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为谁入潇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七年

为谁入潇湘 肆柒四七 2412 2020.04.01 15:44

  第二日一早,我特意早早地起了床,亲自做了早饭。本想着送到大人的房中去,刚刚转身出了灶间却见大人正坐在三味堂后院的石桌旁。

  我把托盘放在石桌上,在大人对侧坐下,他看到我微微一点头:“想必这位便是堂主?”

  我轻轻颔首:“大人伤还未好便起的如此早,不知等在这里所为何事。”

  “听廖胜说,你已经知道我们是什么人。”他云淡风轻地从托盘上取了粥来,用勺子搅一搅吃了一口,我一面观察着他的表情一面伸手捏紧了腰上的玉带。

  “堂主不必紧张,想必你定是知晓我现在的身体如何,昨日已经领教过堂主的身手,此刻若当真打起来我未必是你的对手。”他坦然地笑了笑,“既然知道了我们是什么人,你应该明白我是不愿透露身份的,你也不必叫我大人。”

  我翘起了腿,随手晃了晃玉带上的玉珠:“也不知你是如何挑选的近身侍卫,你带来的那个廖胜,三句话问不出个屁来,你自己说吧,我们该叫你什么?”

  “叫我小邸就好。”他看我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挑了挑眉笑了一下,“听闻过堂主大气凛然不拘小节,不是一般女儿气,没想到竟是如此的样子。”

  我立刻收了坐态:“您可是前朝大司马邸穆青之子邸恒?”

  他点了点头:“邸穆青正是家父。”

  我倒吸一口凉气。三味堂毗邻西域,每年西北战事不断,三味堂自会收治不少的流难百姓,其中大半都是因邸穆青的战事而生。邸穆青是我们定国难得的将才,早年间带兵征战时竟把定国的疆土生生扩充了近一倍,我们如今所在的深州早十几年前也还只是焉宿国的土地,如今在这里生活的也多是定国人了。

  邸穆青只用不到十年就近乎完成了先皇的雄图霸业,当年邸大将军的故事在定国近乎神话,定国也在陛下的政绩与邸大将军的战绩下摆脱了从前依靠和亲求苟安的局面。都说虎父无犬子,竟没想到邸大将军的儿子却只在天镜司做个圣上的线人。虽说天镜司也并非谁都能进的地方,但相比于西北大漠广阔的天地,让邸将军的儿子只窝在天镜司的一隅也实在是太过屈才了。

  我叹了口气,邸穆青战功赫赫,总是免不得招人嫉恨,即使是先皇也会担心他功高盖主。而随着西北的战事越来越少,先皇便顺势将邸穆青进官加爵,却也借机让他远离了征战十余年的疆场与军队。只是七年前先皇暴毙,如今的陛下身体不佳,对待战事总是有心无力,定国在邸穆青之后也再没有第二个可用的将才,不久前焉宿新王登基,又很是胸怀壮志,势必会对定国重新讨伐。听闻去年如今的陛下竟又送了公主去焉宿和亲,当初那个意气风发的定国好似正在逐渐败落,而一代名将邸穆青却只将儿子放在天镜司,大概也是想儿子能做自己在圣上面前的亲信,助自己在朝堂之上的一臂之力。功成名就后,也就不满足只在战场上觅封侯了。

  邸恒看我叹气,摇了摇头说道:”堂主不会不知忧虑伤身吧。“

  “你也不必叫我堂主,程湘,湘姐,程大夫随你叫。”我耸耸肩,“只是我们心里这点小九九和你们这些官场上的人精比起来大多都还算不上忧虑。”

  邸恒微微一笑:“听廖胜说,程大夫昨夜便要撵我们去官驿住了?”

  “毕竟是官家人,住在我们这厢房里还是委屈了您老人家,更何况三味堂每日形形色色的人进进出出,邸兄若是想隐藏身份,住在这里怕是不会方便。”我摇晃着腰上的玉珠,碰撞的叮当作响,“更何况三味堂的伙计学徒大多都住在前院,后院里除了几个洒扫的佣人就只有我和师姐了,你们两个大男人和我们住在一起我们确是别扭。”

  “那邸恒只好提前跟程大夫道个歉,我们还要叨扰程大夫与师姐一段时日。”邸恒向我虚行了个礼。

  “天镜司可没有道歉的时候。”我笑了起来,“早就听闻你们调查之细微,手段之残忍不是常人能想得出的,听到我要撵你走还能留着我的一条小命我就已经千恩万谢了,哪还有让你你道歉的道理。”

  邸恒的嘴角挂了一丝笑:“程大夫如此急着撵我走,难道就不想知道,我是如何中的赤星堇?”

