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为谁入潇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亲事

为谁入潇湘 肆柒四七 3233 2020.05.07 21:00

  “送到这儿吧。”邸恒沿街送我到医馆时天色已黑,我轻敲了几下门等在门口。

  邸恒点点头:“今日回去早些休息,我刚回建安,总要忙上几日,你若是找我有事儿就叫玲儿来府里说一声,需要帮忙的事情尽管叫廖胜去办,若是还想查什么便和玲儿一起去就是了,只是一样,保护好自己。”

  身后的门被玲儿拉开,我肯定地看向邸恒:“会的,你快回吧。”

  邸恒微微笑了笑,像是想说什么的样子,却还是转身走了。我目送他的身影消失在黑夜里才转过身去和玲儿一起进了门。

  “今日程大夫不在,我在馆里背了一日的书,等下我就背给姑娘听。”玲儿在我身边蹦蹦跳跳的,“程大夫可吃饭了,要我去将粥再热一热?”

  我还未回答便听到身后又传来敲门的声音,玲儿嘻嘻一笑:

  “定是邸大人,方才便见他扭扭捏捏的,定是回来有话跟程大夫说呢。”

  我气得拍了玲儿一下:“好歹是个小姑娘,这样口无遮拦当心将来嫁不出去!”

  玲儿毫不在意地向旁边跳着躲开:“邸大人的门我可不开,程大夫自己去开门吧,为了等程大夫我还未用晚餐呢,我吃饭去了。”

  我看着玲儿轻盈地跑进后院不由得笑着叹了口气,转过身去无奈地拔了门闩:“不是刚走,怎么又回来了?”

  打开门的瞬间门外的人向里一个踉跄,我吓得向后躲了一步,门外的人险些栽倒在门里。

  我伸手扶了他的胳膊,一股酒气向我扑了过来。我皱着眉仔细看了看他的脸方认出来:

  “闻清哥?”

  “嗯。”耿闻清的声音颇有些低沉,“你今日去了哪儿,我在门外等了一日了。”

  “你为何不进来,我特地留了玲儿在馆里看家的。”我忙扶住耿闻清,扬声叫玲儿过来帮忙,“我馆外可没有酒,你是如何喝成这个样子的?”

  玲儿与我一同扶着耿闻清坐了下,我抽开药柜的抽屉抓了些柑橘皮,叫玲儿带去和生梨一起煮了水来醒酒,耿闻清只是趴在桌子上,面色潮红。

  “说说吧。”我在他的对面坐下,“从不饮酒的人今日为何喝成这样?”

  “本是想等你回来有些话和你说的,心里却总是犹豫,常听人说酒壮怂人胆,便想着大概喝些酒来就有胆量和你说这些话了。”耿闻清比方才清醒了些,脸上却仍然是醉意。

  我心里大概明白了几分,抬头看向耿闻清正对上他的眼睛,忙匆匆移开了视线。耿闻清正要说话,玲儿端了水从后院走进来。

  我将碗推到耿闻清面前:“喝了吧,醒酒的。”

  耿闻清看着面前的碗自嘲的笑了笑:“如若是邸恒你也会这样为他煮水吗?”

  “你在说什么?”我有点惊讶地皱了皱眉。

  耿闻清摇了摇头,将碗轻轻推向一边:“先将话说了再喝也不迟。”

  “程湘,”耿闻清正了正神色看向我,“今日我来,是来提亲的。”

  “这话从前你就说过,我也告诉过你,日后休要再提了。”我冷静地看着耿闻清。

  “从前你是为了你师姐,你知道她想嫁我,你不想辜负了她才始终拒绝。如今她……她已经背叛了你,她也不知所踪,你不必再考虑她的事情了。”耿闻清伸手握住了我的胳膊,“我知道,你因为我爹的事情耿耿于怀,但这是他一人所为,与我无关。他们害你时我没能保护你,所以你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日后能够每时每刻护你周全?”

  我向后闪身,用力将胳膊从耿闻清的手中抽出来:“与这些事情无关,我若是真心喜欢一人,我自然不会在意任何旁的事情,可我也不愿意委屈自己嫁与我并不爱慕的人。这门婚事与别人无关,只是我自己不愿意罢了,你快走吧,日后若是再有这样的事情也不必再跑一趟了。”

  “如若今日在这儿的不是我,是邸恒呢?”耿闻清怔怔地看着我问道,我却突然被他问的一愣。

  “如若是邸恒与你求亲,你怕是早就兴高采烈的答应了吧?”耿闻清很是嘲讽地咧了咧嘴角,“我知道,我比不上他,他父亲是朝中重臣,我不过是个罪人之子,如今只能依靠权臣求个平安。可是你我二人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都比不上他家那些臭钱吗?”

