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为谁入潇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圣旨

为谁入潇湘 肆柒四七 3272 2020.04.11 12:27

  “今日便要走,为什么这样急?”邸恒来找我辞别时我吓了一跳,“昨日你还说帮陈叔收拾灶间,怎么今日就要回去了?”

  “是陛下的急令。”邸恒说道,“廖胜已经在收拾行李了,等下我们会去深州知府打声招呼,随后便从官府启程,该是不会再折回三味堂了,所以现在就来和你说一声。”

  “这次深州一战你大有功劳,许是陛下召你回去奖赏吧。”我点点头。

  “哪有那么简单的道理。”邸恒很好笑地看了我一眼,“如今深州之事还远远没结束,耿府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还能对你做出这样的事,我若离开不知还会怎样。这段时间你一定注意周围所有的人,也别再自己头脑一热就去追什么贼人……”

  “我知道的,你今日怎么这样啰嗦,廖胜的东西都收拾好了,你还不赶紧和他启程。”我笑了起来,心里却暗暗想着,难不成邸恒这段时日不住官驿却住在我三味堂只是为了护我。

  邸恒张口还想说什么,却又闭了嘴,过了会儿才说:“那我与廖胜就先去了,他日你若去建安便来找我,我定会好好招待你。”

  我朝后面等着看病的病人点点头示意他稍等片刻,起身送邸恒和廖胜去三味堂门口:“你如今只是天镜司的人便已经和我们平民百姓相差悬殊,等你回了建安加了官爵又岂是我说见就见的?”

  邸恒站在马前定定地看了我一眼:“你若来了,邸府一定欢迎。”

  我朝他笑了笑,微微颔首示意他上马,邸恒也点点头,翻身上马,我侧着头朝他挥挥手,他也微微一笑,扬尘而去。

  我站在原地没有动,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原以为只会是目送他远去,没想到他突然回过头来。他看到我仍等在原地也是一惊,我抬了手臂朝他招招手,邸恒回着头愣了一下,才重新回过身去策马离去。

  “走了?”我回去时师姐刚刚送走一位病人。

  “嗯,走了,三味堂可算也能清净几日。”我抻了个懒腰,“你我也好好的休息几日。”

  师姐点点头:“邸大人在深州这几日当真是事情繁多,如今耿府一出事也不见耿闻宇日日跑来找你玩了,三味堂难得这样清净。今日你与邸大人可曾去过耿府?”

  “本是去过一次的,但此次耿府的事情虽说由管家一人而起,但毕竟涉及军事,耿府的守卫也大多是建安指派的,邸恒出示天镜司的令牌都无法进入。”我说道,“不过赵伯还活着一事实在很是蹊跷,我想着这两日再去一次百崖山,探探其中的所以然。”

  “我的小祖宗,你还不消停吗,”师姐又气又笑地看着我,“前几日你发疯时可是真的吓坏了我们,如今你自己又要回去,忘了邸大人的话了吗?”

  我侧身坐着,握住师姐的手:“师姐,你可还记得我与你说的在山洞里发现的那卷密文?”

  “你莫要太急,”师姐拍了拍我的手,“总有一日你能拿回来的,如今你只要好好休养几日,早早的把身体养好了才是重中之重。”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阿福突然从前院跑进来,火急火燎地撑着我面前的桌子喘粗气。

  “你有话好好说,急什么。”师姐看了眼阿福,随手翻起了桌上的医术。

  “知府……深州知府……深州知府请堂主去一趟官衙。”阿福说的上气不接下气的。

  “知府?可是病了,有嘱咐你是什么样的症状吗?”我开了平日用的药箱检查有没有少了什么。

  “不,是官府的人来请的,什么都没说,只说请堂主去一趟,官府的马车已经等在门外了。”

  我皱了皱眉,看向师姐,师姐朝我点点头:“平日里三味堂和官府并无什么交集,想必并非什么大事,你带着阿福去便是了,这里的事情我看着。”

  我点点头,想了想依旧背上了药箱,随着阿福出了门。

  .

  我一道走一道琢磨地回到三味堂时天已然黑透了,我刚推开三味堂的大门师姐便迎上来:

  “在知府到现在吗,还是你又跑到哪去了?你若是再不回来我都要派人去知府要人了。你等一会儿,我去灶间把晚饭再给你热一热。”

  “师姐,”我拉住师姐的手,“陛下病了。”

  “陛下病了?”师姐有点疑惑,“早就听闻当今圣上身体虚弱,如今正值季节交替,病了不是寻常事?”

  我定定地看向师姐没说话,师姐一惊:“莫不是召你入宫?”

