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为谁入潇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故人

为谁入潇湘 肆柒四七 3108 2020.05.10 20:46

  那双眼睛,我既熟悉又陌生。

  我不知道我是怎样被带回了审讯的房间里,大概像来时一样,也是被人蒙了眼睛拖了回去。直到第一道鞭子甩在我身上之前,我始终都是怔怔的。

  “如今你自己也看到了,是否是你误诊了赵家的小姐你自己心里也清楚,你还不认吗?”狱官重新坐回了我面前的椅子上,“还是你觉得要多打一会儿才行。”

  我皱着眉没有说话,面前的狱官大概是有些不耐烦,挥挥手示意站在我两边的人动手。

  整间屋子里的声音渐渐杂乱了起来,落在身上的痛楚也让我暂时无法继续思考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咬着牙瞪向狱官,他却一面抿了一口放在身旁的茶水一面悠闲地看向我。

  “你好歹也是个女孩子,”我已然不知道过了多长的时间,狱官站起身来,摆摆手示意两边的人停下,“你不用在这儿死扛着不说话,赵家小姐心肠好,也并非说因此就要了你一条命,也就是让你在这儿关上一段日子,省的再出去祸害其他人。”

  狱官一面说一面向我走过来,伸出手来很是恶心地轻抚着我的脸,轻声说道:“放心,若是你能好好配合我,我定会向赵大人为你求情,不让你在这地方被关了一辈子的。”

  我很是厌恶地别开脸,狱官毫不在意地捏住我的下巴,将我的脸扳回他的面前,他的视线却开始向下移:“多好的姑娘啊,若是就这样扔在这儿被人打坏了岂不是暴殄天物?我这个人最懂得怜香惜玉了,不过你可不要不识趣,否则我可不会对你温柔的。”

  我依旧偏着头缄口不言。狱官有些不耐烦,挥挥手让身边的人都退到门外去,自己把脸向我贴过来,我甚至能感觉到他嘴里吸烟后的那股臭气。

  我紧紧皱着眉想要避开他凑过来的脸,倏忽感到有光从门的方向照进房间,狱官不满地回过头去,还未开口便看到了站在门口的身影。

  “邸大人。”狱官不见惧色,淡定自若地向邸恒作了一揖,脸上的笑在一道光下显得愈发猥琐,“不知邸大人这么着急来到这儿可是有何要紧事儿?”

  “我来带我的人走。”邸恒冷着脸,向我的方向走过来。身前的狱官向侧迈了一步刚好把我挡在身后。

  “邸大人,这里可不是你们诏狱,来到了别人的地方总还是要有点规矩的吧。”

  邸恒掏出一个荷包来,看起来里面的分量不轻。邸恒将荷包抛给狱官,狱官伸手稳稳地接住,笑着颠了颠,双手捧着,恭恭敬敬地送回到邸恒面前。

  “邸大人,在下也不过是听命办事,哪能因为一袋银子就做出欺上瞒下、包庇罪犯的事情呢?此事赵大人也找在下特别关照过,如今邸大人又来,实在是很让在下为难啊。”

  邸恒皱了皱眉,却也没伸手接过他交还的荷包:“你带着钱出去,我和她说几句话。”

  这次狱官倒是很痛快地将荷包收了起来,向邸恒行了礼要离开。邸恒突然说道:

  “钱你是收下了,你也并非第一日在这儿,旁的事情还需要我提点吗?”

  “方才已经说了,在下不过是按照赵大人的示意办事,邸大人如果对在下的所作所为有什么意见,还请邸大人亲自去找赵大人商量便是了,在下做不得主。”狱官特意将“赵大人”三个字咬的重重的。

  “赵大人可知道你背着他说这种话?”邸恒冷着脸微微笑了一下。

  “在下说了,”狱官抬起头来一脸自信地看向邸恒,“这些都是赵大人示意过的。”

  门从房间外面被人合上,邸恒站在离我五步远的地方定定地看着我。

  “别看了,”我开口打破了房间里的安静,“快把我解下来,我快要累死了。”

  邸恒这才走到我身边,伸手把我手腕上的绳索解开。大概是被挂了许久的缘故,落地的一瞬间我有些腿软,邸恒忙伸手接住了我。

  “他们可有为难你?”邸恒看了我许久才说话。

  “看不到这是什么吗?”我撑着邸恒的胳膊自己站稳,指了指身上的伤口给他看,“不过也还好,算不得多么严重,一点皮肉伤罢了。”

  “赵佩瑶对你做了什么?”邸恒皱着眉打量着身上血红的痕迹,“连你都能唬住,想必她也是是格外花了心思。”

  我摇了摇头:“第一日让我诊脉的那人与方才带我见的人绝对不是同一人,只是第一日隔着床帐,我看不清里面人的长相,当时我又支走了屋子里所有的人,如今便更是难以辩解了。”

  “听闻方才你又为赵佩瑶诊过脉。”邸恒点点头,“你是如何觉出并非一人的?”

