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为谁入潇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归去

为谁入潇湘 肆柒四七 3474 2020.04.16 08:27

  我与师姐开始收拾行装时,客栈外已经是一地落红,细细算来我们也在建安住了一月有余了。

  “前几日大人刚刚来信说,如今深州战况不稳,又时常有焉宿居民进入深州闹事,你们大可在建安再住上月余,待深州安定下来,大人会来建安亲自送二位回去的。”廖胜看着我和师姐忙忙碌碌的背影有点无奈的说,“你们两个女子如今迎着战乱返回实在是危险。”

  “再危险也总要回家的。”我朝廖胜笑了笑,“如今陛下已经痊愈,我们也没有再在建安城住下去的道理,更何况这段时间三味堂的事情我们全然耽误了,上上下下那么多伙计,我们总不好把他们丢在战乱的深州不管不问了。”

  廖胜叹了口气:“大人说了,你们若是觉得住在客栈别扭可以住到邸府去,大人刚离开时就已经叫下人给二位收拾好了房间。”

  “我们无缘无故住进大人府中算是怎么一回事,”师姐给廖胜倒了杯茶,示意他坐下,“你尽管放宽心,我们两个人也算是会些功夫的,打不过我们还不会逃吗?”

  廖胜无奈地摇了摇头:“就知道劝不动你们,明日二位动身时我给二位雇来大人府中的马车,旁人知道这是建安邸府的马车总会忌惮几分,也能多些安全。明日一早,我与二位一同动身。”

  我停下手中的活,回过头去看着他无奈地笑了,廖胜朝我翻了个白眼:“你以为我愿意啊?建安这边大人一走,天镜司的事情多得很,若不是大人要求我才不会送你们回去。”

  “大人的好意我们领了,”我严肃了些看向廖胜,“但此番回深州路程远、日子长,我们也不好耽误你这么多日子的事情,更何况如今耿闻宇的案件尚在审理中,我私心里希望你能留在建安,也好帮帮他。”

  我从行囊里拿出一包银子交给廖胜:“这些钱不多,但打点狱中上下也大概是够了。耿闻宇如同我亲弟弟一般,还要麻烦你多费心了。”

  廖胜把银子推回给我:“这些事情大人一早便和我交代明白了,你们的银子我是万万不能收的,否则等大人回来定要扒我一层皮。”

  我颠颠手里的银子:“有银子送不出去倒是第一回,替我谢过你家大人。不过近日来肯向深州去的车马的确不多,明日的马车我们就不推辞了。”

  .

  随着马车颠簸了几日,我只觉得全身快要散架了。我正靠在师姐身上迷迷糊糊要睡的时候,突然听到从马车后面传来熙熙攘攘的声音。

  车夫让马车慢下来,停在山路的一侧让出路来。我掀起了窗帘,只见窗外路上先是列队整齐、着装隆重的人鸣了锣鼓开路,随后便是抬了大箱货物的人,行人列队之后还有几辆马车跟在人后缓慢而行,队伍的最后方是一架八抬轿,在颠婆的山路上行的也算是稳当。

  列队里所有人都身着红衣,像是迎亲的队伍,我不禁笑了笑:“如今的世道还有哪里的大户人家要把女儿往靠近西域的方向嫁呢?”

  “姑娘还不知道呢?”车夫隔着车帘压低了声音对我们说,“这是陛下送去焉宿和亲的队伍。”

  “和亲?”我惊了一下,“如今邸大人前往深州带兵作战不是连连传回了捷报吗,为何还要和亲?”

  “邸大人确是带兵有方,可老奴说句不好听的,大厦将倾,独木怎支?自从邸穆青将军被召回朝,定国的军队已是多年没有得力的将领,平日里练兵无方哪还能指望战场上杀敌制胜?焉宿又擅长骑兵、作战速战速决,如今定国的军队即使能杀敌一千也要自损八百。先帝在时,多年征战,国力已经很是空虚,如今面对这样的强敌更是难以支持了。”

  “上次见到和亲公主至今还不到一年的时间,这一年里若是能够勤于练兵恐怕如今也不至于到再牺牲一个女子的一生来换国家安稳的程度。”我叹了口气,“此次建安之行,我倒是大为震撼,流连于花街柳巷之人并不在少数,一派安定祥和的气氛,反观深州倒是动乱不断,一副几近亡国之象,若是建安的权贵们能够看得到超出他们生活之外的疾苦定国也不至于至此。定国地域辽阔,人口众多,若是全力作战当真会打不过焉宿吗?”