  我正了神色,聊了一个早上无关紧要的事情,终于到了正题。我等着邸恒继续向下说,邸恒却突然问我:“七年前你多大?”

  七年前十三,是已经能记事儿了的年纪,但我宁愿我什么都记不得,记不得百草堂被那些身穿官服的衙役贴上封条,记不得阿爹被那群人粗暴地拖到衙门口,记不得阿爹的囚车两旁肃穆而立的送行人群,记不得断头台上阿爹流出的血。

  七年前,正是百草堂最昌盛的时候,阿爹靠行医多年的积蓄做起了药材生意,赤星堇便是百草堂的王牌。阿爹从上万株星堇中栽植出的赤星堇毒性刚烈,但和黄芩、侧柏叶等凉性药材一同熬煮最终炼成的药丸却对临近大漠地区常见的肺病有奇效。正是这样,百草堂在深州才能享有盛名。

  忽有一日从建安传来消息,陛下病中,觅天下名医进宫问诊,深州官府便推了阿爹到建安去。只是忽有一日,从建安传来消息,陛下暴毙,而缘故正是在陛下的药饮中查出的赤星堇,全天下只有百草堂有的赤星堇。

  此事处理的极为草率,不过十日便将阿爹定了罪,草草地拖到刑场行了刑。我与师姐被那群人赶出百草堂后急急火火地赶到建安,却只见到了囚车上穿着脏兮兮囚服的阿爹。

  我自小丧母,此事之后百草堂便关了门,学徒佣工也都遣散了,只剩师姐一人还陪着我生活了多年。若不是三年前,那个带着病母的男人在我和师姐家门口跪了三日,求了一颗赤星堇丸给母亲医治肺病,而后又有越来越多的病人上门求药,便不会有如今三味堂,更不会有我这个堂主。

  “七年前在御药房查到的下毒宫女身上,有朵莲花烙印,当时宫女只说是自己儿时不小心烫上的,如今深州戍地的守卫将士军粮在一夜之间被毁大半,现场抓住的人身上又有这样一朵莲花。”邸恒看我怔怔的没说话,便接着说了下去,“当年的宫女招出你父亲怕并非只是屈打成招,而是有人刻意为之,要掩人耳目而已。你若有心想为你父亲平反……”

  “我自会帮你。”我定定的看着他,邸恒点了点头。

  “又是程湘做的早饭?”师姐的声音从我的身后传来,我回头去朝她快活地招招手,师姐也露了三分笑,在我身边坐下,”你将来若是嫁了,我定是第一个舍不得你这么好的手艺。“

  我瞪着眼睛拍了师姐一下,师姐轻巧地闪开,朝我俏皮地笑笑,邸恒轻咳了一声,师姐转向他说:“大人还带着伤为何起的这么早?”

  “大人就不必了,叫我邸恒就好。”邸恒带着一丝不像笑的笑说,我见他定睛看了师姐好一会儿,便伸头看向他和师姐:

  “我师姐长得是标致,但你也不用这样看吧?”

  “你不是定国人?”邸恒皱了皱眉,突然严肃了起来。

  师姐一愣,扯了个淡淡的笑:“果然是好眼力,我是焉宿人,但从八岁被师傅领到堂中到如今也已有十五年了。”

  邸恒轻轻点了点头,没再继续问什么,只是低头喝粥。

  “大人为何突然问这个?”我听出师姐话里的几分冷,生怕师姐突然从袖管里飞出几根银针被大人直接带到衙门就地正法,赶着说:“大人这次来是为……”

  ”为了深州焉宿商人的事情。“邸恒顺着把话接下去,我心里惊了一下,面色却未动,顺着邸恒点了点头,师姐只是低头吃粥,未说一句话。

  师姐吃过粥没有言语便走了,我的目光追着师姐上了楼。师姐自小便可看出眼球是深深的褐色,这样的人在定国很是少见。小时候,师姐没少因为不是定国人而被同门师兄弟取笑,她最是厌恶别人将她视作异类,也因此变得不喜言语了起来。自小能和师姐玩的人便只有我,大概也是因此后来陪在我身边的,也始终只有师姐一个人。

  “其实告诉师姐也无妨,师姐在定国这么多年,早就是定国人了。更何况在先皇刚刚收复深州时,深州境内大多都是焉宿人,那时师姐还小,跟着我爹生活了许多年也不奇怪。当时许多焉宿人流离失所,不少女子都入了风流场所,师姐被阿爹所救这么多年,总不会仍旧心怀怨恨做出那样的事情。”我看着邸恒若无其事的脸,还是忍不住为师姐辩解了几句。

  ”你可以有你的判断。“邸恒轻啜了一口粥,”但你最好听我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