,找户人家做个婢女总不至于饿死自己。”

  我看着锦霜精致姣好的面容,总是很难将她与洒扫的婢女联系在一起:“你日后可会怀念从前在红绡院的日子?至少那时候过得还是很风光潇洒。”

  锦霜怔怔地看着头顶的床帐:“偶尔或许会吧,不过以后的事情谁又说的好呢?”

  “可想过嫁人?”我歪着头有些戏谑地问道。

  这次锦霜倒是很坚定的摇了摇头:“我不会嫁人的,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我有些尴尬地愣了一愣,锦霜侧过头来看向我:“你可知道我在红绡院的日子里见过多少男人?自然他们当中很多不过是纨绔子弟,平日里不学无术,只想着寻欢作乐,这样倒也就罢了,可那些人中不乏道貌岸然之士,平日里以文人雅士自居,自诩清贞高洁,不屑与世间一切事物同流合污,可进了红绡院还不是那副鬼样子。若要我依靠男人而活,每日给那些虚伪的人陪着笑脸,还不如给我一个痛快的了断。”

  “不过当然啦,”锦霜也撑起身子,和我面对面倚在床上,“你的邸大人是个例外。”

  “那不如等此事之后你便来我三味堂吧,平日里玲儿一个人做活也够累的,有你帮忙能好上许多。”我眼睛突然亮了起来。

  “你不打算嫁给邸大人吗?”锦霜有点惊讶地皱了皱眉,“怎么还想着开三味堂的事情?”

  “谁说嫁人了就不能继续开医馆了?”我心中有些骄傲,脸上却努力掩饰着自己的笑意。

  “邸大人果然是个例外。”锦霜笑着摇了摇头,“好啊,不过我从没学过这些,到时候你可不能嫌弃我笨手笨脚的。”

  “自然不会,玲儿从前也还不是什么都不懂,跟着我做了这些时候也已经有模有样的了。”我很是满意地说道,“我带徒弟可是颇有一些能耐的,你只管跟着我做,到时候就算你想要自立门户都不难。”

  锦霜掩着嘴笑出声来:“你快不要给我画饼了,听闻你的医馆向来喜欢救济穷人,能不能养活你自己都不一定呢,我平日里吃的可不像你想的那样少。”

  “锦霜姑娘这些年一定积攒了不少细软吧,那若是三味堂的银子周转不灵,锦霜姑娘作为三味堂的人总该救济一番?”我做出一副无赖的姿态,看着锦霜像看着一只小肥羊。

  锦霜向后闪了闪身子:“如此说来我倒是应该再好好考虑一番了。”

  我笑着躺下,给自己拉了拉被子:“你梦里慢慢考虑,我就要睡了,明日夜里便是我们与赵廷瑞约定的时间了,今日还要多积攒些精力才是。”

  锦霜也点点头:“那我便回去了。”

  “来都来了,怎么还想着要走。”我伸手拦住锦霜,“外面风雪大,今日便一同睡吧。”

  锦霜看着我,很好看的笑了一下,努力伸着胳膊灭了窗台上的烛火。这个笑似乎与往日不同,但我并非什么文人,说不出究竟不同在何处,只是这个笑比平日里的所有都要好看。

  只在这时我才能想起,锦霜不过也只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啊。

  .

  从围墙跳下时我心中暗暗想着,幸亏是我与锦霜,否则倘若是廖胜一人带着两个不会武功的姑娘想要出城来非要头都气炸了不可,如今反倒是廖胜从墙上翻下时脚下绊了一下,我和锦霜二人都慌忙用手捂住他的嘴,防止他叫出声来。

  廖胜挣脱了我和锦霜的束缚,墙边赶着接应的邸恒四下看了看,并没有什么人在注意,忙将我和锦霜带到了事先已经布置好的地方。

  今日是除夕夜,即使是平日里最为放荡的浪子今日也要在家中度过,城门的守卫也大都纪律松散,更没有什么人在城门外晃荡。昨日的大雪积留在地上,连脚印都不多见。

  “我带来的人已经在四下埋伏妥当,你们只要在这个范围内都会安全。”邸恒说道,“不过没关系,我会和你们在一起。”

  “你可要露面?”我有点惊讶。

  邸恒点了点头:“总不能让你们两个姑娘独当一面。”

  “赵廷瑞面对如此威胁定然不会善罢甘休的,只是如今还不知道他究竟会带多少人来。况且勒索信既然是我发出去的,他也不一定想不到此事与你有关。倘若他已经在城中设好埋伏,若是见到你露面说不定会给城中人什么信号,若是在今夜城中动乱恐怕死伤不在少数。”我皱着眉说道,“不如你先找地方藏好,等有了十足的把握可以将赵廷瑞的人马制服后你再出来也不迟。”

  我看着邸恒一脸的不配合,轻轻伸手扯了扯他的袖子:“放心吧,有我和锦霜两个人在自然是不会有事的,你只要在我身后的马车里坐着就好了,若是有什么事情你也能及时来救了我们。”

  “廖胜,”邸恒回过头去,廖胜赶忙朝着邸恒的方向走了几步,“你去换身车夫的衣服出来吧。赵廷瑞与你不甚熟悉,就由你候在他们身边。”

  廖胜点点头刚要离开,锦霜就俯身朝我嘟囔:“有他在倒是还不如没有,碍事。”

  我不禁轻轻笑了笑,朝邸恒说道:“我既然是要逃跑,自然是人越少越好,更何况今日是除夕,我去哪里能雇来车马?你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邸恒看着我们二人想了许久才微微颔首表示同意,锦霜看着我感谢的笑了笑。

  “对不起,其实我不该让你面对这样的危险。”锦霜有些愧疚地看着我小声说,“只是……”

  “此事对你很重要,万不可失手,我是知道的。”我理解地点了点头,“我相信你,有你在,我不会危险的。”

  “不过今日只要能捉住赵廷瑞便可以了。”我看着锦霜逐渐寒冷的眼神提醒道,“赵廷瑞与焉宿的关系千丝万缕,前朝也不知还有多少他的党羽,还需带回去细细审问,你断不可恨意蒙心直接对他下了杀手。他一个年过半百之人,面对你恐怕是没什么胜算的。”

  “我知道的。”锦霜看着城门的方向,若有若无地点点头,“他等一会儿可是会从那里出来?”

  我也顺着锦霜的目光看过去:“大概是了。约定的时间也快到了,可要做什么准备?”

  “既然是你用我做交易,你便将我绑上就是了,看上去也真切些。”锦霜征求地看向邸恒,邸恒朝她点点头,将一早便备好了的麻绳递给我。我将绳子在她肩上绕到背后,将两只手系在一起打了活扣:

  “若是发现有什么危险你只要轻轻用力便能挣脱的。”

  邸恒轻轻拍了拍我,翻身进了我身后的马车,廖胜也朝着周围的人打了手势,在马车四周埋伏妥当。

  锦霜在我的胳膊下打了个寒颤。

  “可是有些冷?”我低头问道。

  锦霜朝远处抬了抬头:“有人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