  “若当真以这样的破釜沉舟之式与焉宿作战,又该有多少家庭因此支离破碎,”师姐的眼神有些冰冷,“战争是国与国之间的利益纷争,但不论兴亡受苦的却永远都是百姓。”

  我小心地看了看师姐,她大概是想起了自己的事情吧。

  师姐来到百草堂时我只有五岁,那年定国与焉宿在深州百崖山一战,焉宿大败。百崖山始终是焉宿最引以为傲的宝地,却被定国邸穆青将军率兵夺取。

  那时候的深州像是一个鬼城,只在百崖山中走一圈衣服下摆便会染上一片血红色,深州城内便是随处可见的尸骨和那些在乱葬的山岗寻觅家人的妇孺。阿爹将医馆落地深州,一则是为了前往西域采购药材的便利,而来也是为了医治深州城内流离失所的百姓,师姐便是那个时候随着阿爹在百草堂住下了。

  初来时师姐说话总带着焉宿的口音,同在百草堂学徒的小孩子们常常以模仿师姐说话为乐,久而久之师姐的话便越来越少。阿爹初让我学武时我不愿意,阿爹便叫我自己挑一个伴学与我一同习武,从那时起“潇姐”便成了我师姐,她性格内敛,我总是咋咋呼呼的,相处的倒是始终很和谐。师姐弹银针的功夫是自小便学会的,就连我们的师傅也很是赞赏师姐用暗器的天赋,而我只不过草草学了几招功夫,虽说也还不错,但相较师姐总还是差了许多。

  师姐当年因为是焉宿人在深州没少受到讥讽,可焉宿大败时师姐也只是个小孩子,她不过是战争的牺牲品罢了。

  我看着师姐的神情,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伸手握了握师姐的手。

  “虽说现在已经远离建安了,但二位还是莫要谈及权贵之事,免得惹来祸事啊。”车帘外的车夫笑着说,“二位坐好了,咱们要继续走了。”

  我掀起窗帘,和亲的队伍已经走远,只留下红色的背影,这大概是世上最悲凉的红色。

  “大伯,咱们现在到了哪里了?”我扬声问车夫。

  “还有不到十里地就到了百崖山了,天色也快要黑了,不如咱们在百崖山外再歇一晚,明日再进城。”车夫说道。

  我却是回家心切:“不如就今日让马腿脚快些吧,百崖山内我与师姐都熟悉的很,断不会因为天黑而迷路的。”

  “迷路之事老奴倒是不担心,只是如今世道不稳,天色一旦晚下来,不知道百崖山内会不会有山贼出没啊。”车夫有些担心。

  “如今因为战事的缘故,这附近的客栈大多也关了,”师姐说道,“咱们先向百崖山走着,若是碰到了客栈咱们便再住一晚,若是没有咱们快些通过百崖山就是了,我们两个一定能护大伯您的安全的。”

  车帘外大伯的爽朗地笑了几声:“老奴虽然年纪大了些,但总还有些武功在身上,不然邸大人又如何能放心老奴来送二位回深州呢?”

  刚入百崖山时,天色已然黑透,我隐约感到车外有人掠过,刚想掀开窗帘,便听到有东西飞快向我们飞来的声音。

  我扯下腰间的玉带向马车前方打去,为车夫挡了几只飞过来的弓弩,车夫朝我们喊:“坐稳了。”

  马车加快了速度,忽左忽右想要甩开身后跟着的人,却总是不时有弓弩向我们射来。我与师姐翻身出了马车,立在车夫旁边急急挡开飞来的弓箭,看弓箭飞来的方向,人数应该不多,但不知为何,飞来的弓箭却又多又快。

  车夫一个急弯,却刚好走到了悬崖道口,我和师姐一同拉住车夫向上一跃脱离了马车,在悬崖边堪堪站住脚,只听到马哀嚎着坠入了悬崖。

  围聚过来的贼人离我们越来越近,我这才发现他们手中所拿的弓弩全部是五箭连发,心里不觉惊叹。这样的武器不知是谁的手笔,即使持有武器的人武功一般,有这样的工具也能轻易劫得一般的商队了。

  人群中突然有一人惊呼了一声,倒是把我和师姐吓了一跳。那个人突然朝我们跪下:

  “我该死,不知自己竟然劫了三味堂的车,前年我母亲患病没钱医治时还是三味堂收留了我们,我如今竟然做这样恩将仇报的事情。”

  面前的人把头在地上磕的直响,贼人中又有几人闻声向我们跪倒。师姐收了袖子里的银针冷冷地看向他们:

  “你们是哪里的人?”

  “我们都是百崖山的村民,如今战乱不断,田地也荒废了,在深州城里也寻不到能温饱的工作,才做了这样的行当。”

  “这弓弩,也是出自你们手笔?”我走上前去捡了一只被他们扔在地上的弓弩仔细端详。

  这次他们所有人面面相觑,支支吾吾说不出什么话来,我笑了一声:

  “原以为你们只是普通的山贼罢了,没想到你们竟也有上家?”

  “我们做了这行真的只是为了谋生罢了,若是堂主追责我们也只好以死谢罪。”其中一个人朝我们一边磕头一边说。

  我还想继续问下去,师姐伸手拦了我一下:“被你们追到了不知道什么地方,你们给我们指条出去的路便是了。明日一早你们都可以到三味堂来,我们自会给你们安排活计,不要再做这样的事情。”

  跪在地上的人愣了一下,纷纷磕了头起身带路。我仔细看了看手里的弓弩:

  “倒是精巧玩意,为何不再继续问问是什么人把这些山贼都组织到了一块儿?”

  “定国使用这种弓弩的人不多,倒像是焉宿的武器式样。听方才那些人里有人说话还带着些焉宿的口音,想必他们是投靠了焉宿盗贼吧。那些有组织的盗贼多半都有自己的规矩,这样盘问问不出什么的,他们也只能用命交差。”

  我点点头,随手把玩着这把弓弩,却摸出手握出有雕花的痕迹,映着月光看去,是一朵莲花的标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