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为谁入潇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弓弩

为谁入潇湘 肆柒四七 3563 2020.04.17 10:11

  邸恒到三味堂的时候我正忙得不可开交。昨日入深州城时虽然是夜里,但街道上的人并不少,大多都是因为近日的战乱而流离失所的人们。我与师姐连夜清点了三味堂的库存,我与师姐在建安时阿福将仓库中的药品捐给了深州戍军不少,加上战乱中的损失,如今已经所剩无几,倒是存粮还剩下一半有余,今日一早我与师姐便将存粮煮了粥,在三味堂门口派发。

  厨子和阿福从后院的灶间又急急忙忙抬出来一桶,把刚刚腾出来的空桶搬了回去,我忙着给面前的阿婆递上一碗粥,感到身边有人朝我伸了一只手。

  “您去后面排队。”我没顾得上侧头看一眼就接着盛起了下一碗粥。

  身边传来一声轻轻的叹息,一个绢帕在我的额角轻轻点了点,我心里一喜,却依旧没有抬头,故意说的很是平淡:“你不是该在军中吗,今日怎么能有空过来?”

  “听闻三味堂堂主在街上派粥,特意过来蹭一碗。”邸恒把帕子递给我示意我擦擦汗,自己接过我手中的碗与瓢。

  直起腰来我才发觉自己的汗已经湿透了衣背,我用绢帕抹了抹脸,胡乱的给自己扇了扇风:“原以为深州要比建安凉些,没想到太阳一晒也这样热。”

  “我昨日才接到廖胜传来的信,原以为你们总要过几日才能到,没想到来的这么快,”邸恒一边说一边给后面的人派了粥,“这一路可平安?”

  我突然想起昨晚的事,叫阿福来替了邸恒,示意邸恒在后院的石桌旁等我片刻,回房间取了昨晚的那把弓弩来给邸恒看。

  “很精巧,又是五箭连发,不像是普通村民的手笔。”邸恒将弓弩翻来覆去仔细看了看,突然看到手握处的莲花图案,停了下来。

  “很熟悉,是不是?”我有点期待地看向他。

  “当年先皇赤星堇一案,投毒的宫女身上也有这样的图案。”邸恒看向我。

  “昨日我问这些拿弓弩的人时,他们宁死也不愿供出为他们提供武器的人是谁,”我细细想了想,说道,“既然还需要隐瞒身份,大概不会是什么普通的强盗组织。”

  “这些人是在哪儿碰到的?”邸恒的神情严肃了起来。

  “昨日夜里在百崖山上,他们认出我与师姐后就放弃了进攻。我本想让他们将我们带出百崖山,再将他们领回三味堂,等这几日你来了再细细盘问,只是昨夜他们将我们带到百崖山中我们认识的地方后就突然逃走了。”我叹了口气,“要不要今日再去百崖山中碰碰运气?”

  “不必了。”邸恒说道,“既然是成型的组织,即使抓到了大概也不会从他们嘴里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更何况他们的目的一定不是这点钱财而已,先等等吧。”

  我撑着脑袋看向邸恒,点了点头:“这些天作战的情况如何?为何我听闻又有公主要去和亲了?”

  “你消息倒是灵通。”邸恒苦笑了一声,“情况虽说不是多么十全十美,但也算是超出了我的预期,能够在焉宿的攻击下支撑月余的确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只是战争时间一长,不仅会耗费定国的国力,更会牵制焉宿的兵力,若是继续打下去我倒是有七分的把握能获胜,我也不知道为何陛下会突然在此时提出和亲。”

  “如今与焉宿作战本就不像先帝时一样很是占有上风,若是和亲的消息再传出去,百姓定会对此怀有怨言,埋怨如今定国太过软弱,一味妥协,竟要靠牺牲女子来换取定国的平安,如此下去,恐怕百姓会对深州军事失去信心,日后再战就更难了。”我撑着头叹了口气,“真不知陛下怎么想的。”

  邸恒在我头上敲了一下:“在深州也没有妄议陛下的道理,既然已经做了决断你我也改变不了什么,只管做好后面的事就是了。”

  我有点不满地揉了揉头:“果然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当真是情深义重,若你不是个男子恐怕皇后娘娘如今的位置都要不保。”

  邸恒瞪了我一眼,我才悻悻地闭了嘴。

  “此次回来可有清点库存,可有什么损失?”邸恒抿了口茶问我。

  “我不在的日子阿福做主,药材大多捐给了深州戍军,库房里的药材也损失了一些,如今战乱不断,百姓求医问药的人本就多,剩的这些应该支撑不了多长时间了,”我给自己也倒了一杯,“这几日安顿下来后我大概要离开定国几日,采买些药品回来。”

  “建安做药品生意的商铺很多,种类也算是齐全,这几日本就动乱,你不如把需要什么告诉我,我让廖胜给你办。”邸恒说道。

  我摇了摇头:“建安的药品大多只是供着建安城周边的人用,都是些医书上常见的药材,深州地处西域,本就有些病症是建安很少见的,更何况我的医术师从阿爹,在你们看来算是旁门左道,从小学的就是用那些来自西域的药材制药,要在建安采买一是困难许多,二是价格也要高上好几倍。”

  “焉宿如今也正处于与定国交战的档口,药品想必不会宽裕,你又是定国人,即使去了大概也买不回什么,恐怕还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争端。”邸恒看向我。

  我一笑:“焉宿与定国始终对立,我自然不会去那儿自找麻烦,你可知道末羌?”

