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为谁入潇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锦霜

为谁入潇湘 肆柒四七 3261 2020.05.19 18:17

  我跪在地上垂着头,面前是几个身形强健的壮汉。

  “你可知这里是什么地方,连红绡院都敢偷?”其中一个将从我身上搜来的细软扔在地上,银镯子和青石板的地面碰撞出叮叮当当的响声,在黑暗里尤为清脆。

  “我初来建安,实在不晓得这是哪里,身上的钱又用光了,只想着能有一顿饱饭也好,没想到冲撞了你们,我实在是无心的啊。”我一面说一面又用袖口里早就藏好了的生姜擦了擦眼睛,眼泪开始在眼睛里聚集。用力眨一眨眼睛,泪水开始便扑簌簌地掉下来。

  我平日里说话向来没有什么深州的口音,此刻我拼命回忆从前在深州街头听到的那些拐着弯的深州话,尽量让我自己看起来像个初来乍到的可怜姑娘:“我如今没有宿处,又已经好几日没吃过饭了,还希望几位大哥行行好,你们大家大业的,若是缺人手我什么活都能干。”

  “红绡院的院墙比旁的院子还要再高上不少,若是偷你为何不去偷那些容易的地方?你一个姑娘居然能翻得过这样高的墙?”其中一个男人立在我身前很是严肃地瞪着我。

  “我从前一直跟着戏班子里的师傅过活,也学了不少功夫在身上,前些日子本来想着跑出来玩几日再回去,没成想叫人偷了荷包,别说盘缠了,连口吃饭的银子都没有了。”我一面说一面可怜兮兮地抹着眼泪,“几位大哥若是知道什么戏班子的活儿能不能帮我指条路,我做上几日,若是能攒下钱来,也好回家去。”

  “听口音倒的确像是个外地人。”方才说话的那个人冷笑了一声,“你要的活儿我们不知道,不过我们知道你如今来红绡院偷盗,定是出不去这大门了。”

  我冲上去抱住了说话那人的大腿:“大哥,我当真是走投无路而已,还求大哥放我一条生路,我一定做牛做马报答大哥。”

  “报答?我们红绡院需要你来报答什么?”后面几个人嘲笑地朝我喊。

  “红绡院……”我做出一副思索的样子,“听名字可是个歌舞坊?虽说我原先学的并不是这个,但我想着戏班子里学的东西大概与歌舞坊相似,我学东西又快得很,几位大哥若是肯留下我,我定不会给红绡院丢脸的。再说我也算有些功夫在身上,给园子里的姑娘做个洒扫也好,若是再来了这样的贼,我也抓得住。”

  “你当我们红绡院是什么?我们红绡院里的姑娘,可都是从小便被挑选了进来的,这儿岂是你想来就来的地方?”

  被我抱住的大哥一边说一边想要抬腿踹开我,我却只是顺着他的力向后退了几步,随后便稳稳地站在地上。

  我重新朝面前的人跪下,他们倒是着实有些惊讶,方才说话的人耳语了一番,忽听他们身后又女声传来:

  “这可是方才偷东西的那个小贼?已经捉到了?”

  几个男人的态度算是恭敬了一些:“是,就是这个人。”

  “按照规矩该如何?”说话的女人朝我这儿走过来。

  “按照规矩该砍了双手,再打五十鞭。”一个男人回答道。

  “那不赶快着还等什么呢,大半夜吵吵闹闹的,明日若是姑娘们都一脸困相的陪客人,你们打算自己担着责吗?”那个姑娘一面说一面轻轻打了个哈欠。

  方才与我说话的男子和那姑娘小声说了几句,那个姑娘倒是突然来了兴致,蹲在我身边:

  “听闻你方才是自己翻上了红绡院的院墙?”

  我乖巧地点点头,抬头看向她,正是白天里见过的锦霜。既然是头牌,想必在红绡院里还是颇有些地位的。

  锦霜满意地点了点头:“倒是有些功夫。你可是在戏班子里练过?”

  “跟着学过一些年。”我说道,“姑娘像是个做主的人,我求求姑娘可能留下我在这儿?”

  锦霜点了点头:“模样长得很是端正,又学过功夫,还是从他乡来的人,在建安的底子也干净,如此一拨挣钱的买卖我们为何不做?”

  “锦霜姑娘,咱们院子里的规矩……”

  “规矩还不是人定的?”锦霜从我面前站起来,看向身后那个说话的男人,“就说这姑娘是我瞧上了,你去跟管家说,备了卖身契来,日后这姑娘就留在红绡院了。”

  那几个男人恭敬地回了“是”,锦霜将我从地上拉起来:“今日便先来我房里吧,明日再叫他们给你安排了住处。”

  我随着锦霜回到了房里,虽说不算大,但只有她自己住,在歌舞坊里应该算是很不错的条件了。

  锦霜随手拿了根簪子挑了烛花,在床上坐下,指了指桌子旁的凳子示意我坐。

  “不用装了。”锦霜看着我谨小慎微的样子,不觉笑了一下,“前几日差点砸了红绡院的气魄哪去了?”