  耿闻清说着似乎有些激动,伸手过来捏住我的肩膀,我用力向后仰想要避开他:“如果在你眼里我程湘就是这样一个爱慕虚荣的女子,那这样的我也并不值得你真心喜欢。耿闻清,你我从小一起长大,你更应该知道,我最厌恶那些纠缠不清死缠烂打的男人。”

  耿闻清慢慢松了手,垂头枕在桌子上良久不发出一点声音。我将碗向他推了推:

  “快喝了吧。”

  耿闻清默默端起碗,将碗中的汤药一饮而尽,只是喝过后越发摇摇晃晃,最终一头栽倒在桌子上。

  我吓了一跳,玲儿从后院跑进来:

  “程大夫,你可没事儿?方才我听到你们大吵大嚷的当真是吓死了。”

  “我没事儿,他这是怎么了,你可在水里加了什么旁的东西?”我指着耿闻清颇有些惊骇的问。

  “我看他醉醺醺的,怕他对程大夫做出什么不轨之事,就在汤药里偷偷撒了一把安神散。”玲儿说的还颇有些骄傲,“要不要我把他扔到门外去,等明日一早他醒了自行离开就是了。”

  我很是无奈地皱着眉看了看玲儿,又看了看趴在桌子上的耿闻清,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从柜台的纸张里翻出了那日耿闻清写下的地址:“去去去,去他家里叫个人把他接回去!”

  玲儿瘪着嘴接过纸来看了看:“程大夫,是不是有点远啊。”

  我这才认真看了看耿闻清写下的位置,虽说我对建安不甚熟悉,我也能大概知道这大概是城东的某一处,不觉又很是烦躁的叹了口气,看向外面早已是漆黑的天。

  “算了算了,抬客房去,快去快去。”我不耐烦地朝玲儿挥了挥手,玲儿赶着点点头跑过来架着耿闻清向后院一步一踉跄地走过去了。

  .

  瞧了一日的病人,到了傍晚时分才算是能歇上一会儿。我歪着头细细算了算,自上次耿闻清醉酒来我家已是五日前的事情里。隔天早上本想叫了他离开,可一大早他宿的客房就空了。想来玲儿给他下的安神散并不多,许是醒来后想起醉酒时的种种他自己也会有些脸红吧。

  自上次为那对祖孙瞧了病,来我这儿瞧病的人就愈发多了起来,闹得半城建安都知道城西有家医馆瞧病便宜的很。我点了从深州带来的银子,想来也够花上一阵子,如今住的房屋是邸恒替我付了钱的,平日里就我与玲儿那点开销很容易就能敷衍过去,干脆就做了次好人。不过自打我忙了起来,也有几日没见到过邸恒了。

  医馆的门敲了两下,玲儿跑着去开了门,进来的婶子看着眼熟,却也记不得在哪儿见过。

  “程大夫吧,”站在门口的女人衣着大概价格不菲,只是样式媚俗,“你肯定记不得我,我家的布铺就在旁边。前几日我家那口子去深州那边进了货,带回来这些我没见过的东西,想着听说过你是那边的人,就给你拿了些来,顺便也请你教教我。”

  我笑着接过来,看了看框子里的胡瓜菠薐菜,点了点头:

  “多谢了,你若是有空就随我到灶间去,我这就告诉你这些怎么吃。”

  婶子笑着随我往后院走:“咱们邻里还是多走动的好,日后也能互相有个照应。前几日我听说咱们建安来了个菩萨大夫,给穷人瞧病都不要银子,没想到菩萨就住我家旁边。早就想来和你聊聊天了,只是怕你太忙,一直拖到了今日。”

  我将框子里的菜放进盆里,舀了水洗净:“我一家初来乍到的医馆,没名没气哪有人会来看病,不过是借机给自己找个噱头罢了。”

  婶子听了我说的话倒是一愣,随即笑道:“旁人都赶着往自己脸上贴金,你可倒好,生怕别人拿你当了好人了。”

  婶子一边跟我一同把菜洗净一边同我闲聊:“深州那边虽说民风淳朴,可也还是建安更有趣些,住在皇城根下多少能沾沾龙气。对了,你可知道最近建安城又要有喜事了。”

  “什么喜事?”这个婶子说话很是有趣,我也跟着笑起来。

  “邸穆青将军之子邸恒你可知道,要和大司马赵廷瑞大人之女成亲了。”婶子说的神神秘秘的,“我也是今早刚听了人说的,如今建安城的青年才俊虽多,不过邸恒绝对是傲视群雄,论相貌才学家世,哪一样邸恒不压别人一头,更何况听闻他是天镜司的人,日后的前途更是不可估量……”

  婶子说的每一个字我似乎都听的明白,可传进了耳朵了却变成了我无法理解的句子。

  “你说,是谁?”我停了手中的动作。

  “你刚来建安还不知道,等什么时候有幸看到了你就明白我说的意思了。”婶子拍了拍我,“只不过赵大人之女倒是从未听闻过是什么人,想来也是个温婉女子,他们大户人家的子女就是有福气,不过咱们能窝在市井里做点小生意饱腹也很是满足了……”

  婶子见我愣愣的,不觉笑起来:“你多大了年纪了,可有婚约?来婶子的铺子里做身衣裳,保证媒人能踏破你家的门槛。”

  我转过头去,朝婶子强笑了一下,低头继续用力揉着手里的菜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