  我点点头。

  如今的场景是在与七年前太过相似。七年之前,陛下大病,在定国内四处召集名医,程家的医术在深州闻名,深州知府便将百草堂程扬风上报陛下,推举进建安。去时建安万人相送,回时却是人世已绝。

  “如今是什么病?”师姐问我。

  “召天下名医入建安的圣旨里提及的不算详细,只是些形容病重的好听的说辞罢了,只不过这次陛下有咳嗽的症状,因此又想到了深州三味堂,只是我想赤星堇丸只适用于临近西域地区的肺病,对陛下怕是大概是不对症的。”我叹了口气说道,“阿爹若是知道女儿自立门户三年便能被召进宫里,不知阿爹是否会高兴呢。”

  “一定要去吗?”师姐看向我,“我实在是担心……”

  “我还有选择吗?”我不禁苦笑了一番,“是建安来的圣旨,又岂是能让我们自己选择的。这两日我收拾收拾行装,过两日便要启程了。”

  “我同你一起去。”师姐坚定地看着我,“此行若是出了什么事情,我总不能放你一个人面对。”

  我笑着向师姐点点头。

  我独自在房中用了晚膳,撑着头想了许久。七年前的事情究竟是为何而起,若只是巧合我爹为那些心存不轨之人背了锅,如今为何又会有如此相似的事情。

  “湘姐!”我突然听见窗子旁传来声音,倒是吓了一跳。我回头看去,竟是耿闻宇趴在我的窗边。

  “你存心吓我吗,”我走到窗边帮他把窗子撑开,放他进来,“好端端的你为何不走门?”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如今被围的水泄不通,能跑出来是靠运气,我可不想被你们三味堂那个守门的给扭送回去。”

  我朝他翻了个白眼:“你又是如何跑出来的?”

  “趁着守卫换班,从后院翻出来的。”耿闻宇随手捏了我桌上的一块点心吃起来,“你也知道,以前我爹管我有多严,如今这些人比我爹没严厉到哪去,我还是有些逃离的本事的。”

  “若是真的被抓到,当做犯人抓紧诏狱去,我看你再如何逃脱。”我瞥了他一眼,“今日来为了什么事?”

  “在家呆无聊了罢了。”耿闻宇晃着脚说,“如今我即使从家里逃了出来也不敢去什么人多的地方,想来想去就你这儿最合适。”

  “耿叔这几日身体如何,你哥呢,怎么样?”

  “我爹身体还是老样子,除了打我的时候大多都病恹恹的,也不知到底是什么毛病。我哥自从上次被你退婚倒是一直有点消沉。”耿闻宇有点戏谑地看向我。

  “你倒也知道这事儿?”我有点不屑地给自己倒了杯茶,“我以为耿家的大事小情都不会让你过问呢。”

  “不过你与我哥的事我自然还是会关心的。”耿闻宇倒是毫不在意。

  “你希望我当你嫂子吗?”我笑着看向耿闻宇。

  耿闻宇想了一瞬:“我叫你湘姐或是嫂子对我来说都没什么,你的婚事还是需你自己喜欢,只要你愿意便好了。”

  我笑了起来,给耿闻宇也倒了杯茶,端起茶杯以茶代酒敬了他一杯,不愧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

  “如今我们府上赵伯一死,也确确实实是乱了几日,幸亏有我哥,如今虽说生意误了许多,但府内也是安稳了。”耿闻宇叹了口气。

  我犹豫了许久要不要将百崖山中的事情告诉耿闻宇,耿家的事情耿闻宇的确是极少参与,若是赵伯之事仍与耿府有关,以耿闻宇的洒脱性子他本人当真未必能操如此局面,而耿府其他主事之人相比也不会把这个麻烦人牵扯进来。

  最重要的事还是,我信他。

  “赵伯死时,你看到了吗?”我试探着问了问耿闻宇。

  “死时倒是没见到,当时我们都在官府里关着,一人一间,互相也见不到面。”耿闻宇仔细想了想,“听说是服毒自尽了,真没想到赵伯在我家做了这些年,竟还能做出这样的事来。倒是我哥仁厚,赵伯无儿无女,我哥便做主把赵伯葬了,若是换了我定不会给他留个全尸。”

  这倒的确是闻清哥的性子,现在倒是可以怀疑是耿闻清想要赤星堇了,不过若说是耿叔授意闻清哥做事也并非没有可能,而如今韩巍已然不是将军,他们要了赤星堇又想干什么呢,难道想要将同样的把戏再演一次,那有何必专程绑了我要那些连三味堂都不懂的赤星堇制药之术呢?

  我抵着太阳穴摇了摇头,头疼。

  耿闻清依旧嚼着点心:“你这个人,总是想太多,你若是能如我一般……”

  “那三味堂定是早就经营不下去了。”我慢悠悠地喝了口茶,耿闻宇的白眼像要翻上天去。

  耿闻宇身后的窗外飞过一只白鸽,我探头看了看,在深州确是很少见。

  “看什么呢?”耿闻宇见我看着窗外,也回头看了看。

  “鸽子。”我说道,“好像很少看到,尤其是在晚上。”

  “没什么稀奇的,我家就养了一笼,你若是喜欢过几日拿几只来给你玩。”耿闻宇说的颇为大方,我探头看向窗外,鸽子正停在我花房的屋顶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