  “二人的手虽说相像,但绝对不同。第一日的手像是个小姐的手,很是纤细,没有任何劳动过的痕迹;方才的那位虽说手上也没有明显的痕迹,但中指与食指上有小小的茧子,虽说不大,但看起来年头不短,大概是需要些日子才能有这样的痕迹的。”我细细地想了想,“并且……”

  “并且什么?”邸恒有些着急地看向我。

  “方才我见到了赵佩瑶的脸。”我说的有些犹豫。

  “可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邸恒见我说的吞吞吐吐的,有些疑惑。

  我轻轻叹了一口气:“她的眼睛,很像一个人。”

  邸恒似乎明白了几分,有些惊讶地看向我,我轻轻点了点头:

  “很像师姐。”

  “世上长相相似的人有许多,你不要因为这样的蛛丝马迹就开始怀疑。”邸恒也叹了口气。

  “可是如果当真是普通人家的小姐,手上即使有茧子也大多是因为从小刺绣而留下的。可是她手上茧子的位置,大概与师姐所用银针的方式相符。”我皱着眉仔细回想师姐的手上有没有什么特殊的痕迹,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只能责怪自己平日里太过疏忽。

  “你可有听到她说话,声音可有相像?”邸恒问道。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第一日在赵府时确是不像的,今日见她只在慌乱中听她说了一句,实在记不得声音如何。”

  邸恒扶我在椅子上坐下:“你当下先不要想太多。既然赵大人想用你做筹码,自然是不会轻易取你性命,你这几日先保护好自己,切记收敛着你的倔脾气,若是他们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只当没听见就是了,让你认什么你也只管认下,过不几日我自会带你出去的。若是和他们对起来,受苦的只能是你自己。”

  邸恒蹲在我面前,掏出一小瓶药膏来点在手上,轻轻在我胳膊的伤口上抹开。我伸手要接过他手里的药膏,邸恒只顾低着头抹药,并不抬眼看我:

  “好好坐着。”

  我瘪了瘪嘴:“赵大人为何要用我做筹码?”

  邸恒微微挑起了眼皮,瞟了我一眼:“连赵大人都看得出的事情你却还要问,你到底是真傻还是在装傻?”

  我脸上不觉红了一下:“谁问你这个了,我是想说赵大人威胁你是为了让你娶赵佩瑶吗?”

  “大概吧。”邸恒涂好了我一只胳膊上的伤口,蹲到了我的另一侧,“不过婚事也好,绑了你来也好,这些左不过都是他用来胁迫我的幌子罢了,他只是想得到他想要的东西。倘若他当真只是为了婚事绑了你来,那么这桩婚事一定不简单,赵佩瑶也是个有脑子的棋子。”

  我轻轻叹了口气,邸恒抬头看向我:“对不起,把你卷到这些复杂的事情里。”

  我很是诧异地摇了摇头:“和我说这样生分的话,看来你还是没把我当做自己人。”

  邸恒摇摇头:“就是因为你是自己人,所以才不愿意你受到任何伤害。”

  “等会儿你要去见赵大人了?”我撑着头看向他。

  “嗯。”邸恒点了点头,给我擦药的手却突然攥住了我的手,“委屈你再在这儿待上一阵,狱官既然已经打点过自然不会太过为难你,我定会回来接你的。”

  我感到从指间漾起一阵暖流直到心里,撑着头笑着看向邸恒:“好。”

  邸恒也很是温暖地笑了一下,伸手拍拍我的头:“毕竟嫁妆都被我拿走了,我总不会言而无信。”

  我想起我叫玲儿买的那些红缎子与首饰:“玲儿如何了,她可还在三味堂里?”

  邸恒点点头:“便是她天刚亮就急匆匆地跑到府上去说了此事,可我却是下了朝回来才听管家说起的。外面的人都过得比你好上许多,你就不用操心了,等我来接你就是。”

  我坚定地点点头,邸恒用力捏了捏我的手,站起身来,叫了门外的人进来。

  “带走。”狱官很是不满,却又有些好奇地看了我一眼,想想我也的确是何德何能,能被当朝两大家族的人们当做筹码利用。

  旁边的几个人为我重新铐上铁链,拽着我的胳膊将我拉回了牢房,只是这次要轻上了许多。果然拿人的手短,即使是赵廷瑞的人,拿了钱总归还是会办事儿的。

  我坐在四方的格子里,靠着墙壁,居然不觉露出了一丝笑来。

  虽然眼前还是一片黑暗,但我相信他,相信他会带我出去的。

  我似乎看得到我和他的未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