  我被锦霜问的一愣,锦霜见我不说话,摇摇头叹了口气:“我吃的就是这口饭,若是连这点记人的本事都没有,还怎么混下去。”

  我心中有些惊讶,红绡院里每日来来往往这么多人,虽说那次我与邸恒试探锦霜时招来了些许人围观,可终究不过是个小插曲,那些人看过也就忘了,只是没想到一进院子就会碰见锦霜。

  “姑娘在说什么?”我摇了摇头,既然来了也只能装傻到底。

  锦霜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不愿意说就算了,只是那日你来时我就已经觉得你并不像是个男儿身,今日看来果真没错。说说吧,为何会来红绡院?”

  “方才已经与那几位大哥说过了,我初来建安……”

  锦霜摇了摇头制止我,伸手拎过我身上的:“虽说样式简单了些,可你自己看这针脚,哪像是一个在戏班子里摸爬滚打的小丫头,我红绡院的头牌有些衣服做工都比不上你这一件。”

  我叹了口气,大意了。

  “既然我都带你回来了,自然是想听实话。”锦霜双手撑着床铺,很是慵懒地看着我,“若不是我方才带你回来,按照红绡院的规矩你这双手早就不在了。你不感谢我就算了,居然还用方才骗那些傻子的话来搪塞我,难不成你还真打算明日签了卖身契啊?”

  我叹了口气,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锦霜伸头看向我:“怎么,不方便说?”

  “那我猜猜好了。”锦霜不等我说话,就自顾自地说起来,“那日你来寻的应该是你夫君吧,看见夫君在这种地方寻欢作乐边想着自己也来学上一二,好留住夫君的心?”

  我心里觉得锦霜这些猜测有点好笑,却也不好说什么,只是顺着她的意思强忍着笑意点了点头。

  锦霜也骄傲地点了点头:“那你大可放心,来了我这儿没什么教不会你的。”

  我看着锦霜,不觉有些好奇:“那你又是为何来了这里?”

  锦霜的脸色突然冷了下来:“从小就来了。”

  若不是没有办法,哪个女子会想来这种地方。我想着自己大概是戳了锦霜的痛处,有点抱歉地点了点头,锦霜却突然继续说:

  “我娘原先便是一个这样的女子,但我爹又是名门望族,自然是没法娶了她的。我娘生下我没多久便走了,将我托付给了她从前的主家,我便也跟着入了这行。”

  我不觉有些同情:“你如今也在建安城里有些名声,就没有人要赎你出去吗?”

  “我干嘛要出去?”锦霜随意地晃了晃脚,“在这里我可以做头牌,可以被人好吃好喝伺候着,还可以又钱拿,何必去做了哪个年过半百的男人家里受气的小妾呢?”

  我掩着嘴笑了出来:“你倒当真是想得开。”

  锦霜却正了正神色:“并且,我还有想做的事儿没有做完。”

  “你已经是头牌了,还想怎么样,红透整个定国吗?”我撑着脸,饶有兴趣地看着锦霜。

  她却瘪着嘴摇了摇头,一副不愿再说的样子。

  我这才想起来了这里还是有正事的:“你平日里可喜欢用熏香?”

  锦霜被我问的一愣:“只是偶尔会燃一些罢了,你为何突然问这个?”

  我若无其事地摇了摇头:“我自己喜欢罢了,想着红绡院里女人多,大概熏香的种类也不在少数。”

  “红绡院虽说是个寻花问柳的地方,可我们也都是各凭各的本事,不用什么歪门邪道,你说的那种熏香我自然是不用的。”锦霜突然严肃了起来,很是郑重地和我说道。

  我愣了一瞬,方才明白过来锦霜在说什么,不觉脸上一红:“你想哪去了,只不过随口一问罢了,我哪会那你当成那种人。”

  锦霜也笑了起来,从床头的柜子里抽出一个小匣子递给我:“这就是我平时用的了,你若是喜欢我回头给你装一些。”

  我打开匣子,凑近鼻端闻了闻,并没有什么异味。

  “那你可知道你们院子里其他姑娘用的是什么?”我将匣子盖好,递回给她。

  锦霜摇了摇头:“这种东西各有喜好,大概每个人的都会不同,有些姑娘喜欢香料的还会自己配着玩儿。”

  我轻轻点点头。若是真的有赤星堇,如今我被留在锦霜身边,大概不会被拉去做实验了,要查此事还需费上一番功夫。

  锦霜用手帕掩着嘴小小的打了个哈欠:“不早了,快些睡吧,明日一早我再教你那些你想学的东西。”

  说着,锦霜朝我眨了眨眼睛,我也笑了笑,接过锦霜从柜子里拿出的被褥铺在地上,吹了灯和衣躺下。

  黑夜里一片静谧,只有月光从窗户透进屋子里来。

  .

  锦霜透过床帐,看着地上熟睡的程湘。

  看来接近你,远比想方设法取得那个邸恒的信任要容易的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