  邸恒略微一沉吟,点点头:“末羌一个小国,这些年在焉宿与定国之间生存实属不易,听闻这些年来焉宿与定国人互通的买卖大多都做在末羌,以此作为缓冲。”

  我撑着头说:“国家交战,人民总还要生活,我们三味堂始终是许多焉宿药材商人的大买家,互相虽不算是熟识,但也能彼此行个方便,去末羌采买还是安全的很的。”

  “你打算什么时候动身?”邸恒问。

  “今日还要清点库中的余粮,再安排好那些做饭的师傅,加上找人修整这些日子毁坏的房屋、安顿三味堂的伙计……”我掐着手指头算了算,“最早大概也要后天才可以。”

  邸恒点点头:“这几日我大概还是要在军营里住着,你若是定下了什么时候出发便打发人送个信到军营去,我随你一同去。”

  “都已经说了,安全的很,你一个将军擅离军营不是死罪吗?”我有点无奈地朝他翻了翻白眼。

  “你既然为深州戍军捐赠了药材,此番去进货就不能只算是你们三味堂的事,如果是从前能有耿府的人帮你做货运或许还好些,如今你大概还要另雇车马,还是我跟着你比较保险。”提到耿府,邸恒稍微顿了顿才继续说下去,“更何况有关那把弓弩的事情我也总是要查证的,跟着你去西域走一趟说不定会有什么新的发现。”

  “邸大人这是,担心我的安全了?”我故意戏谑地乜斜着他,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脸。

  “想得美,”邸恒嘲讽地冷笑了一声,小小地翻了个白眼,放下茶杯站起身来,“今日我先回去了,你去忙你的吧。”

  我正准备起身相送,阿福从前院风风火火地跑进来:“堂主,外面来了两个人,说是昨日里你叫了他们来做工的。”

  我伸手拦住邸恒叫他等等,示意阿福把人带来后院,果然是昨夜在百崖山上遇到的其中两个人。

  我还未张口说话,邸恒一脸冷漠,将弓弩拿起来在他们眼前晃了晃,扔到地上:

  “这是你们的?”

  那两个人惊了一跳,忙看向我,我也严肃了起来:“这位是深州戍军将领邸将军,他问你们,你们如实回答便是。”

  “是,是我们的,昨夜里我们在百崖山上误劫了堂主,但如今我们已经打算改邪归正了,还望大人宽恕我们。”这两个人大概是被邸恒吓到了,慌慌张张地跪在邸恒面前,说话也开始打颤。

  “那这弓弩是谁给你们的?”邸恒目光锐利地看向他们。

  “我们虽然只是迫于生计做了这个行当,但也不敢坏了这行的规矩,”年纪大些的那个人颤颤巍巍地说,“大人如果非要追究,我们也只好以死谢罪。”

  “死?你以为那么简单,”邸恒冷笑了一声,“看你这岁数也不像孤家寡人,你一家老小可在百崖山上?如今你们这事情早就不是偷盗抢劫这么简单,若还想要留着家里人的性命,最好还是早点说出我要的答案。”

  方才说话的人神情里像是有些怕了,但依旧支支吾吾不肯说什么,倒是一旁那个年轻些的人向前扑了两步:“大人,我若是说了大人可能算我是戴罪立功?”

  他身旁的人用手肘碰了碰他想要阻止,他却有些不耐烦的拨开,邸恒看了他一眼便移开了目光,说道:“如今你还没有与我谈条件的权利,先让我听听你说的是真是假。”

  这人的嘴脸难免有些狗腿,我有点鄙夷地故意不看他,却发现后院外的树上有个人影闪动。

  “什么人?”我刚喊出口,便看到什么东西从树中飞了出来,人影一个恍惚便没了踪影。只听阿福一声惊呼,我回头看到这两个人已经躺在了地上。

  邸恒皱着眉伸手到两人的脖子上试了试脉搏,向我轻轻摇了摇头。

  我一时间有些怔住了,他们明明是向着光明的方向在前进,为什么生命会这样突然的消失呢?

  邸恒用这两个人脖子上的短箭和我拿来的弓弩仔细比对着,回头想和我说什么,却发现我蹲在地上目光发愣。

  “怎么了?”邸恒低头看向我。

  “没什么,”我强笑着摇了摇头,“我是个大夫,一直都是救人的,如今却突然看到这二人死在了我面前,有些不适应罢了。”

  邸恒侧着头看了我一瞬,朝地上的两个人抬了抬下巴:“你也不必相信他们和你说的什么逼不得已落草为寇,这二人手掌的茧子一看就不是常年种地之人,练习这种弓弩应该有年头了。”

  我惊了一下,随后只是叹了口气。

  “射杀他们的短箭大概就是从这种样式的弓弩里射出去的,”邸恒细细端详了一下手中的弓弩,“想必是从昨日他们遇到你开始就已经有人跟着他们了,背后的人一定是个人物。”

  我依旧沉默地点点头,邸恒见我不出声,依旧严肃着一张脸,却凑到我耳边悄声说:

  “你若是担心自己的安全,今晚不如跟我去军营住一夜,我营帐中的床榻舒服的很。”

  我狠狠一巴掌拍在邸恒背上,却也不觉露了一分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